短短十天,我虧完了去年的工資

短短十天,我虧完了去年的工資
文: 曾詩雅 丁文捷 饒桐語

在雪球、東方財富等股民聚集地,黑色星期一、黑色星期二、黑色星期三的字眼隨著時間不斷更新,「股災實況」 也頻繁上演。但無論暴跌多少次,市場裡永遠有人覺得還有機會,痛苦、恐懼、貪婪、遺憾、希望,全部交織在一起。

1
股票交易界面上,13 條分時曲線全變綠了,就像蘋果新發布的蒼嶺綠配色一樣刺眼。

「多看一眼都覺得辣眼睛。」 斐斐一邊說,一邊關閉了交易界面。炒股 10 年,斐斐目前持有的 15 只股票中,13 只在下跌,「就像開了個韭菜超市」。剩下兩只股票雖然在漲,可惜持倉量很低,「只能當作點綴」。

收盤之後,斐斐發了一條朋友圈:「今日花語:韭菜花。」 配圖是 A 股當天的市場概況,綠色占了九成多,只剩尾部露著一點紅。這天是 3 月 8 日,A 股的上證指數、深證成指、創業板指數均創年度新低。3 月 9 日,三大指數上演了深 「V」 反彈,但結局仍然是集體下跌。

過去幾天,與斐斐感同身受的人不在少數。微博熱搜榜上,「基金、股票」 聯袂出現,有網友在話題下說,「這樣虧,還不如網戀被騙」。在雪球、東方財富等股民聚集地,黑色星期一、黑色星期二、黑色星期三的字眼隨著時間不斷更新,「股災實況」 也頻繁上演 ——

3 月 7 日下午,一位白領在工位上看到五糧液連跌了 3 個月之後,又跌了近 6 個多點,想到失去的是一家人省吃儉用來的錢,眼淚忍不住就流了下來。

3 月 8 日晚上,一位女士本想在婦女節最後的大促裡買幾件新衣服,想起前一天跌了 8000 多元的股票,咬牙放棄了。

3 月 9 日清晨,一位雪球用戶仍然沒睡著,腦子裡全是那些消失的金錢,短短十天虧完了去年的工資,前一晚實在惆悵難忍,一個人就著花生米喝了點酒。

一位目標是到年底攢下 40 萬元的廣西網友,每天早餐只吃麥片,12 元一大袋能撐一個月;買菜用拼多多,20 元就能吃上四五天;只有季節交替、商家打折清庫存的時候,他才會買幾件 T 恤…… 這些節儉的日常,都是為了 「對沖」 他所持基金每天一兩千的虧損。

當每日人物聯繫這位網友時,他只留下一句:「如果未來成功了,我再來聊,因為那個光環能抹去所有不堪,現在我不想當個反面教材。」

讓人們開口聊聊虧損的故事,並不容易。那位在辦公室哭泣的白領拒絕聊這個話題,說希望我們能諒解他的心情;那位舍不得買衣服的女士說了幾句之後,就不願再聊下去;一位借錢炒股的網友,對消息選擇了已讀不回;還有人只簡單回了兩個字,「不要」。

但無論暴跌多少次,市場裡永遠有人覺得還有機會,痛苦、恐懼、貪婪、遺憾、希望,全部交織在一起。

3 月 8 中午,騰訊股價一度跌至 381 港元,創兩年新低,段永平發聲:「我計劃每掉 10% 加一次倉。」

百億私募希瓦資產創始人梁宏稱,看到了一地黃金。

與此同時,推理小說作家紫金陳也說:「今天是今年虧損最多的一天。個人賬戶子彈已經打空,還融資了一點,公司開通了證券賬戶,再虧六個點就一次性全部進。股市每年都有幾個時刻讓人後悔接觸股票,咬牙咬牙咬牙。」 幾個小時後,他又寫到:「明明自己滿身灰暗,還總想著一些光,沒錯,這就是我。」 不過,在評論處,一些網友已經開始勸他回去安心寫書了。

為了記錄過去幾天股市、基金暴跌下的眾生相,我們找到幾位投資者,聊了聊他們的經历與感受,以下是他們的口述 ——

「基金這個東西沒那麼簡單,它還是能虧錢的」
胡江 銷售經理

3 月 8 日我虧了七千多,9 日又虧八千多,這個月就虧了接近十萬塊,尤其是醫療,我是虧了 38 個點出來的。其實,這還不是我虧得最多的時候,之前,一天虧幾萬都有。

3 月 9 日,我把賬戶裡剩下的 40 萬,全部清倉了。我感覺我突然開竅了,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 基金這個東西沒那麼簡單,它還是能虧錢的。行情不好,我沒必要去硬挺。

從時長上看,我還屬於新基民,去年五六月,我才在朋友們的帶領下接觸基金。我是做實體行業的,在成都做銷售,以前從來沒有搞過投資,對基金、股票這些完全沒有概念。我當時為甚麼動心呢?因為我的朋友告訴我,基金跟股票不一樣,虧也不可能虧多少,長期持有雖然浮動大,但總是會回本的。

我也有些閑錢,一年收入能有個 200 萬,放著也是放著,感覺基金好像確實不像股票那麼誇張,沒有聽說誰買基金傾家蕩產的,所以沒有樹立防範意識,隨便就買了。一入場就買了 50 萬左右,特別是白酒,都說賺錢,我一下就買了 30 萬。

去年 9 月份,我零零散散買了五六只基金,沒有一只賺錢,差不多虧了 30 萬,而且都是醫療、白酒、新能源這些大家都看好的基金。但那個時候就是無知,無知又帶來無畏,虧了錢就急著想回本。我當時覺得,只要它能給我回 10 個點,我投個 100 萬就回來了。就是這種想法,讓我在虧 30 萬的時候,還不斷買入,最高買到 13 只,全部加起來有 180 萬。

說起來,還是僥幸心理作祟。我一直都隱隱感覺形勢是不太好,春節的時候,我的朋友們還跟我說了這個事情,讓我減持,但我平常工作太忙了,就沒有太在意 —— 你說基金能虧到甚麼程度?隨便怎麼虧,給個上限 10 萬塊錢就不得了了。沒有想到這是個 Flag,我還真就虧了這麼多錢。

這大半年時間,我也算交了學費,上了一課,知道基金這個東西還是很厲害,我開始敬畏它了。如果現在你還讓我加倉,我肯定不會加了,認賠了。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原因,是我對市場沒啥信心了。說難聽點,我不就虧了半個月的工資?要是一下買 200 萬,漲 4 個點就能回本,但是我覺得這 4 個點遙遙無期,我害怕賠進去更多。接下來的走向,沒有誰能估得準,那麼多經理人說哪個基金會漲會降,我覺得都是炒作。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搞實體經濟的,永遠都不會明白投資的意義。去年,一直到 12 月 30 號那天,我還在虧,但心裡不甘心,就是不賣,最後一直挺到 1 月底才回血。那一個月,每天都感覺心煩 —— 說實話,你說我虧了這個錢我心不心痛,我一點都不心痛,但我覺得煩。我平常和朋友們打麻將,輸一場也是一兩萬,但輸贏起碼在自己手上,知道自己該胡哪張牌。但基金呢?就是完全把命運交給別人,兩天給你漲個 5000,剩下三天給你虧個 9000。

我想不明白,也完全說不出來那種憋屈的感覺。現在想想,搞實體多靠譜。我是做飲品配件銷售的,賣一件吸管、一件杯子,賣多少貨,就掙多少錢。有一回,有家連鎖店覺得我的貨貴,收益少,不想跟我合作了,我就去跟他協商,再談幾次價格,雙方共贏,這在我的把控範圍之內。但基金,它想跌就跌,我不知道該跟誰說。

所以我說我突然開竅了,我完全不懂投資,完全不適合這個東西,吃不了這碗飯,要靠著它發財也是不可能的。我手下還有那麼多銷售員,有這個閑工夫,我帶他們多做點業績,多和客戶溝通感情,業績上來了我還有提成,這不比投資更有用?

圖 / 視覺中國

「經历過一波基金持續虧損,感覺已經要堅持不住了」
亮明 創業者

繼 3 月 8 日盈利 – 8500 之後,3 月 9 日又盈利了 – 6500,截至目前,我的基金已經累積虧損 5 萬多了。現在想來,之前的一些迷你小虧損,竟有一種賺到了的感覺。

從 2020 年下半年到去年上半年,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漲得非常厲害,但我開始決定買入的時候,已經過了普漲這一波。你問我現在後不後悔,我最後悔的就是一下子投入了 10 萬,而沒有從一開始就選擇定投。

我個人還是很看好新能源汽車這個行業的。2018 年因為深圳限牌,我就買了一輛純電動汽車,個人的使用體驗非常好,再加上我們國家尤其是南方,新能源汽車替代燃油車的趨勢還是挺明顯的,所以我就逐漸產生了投資的念頭。

投資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能力叫做擇時能力,就是說作為投資者你是否有能力去判斷現在所處的形勢。理論上,如果你具備這樣的能力,就可以低點抄底,然後在最高點賣掉,可惜我並不覺得自己具備這種能力。作為一個沒怎麼花時間做研究的普通投資者,按照一個周期去定時投資,對我來說是最優的,所以從去年年中開始,我就入場了,到現在累計投入了 25 萬多。

開始投資之後,我就在豆瓣上開了一個帖子,每日更新自己的投資進展,感覺有人圍觀的話,自己能更好地堅持下去。「無數次我到了絕望的時候,過來看看你,就有信心了。」 這幾天,我在帖子下看到了諸如此類的評論,沒想到自己的帖子還逐漸生長出這種隱藏功能。

「日虧 7 千 7,浮虧 6 萬 6,啥時候能把本金虧完」、「學生黨虧了 60 個點」…… 半夜十二點,我在豆瓣上更新狀態的時候,又在 「理財失敗相互鼓勵小組」 裡看到了不少紮心的故事,感覺最近湧入了好多尋求抱團取暖的人。

投資本身是一件長線的事情,所以我並不會去關心這一兩天的波動。

3 月 9 日,我開著新能源汽車去處理創業公司的善後工作。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創業失敗了,第一次是在 2020 年,追逐了水果生鮮電商的風口,但由於對生鮮產品的供應鏈完全沒有經驗,掙紮了大半年之後,以虧損十多萬告終。

2021 年,我選擇重回老本行,做了一個互聯網的 To B 軟體項目。因為之前有過在 BAT 做產品經理的經驗,我自己還挺有信心的。起初我們選擇對標一個國外發展較快的項目,但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發現和中國的商業環境不太匹配,而且這一次相比水果電商,對資金的要求更高,依賴更重。從投資人小心翼翼的試探上,就可以感受到整個市場都不景氣,而落到我們團隊頭上,就是遲遲無人投資。這一次,項目還未正式孵化出來就夭折了。

從這個月開始,公司就要歇業了,這也就意味著,我再一次失去了固定收入來源。今年年初的時候,我就經历過一波基金持續虧損,感覺已經要堅持不住了。如果個人財務狀況持續惡化的話,接下來我可能會將定投金額從 1000 元 / 日改為 500 元 / 日。

圖 / 《大時代》截圖

「看到市場好的時候,就會覺得所有人都能賺錢」
施雨檸 媒體人

我是我爸炒股的代行者。

我之前在香港念書的時候,有香港賬戶,抱著一種 「既然都有,不能白有」 的心態,在去年初進入了港股市場。

當時,我爸給了我 20 萬元,讓我去炒港股。這 20 萬是我不可能賺得到的,所以我的心態是,你讓我投,我就去投,賺是你的,賠也是你的。

不過 3 月 8 日這天,當我看到虧損到 7.8 萬這個數字時,還是很難受的,沒有辦法覺得跟我沒關系。我想著在把 7.8 萬賺回來之前,得省著點花錢了。

其實,我爸是一個對投資一竅不通的人,他的工作跟投資一丁點關系都沒有,但是他有廣大中年男性都有的那種自信,看到市場好的時候,就會覺得所有人都能賺錢,說給我一筆錢,你去投就好了。

而我當時買股票的時候,連最基本的操作都不知道。我覺得我也挺搞笑的,對很多概念都沒有意識,比如股價從 15.06 變成 15.03,第二個小數點的一丁點變動,對整個收益的變動影嚮是非常大的,但我當時對這個毫無感知。直到後來,我看了一些書,上了一些網課,才漸漸了解一些股市的邏輯。

當年,我 20 萬元全買了一只股票,是我爸選的,他可能也是聽了某個坊間傳聞。我想著先學習學習,然後再買入其他股票,但是下半年開始,市場給了我教訓之後,我就不敢再去買了。我知道,這個心態是不對的,不過,我還是這麼做了。

我唯一押註的這只股票,在去年一度讓我盈利 5 萬多,只是我沒有拋。到 2021 年 6 月的一天,我看到這只股票小跌了一下,就截了圖發到家庭群裡,問我爸:「跌了,還會繼續跌嗎?」

我爸回了一句:「沒事兒。」 那是他最後一次對炒股這個話題進行回覆,從此以後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一次,虧 4 萬了,虧 7 萬了,但他就不再回覆我消息了,選擇跳過這個話題。

說起來,我爸連港股的 APP 都沒有,家裡只有我有,我感覺是我承擔了他應該承擔的那種焦慮和懊悔。

我想著,他也許就是想給我上一課,教我認識市場,教我面對市場波動帶來的情緒,但這可真是真金白銀的一課。

圖 / 《華爾街》截圖

「買到下跌股的後悔程度,遠不及錯失一只上漲股」
劉建國 地產公司高管

我覺得股市波動太大,才去買基金的,結果沒想到,基金波動也很大。

去年年底,我的股票虧了 50%。當時我大概買了 200 萬的基金放著,到現在虧了 20%,相當於三四十萬。但我並不是太在乎,因為我同時也投資房子,去年買的兩套房都升值了,所以總體是盈利的。

我是做房地產的,行情好的時候,一年一兩千萬收入很正常,這兩年地產行情稍微差一點,基本上每年有個五六百萬。所以像我買基金、炒股,一般都控制在 200 萬以內,在我的收入裡面,200 萬的波動我還是可以承受的。

當然,基金虧損的這幾天,我還是有情緒波動的。我分兩個賬戶買了基金,一個賬戶是我自己的,一個是我老婆的。我老婆經常會看她的賬戶,然後說:「你看,你推的這個基金又虧了。」 她的不爽會讓我有一點小小的心理壓力。但別的都沒啥,就我自己本身而言,我覺得我就放著,也不影嚮我甚麼的。

至於股票,我和我身邊的人其實主要的投資方向還是會放在房子上面,所以情緒波動最大的時候,還是在 2008 年股災的時候。

那個時候因為我們公司快要上市了,我把我的股票都賣了換作公司期權,才躲過一劫。

我印象特別深的是我賣出股票的那一天。那天,我跟我老婆在看電影,但是我一邊看電影一邊看股票賬戶,一直看著它波動,等它漲到 5 個點還是 6 個點的時候,我就把我手上的股票全部清倉了。

清倉完後的第二天,我就去買公司的期權。緊接著很短的時間內,不到一周大盤開始波動,出現千股跌停。我當時覺得自己特別幸運,不僅把股票賣在了一個高點,而且還成功地逃離了市場,要不然的話,估計以我的性格肯定也不會跑,就會傻傻地把股票捏在手裡。

當時很多人很難受,每天上班都沒甚麼心情,聊起股票都是唉聲嘆氣的。我身邊的人做投資,不是炒房,就是炒股。很多人錯過了 2006 年的房地產大年,到 2008、2009 年房子不行了就去炒股,結果炒股又掉進一個大坑裡。

回到最近,對我自己來說,買到這些下跌股的後悔程度,其實遠不及錯失一只上漲股。

前年年底的時候,一個朋友推薦我買陽光電源,我是 28 塊買的,但是 30 多塊的時候,我就把它賣了,後來 60 多塊的時候我又買進,然後大概 80 多塊時又賣掉。結果這股漲到高峰時應該有 180 塊,翻了五六倍。當時確實非常懊悔,比一只股票我虧了 30%、40% 甚至虧 50% 還難受。

基金、股票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意義是讓我對市場有一定的敏感,房地產本身它也跟大的經濟環境密切相關,所以炒股是教我認識市場,服務我的主業,僅此而已。

這麼多年到目前為止,我買了這麼多房子,印象中沒有一套是虧損的,我覺得因為這是我的行業,我有把握,甚至一些趨勢性的變化,我都會比別人更敏感。

股票很多時候是除了自己亂看以外,也就是朋友推薦,說白了就是聽消息。說我正兒八經對一個公司有研究,我覺得那也是瞎扯。我只能掙到自己認知裡的錢。

圖 / 視覺中國

「和當年比起來,這才哪兒到哪兒」
張小廣 網約車司機

最近我的股票虧了 20%,大概有十幾萬。對網約車司機來說,可能得跑一年的車了。

但是,我沒有任何生活、情緒上的波動。反而是我表弟,虧了半年工資,一打開炒股軟體,就會口吐芬芳。

不過,不管是我表弟,還是那些因為暴跌在辦公室哭的人,我都非常理解,因為我曾經也經历過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

對於普通的上班族來講,辛辛苦苦上班賺的錢,衣服啥的舍不得買,買個口紅還要算一下,但是在股市裡面,一虧幾萬塊就沒了,這種痛苦的感覺,就好像一個小孩子失去了唯一的糖果一樣,傷害太大了。

但這是一個很正常的事兒,也是一個股民成長的必經之路。想做一個成熟的股民,就是鳳凰涅槃,必須把這關過了之後才能成長,不然就被市場淘汰。都說 「牛市的時候是濃濃烈酒,熊市的時候是漫漫長夜」,我是都體驗了一下,才學會像今天這樣。

2015 年上半年,股市行情很好,我掙到了 30 萬,但下半年就變天了。當時我持有一只股票,當大盤下跌的時候,它每天跌 10%。每天早晨,我打開交易軟體,就看到 10% 沒了。我又舍不得去賣,它又不斷在跌。

有一天,我和一位證券經紀人通了一個電話,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整個人已經精神崩潰的一個狀態了。然後,他跟我說了這麼一句話:「現在這個行情也沒有辦法了,死豬不怕開水燙,就地趴倒,當個死豬吧。」

但我說,實在是受不了了,必須把股票賣掉,因為我看著就痛苦。然後第二天早晨,我掛了一個跌停價,掛上的時候還沒有成交,當天下午 1:00 開盤,成交了。可是,我的股票在下午收盤時漲停了,當天我就損失了 20%。然後,第二天漲停板,第三天漲停板,第四天漲停板,連著幾個漲停板下來,相當於 50% 就沒了。就在一念之間,50% 就沒了。

我感到痛不欲生。可能說,我挨了一個嘴巴,我看還能接受。但是左邊挨了一個嘴巴之後,緊接著右邊又來了一個嘴巴,打得我真是頭暈目眩。

我當時還在上班,實在太痛苦了,就請假,不想上班了。第二天去上班的時候,又因為一點非常小的事,和我們領導吵了架,當時領導覺得我像吃錯藥一樣。他說你回去休息三天再來,我休息了一整周,才調整回來。

那個過程是非常痛苦的,我連辭職書都寫好了,準備回去辦離職,還連續三天晚上失眠。最痛苦的時候,我看到了一條新聞,期貨傳奇人物劉強自殺了。可能是對於別人來講,無非就是一個人自殺了。可我和他有一樣的痛苦,我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但我還沒想到自殺,沒那個勇氣。想了幾天,心想還是好好工作吧,就又回到了職場。

再回到最近的股市,這樣的波動下,我不會有甚麼觸動了。畢竟,和當年比起來,這才哪兒到哪兒啊。

(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文中人物除張小廣外,皆為化名。實習生盧妍對本文亦有貢獻)

圖 / 《華爾街》截圖

來源:每日人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