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4 日

42歲丈夫尋25歲妻子謎團

文:趙佳佳      南風窗

10月15日夜裡,公開尋妻的上饒男人揭其葉打來電話,說有人在網上冒用他的身分造謠。

那是他的妻子吳燕飛離家出走的第九個月,有網友問:「四個小孩的媽媽去哪了?」冒用他身分的人回覆說,吳燕飛「去世了」。

9月8日,有人冒充揭其葉在網上回復消息,說吳燕飛「去世了」。(圖源網絡)

揭其葉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嚇壞了,他趕緊跑去派出所報警:「我怎麼可能咒我的妻子去死?」

他找了她九個月,直到最近,事情開始變質。有自媒體為他發布了一則尋妻啟事,文章登載了吳燕飛的戶口頁、揭其葉的身分證、電話號碼,還有他們小孩的年齡。

信息顯示,女方出生於1995年,男方出生於1978年,二人育有3女1子,大女兒今年「12歲」。網友據此推算,吳燕飛第一次分娩的年紀只有13歲。而《刑法》載明,姦淫不滿14歲幼女,以強姦論,從重處罰。

揭其葉接受採訪時解釋,那是一句口誤,其實大女兒出生於2011年。但沒有人相信他,人家叫他「強姦犯」,甚至有網友推測說,這是一樁殺妻案。

10月13日,江西省上饒市廣信區委宣傳部發布此事的情況匯報,稱二人相識於2010年2月份,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於2011年10月,那一年,吳燕飛16歲,她和揭其葉是「自由戀愛」關係。

網友們留言叫吳燕飛「快跑」。沒有人相信一段年齡差距17歲的愛情,但與此同時,也沒有人真正明白,她究竟為何離家遠行。

1

征   兆

吳燕飛離開九個月後,揭其葉還在琢磨那個問題:「你說她到底怎麼樣了?」吳燕飛走的最初那幾天,這問題悶在他心裡。

「是人家騙去的,百分之百是人家騙去的。」他自問自答。事發後,他細細回憶,妻子出走的徵兆早已顯現。

短視頻平台上,吳燕飛通過18條動態記錄了自己2019年的生活,轉折發生在當年11月30日,她剪了劉海,把齊肩的頭髮燙捲去修飾臉型,畫面裡,她看起來不再像4個小孩的母親,更像是涉世未深的少女。

2019年11月30日,吳燕飛做了新的髮型(圖源網絡)

她向揭其葉要200塊錢去買減肥藥,只過了十來天,她因為生育而變得肥大的肚子開始消瘦下去。她抬起手來在揭其葉面前轉,「老公你看,現在苗條了吧?」

2018年5月,吳燕飛生下小兒子以後,全職在家裡帶小孩。2019年,他體諒她辛苦,也從外地回家來幫忙,就近找了份裁縫廠的工作。

他時常為了每天三塊錢的加班費晚歸,從前每到夜深時,吳燕飛就要打電話去問他,怎麼還不回家。

但進入12月份以後,她開始不再打電話給他。揭其葉記得有天晚上自己回家路上摔了車,腿上刮出血淋淋一道傷口,他叫她來看看,她卻似乎並不關心。

總有哪兒出了問題。

他發現吳燕飛給手機設置了密碼,她說那是自己的私人空間。揭其葉憑直覺逼問,要她講出來,是不是在和誰聊天。她告訴他,是一個在江西弋陽的男人。那天晚上,她刪掉了那個人的微信,第二天卻又加上了。

揭其葉為此發了一通脾氣,他指責吳燕飛,說:「你作為一位女人,這樣有什麼意思?你這樣的話,我要趴到牆上去撞幾下的。」罵得難聽的時候,他說:「你一個女的怎麼會這麼賤呢?」

吳燕飛走的那天是1月4日,當天中午,她親自下廚為他做了一桌菜,平日裡,飯菜都是揭其葉84歲的媽媽做的,吳燕飛只負責帶小孩。揭其葉記得,在飯桌上,有點反常地,吳燕飛拉了拉他的手。

吃完飯後他要出門工作,臨走之前,他忌憚著吳燕飛手機裡陌生的男人,於是想要把妻子的手機帶走。她沉下臉來,瞪著眼睛要他還,兩個人搶手機的時候,揭其葉的老母親看見了,拿著掃把去打他,不准他欺負媳婦,他才把手機交還給了她。

吳燕飛離開時的街頭監控視頻

10月15日,揭其葉向南風窗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說自己有點賭氣,騎車離開的時候,吳燕飛提前坐在門口,再一次伸手去拉他,似乎想要擁抱,但他賭氣,故意腳踩油門開走了,錯過了最後的告別。

2

謎   團

揭其葉後來在監控裡看見,1月4日中午1點10分,吳燕飛穿著一身黑衣服和白鞋子,戴著黑色口罩,偶爾駐足,然後在路邊攔下一輛大巴車,從此離開了。

報警後,因為吳燕飛是自行離開,警方沒能繼續追查。10月13日,上饒市廣信區委宣傳部發布的情況匯報顯示,她離家以後先後到了江西省撫州市、寧夏銀川市等地。

官方通報「男子公開尋妻」事件(圖源新聞截圖)

吳燕飛離開後,有個跟她一起做手工活的鄰居跑來告訴揭其葉,她早就想走了,「她說要去打工」,她此前之所以猶豫,是因為捨不得孩子。

大女兒也跟揭其葉說,母親曾經交待過:如果媽媽不在家裡,要她幫弟弟穿衣服。

吳燕飛離開時走過的街道

離家那天,吳燕飛只帶走了三樣東西,身分證、結婚證,還有揭其葉買給她的一條細細的金項鍊。家裡的銀行卡是用她的名字開戶,她知道密碼,卻沒有帶走。

吃完午飯,揭其葉拿出手機看吳燕飛的視頻,孩子們本來鬧成一團,聽到聲音全圍過來。二女兒愣愣地看著屏幕上吳燕飛的臉,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媽媽」。

揭其葉的視頻帳號有1.1萬粉絲,帶孩子之餘,他還會通過直播賺點錢。

10月初,揭其葉認識了一位做自媒體的江西鐵山老鄉,聲稱可以幫到他,但要付2000塊,他猶豫好幾天,直到老鄉把價格降到500塊,他才答應了。

南風窗聯繫上這位「老鄉」後了解到,他是通過揭其葉的口述整理出大致情況,由他代筆,寫成文章。那時候,揭其葉把9歲的大女兒講成了12歲,後來經媒體廣泛報道,事情變得沸騰。

揭其葉的學歷只有小學二年級,微信聊天多數隻發語音,手寫輸入的句子,有些還不通順。倘若突然問他,「2010與吳燕飛相遇時你多少歲?」他愣神好半天,也還是算不出來。

這段時間,每天都有陌生電話打進來,罵他「全家不得好死」;有人打著為他找妻子的旗號,騙走他所有的戶口信息。還有短視頻工會管理員教他不要回應惡評,因為從引流的角度看,「黑你的人越多越好」。

尋人啟事

他神經緊繃,不知可以相信誰,常常凌晨四五點鐘還在回復微信消息,無法深眠。

吳燕飛走之後,揭其葉從100多斤瘦到80多斤,他只有1米56的個子,眼眶深陷,瘦得像只剩下一把骨頭。

3

流水線上

10月14日,吳燕飛父母專程趕到上饒幫揭其葉說話,在吉安村應家鄉楓樹嶺的家裡,吳燕飛媽媽氣得臉色鐵青,第二天見到南風窗記者時,她說:「只要感情好,管他什麼(年紀)大不大啦?」她指著吳燕飛爸爸,說自己和這個男人的年齡也差9歲。

在他們的家鄉浙江省蘭谿市,十里八鄉的鄰居都知道吳家有個好女婿。當年吳燕飛帶揭其葉回家時,他們只覺得「個子小了一點」,但他勤勞,見誰有困難都去幫一幫。「不止我們兩個滿意,我們整個村莊的人都喜歡他。」

2010年2月,浙江金華的襪子定型廠來了個15歲的小姑娘,也就是吳燕飛。她之前在婺劇團當花旦,後來劇團沒生意,她就去襪子定型廠做工。

她每天需要做的,就是把襪子套進鐵襪板裡,一串40片,套好後卸下鋼板,抱進鍋爐裡蒸,風乾之後再把襪子取出來。

那是簡單的重複勞動,揭其葉就坐在她旁邊,那年揭其葉32歲,留著齊肩學生頭,染成紅色,耳朵上打一排耳釘,穿喇叭褲,長皮鞋擦得鋥亮。

70年代生的揭其葉對愛的感受很遲鈍,他不明白吳燕飛的少女心事。他的姐姐、姐夫、外甥女一同在廠裡做工,外甥女千敏告訴他,吳燕飛每天都幫他抱襪板,人家說:「那個姑娘待你很好」。

揭其葉30歲左右的照片(圖源受訪者)

千敏那年19歲,她記得,廠裡有4個女孩都喜歡揭其葉,因為他長得帥,套襪子動作麻利,會燒飯,脾氣很好。

後來,吳燕飛搬進廠裡住,睡在了外甥女千敏上鋪。有天吳燕飛沒有去上工,她的位置空著,另一個女孩伺機坐過去,找他聊天。那時候千敏撞見吳燕飛躲在宿舍裡哭,問其原因,她叫千敏「自己去問你舅舅」。

當時,廠裡員工要編號,吳燕飛是6號,揭其葉是8號。女孩之間能說心事,吳燕飛跟千敏講,她喜歡8號。

揭其葉跟吳燕飛說,「我大你十幾歲」,她說沒關係。家裡條件不好,他告訴她,「我家裡老房子」,她說今後共同賺錢,把房子造在能通車的地方。後來她跟他回鐵山鄉老家,要爬長長的山坡,他問她後悔嗎,「後悔的話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她說,我爬得動。

互相見完父母,他們同居了,結婚證是在2016年6月20日領取的。他們居住的應家鄉楓樹嶺,是江西省東北部的一個小村莊,當地婦女告訴南風窗,女孩十五六歲生小孩,到法定婚齡再領證,很常見。

2011年10月,吳燕飛順產誕下一名女嬰,此後又分別於2014年、2015年生下兩個女兒,揭其葉說,吳燕飛堅持要為他生個男孩,最終在2018年5月實現了。

揭其葉和還沒念書的小兒子

他用手指比出那道疤痕的長度,那是吳燕飛分娩後留下的傷口,「她幫我生了4個小孩,3個剖腹產,你說一個女人這麼好好的肉拿來割掉,疼不疼啊?」

如果聽到有人為安慰他,妻子是為了去賺錢,等有錢了會回家來看孩子的,揭其葉還會變得更難受。他說,賺錢辛苦,但那是男人該做的事。

4

想要的生活

吳燕飛的爸爸說,出生於1995年的女兒,「小學都沒有讀起來」。

7歲那年,她去上學,學校在另一個村莊,早上離家的時候,背上書包提著飯盒去,到晚上回來,雙手空空。爸爸問她,你書包飯盒呢?她說,扔掉了。

老師跑到家裡來,問吳燕飛怎麼不去讀書,父母感到莫名其妙,「我講,每天都來的,他講,一天都沒有來過」。問她才知道,是自己去玩了。於是父母親自把她送進學校,到第二天,又跑掉。

他們知道時代變了,沒有文化的農民為了討口飯吃,生活得很辛苦,但吳燕飛的爸爸性情溫和,35歲得女,從來不打小孩。他管不住她,只好任孩子在外面玩,讓她帶著弟弟一起放羊去,到飯點便到處找小孩回來吃飯。

吳燕飛很早就去婺劇團當花旦,15歲進襪子定型廠打工,「全部都是自己做決定的,她講,不要你管的,有錢的」,她的爸爸說。她似乎從來都是自己為自己拿主意,要做什麼事情,要愛誰,要同誰結婚,是她的自由。

但在這段由她拿主意的婚姻裡,誰也不知道變化何時開始。

衣櫃裡還留著吳燕飛的衣服

或許是在2018年5月11日,她的兒子出生以後。那以後,揭其葉就不再讓她出去打工,畢竟帶孩子辛苦。

在家裡,做飯和洗碗由揭其葉媽媽負責,只有洗衣服由她來,每天最緊要的事情,是帶小孩。

但她從來都對家務事提不起興趣,不愛打掃屋子,也不願意處理孩子的屎尿。她曾跟揭其葉抱怨,待在家裡太無聊。揭其葉說,媽年紀大了,你可以幫著洗碗和燒飯,「可是她說,要是你叫我幹這種事情,我就情願去拿活干。」

揭其葉家的廚房

她的確也很能幹。曾有一段時間,她會開三輪車去拉貨回來加工,給電源插座的4個角打螺絲,做好一箱有5塊錢,她手腳麻利,要不了一會兒就能做完,一車貨能賺80塊。

揭其葉怕她太辛苦,「我就說你幫忙帶小孩就可以了,我說不必要做。」

但吳燕飛說,想要揭其葉在家帶孩子,由她出去賺錢。揭其葉卻沒答應。

又或許,變化是從2019年10月1日開始的。那天,他們一家人去參加妹妹的婚禮。

揭其葉家的樓梯

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岳父母體諒他家境不好,免去婚禮,讓小兩口省錢過日子。回到家以後,吳燕飛一直不太高興。她多次提出來,要揭其葉和她一起去拍婚紗照。

揭其葉從來沒有問過她,為什麼想拍。他說,孩子都生了4個,婚紗照之類的東西「沒有必要了」。吳燕飛只問了一句,我這輩子嫁給你,就這樣了啊?

11月30日,她做好新的髮型,拍了視頻,畫面裡她左右打量著鏡頭下的女孩,然後笑起來,像是重新認識自己。

他們在楓樹嶺的房子,紅磚裸露在外,沒有粉刷牆面,門口掛著貧困戶的紅卡,寫著致貧原因是「交通條件落後」。

揭其葉家門口

好生活的嚮往撓得人又痛又癢。吳燕飛跟揭其葉說,想把廚房和樓梯裝修一下,揭其葉說,再等等。她想要揭其葉考駕照,方便日後開出租車,揭其葉覺得自己沒有文化,考不過。她說,這個房子像什麼話,她有自己的打算,要去上饒市里買房子。

但這一切願望看起來都遙遙無期,於是,她離開了。

揭其葉最初尋妻時,許多網友去吳燕飛的抖音帳號下面留言,勸她回家。不少女性網友留言說, 「既然當初選擇了,就要對孩子負責」,「我們是女人,為了孩子就忍忍吧」。

揭其葉說,吳燕飛在視頻裡看起來總是不開心,但他始終無法理解妻子的那種悲哀。

吳燕飛出走兩天後,揭其葉留言跟她說:「我愛你。」但他的愛沒能留住她。

(文中千敏為化名)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