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的掙扎

孟晚舟

文:二大爺

最近,在芯片領域節節受挫的華為,好像已經忘了給國人打過的諸多雞血,反而一轉身,準備養豬了。華為機器視覺領域的高層段愛國在網絡爆料稱,華為推出了「智慧養豬解決方案」,宣布要用人工智能養豬。還正兒八經的出了一個《5G引領現代豬場AI智能智慧養豬》的報告。

一個號稱搞機器視覺的,為養豬自豪。5G沒有引領我們的生活,倒是先引領了豬的生活。這也證明豬在這樣的時代確實比人幸福。

我一直以為華為的「南泥灣計劃」是取艱苦樸素之意,行大搞芯片之實,沒想到是真的割豬草,建豬圈。也許還可以種點別的更經濟的作物。聯想到任正非近日說「華為不靠手機也能存活」——用廣東話來說,真的是「估你唔到」。你的豪言我永遠不懂。

更讓人意外的是,華為突然卻在英國發起了一場針對銀行業巨頭滙豐(HSBC)的訴訟。為了阻止美國萬惡的引渡程序,2月12日,華為向英國高等法院提出申請,要求獲得指控孟小姐涉嫌和伊朗相關交易的文件——正是這些由滙豐提交的文件,導致美國提出了相關的指控。

說起這些文件——實際上就是一個PPT,真的是一個傷心的故事。這可能是人類史上代價最為昂貴、影響最為深遠的一個PPT。

Skycom(星通股份)是一個在香港註冊的很不起眼的設備銷售公司。這個公司在2010年主動向伊朗出售價值至少130萬歐元的來自美國的惠普電腦設備——賣東西給伊朗未必違規,但把美國的產品賣給伊朗,或通過美國銀行系統進行結算,這就會觸犯美國的禁令。

這筆生意金額不大,而且是用歐元交易,很長時間並沒有引起美國人的矚目。但Skycom好像是專門為這筆交易而生,這家大部分時候無所事事的公司在2017年突然被轉賣給一家毛里求斯的空殼公司。直到它2018年和孟小姐聯繫在一起。

拿著香港身分的孟小姐在2008年2月至2009年4月期間擔任Skycom董事。作為一個掌控者市值數千億的大公司的高層人員,為何要擔任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的董事,這是個隱藏在無數輾轉騰挪的財務技巧中的故事。可能孟小姐也沒有想到。僅僅是130萬歐元的交易,因為後來滙豐銀行的事發,最終被拖出了人們的記憶。

走在孟小姐前面的,是後來被罰到吐血的中興公司。雖然從市場角度看,以中興和孟小姐的華為這兩家公司的體量,未必需要伊朗這個市場,但是兩家卻莫名其妙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

2012年中興通過明目張胆的簽合同方式,將一批混有美國軟硬件的產品出售給伊朗。此舉被美國商務部察覺,美國隨即展開了數年的祕密調查,為了掌握鐵證,美國甚至在中興中派出了臥底。

中興曾有兩份名為《進出口管制風險規避方案─以YL為例》、《關於全面整頓和規範公司出口管制相關業務的報告》的內部文件,詳細說明如何透過轉手貿易等違法行為逃避美國的出口禁令。這兩份文件皆被美國獲取,成為後來制裁中興的鐵證。更搞笑的是,中興聘請的一名應對美方調查的猶太裔律師居然中途〝叛變〞,把底牌全部給了美國……

中興之所以成為聲名遠播的豬隊友,在於通過這兩份文件不僅出賣了自己,更牽出了華為。因為在這兩份文件中,中興直接說明這樣的操作手法來自業內對手華為。殘忍的美國順藤摸瓜,悄悄盯上了孟小姐。

孟小姐出身貴胄,平時瞧不起豬隊友。但是可能從來沒想到,豬隊友威力如此巨大。在中興被迫繳納14億美元罰款及保證金後,孟小姐可能略有慌張,但是往事久遠,美國想來也是鞭長莫及。

對於謎之背景的華為,其實美國人很早就開始了調查。早在2011年,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就對華為和中興兩家中國企業開戰了耗時近一年的「涉嫌為間諜活動提供便利」的調查。2012年10月,美眾議院發布報告,認定兩家產品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在此背景下,平時雖然沒有站在前台,但手握公司財務大權、身兼旗下共11間公司的董事、經手諸多內幕交易的孟小姐進入了美國的視野。

悄無聲息、外圍圍剿、重點突破是美國一貫的殺招。誰也沒有想過美國會事先對Skycom這個小公司的進行突破。他們調取了Skycom在伊朗交易的所有細節,甚至包括所有中文簽名。

孟小姐在Skycom的交易中,為了做得更像正常生意,她委託了滙豐銀行進行結算。2013年8月孟小姐專門在香港的一家餐廳約見滙豐銀行高管,期間她甚至展示了用中文撰寫的PPT。孟小姐向銀行保證,該筆交易已經去除所有嫌疑關聯,符合相關要求,不會受到美國制裁。

後來滙豐2016年因此被美國司法部調查後,為了換取減輕處罰,於是反戈一擊,將孟小姐當年提供的PPT給了美國司法部。此時的孟小姐,還蒙在鼓裡。她已經察覺到了去美國危險,但她不知道,全世界都危險。

之後楓葉國發生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2018年12月心存僥倖去楓葉國看女兒的孟小姐隨即被控。2019年1月,美國正式宣布要求引渡孟小姐,這主要的「金融欺詐」罪名,就是孟小姐提供不實信息誤導滙豐銀行,利用Skycom公司向伊朗出售違禁設備。單是這一項罪名,刑罰最高就可達30年。

但美國到底是用PPT中的那一部分提起了控訴,目前依然未知,因為這份報告只有美國和加拿大有。在引渡程序沒有完成,不能正式開庭審理之前,控方都沒有必要向孟小姐出示證據。

華為而今突然想起向法庭索要這些證據,很顯然是想仔細研究後找出破綻,釜底抽薪,在引渡環節就從根本上駁倒美國的指控。但實際上卻困難重重。因為按照英國的法律,雖然滙豐是英國的公司,但此事全程由美國向加拿大提告,英國的法院對此沒有管轄權。所以判決結果大體可以預估。

孟小姐的引渡程序將於3月1日恢復,按照加拿大的司法程序,估計至少還需要數年時間才能結束。事實上,經過兩年多的拉鋸戰,不僅是瓜眾對孟小姐的故事已經興趣索然,即便是相關的三方,其實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由此引發的關於香港、關於大國關係的大麻煩,已經末路狂奔,死傷無數。

孟小姐所誘發的神奇嬗變,隨著華為的掙扎,越來越像一個漫長的悲劇,看不到句號的那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