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華為盤踞南營 中共間諜無處不在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信宇編譯)儘管華為等中國多家電訊公司存在明顯的間諜危險,但「南營世界」(the Global South,指「發展中國家」,大多數分佈於全球南部)各個國家正急切地與其簽署電子政務和雲基礎設施服務。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簡稱CSIS,總部位於首都華盛頓,是跨黨派的外交政策智庫)發布的一份最新報告確定的總共70項交易中,大部分來自亞洲、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國家。這些交易早在2006年就開始了,涉及的41個國家中,大多數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組織認定為「部分自由」或「不自由」國家。這份最新報告由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和梅西婭‧麥卡爾平(Maesea McCalpin)製作完成,英國《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曾對該報告進行報導。

(譯註:「自由之家」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是一個反對集權主義的非政府組織。該組織對世界各國民主自由程度的年度評估,常被用於政治科學等方面的研究。)

儘管美國政府對華為的電子間諜行為早已發出警告,並且有大量證據表明華為在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地廣泛施加影響,但華為的國際交易行為仍然獲得簽署如常進行。2019年,華為花費了近300萬美元用於在美國的遊說活動,並與美國和加拿大的前政府高官過從甚密。有消息稱,同年該公司聘請了一位前奧巴馬國家安全委員會網路安全政策高級主管,在華盛頓進行遊說。

2018年,中國的另一家電訊巨頭中興通訊(ZTE)僱用了2000年美國大選中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喬‧利伯曼(Joe Lieberman)。據美國政治新聞網站「政客」(Politico)報導,中興通訊「保留了另外兩名前聯邦議員的遊說服務,即明尼蘇達州前聯邦參議員諾姆‧科爾曼(Norm Coleman)和內布拉斯加州前聯邦眾議員喬恩‧克里斯滕森(Jon Christensen)」。「川普競選團隊的前通訊副主管布萊恩‧蘭扎(Bryan Lanza)今年早些時候亦通過水星公共事務公司(Mercury Public Affairs)為中興通訊效力。」

昨天一位加拿大學者向我展示了他的一項尚未公開發表的研究成果,顯示華為與一連串頗具影響力的加拿大人關係密切。根據該學者的研究,三位加拿大前總理和三位前外交部長與對華軟弱政策和中國金融狀況有關。他目前尚未將這個研究成果公諸於世,因為擔心由此招惹輕率的法律官司。如果公眾想要揭露中共對於我們民主體系帶來的腐敗影響,我們就需要改善立法以保障新聞自由和學術自由。

這種立法的缺失,部分原因是我們的立法者本身就捲入了這種腐敗行為。因此,這就難怪中共一向把我們的民選政治人物當作墊腳石了。那些政客不斷濫用競選捐款,離開公職後又通過諮詢等方式謀取私利,如今品嘗到了被中共利用的惡果。最新的案例就是英國前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他由於各種遊說失敗而受到公開羞辱,其中就包括推動一個總價達10億美元的中共投資基金項目,這是一個註定要失敗的計劃。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一項明顯輕描淡寫的報告(該中心也接受了來自中共的資金捐助)指出,「隨著華為作為政府和國有企業的供應商,開闢了一個利基市場,它正在建立一個戰略地位,可以為中共當局提供寶貴的情報,甚至是脅迫性的槓桿。」換言之,如果華為記錄了一國首相在石油交易中收受回扣、對妻子不忠或購買可卡因等醜行,華為就可以利用這種道德缺失作為「脅迫性槓桿」,迫使首相為中共賣命。

我們的各個智庫是時候清晰而迅速地發出自己的聲音了,否則它們和我們其他人一樣,都會被外界的噪音所淹沒。智庫們應該公開承諾不接受與中共有關的資金,包括通過依賴中共而盈利的美國和歐洲公司。如果這意味著這些智庫大廈因此少了一磚一瓦,那就坦然面對吧。相比花哨光鮮的門面,不偏不倚的客觀分析才是智庫價值之所向。與此同時,智庫專家不能安於現狀,不能甜言蜜語,而是要面對現實居安思危。

華為的影響力還延伸至世界上最具聲望的頂級大學。例如麻省理工學院(MIT),自2013年以來與該公司進行了價值約1100萬美元的交易,包括捐贈和研究資助;再如康奈爾大學(Cornell),與華為簽署了價值100萬美元的合作協議。

英國牛津大學在2019年初才對華為的捐贈和研究下發禁令。當時,與華為的合同金額只有69.2萬英鎊。誰都不知道在這之前有多少錢已經流走了。到2019年9月為止,與中共聯繫緊密的美國億萬富翁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史蒂芬‧·施瓦茨曼,黑石集團創始人)已經向牛津捐贈了合計1.5億英鎊。

大多數世界知名大學早在一年前的2018年就大幅削減了華為項目。華為與這些大學的許多項目均涉及敏感技術,如半導體、機器人和在線雲服務等。

設在大洋洲的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的華為數據中心存在對黑客攻擊的嚴重漏洞。2012年,華為與位於衣索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Addis Ababa)的非洲聯盟總部簽訂了一份通訊合同,結果該組織的官員指責中共在五年內連夜入侵其計算機系統,以盜載機密數據。當然,華為否認佔有客戶數據。然而,這是一個明目張膽的信口雌黃,除非他們想辯稱「偷竊」並不是真正的「佔有」。對,就是這樣。

美國聲明指出,華為利用其設備中的後門技術,幫助中共當局刺探穿越美國政府設備的數據。美國正義地制裁了華為公司,限制其購買半導體以及其它關鍵技術。然而,華為公司為全球市場生產的電訊設備比任何其它公司都要多。所有這些都只是中共全球影響力的冰山一角,我們的國家巨輪隨時都有沉沒之虞。

當我們能夠感覺到海水浸入鞋底時,讓我們坦然面對。各國都存在間諜行為,這就是殘酷的現實世界。據報導稱,美國曾監聽了35位世界領導人,包括歐盟官員以及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此外,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曾在30天內侵犯了法國公民7000萬個電話記錄。那個事件發生在2013年,時任總統奧巴馬就此公開道歉,並許諾終止。是的,沒錯,這就是現實。

當各國政府承諾放棄間諜活動時,事實其實是從未終止仍在繼續。這就是各國政府的所作所為。

中共當局從不承認其間諜活動,更不曾為此道歉,但理所當然地對任何重要人員進行間諜活動。而且,像華為這樣的中國公司將無法違抗中共當局下達的任何命令。中共法律要求他們言聽計從。

川普(特朗普)總統任內的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任期間曾指出,「依照中共的《網路安全法》,像華為這樣的中國公司若被當地政府要求提供任何東西,基本上是有求必應,有令必行,幾乎沒有挑戰反抗的餘地,這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了。因此,這就導致了我們的國家安全危機,每個人都必須時刻關注。」

既然明白各國之間存在間諜活動,甚至盟友之間也難以倖免,而且這種國際間諜行為是一種強大的國策工具,我們就不能天真地期望像美國和中國這樣處於地緣政治競爭關係的國家停止間諜活動。那麼,更現實的做法就是假設任何具備間諜活動能力的國家都會進行間諜行為,並儘一切所能確保像中共這樣在價值觀方面表現極差的國家無法佔領全球關鍵科技的高地。

在兩三個國家或193個聯合國會員國裡選擇志趣相投的合作夥伴,道不同不相為謀。與其購買用於威脅全球民主國家的廉價中共華為產品,不如選擇芬蘭和瑞典的諾基亞或愛立信設備。這些國家往往比許多其它國家更支持自由、民主和人權。因此,至少他們的間諜活動可能被用於伸張正義。如果您認識到美國是全球唯一一個在軍事和經濟上強大到足以抗衡中共的國家,那麼您也可以通過購買美國公司的設備來賦予這個全球民主國家的守護者以更強大的力量。

我一直身體力行,信任美國,抗衡中共。您也應該參與其中,而不是置身度外。

原文:Most of Huawei』s 70 Deals Are in the Global South, but China』s Spying and Corruption Are Everywher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2001年獲頒耶魯大學的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8年榮獲哈佛大學的政府管理學博士學位。他是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總裁,《政治風險雜誌》(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發行人,研究領域廣涉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地。他撰寫了《權力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2021年即將出版)和《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等著作,並主編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一書。安德斯‧科爾的推特帳號:@anderscorr。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