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曉明楊穎 「錢已分清」?

黃曉明
距過年僅剩 3 天,黃曉明楊穎(Angelababy)在历經數年的婚變傳聞後,終於選擇在微博上官宣離婚。

黃曉明

對多數 「吃瓜」 群眾來說,這個消息並不意外。在 「@新浪娛樂」 二人宣布離婚微博下的幾萬條評論中,一條評論獲得 2 萬多次點贊 ——「錢已分清」。

2015 年,黃曉明與楊穎舉行了一場群星雲集的盛大婚禮;2017 年 1 月 17 日,黃曉明工作室宣布楊穎在中國香港順產生子;婚姻蜜月期維持 3 年後,從 2018 年底開始,便有爆料消息傳出:黃曉明和楊穎兩人已協議離婚。

而 2019 年 6 月,兩人最後一次以夫妻名義參加公共活動後,就再未有公開的合體露面。

最近幾年,在兩人的微博下,詢問雙方何時官宣離婚的評論更成為常態。而這種 「分而不離」 的狀態,讓許多人猜測,是因為彼此共有的財產難以分割。

比起黃曉明的演藝和商務收入,他的投資版圖可謂更加龐大。據企查查顯示,在他名下的關聯公司有 43 家,其中擔任法人的企業 8 家,對外投資企業 41 家,控制企業 29 家,間接持股企業更達到了 372 家。據《稜鏡》作者統計,在間接持股的企業中,其中 29 家企業的持股在 5% 以上。

相比之下,楊穎的商業線索要簡單許多。她的關聯企業僅有 5 家,其中對外投資 4 家。目前楊穎名下的企業,與黃曉明名下的企業都不存在交集。

近 10 年來,黃曉明和楊穎可謂是中國娛樂圈中最炙手可熱、最具代表性、商業價值最高的明星夫婦之一。從 2014 年二人戀愛、結合開始,又分別趕上了資本市場投資熱潮,以及影視行業的天價片酬回報,可以說,黃曉明和楊穎在其中都已充分受益。

而二人從傳出婚變到最終官宣離婚,除了情感的驅動和選擇,財產的分配亦不亞於一家上市公司的拆分重組。

image

黃曉明的公司利益關聯版圖(數據來源:企查查)

華誼上市,黃曉明率先晉升億萬富豪

當下在演藝圈中,明星 「單飛」 成立影視工作室、參與影視項目投資已經成為常態。例如楊穎的關聯公司,即多為直接或間接持股的影視制作公司。她對外的投資也主要集中於輕食、餐飲、網紅 Papi 醬的短視頻 MCN 公司等與娛樂圈關聯的行業中。

但作為最早一批從影視公司 IPO 過程中得益的明星,又趕上了風險投資的黃金時代,梳理黃曉明的商業版圖,可以看到一個更為龐大和完整的明星投資和商業價值鏈條。

根據企查查數據顯示,黃曉明目前投資的行業涵蓋了影視、房產、紅酒、直播、科技,乃至更細碎的美甲、零食、星座、攝影、健身等行業。

實際上,黃曉明可以說是中國娛樂圈中最早涉足資本市場、跨界領域最廣、也最善於賺錢的明星之一。

2007 年,黃曉明在簽約華誼兄弟後迅速成為 「一哥」。據公開資訊,2008 年黃曉明以每股 3 元的價格購入了 180 萬股華誼兄弟股份,後來又增持到 360 萬股。

2009 年上市首日,華誼兄弟股票發行價為 28.58 元 / 股,首日開盤價為 63.66 元 / 股。黃曉明身價暴增,直接跨入億萬富翁行列,也初次嘗到了資本放大的甜頭。

黃曉明實現自由的同時,楊穎還只是中國香港一位普通的時尚糢特,名不見經傳。在一次《快樂大本營》節目裡,黃曉明曾稱,「我其實在一個比較高的定點,但她甚麼都不是。」

2010 年,黃曉明與華誼兄弟合約到期後,便開始自立門戶,成立工作室。2010 年後,有黃曉明主演或參演的電影或電視劇,許多作品都可見到他投資公司的身影,如《無問西東》、《錦繡緣》、《一場風花雪月的事》、《匹夫》等。

在 2013 年的 「福布斯名人榜」 上,黃曉明和曾同在華誼的演員李冰冰分列第 8 和第 24 位,二人收入加起來已超過 1.2 億元。

彼時正是明星光環與財富開始向資本市場規糢化流向的初始之年。同時期據媒體統計,趙薇在股票市場的持有市值已接近 3 億元。坐擁巨大財富,又享有品牌傳播性和社會影嚮力,許多明星開始嫻熟地運用自身的名利槓桿,為財富加持。

2014 年 7 月,在萬眾創新、風起雲湧的投資浪潮中,黃曉明與任泉、李冰冰聯手,成立了 Star VC 基金,首期資金為 8000 萬元。

據《中國企業家》報道,公布投資計劃兩個多月內,Star VC 收到了近 3000 個項目的融資需求,前三天就收到郵件 1000 多封。同年 9 月底,Star VC 確定了韓都衣舍和秒拍為第一批投資項目。

2015 年 10 月,章子怡和黃渤加入了 Star VC 成為新合夥人,目前公司仍在存續狀態。截至 2021 年,Star VC 共管理 5 支基金,公開投資項目達 57 個,包括理想汽車、掌門 1 對 1、商湯科技、韓都衣舍、小狗電器等。但據統計,其投資多採取跟投形式,所占股份較小。

轉型投資人,從早教到紅酒

2015 年後,在逐步熟稔了資本運作技巧後,黃曉明從 Star VC 中退出,與 Star VC 項目負責人張曉婷一起成立了投資管理公司明嘉資本。

據企查查顯示,明嘉資本的機構主體 「北京明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註冊資金 1000 萬,黃曉明在其中占股 80%,為最大的受益人。

此後數年,明嘉資本先後投資了火辣健身、野馬現場、火樂科技、芭比辣媽、第 1 車貸、尋拍、一下科技等項目。2018 年 7 月,明嘉資本聯手融創中國、普思資本(王思聰全資持股)共同參與了優兒學堂 A + 輪的 1.5 億融資。2021 年 1 月,明嘉資本又參與了星雅航空集團 B 輪融資。

從美股退市、計劃回 A 的博納影業,在股東中也出現了黃曉明的身影。據招股書顯示,黃曉明在 2017 年 3 月以 14.55 元 / 股認購博納影業增發股份 343.63 萬股,耗資近 5000 萬元,占總股本的 0.31%。

在黃曉明的投資和持股版圖上,除了明星 「紮堆」 進入的影視、餐飲、醫美領域,他還大量投資了位於北上廣等多地的早教機構,以及不少互聯網和科技硬件公司,投資觸角可謂豐富而廣泛。據娛樂行業人士向《稜鏡》作者透露,這也與他多年在圈內外經營的人脈密不可分。

據媒體報道,作為紅酒愛好者,黃曉明早期曾與巫啓賢、曾志偉等夥伴籌集約 6000 萬元,引進法國拉菲等 5 大酒莊的紅酒來大陸拍賣。

2014 年,黃曉明成立了葡萄酒公司 「上海醇雅明坊」。2015 年 5 月份,該公司與西班牙明星酒莊 Bodegas LAN 達成過獨家代理協議。目前此公司仍在存續中,但已不見黃曉明的身影。

依靠流量和天價片酬,楊穎不輸前夫

與黃曉明相比之下,前妻楊穎的版圖關系要簡單許多。據媒體報道,楊穎早年曾以個人名義,投資開辦過咖啡館和美甲店。2015 年 6 月,楊穎牽頭成立了註冊於香港的創投基金 AB Capital,公司首批投資合作項目為跨境電商洋碼頭和輕斷食果蔬汁品牌 Hey Juice。此後,AB Capital 還相繼投資過美啦美妝、住百家和 36 氪等項目。

不過這些項目的收益,與黃曉明的投資布局規糢相比則相形見絀。但作為當紅流量明星,楊穎更大且更穩定的收入仍來自於演藝事業。實際上,在流量作品和綜藝中,她的片酬收入本身應已高於黃曉明。

近年來,楊穎屢屢因 「天價片酬」 登上娛樂頭條。2016 年在《孤芳不自賞》中,雖然劇中大量 「摳圖」 引發觀眾非議,但據媒體報道,楊穎因此劇片酬收入 8000 萬元。

在 2016 年的熱播綜藝《奔跑吧兄弟》中,楊穎被傳出單集片酬高達 1000 萬元。作品之外,她還同步代言了多種護膚品、服裝、游戲、食品、互聯網產品品牌。

根據《2017 年中國名人收入排行榜》顯示,2017 年黃曉明以 16790 萬元,名列第 6 位,楊穎則以 14680 萬元名列第 8 位。夫妻雙方的收入已不相上下。

無論如何,從商業號召力上,楊穎已經不再是黃曉明初識時那個 「甚麼都不是」 的小糢特了。

不過從 2021 年開始,隨著監管機構對明星天價片酬、稅收問題、流量明星的使用限制管控日趨嚴厲,近期楊穎的工作量已經出現了下降的趨勢。

雖然楊穎與黃曉明關於婚內財產如何界定和分配,目前無從知曉;但從雙方的公司關系和股權分配看,楊穎未來的主要收入方向或仍將集中在藝人和影視方向,而黃曉明的投資與商業版圖構建,則未向楊穎分配。

但比起楊穎等以明星個人為主體,主要採用演藝方式賺取高額收入,黃曉明將更多視角轉向投資方向,也同時伴隨著風險。

2015 年,黃曉明曾持有樂視影業 0.07% 的股份,目前這筆投資已成泡影。但比起財富損失,商業投資還有可能卷入刑事糾紛。

2018 年,在 A 股上市的精華制藥被傳出股價操縱風險,被處罰人高勇利用 16 個證券賬戶對精華制藥實施了股票股價操縱,在 2015 年 1 月至 7 月,以連續交易、大額封漲停的方式,違規獲利近 9 億元。據《稜鏡》此前調查,其中一個被控制的賬戶即屬於黃曉明名下。

據證監會披露:「黃某明賬戶開立後,由其母親張某霞管理使用。經路某介紹,張某霞將黃某明證券賬戶部分委托高勇管理,該賬戶涉案交易由高勇作出。」

雖然黃曉明後續發表聲明,表示自己不認識高勇,只是委托路某理財。但據《經濟觀察報》報道,證監會稽查人員曾會見黃曉明三個小時,但最終證據不能證明其參與或知悉股票操縱行為,因此未對其追責。

另據企查查顯示,目前黃曉明關聯的企業包含有 43 條周邊風險。同時他還因名下投資的北京良友名都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糾紛,而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且被限制高消費。

(《稜鏡》作者肖望對本文亦有貢獻)

來源:稜鏡 微信號:lengjing_qqfinance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