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見義勇為的夫婦,差點被打死

文:難得君
唐山暴力案引發的風暴尚未平息,廣東惠州又發生了一起類似的案件,一對見義勇為的夫妻,差點被一群暴徒活活打死。

6月19日,淩晨3點。

惠州惠城區華陽工業園附近,一個宵夜店門口,年輕的老板夫妻在門口的桌子上吃飯,吃完就準備打烊了。

突然,他們聽見不遠處的路邊上,有女生呼救,於是宵夜店老板迅速沖了過去,發現一個男子正在毆打一個女生。

圖片

案發現場視頻截圖@魔都囡

店老板在勸阻男子不要打人的時候,一群男子沖了過來,開始圍毆勸阻的老板。店老板一邊抵擋一邊後退,甚至上衣都被扯掉了,被這群男子打的渾身是血。他們用帶扣的皮帶狠抽店老板,用磚頭、凳子,砸破店老板的腦袋。

身穿黑衣的老板娘試圖上前保護丈夫,也遭到這群暴徒用皮帶、板凳的毒打。

圖片

圖片

最令人憤怒的一幕是,夜宵店老板渾身是血地躲閃時,有個暴徒拎著磚頭,高高跳起,下死手的敲向店老板的後腦勺。

圖片

萬幸的是,接到老板娘報警電話的警察,迅速趕到了現場,警察趕到時,還有一個人正拎著刀追殺店老板夫妻。

之後,店老板夫妻因為傷勢嚴重目前正在醫院搶救。

6月19日晚,當地警方通報稱,主犯洛某龍(23歲)和他的4名老鄉均被抓獲。

01

唐山事件和惠州事件,如果僅僅看暴力場面,很多人都會以為這是仇恨不共戴天的兩夥人在「火並」,手段之殘忍,下手之狠毒,令人咂舌。

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唐山事件是性侵不成遭遇了女生的反抗,惠州事件是毆打女生遭到了見義勇為者的阻攔。

這顯然不是甚麼深仇大恨,可為何卻遭到了暴徒們的兇殘毆打呢?

百多年前的魯迅,筆下有個阿Q,他見到趙老太爺會嚇得尿褲子,但是轉過頭欺負小尼姑卻毫不含糊。

這就是奴性。

奴隸在趙老太爺、假洋鬼子等面前是卑微的,不敢有一絲的反抗,甚至在比他強點的王胡面前,也只有被欺辱的份。

但做奴隸要嚼出甜頭來,品出快樂來,怎麼辦?

魯迅在《燈下漫筆》寫道,袁世凱稱帝的那年開始,中交票(中國銀行與交通銀行發行的鈔票)突然就不值錢了,突然他們說,好像中交票可以換銀元,但卻是接近半價,於是就拿了100元換成了60元的銀元。

這時候當人們拿著銀元放到口袋之中感覺就不一樣了,非常的開心,而且放到兜裡沉甸甸的感覺可真好。這樣子既安心又喜歡,這樣子終於就有了踏實感。

哪怕是吃虧了,仍舊還是開心得要命,魯迅說這個就是做奴隸了,而且還做到很開心。

魯迅還說,奴才和流氓,「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

大家還記得上面有張圖片裡,一個光膀子的暴徒,手拿磚頭高高跳起,下死手的敲向店老板後腦勺。這讓我想起了那個手持U型鎖,狠命砸向同胞腦袋的蔡洋。

從本質上來說,他們都是一糢一樣的東西。

平時他們給別人當奴才,唯唯諾諾地習慣了,忽然遇到比自己弱的了,欺負起別人就更加殘暴,這個時候,他們也是快樂的,開心的。

懼怕強者,欺辱弱者,這不是人性的惡,而是奴性。

02

文明社會的制度本質,其實,就是游戲規則。

這個游戲規則對所有人都適用,人們只需要對游戲規則是否公正做判斷就可以了。

這套規則是基於人性和良知,源於普通人角度的思考和判斷,它能夠懲治「惡人惡行」、引導「人心向善」、鼓勵「見義勇為」

如果見義勇為的後果是被定性為互毆,被羈押,被判刑,像趙宇案一樣,那麼一個社會就將很快走向全面的潰敗。

有人會說,唐山事件也好,惠州事件也好,不過是偶發事件,和我們日常生活關系不大。

事實絕非如此。

當我們看見一只蟑螂的時候,那說明看不到的地方肯定還有100只。如果我們視而不見,很快整個房間裡到處都會爬滿蟑螂。唐山事件後,幾十上百起被媒體曝光的實名舉報,其實已經證明了這點。

嚴懲一次犯罪者,比教育一萬句受害者學會保護自己有用!

圖片

阿Q要是知道捏了小尼姑的臉蛋,會被趙老爺扇耳光,你覺得他還敢嗎?

唐山女子被暴打,全社會都在為她們發聲。

惠州見義勇為的夫妻差點被打死,難道就不配大家的關註嗎?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