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雪,我沒點炸雞啤酒

來自星星的你

文:張嘉琦

把浪漫的定義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2021年北京的初雪,比以往時候來得更早一些。

不知道從哪年開始,抬頭看到這個冬天第一片雪花落下,你會下意識地想到炸雞啤酒。戀愛中的男女,也試圖在這一天制造點浪漫,盡管今年他們要面對的是暴風雪。

人造節日很容易過氣。「秋天的第一杯奶茶」迅速過時,就連今年的「雙11」,也沒有太大聲嚮。但「初雪」這個概念流行以來,始終籠罩著浪漫的濾鏡,經久不衰。

來自星星的你》播出至今已經八年,當時迅速開起的炸雞啤酒店倒閉了一大半,但初雪作為一個浪漫意象,卻一直被保留下來。人們期待的不只是初雪,更多的是一個包裹著浪漫外殼的,追求愛情或者吃油炸食品的借口。

只有朋友圈裡的中年男人,不合時宜地分享了一首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場雪》。

初雪,韓劇萬金油

「下初雪的時候,怎麼能沒有炸雞和啤酒呢?」2013年,千頌伊對著窗外的雪景發出這句感嘆時不會想到,中國在一夜之間冒出了許多韓式炸雞店。

 

《來自星星的你》被稱作「現象級韓劇」。那一年,幾乎所有女生都在幻想一個來自外星球的完美情人。也是在那一年,很多人知道「初雪」原來不僅僅是一場雪,還是一塊感情裡的「免死金牌」——「初雪的這個時候,任何謊言都可以被原諒。」

這個說法不是《星你》原創,李棟旭早在2005年就上演過初雪的浪漫「謊言」,在《我的女孩》裡,薛功燦在初雪落下的時候,把一個粉紅色盒子包裝的水晶球,塞進周幼琳懷裡,還要口是心非地說一句「買都買了,又不能把它丟掉」。

初雪被賦予的儀式感,隨著各路韓劇的熱播而逐漸曡加,其中比「謊言」更知名的是「告白」。《請回答1988》第六集就叫「初雪來臨」,這一集是劇中多條感情線的重要分支點,涉及多達五個人的複雜關系。

這是一段值得畫個關系圖的故事。簡單來講,正煥看到了德善寫的信,信裡寫了德善的暗戀對象是善宇,善宇受到德善的鼓勵,「在初雪這天向愛人告白,成功率在90%以上。」所以決定在初雪這一天向姐姐寶拉表白,德善終結了自己酸澀的暗戀,在失落的時候,接到了阿澤的電話——能把愛情中的勇敢、悸動、心酸和誤會全部匯集到同一天,也只有「初雪」才能做到了。

 

韓劇裡和初雪有關的浪漫故事多到數不完:在《藍色大海的傳說》裡,人魚沈清在看電視劇時,得知「初雪來臨時向心愛的人告白,愛情就會實現」,於是與男主角許俊宰約在初雪當天相見;《匹諾曹》裡,男女主角確定關系是在初雪日;《想你》《需要浪漫3》裡都有「初雪要和愛人在一起」的橋段。

簡單的告白已經不能滿足熱衷於初雪的南韓編劇了。在2016年底播出的《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裡,女主角和男主角約定,初雪這一天,要親手把他身體裡面的劍拔出來。

這是個有點「悲劇色彩」的設定,因為只有「鬼怪新娘」才能把劍拔出來,而一旦劍被拔出,就意味著男主角會結束輪回。在男主角「消失」的名場面裡,也有初雪的戲份——「此生遇見你,無與倫比,化成雨,化成初雪,我會祈求神,讓我化成這些。」

 

在可考的資料中,初雪在韓劇裡的「起源」,是在「藍色生死戀系列」的第二部《冬日戀歌》裡:「初雪綻放的那一天,相逢的戀人一定會感受到幸福的所在。」

除了反複強化概念之外,「名場面」也是強化浪漫色彩的催化劑。在《來自星星的你》裡,「時間靜止之雪地吻」收視率高達31%,位列名場面瞬間收視第三位。

來自星星的你

日本學者Hanaki在2007年的研究中提到,大部分癡迷於《冬日戀歌》的日本觀眾,都被初雪背後象徵的「純真愛情」所打動,比如男女主角第一次約會的場景:俊尚與惟珍有一天翹課來到湖邊,他們將雪做成小人形狀。俊尚向惟珍示愛,並用他的小雪人去吻惟珍的小人,而惟珍則回吻俊尚的臉頰。「初雪的湖邊」也因此成為極致浪漫的發源地。

在韓劇多年來來孜孜不倦地宣傳後,雖然還是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在初雪這天施法,但不可否認的是,到了這一天,很多人的心都變得柔軟了。

韓劇,無形的廣告位

細想不難發現,「初雪」只是韓劇這麼多年以來刻在我們心裡的符號之一,其實韓劇早就在各個領域都悄無聲息地留下了足跡。

民以食為天,美食肯定是韓劇輸出的重要板塊。雖然在輿論場上,「南韓無美食」的論調已經是老生常談,但這不妨礙迷戀韓劇的少女們,購買一個夜宵必備的黃色銅鍋,畢竟韓劇告訴我們的事是:一碗熱騰騰的拉面就能在深夜撫慰一個孤獨的靈魂——重點是一定要用鍋蓋當碗。

 

南韓泡面憑借著韓劇「揚名」亞洲,馬來西亞有一首歌叫《我不是…宋承憲》,歌詞裡唱「你常埋怨我們之間缺少韓劇的畫面,你要我一整天背著你赤腳走海邊,命令我每一天只吃南韓泡面。」

《浪漫滿屋》不僅帶火了Rain和宋慧喬,也帶火了「浪漫滿屋拌飯」;《我叫金三順》裡,碼得整整齊齊的紫菜包飯便當出鏡率高到讓人難以忘懷;《請回答1988》裡,大家每次聚在一起都會煮一鍋泡面,德善把米飯扣進吃完的拉面湯裡時,大概屏幕前的很多人都一邊表示驚訝,一邊躍躍欲試。

一部韓劇至少輸出一道美食,久而久之,韓劇給我們繪畫了一幅色香味俱全的「南韓食譜」。不管是精致的南韓料理,還是煙火氣十足的路邊攤,韓劇總有辦法讓一切食物都和愛情緊密相連。

時尚更不用說,韓劇一度是中國女生的時尚風向標。每個知名的韓劇女主,都是一本行走的「穿搭教科書」,每有一部熱播韓劇,就會有時尚博主逐套解析穿搭教學,以供效仿。而且這些女主角之間很少「撞衫」,從校園風到通勤風再到名媛風,總之每個風格都有「代表人物」。

韓劇女主的妝容也曾是被瘋狂糢仿的存在。有時尚媒體盤點過,光被韓劇帶火的口紅色號,就有多達23種。最早風靡的應該是「想你色」,出自2012年韓劇《想你》的女主角尹恩惠。《太陽的後裔》裡宋慧喬隨身攜帶的雙色唇膏也一度賣到斷貨。

韓劇像一個播放的「小紅書」,從美食時尚到旅行聖地,360度無死角地向世界展示著所有被「愛情濾鏡」所精修過的魅力。

而這塊流動的廣告牌帶來的,遠遠不只是商業價值。

遞出自己的文化名片

韓劇用反複輸出本土文化告訴我們:只要你足夠自信,哪怕是泡面也可以文化輸出。

因此,韓劇也成了學者們文化研究的重要樣本。四川大學的學者梁英在其博士論文《大眾敘事與精神家園——南韓電視劇敘事文化研究》中總結道,韓劇擅長五個方面的「包裝」:一是包裝環境;二是包裝偶像;三是包裝生活方式;四是包裝情感;五是包裝文化。

這種包裝是矛盾的,「既不動聲色,又聲色鋪張」,無論是韓劇中永遠美麗的男女主角,還是像畫一樣的風景,都以一種毫不費力的姿態呈現。這會同時起到兩個作用:促進消費,和傳播文化。

不難發現的是,韓劇的包裝能力,更多地體現在偶像劇裡,在諸如刑偵、懸疑等韓劇的其他類型中,這種功能並不明顯。

原因或許在於,偶像劇本身就是一種存在規則的「游戲」。在偶像劇界,至高無上的規則是「愛情高於一切」,雙方會受到來自家庭、階級地位、世俗觀念甚至種族鴻溝等各種各樣的障礙,但最終,一切困難都得為了愛情讓路。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不夠真實,但是喜歡南韓偶像劇的人,大都「默許」這種規則。梁英提到:「偶像劇的價值並不在於『反映現實』,而在於建構關於愛情與青春的想象和神話,其中的情節巧合、俗套配方、虛假完美都不能用普通的現實標準去衡量。」

在這種環境裡,韓劇進入了一種想象與現實之間的「第三次元」,環境和日常一樣讓人感到熟悉又親切,但又與真實的、平淡而無趣的日常完全不同,充滿了各種浪漫色彩。

美國學者丹尼爾·貝爾在《資本主義文化矛盾》一書中提到:「時裝、攝影、廣告、電視和旅行,這是一個虛構的世界,人們在其間過著期望的生活,追求即將出現而非現實存在的東西。」——這種追求就包括一支口紅、一件大衣、一場初雪和一段極致浪漫的愛情。

劇集自誕生之初,就是特殊的商品,它同時兼具藝術屬性和社會文化屬性兩重含義。其中,藝術屬性與書籍、電影、繪畫等藝術形式相近,而社會文化屬性的背後,則是劇集所特有的「時代價值」:它需要緊跟時代,滿足觀眾當下的情感需求。而總能滿足觀眾情感需求的韓劇,成為了南韓重要的文化名片。

近年來,國產劇在文化輸出方面開始不落下風了。金希澈在熱播綜藝裡對著電視裡播放的《新倚天屠龍記》,激動地向身邊人安利「周芷若」的名場面還历历在目,《蕓汐傳》《香蜜沉沉燼如霜》等古裝劇在南韓電視臺也有不錯表現,《知否知否影視綠肥紅瘦》還取得了中華TV收視率历史排名第一的成績。

金希澈安利《新倚天屠龍記》

金希澈安利《新倚天屠龍記》

此外,韓劇還屢次陷入「抄襲門」:《九尾狐傳》被認為設定抄襲了《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德魯納酒店》也被指責抄襲國產劇《東宮》,不少網友做了動圖對比,試圖證明兩部劇存在鏡頭、情節、人設等疑似重合。

可以期待的是,或許再過幾年,初雪就不流行炸雞啤酒了,涮羊肉也很浪漫。

 

參考資料:

大眾敘事與精神家園——南韓電視劇敘事文化研究,四川大學,梁英

韓劇:文化消費主義的範本,武漢大學,張青

 

來源 毒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