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兩年搞了 200 萬,目前我正在服刑

創業失敗

不管看了多少創業故事,我都無法準確定義創業失敗

直到我在後臺看到這條投稿:我賣假貨被警察抓進去了。

這不就是失敗大賽的天花板,當代創業的警示錄?

【失敗大賽】的 7 號選手小楊用自己的血淚經歷,告誡大家:創業雖然不易,但我們也要有自己的底線,違法亂紀的事兒咱不能幹。

目前,小楊還在家服刑矯正中,距離他徹底重獲自由還有 9 個月。

以下是他的自述。

(張三警告:本篇內容只供研讀,違法行為禁止糢仿!)

1

別人上大學花錢,我上大學一直在掙錢。

2013 年,我上大一,家裡出了點事,我要是自己不掙錢,我連一年一萬八的學費都交不上。

為了給自己掙學費和生活費,我開始發傳單、賣電話卡、掃樓兜售生活用品。

後來,我找了個長期穩定的活兒,幫商家配送外賣的最後一公裡,從宿舍樓下送到宿舍門口,每送一單能賺一塊錢。

我們那棟樓有 20 層,我一天能送 100 多單,一天大概能掙一百多,還省了飯錢。因為每次送餐前,商家都管一頓飯。

我靠送外賣和幫商家發外賣傳單,大學前兩年就掙了 6 萬多塊,把我的學費掙夠了。

2015 年,我上大三,那時是微商行業最兇猛的一年。有關做微商賣化妝品能開上瑪莎拉蒂的傳奇故事,在我們學校裡都傳瘋了。

我平時總是混跡在學校的創業兼職圈裡,因此率先嗅到了這股搞錢的氣息。我也不送外賣了,開始拉上同學小丁一起賣莆田鞋。

第一步,我們在微博上找到了一個能幫我們代發貨的賣家。我們收到客戶訂單就發給他,他再發貨。

第二步是宣傳。一開始,我們在百度貼吧上發小廣告,甚至連陌陌、探探這些交友 App 也不放過,順著廣告來找我們的人不少,一天能有十來單生意。

除了網路營銷,我們還在學校裡發傳單。我們不光在自己的學校發,還拜托了外地的朋友,在福州、上海、大連等地的大學城裡發。

現在回想起來,這行為是挺傻 × 的,但我們那時幹得樂此不疲。

後來訂單量越來越多,我們為了拿到更低的價格,還跑到了莆田找更上游的賣家談合作。

就這樣,大三大四這兩年,我靠賣莆田鞋賺了十幾萬。

大學畢業後,我去印度玩了一趟。我很喜歡喬布斯,喬布斯在創立蘋果之前去過印度,我想重走一遍偶像走過的路。

唉,不過至今我還是沒有找到自己想要走的路。

2

老話說,天地南北中,發財到廣東。2017 年 8 月,大學畢業後,我決定去廣東闖闖。

第一站,我去了廣州的服裝批發市場。之前靠莆田鞋賺到錢了,所以我就想繼續賣假貨賺錢。

我和兩個老鄉在那裡一起開店賣衣服,LV、紀梵希、巴黎世家等國際一線大牌的複刻品我們都有。

image

我們從廣州站西服裝批發市場進貨,然後在市場上翻倍賣出去。拿一件假的巴黎世家衞衣只需 180 塊,我能賣到 400 塊。開業第一個月,我們就賺了四萬多。

2017 年雙 11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我們一天就做了小幾萬的利潤。

我慢慢也能夠摸清哪些款式會賣得比較好,當下哪些潮流服飾比較受歡迎。

到了 2018 年初,我發現在市場上做上游批發更穩定,再加上我們對選款和設計有了一定的把握,我就想能不能自己生產衣服。

我恰好在廣州有個朋友,他家做了 20 年的衣服。我們便和他家的工廠合作,從零開始學習自己生產衣服。

整個學習的過程,概括來說就是先抄襲,再糢仿,最後再創新。

說具體點就是,我們不斷去收集自己對標同行的資訊,學習他們的推廣、視覺、產品、定價、售後等各方面的做法。

我們經常開會,幾個人的分工很明確,誰做設計找版衣,誰跟生產看檔口,誰管銷售和倉庫發貨……

image

跟生產其實很辛苦,需要採集面料,再拉貨到每個工藝環節的廠子進行跟單。廣州太大了,工廠之間距離很遠,要是跟生產的話,我們早上出門,第二天淩晨才能回來。

我們所在的是國際批發市場,主要面向東南亞和黑人客戶。由於當時生意幹得很不錯,我每個月差不多都有 10 萬塊左右的收入。

那段時間也是整個市場最後的繁榮時期,遍地都是開個店賣衣服就能年入百萬的小年輕。

廣州也確實是貿易的天堂,各方面配套都很成熟,在那裡隨便做點甚麼產品,配合上供應鏈,都能做得很好。

整個體系在這樣的浪潮下持續了幾十年,非常強大。我們也算是吃到了廣東制造業的紅利。

不過好景不長,2019 年 8 月,我出事了。

被抓的那天,我本來要從深圳到潮州參加朋友的婚宴,還沒到潮州,我就在動車上被陸豐鐵路警察抓了。

我被戴上頭套銬走了。

5

我在看守所待了一個月,切身感受到甚麼叫度日如年。

我是 2019 年中秋前被帶走的,在看守所裡過了個中秋節。

那天,看守所裡做了一個小活動,讓大家給家裡人讀首詩。我讀的是蘇軾的《水調歌頭》,讀到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的時候,我當著大家的面,淚如雨下。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就哭了,那時我太年輕了,也不堅強。在看守所裡,我每天睡覺都會做夢,夢醒了就哭。出於恐懼,我在各種夢境裡反複折磨自己。

我害怕在那個小小的空間裡度過 5 年的牢獄之災,我害怕失去自由。

image

△罪名:非法經營罪

回想前些年,大學剛畢業那會,我賣假大牌賺了 200 多萬,那時候人特別飄,剛從學校出來,沒見過這麼多錢,突然的暴富讓我感覺自己無所不能。

那時我的心態特別浮躁,總想證明自己,就想越做越大,但完全忽視了法律的界限。

從來沒有受過甚麼苦的我,直到手腕被手銬銬腫了才悔恨過來,如果一開始不賣假貨,現在哪會這樣?

我在看守所裡啥也不懂,獄友會幫忙掂量我能判幾年,那時每天都會有律師會見、檢察院提審、公安提審,這些事令我惶惶不可終日。

在看守所關了一個月,我患上嗅覺 PTSD——— 聞不了洗潔精的味道。

每次聞到洗潔精的味道,我就會想到當時在看守所裡,一次要洗很多很多碗的經歷。

為了不再遭受違法犯罪的痛苦,實現自我救贖,這兩年,我每周都要上法律課,也知道了法外狂徒張三沒有好下場。

在創業方面,我也以自己的故事現身說法。希望兄弟們千萬不要重蹈我的覆轍。

1. 尊重法律。

大家平時還是要多了解法律知識。如果一門生意令你在法律上有顧慮,那就千萬不要抱有僥幸心理,千萬不要試探法律的紅線。

一定要去咨詢法律相關機構,法律允許,咱們再去做,這是經商的第一條,也是我現在被法律制裁之後做事的第一準則。

2. 重視同行者。

當年我剛掙了點錢就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心態浮躁,特愛顯擺,也認識了一些社會上的朋友。

這些人都是小學或初中就不念了,在外面混社會,靠一些灰產掙錢。我就是以投資人的角色進了他們的假貨圈子。這也導致不會識人、一門心思只想賺錢的我走上了不歸路。

所以說,與誰同行甚至比遠方更重要。一定要多和優秀的人同行,也要不斷修正自己,讓自己變優秀。

3. 不要總想一夜暴富。

一定要靜下來,以全局視角思考問題。

我就是吃了太短視的虧,只想賺快錢,小錢瞧不上,才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時至今日,我 28 歲,有老婆有孩子,經過這件事之後,我只想找一件事長久地做下去,心態平和,一點點積累就挺好的。

image

關於變富這件事,巴菲特說過:「沒有人願意慢慢變富。」 但大家要相信:

來源:青年橫財發展會 微信號:xrich666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