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像天使,實際上是天屎。

文: 華偉552  

那個唱《卷珠簾》的色情狂,真是絕了。

怎麼評價這事呢?

如果這事不反轉,只能說一個完美女人,遇到了一個極品渣男。

我是研究歷史和傳統文化的,以前聽到《卷珠簾》,總有種眼眶濕潤的沖動。

現在看來,我被騙了。

再一次被斯文敗類,感動得淚流滿面。

真的,作品是作品,個人是個人,絕不能混為一談。

就像唐朝的大帥哥元稹,與白居易並稱「元白」,寫得一首好詩。

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痛悼亡妻的句子,就出自他的手筆: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

風先生簡單翻譯如下:「看到過大海,就不會被小水面迷惑,登巫山看過景,其它地方的就不叫雲了。」

「每次我經過美女堆,都懶得回頭,一半是因為我的修養,一半因為心裡全是你。」

寫得多深情多傳神?

1000多年來,我們再也找不到如此優秀的句子,來形容兩性之間的那種依戀了。

可是,這不妨礙元稹是個採花狂人。

唐朝的四大女詩人,他就與兩個有不正當關系,其中一個叫薛濤的,因為心灰意冷出了家,另一位叫劉採春的,為了感情投河自盡。

他還把自己早年的感情經歷,寫進了紀實小說《鶯鶯傳》。

他的更多感情經歷,都寫在詞裡。大家可以找來看看。

不容爭辯,這是一個吃下去還故意不抹去嘴邊油的渣男。

妥妥的唐朝海王。

現在的霍歌手,也是這樣一個人。

之所以得出這個結論,是看了他的部分聊天截圖,據說還有更加勁爆的,目前還沒有放出來。

凡是把自己包裝得無比美好,無比清新脫俗的,都是值得打個問號的。

被包裝的人,私底下幹的事,其醜惡淫邪,極可能超出你的想象。

是的,因為種種原因,我們的想象被限制了。

這樣的事情多了,人類的感情觸角,會發生突變。

為甚麼現在大家都提倡愛自己呢?因為據說這樣,才不會被傷害。

其實,只愛自己,對人類而言是場災難。

人一生最重要的,絕對不是愛自己,而是被他人需要,向他人奉獻。

愛是犧牲,不占有。

有人說,那不是傻子嗎?

如果不是癡傻地傾慕和奉獻,就不是最純真的愛,帶一點雜質都不是。

所以很多人才會認同「我愛你,但跟你沒甚麼關系」這句話。

看起來,這句話傻裡傻氣,一點也不精明,還會遭到路人嘲笑。

可是,這卻是愛的本質,誰說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付出,都要有足量回報?

很多人因為怕受傷,所以不去愛,是因為他(她)根本不想付出,也不敢付出。

說穿了,是膽怯,是吝嗇。

這個公號是寫歷史的,它與娛樂確實不搭邊。

歷史很厚重,娛樂很淺薄。

歷史已過去,娛樂正當時。

歷史是埋得很深的迷宮,娛樂一鏟子下去,遍地都是八卦。

所以,囚徒基本上不寫娛樂。

但只要一觸及,很多人就不願意。

有粉絲說,好好寫歷史吧,這些骯髒的人和事,就不要去沾了。

有的粉絲說,最討厭的,就是寫歷史的人去寫娛樂。

可這次我還是想寫一篇。

因為有些觀念和思維,是容易走偏的,幾千年來,這一點都很難改變。

時代變了,但人性永遠不變。

我們就在迷宮裡,不停地轉啊轉。

從這方面來講,歷史和娛樂又有扯不斷的聯繫。

凡事都有風險,這個世界上哪有包賺不賠的事情?

生意上是,感情上也是。

我就是怕這樣的事情多了,大家只愛自己。

還說甚麼,「愛自己,沒情敵」,

「所有煩惱都是因為那個離你最近的人」,

「最好的投資是投資自己」。

這些調調,很多時候是值得懷疑和警惕的,會讓人類變得逼仄和佝僂。

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說:人活著的第一要務,就是要使自己幸福。

我們當然要譴責渣男。

但我擔心的不是卷珠簾的色情狂,而是我們變得愛無能。

自古以來,無論是誰想得到愛,就必須先學會,忍受愛之煩惱。

如果真找到一個愛你的人,實在是人生之幸。

因為值得。

而愛別人,才是對自己最大的溫柔和尊重。

 

来源  歷史的荷爾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