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死鄭爽

鄭爽
文:與歸君

朋友發來一個視頻,笑到不能自理。

笑完之後,是深深的困惑,以及一直以來的擔憂。

我去檢索了下,此事果然不虛。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黑色幽默。這個明星的名字叫鄭爽,我就直接寫了,我相信微信公號能夠順利發出來吧?
這讓與歸君生出一身冷汗,我們的互聯網平台已經進化到自動生出情感了?而且還是一種道德感?它們可以自己識別失德藝人,然後不給她們飯吃?

這太可怕了。

當然,這是個段子。我們不要高估互聯網的智力,一切的背後,終究是人。神經的、癲狂的、激情四射的、雞血自嗨的,永遠是人,而不是系統。

更搞笑的是,涉事平台的客服,給用戶的反饋是,建議你改個名字,叫鄭女士、鄭先生,還能順便保護隱私。

呵呵,看見了嗎?叫鄭爽的人,已經不配在美團點外賣了。

如果你的名字叫鄭爽,你將喪失一部分權利。這聽起來是不是莫名其妙?

暫且不說,法院沒有判鄭爽違法,就算是鄭爽違法了,她就沒有權利點外賣了嗎?罪犯也沒有這個「待遇」。

吃飯,是一個人最基本的生存權利。死刑犯被執行前,還往往會讓吃一頓飽飯呢。

與歸君曾經多次批評,在這個互聯網高度粘稠的時代裡,很多人的道德感都太強了。當一個人犯了錯,有些人總是傾向於儘可能地剝奪這個人的權利。

動輒全方位封殺、動輒社會性死亡,我看到的不是社會的包容性,而是一個社會的銳利,到處帶刺,只要你活得足夠長、足夠出名,它絕對會刺傷你。

去年11月,老馬去世的時候,我觀察網絡的評價,曾寫下一段話:

我們這個社會的強大之處在於,可以崇拜黃賭毒的馬拉多納,但必須對國內的失德藝人趕盡殺絕。因此,既避免了天才的出現,也避免了聖人的出現。

類似的人物還有鮑勃迪倫。這位集格萊美、奧斯卡、金球獎、普利策、諾貝爾文學獎於一身的天才,也並非道德上的完人。如果用我們今天娛樂圈的尺度來衡量,他早早就該被封殺掉。

那麼,我們還會看到一個完整的、立體的、有血肉的鮑勃迪倫嗎?

當然,我並不是說鄭爽是什麼天才,甚至都不算是多麼優秀的演員。但是當她已經被事實性逐出娛樂圈的時候,不能再一次性剝奪她更多的權利。

而為了避免扼殺天才的寬容,終究也是功利主義。我們值得擁有的,是每一個不完美的人,都有活著的空間。

世事紛繁,面對光怪陸離的世界也好、千奇百怪的世界也好,很多時候,我們或許可以卸下身上強烈的道德感,試著去理解,去做一下身分和處境的置換。

我們眼前的世界,或許會發出不一樣的光芒。

這個世界不該是非此即彼的,不該只有存在和消失兩種狀態。失德之人只要罪不至死,他就有活著的權利,也有去展開生活的自由。當然,他們也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讓她(他)消失,並不是一把萬能鑰匙。

很多時候,我們也恰恰忘了,寬容、理解、相信,乃至沉默,也是一種美德。

當我們為了一些所謂的道德劍拔弩張時,其實悄悄地,一些美德也在從我們身上流失。

與歸君沒有任何為鄭爽洗白的意思。就鄭爽代孕事件,我還給媒體寫過多篇批評和反思的稿件。我想強調的,只是一碼歸一碼。

無論我們多麼不喜歡鄭爽,甚至多麼討厭鄭爽,我們都沒有餓死鄭爽的權利,也沒這個必要。

這個餓死,不僅僅是指物質意義上的,更是指精神意義上的;不僅指個人意義上的,更是指社會意義上的。

模糊記得,韓寒曾經說過一句話:我相信一個屏蔽詞庫是有它的最大的載重量的——每一個新增加的詞彙都是在加速它的滅亡。

屏蔽詞庫的詞越多,文化力量就越弱。

我們嚮往大唐,不僅是因為她敢於露胸,而是她的包容。

來源:與歸隨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