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城外虎跑寺,一曲送別斷人腸

文: 胡錦成  

1916年2月10日,夏曆丙辰年正月初八,杭州。

從前一天的傍晚開始,臨安城就在不停地下雪,一直下到了第二天的黃昏。

天近黃昏的時候,雪漸漸地小了,白茫茫的天地間有一個清瘦的中年男子沿著石徑向杭州西南大慈山上的虎跑寺艱難地走來。

他的身後,留下一行孤獨的腳印。

寺院的大門是半掩的,他推開時發出了隆隆地作響,那聲音在空山中迴盪了好久。

從正月初八到學校開學,1916年的寒假中的十七天李叔同就是在這座寺院度過的,與以往來進香或聽禪不同,這一回李叔同是來辟穀的。

春節前,他在杭州師範學校的同事夏丏尊跟他說起了辟穀的好處,他就想親身嘗試一下。春節過去了,感覺到了胃裡的油膩,於是便選了這這一個白茫茫一片好乾淨的日子來寺院了。

從四年前來到杭州,這位杭州師範學校的美術兼音樂教師就是虎跑寺裡的和尚們最熟悉的香客。

辟穀讓李叔同感覺到了一種從來沒來過的超脫,他作了一首詞,詞曰:「 一花一葉,孤芳致潔。昏波不染,成就慧業。

返校後,他開始素食並研習佛教經典。

1918年的5月,他一個月沒有課,就又在這裡辟穀了一個月。那時,主持法師了悟就給他起了法名演音,號弘一。

雖然有了法名法號,但李叔同還是一個俗家弟子,也就是居士。

暑假前,他突然把自己在學校的東西包括一些畫作都分送給的朋友,然後就是8月中旬,他再一次來到了虎跑寺,這一次,他是堅定地要出家了。

那天,他對陪他來的校工聞玉說,居士請回吧,我再也不離開這裡了。

幾天后,32歲的「 老夏 」來看他,見他還戴著頭髮,便說,你這那像出家的樣子呀,要么就剃度,要么就跟我回去,李叔同一聽,轉身就去找了悟剃去了頭髮。

左三為夏丏尊,左四為弘一法師

李叔同剃度那一天是公元1918年8月19日,夏曆戊午年七月十三,大勢至菩薩的生日。

大勢至菩薩摩訶薩是西方極樂世界無上尊佛阿彌陀佛的右脅侍者,又尊稱大精進菩薩,與無上尊佛阿彌陀佛,以及阿彌陀佛的左脅侍觀世音菩薩合稱為「 西方三聖 」,是佛界裡的中常委。

李叔同皈依佛門的消息,當天就傳遍了杭州。

三日後,這個消息傳遍了上海。

兩週以後,大半個中國都知道了這件事,一個住在上海的日本女人才知道。

這個女人就是李叔同的第二任妻子春山淑子。

十一年前,27歲的李叔同在日本結識了17歲的春山淑子。那時的淑子還是一個剛剛從衛校畢業的護士,一日李叔同請她幫忙找一個女人作他的裸體模特,但淑子找了許多人,沒有人肯幹,於是淑子成了他的免費模特。

七年前,他們帶著兩歲的兒子從日本回到了上海,第二年,李叔同來到了杭州。

在杭州師範,李叔同一個月掙150銀元。他自用20元,餘下的,一半給了他的大太太,一半給了淑子。

兩週後,淑子得知消息,攜帶只有三個月大的幼女從上海趕到杭州。她找了六天,跑了六個寺廟,最終在杭州虎跑寺找到了李叔同。

那天下午,在寺廟前臨湖的一個素食小吃店,李叔同與妻女見了面。

吃過飯,李叔同雇了一艘小船,把曾經刻骨愛戀的淑子送上了小船。

「 淑子,這是我三個月薪水,你們回日本吧。 」

李叔同從僧袍裡掏出一沓錢,遞給了淑子。並把一隻佩戴多年的手錶、一綹鬍鬚、一個信封,交給了淑子作為離別紀念。

「 叔同,抱抱女兒吧。 」

淑子痛哭著,把幼女遞給叔同。

李叔同雙手合十,謝絕了淑子的要求。

「 叔同 」,淑子抱著幼女,站在船頭,大聲哭泣著。

李叔同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叫我弘一。 」

小船沿著錢江順流而下。

淑子展開了信封中的一張紙,紙上寫的是一首歌詞:送別。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回到上海,淑子大病了一場。

病剛剛有些好轉,淑子就開始變賣上海家中所有的物品。兩個月後,拉著9歲兒子,懷抱5個月的女兒,攜帶著李叔同的畫作和離別紀念物,淑子離開了中國。

她當初是和李叔同私奔的,她回去時,家里人仍然不肯接受她這個被中國男人拋棄的女人 。

無奈之下,她只有帶著一雙兒女離群索居,乘坐漁船,於40天后來到日本最南部的沖繩島,在一家鄉村醫院當護士。

她給女兒起了一個日本名字:春山油子。油子,音遊子也。

從此,春山淑子與中國的李叔同——弘一法師、日本家人等斷絕了所有聯繫。

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在那樣一個日本四處侵略造成物質極度匱乏的時代,這一家人的生活之艱辛是可想而知的。


李叔同畫作

可不管生活多艱難,李叔同給她留念的物品和畫作,春山淑皆悉心珍藏,從沒有轉讓或變賣過一件。

再後來 ,他的兒子當了兵,在沖繩戰役時死了,女兒油子戰後在銀行工作。

1996年,春山淑子在沖繩老屋謝世,這個苦命的女人,享年106歲。

淑子去世時,弘一法師已經圓寂54年了。

1942年10月10日晚上,62歲的弘一法師索來紙筆,書寫了「 悲欣交集 」四字絕筆,交給隨侍在側的妙蓮法師,說:「 你在為我助念時,看到我眼裡流淚,這不是留戀人間,或者掛念親人,而是在回憶我一生的憾事。 」

悲欣交集

1942年10月13日晚上八時正,福建泉州不二祠的晚晴室,弘一法師在佛聲中吉祥圓寂。

10月14日,夏丏尊收到了弘一法師給他的一封信,信中只有三十二個字: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
執象而求,咫尺千里。
問餘何適,廓爾亡言;
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有文獻記載弘一法師圓寂火化時,從化身窯上方升起了一座蓮花,弘一法師化身為佛端坐其上,向西天極樂世界飄去。

火熄時,弟子們從中找到了數百個舍利子。

1988年春天,70歲的春山油子作為項目官員來中國考察,在杭州虎跑寺,終得知了父親已去世46年的消息。

2020年7月,在母親去世24年之後,春山油子也離開了人世,這個從來沒有被父親抱過的女子,享年102歲。

 

 來源    花月滿樓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