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明星們到底多有錢?

流量明星

文:小 飈

最近娛樂圈風波不斷,前腳剛看完嫖娼的李雲迪,後腳就爆出音樂人出軌女藝人新聞。

縱觀今年的演藝圈,好劇沒看到幾部,好歌沒聽到幾首,超出認知、踐踏法律的「瓜」倒是吃了一大堆。

先有流量女星代孕、后又被爆偷稅漏稅,罰了2.99億;

後有流量男星涉嫌強姦未成年女性,鋃鐺入獄;

剛紅沒幾個月的「頂流」,參拜靖國神社觸碰政治紅線;

古風歌手劈腿;鋼琴王子嫖娼……

明星負面太多了,多到大家不免擔憂,除了這些爛瓜,好看的影視劇哪去了,好演員哪去了,現在的演藝圈到底怎麼了?

偶像,本應該有高超的業務能力、強大的自我約束力和高於普通人的道德標準,因為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會直接影響很多年輕人的三觀。

可現實情況是,很多偶像藝人不僅沒有成為年輕人的榜樣,反倒失職失德,甚至直接成了犯罪咖。

說到底,某些明星的金錢和地位得到的太容易,巨大的財富催生難以約束的權力,很多人在其中迷失。

一夜之間、人氣飆升、千萬級代言敲門,幾乎直接從地到天,眼見高樓起。

很多人直到樓塌了那天,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麼紅起來的,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憑運氣賺來的錢,又是怎麼憑人品敗光的。

流量們明星們到底多有錢?

2016年,羅輯思維的羅振宇接受許知遠採訪時就透露,某位歸國頂流的片酬差不多有8000萬到一個億。

一部戲的收入就相當於一個上市公司全年利潤。

而到了今年,某女明星的片酬更是震碎三觀。

該女星向《倩女幽魂》片方索要片酬1.8億。

而這個高價,把該女星的母親都嚇到了,母親怕生意黃了,還壓了些價錢——要了1.6億。

當然,在我等凡人眼裡,1.6億和1.8億都是這輩子也想象不出的天文數字。

而當時,該女星只在劇組工作了77天。

折算下來,相當於一天收入208萬!

如此之高的收入,她還不想好好交稅,製造了陰陽合同。

最後被依法判罰2.99億元。

明星們動輒千萬上億的片酬,讓我們幾乎忘了全國大概有9.64億的人工資在兩千元以下。

對於普通人而言,按照一個月6000的工資來算,想賺到1.6億得不吃不喝狂干2200年。

另一位已經進去了的男星。

被爆料在錄製《72層奇樓》時,拿過8000萬的天價片酬,而且節目組為了讓他能配合錄製,還給他媽媽報銷過600多萬的逛街錢。

而這位男星,一邊拿著高高的片酬瘋狂消費,一邊卻連吃個大碗寬面都要節目組的打工人墊付。

因耽美劇出圈,又因參拜靖國神社光速倒塌的流量男星,之前的一場直播要價七位數,時薪直逼百萬。

而自從今年2月份走紅以來,這位男星半年的時間就拿下了整整27個代言。

某明星資源網站上找到一組數據,他每兩年的廣告代言費約在800萬元左右,光這27個代言每年的費用就已經上億了。

而他也是才紅了幾個月而已。

一些穩固的娛樂圈大牌流量,代言費多在1500萬一年。

也就是說,他們偶爾唱唱跑調的歌,站站台,就能賺到普通打工人一輩子也想象不到的錢……

日進斗金的明星們,真正的實力如何?

多年前,知名導演李少紅曾經批評過一些演員:「下意識地程序化表演,快樂就是哈哈哈,痛苦就是哇哇哇。」

可到了今天,這樣的表演卻成了很多明星們根本達不到的水平。

就連背台詞,唱歌開麥不假唱,這些份內事,都成了明星們可以宣傳的「亮點」,分分鐘上熱搜。

曾經有位當紅女星自曝,一年內接了14部電視劇,2部電影。

原本是想宣傳自己有多努力,可是仔細想想,

1年14部劇,平均下來在每個劇組待的時間還不到20天。

軋戲趕劇組,還哪有研讀劇本,分析角色和背台詞的時間啊。

金星在節目里說,娛樂圈有不少「數字小姐」。

拍戲的時候不記台詞,直接說:「一二三四五六七……」

而且完全不管對手演員如何接戲,全靠後期配音演員拯救。

某著名編劇也越來越看不懂娛樂圈現在的形式:很多明星讀不懂劇本,要求降低劇情難度,而這位編劇已經很多年沒寫過超過兩行的台詞了,明星根本背不下來。

最聳人聽聞的是,拍戲的時候明星甚至可以不來現場。

演員張光北曾在節目中說,他和某位當紅小鮮肉在一部劇中演父子。

由於對方人氣高,要趕各種活動,分身乏術。

最後只能想了個「妙招」,讓張光北和自己的替身演。

這就出現了非常魔幻的一幕——

儘管兩人對手戲多達七八十場,但張光北在劇組見到小鮮肉的天數只有一兩天,全程都在和對方的替身拍戲。

更極端的情況是,要拍對手戲的兩人都是流量明星,兩個人都不在場,但是也能拍,可以「換頭」。

某女星,黃姓明星之妻,因為「瞪眼式」表演大受詬病,后又陷入了摳圖換頭風波。

該女星在某部古裝劇中,不僅演的讓人非常齣戲,還大量使用替身和摳圖。

這已經不是業務能力的問題了,簡直就是墳頭燒報紙,糊弄鬼啊!

但是在說到自己8000萬片酬時候,她還表示,自己就值這個價。

明星的種種行為,

簡直是玷污的演員這個行業。

沒實力的,坐擁無窮的影視資源。

那麼真正的實力派演員去哪了?

他們還在,只是生存空間被大大擠壓。

他們有的沒戲拍,有的被請來拍戲,理由卻很傷人。

演員張頌文曾說,別人請他拍戲,不是因為有演技,只是因為他「便宜」。

同樣是藝人,流量明星和實力演員彷彿一個在夏季一個在深冬。

「老戲骨」陳道明怒了。

他在一次文藝座談會上犀利發言:

「他們不是文藝界的,他們是流量界的,他們是被包裝炒作出來的『塑料演員』。」

「我覺得他們對我們摧毀不小,影響了我們很多優秀創作者的名譽、聲譽。」

另一位很敢說的演員是郝蕾。

郝蕾在《十三邀》中和主持人許知遠聊到演員這個行業時,直言不諱:「我很感謝一個行當,就是直播。」

因為這個行業的興起,終於讓一些明星不用再繞彎路一定要做演員賺錢了,他們只要去直播就好了。還是把演戲的機會留給真正想演戲的演員吧。

和日薪200萬的流量明星相比,很多真正的演員並不富有。

去年《隱秘的角落》里,飾演「朱爸爸」的張頌文火了。

在這之前,張頌文跑了十幾年的龍套。

張頌文曾坦言:「有一年我全年收入就3萬多,後來變成7萬多、30多萬,過100萬的幾乎是零。直到今天,我的所有收入勉強夠我支撐全年的正常開銷。沒了,真的。」

但是他不管演多小的角色,戲份有多輕,都用心把每個人物詮釋到極致。

拍《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為了貼合人物,他增重30多斤。想呈現中年人的滄桑,自己把額前的頭髮全拔了。

在《隱秘的角落》紅了以後,他依舊沒什麼錢,又住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另一位是出道40年獲獎無數的老戲骨李雪健,如今的片酬只是流量明星們的一個零頭。

2001年,拍攝《中國軌道》時,李雪健被診斷為鼻喉癌。

當時的《中國軌道》劇組投資了不少錢,還調用了部隊的人。

李雪健不想讓劇組受影響,一邊拍攝邊化療。因為經濟拮据,他一度想放棄治療。

還是導演田壯壯借錢又鼓勵,才讓李雪健有了堅持治療的決心。

《中國軌道》製片人回憶說:化療的過程十分痛苦,嚴重時李雪健嘔吐不止,連水都喝不下去。

但每次到拍攝現場,都會看到李雪健在認真地拍戲,在拍最後一場戲時,李雪健說話已經非常困難,但他仍聲情並茂、一氣呵成地說完大段台詞,在場的劇組人員都聽得熱淚盈眶。

因為片酬不高,迫於生計的李雪健接過一個含片的廣告。有一句廣告語是:「沒有聲音,再好的戲也出不來」。

結果沒幾年,他在《搭錯車》里演一個啞巴。沒有聲音,照樣演的惟妙惟肖。

較真兒的李雪健,竟然覺得自己誤導了大眾,打臉了,從此再也不接商業廣告。

他有一句話:「有些事是可以做的,有些事是不可以做的,你要考慮到你是公眾人物。」

流量明星,靠摳圖日薪百萬。習慣了走捷徑之後,很多人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腳踏實地的去磨練出一個作品,一些人漸漸走向歧途。

老戲骨們,潛心多年,磨鍊演技,卻無人問津;冰火兩重天的局面,觀眾看了都心寒。

幾天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文,重拳出擊整治流量明星亂象。

結合之前的「 清朗行動」和網信辦的飯圈治理通知。

如今種種新聞都透露著一個信號:

明星掙快錢的捷徑,將要被國家封堵。

娛樂圈「流量為王」的快餐時代也將要過去。

而「堵」並不是目的,重要的是要把年輕藝人疏導、引領到正途上:那就是,讓藝人回歸作品、讓行業找到初心,讓青少年找到真正的偶像。

這是真正演員們的期待,是觀眾們的希望,也是演藝圈該有的模樣。

 

來源:視覺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