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就職後首次新聞發布會當天,亨特又爆醜聞

文:美國羅文  

今天(3月25日),在媒體和公眾再三催促下,拜登舉行了自他上任以來的第一次新聞發布會。

本來這對於拜登是個重頭戲,不想,其不爭氣的、吸毒嗑藥、與嫂子約會、涉及多項醜聞的次子亨特·拜登與聯邦司法人員對峙的醜聞再次被多家美國媒體聚焦報導,完全搶了自己同樣不成器的語無倫次、不知所云的瞌睡蟲老爹的風頭。不過,父子倆有一點很相似:都是撒謊成性、毫無廉恥。
包括Newsmax在內的多家美媒引用Politico的一份獨家報告報導說,亨特拜登在2018年曾因丟失手槍與美國聯邦司法人員對峙,甚至可能犯下重罪。

報導稱,亨特當時在被特勤局保護,儘管他並沒有這樣的權限。那時亨特還在和他哥哥的遺孀哈莉約會。哈莉在亨特的皮卡車裡發現了一把左輪手槍,因為擔心亨特用它自殺,她就拿起了槍裝進購物袋中,然後把它扔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當地一家超市附近的垃圾桶裡。


亨特與嫂子哈利

亨特發現後大為不滿,讓哈莉把槍拿回來。當她去取回槍支時,槍支已經不見了。她就打電話給店長。警察接到了商店總經理的報警電話。

據Politico取得的一份警方報告複印件,特拉華警方開始調查,因為他們擔心垃圾桶附近就有一所高中學校,而且生怕丟失的槍支被用於犯罪,

有意思的是,當特勤局特工找到了亨特購買槍支的槍店,並要求拿走涉及銷售的文件時,警惕性頗高的槍店的老闆Ron Palmieri拒絕了特勤局的要求,因為他認為特勤局涉嫌企圖在手槍消失後試圖銷毀亨特購買槍支的證據。

支持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店主顯然懷疑保護民主黨前副總統的特勤局執法的公正性。店主後來把文件交給了負責監督聯邦槍支法律的菸酒火器爆炸物管理局。

後來FBI和當地警方一起趕到了現場,一名警察問亨特是否用這把槍犯罪。亨特「 變得非常激動 」,反問警察是否想「 讓他發瘋 」。當警察問他是否喝醉了或者吸毒時,亨特回答說:「 不是這樣的。我想她以為我要自殺。 」

曝光的亨特電腦裡顯示他在吸毒的照片

據Politico稱,幾天后,一名經常在雜貨店的垃圾桶裡翻箱倒櫃的老人將槍歸還,事件沒有導致任何指控或逮捕。

在Politico獲得的槍支交易記錄和日期為2018年10月12日的槍支收據的副本中,亨特對「 你是否非法使用或沉迷於大麻或任何鎮靜劑、興奮劑、麻醉藥品或任何其他受控物質? 」的陳述做出了否的回答。而在五年前,亨特在可卡因測試呈陽性後被驅逐出海軍,他還和家人談到了他的吸毒史。

全世界都知道他吸毒,並且在這件事上撒了謊。而在聯邦文件上撒謊是重罪。

這件事的另一神秘之處在於,為何特勤局會捲入此案。因為雖然離任後的美國前總統(和第一夫人及未成年子女)會終身受特勤局保護,但離任後的前副總統只能在離任後最長六個月受到特勤局的保護,除非有另外特別事項需要保護。

奧巴馬任期是到2017年1月20日止,那也就是說自2017月20日起,前副總統拜登(當然也包括他已經成年的兒子亨特)將不受特勤局保護。他兒子亨特在他離任時已是成年,所以連6個月的保護期都沒有。

有鑑於此,特勤局對於此案件的捲入顯得不同尋常。

一名執法官員透露,事發時那段時間,特拉華州魏明頓(Wilmington)特勤局辦公室和費城部門在前副總統的保安事情上保持著一種非正式的態度。該名官員還舉例解釋說,在2019年,魏明頓特勤局打電話給特拉華警方安排拜登在公眾的一次露面的保護工作。

在昨天的白宮的新聞發布會上,紐約郵報記者斯蒂芬·尼爾森(Stephen Nelson)直接問白宮發言人薩基,在2014年時,莫斯科前市長的妻子是否向亨特拜登名下的公司支付了350萬美元。這家公司實際上是亨特和他的合夥人阿徹共同創立的投資公司。這筆款項在另一起詐騙和腐敗案件中受到調查,案件後來被駁回。

薩基的回答說:「 我對這種說法並不熟悉。聽起來好像沒有很多證據支持這個說法。 」 看來薩基不僅如她自己所言,把記者視為瘋人院的瘋子,她還把全美國人民當做了傻子。

來源    人在海外1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