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混雙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給日本的?

奧運混雙

結論放前邊:日本隊在針對中國隊高吊轉換進攻這一板進行了很有針對性的搏殺,而中國混雙在整個奧運比賽中第一次遭遇挑戰已經是奧運會決賽最後一局,做出調整非常困難。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前兩局日本隊的策略是預期之中的:他們的思路主要集中在搶先上手,想把對手打亂,但是並不成功。

接發球和第三板,無論是水穀反手擰起來,還是伊籐接發球上去側撇,甚至直接上去彈,都想形成主動。這屬於一般性的搏殺思路:正常打對手比自己厲害,那就想辦法亂拳打死老師傅,不管死活反正先出拳,讓對手招架。

問題在於,一來,這種搏殺的運氣成分太大:想要成功,必須上來就全搏上,直接給對手打慌神,否則各種球都發力,贏得快輸的更快。二來,就算你狀態不錯,這辦法對上許昕也要打折扣,他的正手周旋和移動能力能把很多對手主動的球纏回來。

第一局3-0,水穀隼反手先發力抽斜線,被退臺的許昕拽回來;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第五分是水穀隼上去挑打,又被許昕頂回來,幸虧伊籐下一板補的有些質量;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5-2接發球水穀直接擰起來被許昕反手抽一板;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甚至8-4劉詩雯劈長被水穀直接發力都被許昕帶了個回頭。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這幾分,日本隊算是執行的非常好了,但是被純粹的許昕的個人能力背了回來。

技術上說,劉詩雯和許昕,組合的是許昕的中遠臺相持能力和劉詩雯近臺的速度;劉詩雯在接發球跟住對手,然後許昕一發動起來就靠許昕中臺的連續正手,配合劉詩雯的近臺速度變化。

中國這種主打實力的組合,只要前幾下挺過去,板數越多發揮的越自如,因此,中國組合在大賽裡,最註意,準備最多的,就是日本這種直接想在前幾下拿分的對手。

比賽進行到這裡,一切都盡在掌握。

但是在第二局後半段的時候,日本隊就開始做出了調整:

中國隊8-3領先的時候,水穀發了個逆旋轉小勾手,劉詩雯上去擺短,伊籐上步給了個半出臺,許昕一調,水穀直接上去發力。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這個球的思路和之前不同:水穀的發球的目的變成了限制劉詩雯上手,而不是讓伊籐進攻;劉詩雯回的短,伊籐反倒搓了個出臺讓許昕先拉。

——從大概這個時候開始,日本隊就很少從短球開始直接進攻,而盡量都開始用不轉和軟球在臺面上用落點控制中國隊的上手質量,之後想辦法攻擊中國隊的上旋球——或者說,主要攻擊許昕的高吊。

相比於之前不管甚麼球都硬著頭皮蠻幹,這種搏殺基本上思路集中在攻擊中國組合的某一個環節,效率更高,要吃準中國隊的心態:許昕劉詩雯越堅信自己的實力占上風,就越希望壓住對手往後拖,寧願給你機會也不想冒失出擊主動失誤。而一旦中國組合開局回球求穩缺乏攻擊性,那就給了日本組合做調整後再下手的機會。

所以可以這樣總結,前兩局日本組合是短兵相接上來就板載沖鋒玩命,但從第二局後半段開始,他們就掐準了中國組合的節奏,開始把攻擊的節奏和中心放在了後手第二波。

具體到這場比賽,日本隊執行起來大致是這樣:發球環節首先追求不給對行動電話會——大家有機會看回放可以看看日本選手發球的手勢,相當多的窩空拳(不轉的意思),和伸拇指(短上旋側上旋),不讓對手借上力,之後給直線限制許昕的側身質量,然後發力進攻中國隊掛起來這一板。

第三局中國隊7-9這分就是一個體現:水穀隼接劉詩雯的擺短,先沒想辦法發很大力搏殺,而是加旋轉擰了一個許昕正手位;許昕一上手拉起來,伊籐就撲上去強攻加力帶這個斜線——這球算的就是許昕會加保險先上臺。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這一分最終被劉詩雯補位護住了,但是接下來,日本隊會利用許昕想求穩上臺這一點反複進攻。

「大蟒」許昕防守一流,但這場給他布置的策略太保守

而如果說這場比賽有轉折點,那它很可能在第四局,而不是第七局。

開局中國隊2-0領先,之後日本隊扳回一局;許昕一個神球之後中國隊3-0領先,如果能拉開優勢拿下第四局,3-1領先場面會很主動。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但是中國隊6-3領先之後被對手連追四分,其中:

6-5水穀發不轉劉詩雯回短飄高,伊籐正手進攻許昕側身發大力,被水穀隼看了個回頭。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7-9許昕發球,水穀撇直線,劉詩雯起下旋到伊籐反手,伊籐靠了一個直線,許昕側身沒有位置,只能用反面卷了一個旋轉,被水穀隼發力反拉。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甚至最後9-10落後的時候,日本隊仍然利用直線落點讓許昕側身只能加旋轉上臺,然後水穀隼發力。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如果說第四局主要還是水穀隼在進攻,到了第五局,連伊籐都開始能抓住機會了。前兩分,伊籐反手彈了許昕一個高調,第二分許昕反手拉水穀隼的晃撇被伊籐拍了一板。到了後來,甚至4-6許昕上手挑打都被伊籐看住了回頭,6-6許昕中臺的反拉直接被伊籐拍了下去。

到8-9暫停的時候,伊籐就在和水穀說,許昕有點膽怯了,要加強對許昕的進攻。

這話多少有點鼓勵隊友的意思,不過另一方面說,相比前兩局,日本隊的局面確實很大改觀。雖然失誤仍然很多,但是目前這種針對性的攻擊許昕的上手這個策略已經可以和中國隊有來有回,和前兩局那種閉著眼睛瞎莽不可同日而語。

從另一個角度說,這個策略本身也很有針對性:它裡約奧運會團體賽決賽水穀隼戰勝許昕的布置非常接近:用大量直線牽制,搏殺許昕的上旋。

在雙打比賽裡拿出「針對許昕」這種戰術怎麼聽都是失了智,但從日本這麼快就拿得出這些布置來看,之前顯然做過充分準備。

而中國隊對於對方的策略改變,顯然應變的太慢太托大了。

其實對於中國隊來說,這時打開局面的方式有幾種。

第一,對手針對自己的上手進行進攻,說白了就是自己前幾板給對手的空間太大。如果自己這邊能在前三板直接進攻,或者發球搶攻這些環節出出招,就能讓對手不能安心的在短球這裡跟你泡,也就沒法再抽冷子打你這一板。

第二,從許昕角度說,對方想辦法憋住的其實就是自己側身這一下;如果自己這一板能增加威脅,不管是側身位置更靠前(馬琳一直在說許昕站位靠前)正手更兇一些;還是幹脆站住了反手直接發力抽對手,都可以讓對手不在敢給自己直線。

第三,相比於對手伊籐水穀分別進攻許昕,劉詩雯給對手的壓力偏小。劉詩雯直接進攻對手的分數,其實效果都很不錯,但是次數不多。

而這三條都有一個共同點:它們要求許昕劉詩雯承擔更大的風險,冒著失誤的可能性把水攪渾。

我不認為許昕劉詩雯沒這個能力,但問題在於,等他們真的不得不做這種調整的時候,已經是奧運會決賽第七局了。

這就是為甚麼最後一局許昕劉詩雯看著非常無助的原因:整個奧運會,甚至疫情以來都沒遇到過真正挑戰,挑戰真來的時候,他們大概連用來參考的經歷都沒有。相比於之前對德國死裡逃生的對手,許昕劉詩雯比賽過於順利:除了第一輪輸給加拿大組合一局,他們一直4-0到決賽。基本上只要他們只要正常發揮對手就舉手投降了。而真正有挑戰的對手來了的時候,他們連用來回想的感覺都找不到。

真要變一下,還是要更堅決的一點執行之前的戰術?對手顯然對自己有些辦法,但是第六局不是也堅持下來了?一定要在奧運會第七局冒著被說亂打的風險硬來嗎?還是再堅持堅持,或許對手的命中率就下來了?

就這麼一晃神,第七局已經大比分落後,壓力大到腦袋一片空白,有辦法也使不出來了。

許昕&劉詩雯到底是怎麼輸的?

所以這也是為甚麼在奧運的賽程中有點挑戰不見得是壞事:如果一定要遇到困難,那就不如提前遇到。例如馬龍上屆奧運會對皮切福德遇險,這場一過,這個坎一過去,壓力釋放掉,後邊的比賽如同庖丁解牛。

綜合來說,我認為日本隊這場球贏的無話可說:心態上他們更放松,戰術上準備的充分,調整的及時,執行的也堅決。作為一個協會,日本隊是值得尊敬的對手:他們幾乎不計成本地投入,花了幾乎二十年時間和三代人,最終自己家門口完成了夙願。

堅持,投入和毅力,總有些事情會變得可能。

本文來源:後廠邨體工隊 作者:Esaka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