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數得清美國有多少種性別

性別

下圖裡最顯眼的這位,是美國新罕布什爾州某地區今年的選美小姐。

1

她名叫布萊恩・阮 (Brían Nguyen),今年 19 歲,是一位跨性別者。

・布萊恩・阮獲獎現場

和你想的一樣,布萊恩的獲獎,在互聯網上引發了軒然大波。

支持者覺得,阮女士能獲獎是多元價值的體現,況且這個選美比賽的評判標準是 「表彰她們在學業、才能等方面的成就」,並不看顏值。

而反對者則認為,讓一個跨性別者成為選美冠軍簡直不可理喻。

1998 年的英國環球小姐蕾拉妮・道丁(Leilani Dowding)就公開批評布萊恩,稱她 「偷走了真正女性出頭的機會」。

而這種爭論,只不過是當下美國老百姓,面對跨性別問題的一個縮影。

性別的 「降維打擊」

在現在的美國,跨性別者的數量已經達到了 160 萬。在這個國家的各個領域,你都能看到這個群體的身影,以及,他們所引發的爭議。

比如,在美國監獄裡關押的近 15.6 萬名聯邦囚犯中,有超過 1200 名都被認定為跨性別者。

按照現在美國司法部在今年初提出的指導意見:曾經是男性的跨性別犯罪者,將被允許和其他女性囚犯關押在一起。

不論這個跨性別者是否做過了閹割手術。

今年 7 月,一名在新澤西州女子監獄服刑的跨性別者,就因與兩名女囚犯發生性關系並致其懷孕,而又被押回到了男子監獄。

・就是這 個人

在女權團體 「婦女解放陣線」 的採訪中,許多女囚都表示,由於自己曾有過被性侵犯的糟糕經历,所以和一個在生理上仍為男性的犯罪者共處一室,只會讓她們感到強烈的恐懼。

而在體育賽場上,跨性別者則在引發一場關於競技公平性的大討論。

這裡的典型案例,是一名 24 歲的,名叫莉亞・托馬斯(Lia Thomas)的跨性別游泳選手。

在作為賓夕法尼亞大學男子游泳隊的隊員時,莉亞的 500 碼自由泳成績在全國排名第 65。

而在 2019 年接受激素治療,並開始在女子組參賽後,莉亞直接拿下同一項目的第一名。

從那之後,這位跨性別選手就開始在游泳賽事裡如魚得水,頂著巨大的爭議,ta 拿下了數個女性水上項目的冠軍。

直到今年 1 月,他輸給了來自耶魯大學的伊薩克・赫尼格(Iszac Henig)。

而這位伊薩克也不是等閑之輩,她原本是女性,打算轉為男性,今年 4 月剛接受完 「胸部切除手術(Top Surgery)」。

有網友知道這個事情後,吐槽道:「要不咱們直接開一個專給跨性別者的比賽算了。」

・「女跨男」 擊敗了 「男跨女」

不只在游泳這一個項目上,在滑板、橄欖球、排球等多個領域,男性轉成女性的跨性別者,都給女子組造成了一定程度的 「降維打擊」,甚至是身體沖擊。

本月,在美國的一場高中女子排球賽中,一位跨性別者就因為發球速度過大,而將一位對手打成了腦震蕩。

今年 8 月,在一項猶他州的州級高中賽事裡,當一位女孩以極大的優勢奪冠後,其他參賽者父母的第一反應竟然是:「這個女孩看著非常壯,快查一查她是不是變過性?」

・「29 歲跨性 別欺負 13 歲小女孩」

因此,現在很多美國體育項目的組織者,都嚴禁跨性別人士 「跨性別參賽」。

今年 3 月,俄克拉荷馬州時任州長凱文・斯蒂特(Kevin Stitt)就在無數女性的見證下,簽署了一份文件。

・救救女性運動

該文件要求:以後該州所有運動員在參賽前,都需要上交一份 「生物性別宣誓書」,要按出生性別而不是 「認同性別」 參賽。

而要說跨性別者最活躍的領域,那當屬美利堅的各大校園。

「性別是無限的」

在美國的 160 萬變性人裡,有大約四分之一都是 13~24 歲的青少年。

從小學到大學,從課堂到社交媒體,改變性別儼然已經在這些孩子間形成了一種可以跟風效仿的流行趨勢。

統計顯示,從 2017 年到 2021 年,美國青少年使用青春期阻滯劑的數量,足足翻了一倍多。

按照跨性別者和藥商的說法,這種藥劑可以延緩青春期第二性徵的發育,給孩子更多的時間去探索他真正的性別。

所以,如果說中國的小年輕喜歡拍短視頻探店,那麼美國的小年輕就執著於拍短視頻探廁所,全性別的那種。

而搜尋 「胸部切除手術」,你能看到一大堆曾經是女孩的跨性別人士,在視頻裡曬出她(他)們胸部的傷疤。

許多人都堅定地表示,自己絕不會因為手術的傷疤醜陋,就去掩蓋它們。

像 「Q Chat」 這樣的網路社交平臺,則吸引了大量 13~19 歲的青少年。他們跑到上面交流如何 「科學進行性行為」。

而美國當下的教育,也在有意迎合這股流動的 「性轉之風」。

今年初,加利福尼亞就有母親起訴自己女兒所在的學校,聲稱該校老師通過祕密俱樂部的方式,操縱她家 7 年級孩子的性別認同。

・跨性別,進校園

同州的議員羅達倫則更加激進,他想要學校給十二三歲的小孩提供有關口肛性行為的教育,並放話稱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你的性傾向」。

而孩子們最喜歡的迪士尼,則在今年 3 月的公司會議上承諾,將來推出的角色裡,至少有一半要麼少數族裔,要麼 LGBT。

這樣的氛圍,就造成了當下美利堅的 「性別通貨膨脹」。

在穀歌上搜尋到底有多少種性別,各種網站給出的答案至少十幾種起步,說有五六十種性別的大有人在。

有人甚至直接提出,性別就是一條漸變光譜,理論上應該存在無數種細分品類。

而細看這琳琅滿目的性別種類,也是各有各的一套世界觀。

比如有人稱自己為鏡像性別(Mirrorgender)。

說自己的性別不由自己決定,而是根據周圍的 「性別氛圍」 產生變化 —— 周圍整體感覺比較陽剛,這個人就暫時成為男性,反之亦然。

還有人說自己屬於弓形性別(Cavusgender)。

是男是女,要由 ta 當下的精神狀態來決定。比如,ta 抑鬱癥的時候是男,那麼心情好的時候就是女。

更奇妙的,是一種叫星辰性別(Astralgender)的分類。

決定該性別表徵的,甚至都不是人類,而是宇宙裡各大星體的執行軌跡。

・很神祕

作為局外人,我們沒法評判這種愈發多元的性別價值觀對美國的青少年究竟是好是壞。

但我們能夠觀察到,有些群體正在利用這種多元性,謀取屬於他們的權利與暴利。

假多元,真二元

首先,就是伴隨著美國變性人數的增多,相關的醫療和制藥產業,也在這幾年取得了大發展。

據市場研究公司 Grand View Research 稱, 變性手術市場將從 2022 年的 21 億美元,增加到 2030 年的 50 億美元

像 Supprelin LA 這樣的抑制青春期的激素,僅一個植入物就能賣到 4.7 萬美元的高價。

而產業繁榮的背面,則是毫無顧慮的野蠻生長。

雖然青春期抑制劑是否會對青少年造成不可逆的危害,到現在也沒有一個定論,

但這並不妨礙 Planned Parenthood 將抑制劑的廣告打在各大社交媒體上,反複向青少年灌輸 「你需要用藥物來自己決定性別」 這一理念。

有醫生甚至曾在推特上暴言,要免費給有跨性別需求的孩子寄送所需的藥品。

・「我就送」

在許多州,不論是胸部切除還是閹割手術,都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沒有任何年齡限制。

這就讓許多孩子在心智還尚未成熟時就進行了不可逆的性別轉換,在長大後悔後,他們又將當初實現願望的診所告上了法庭。

而政客們,則借用這些變性手術間的灰色地帶,要麼無限誇大其安全無害,要麼極力渲染其後患無窮。

偏保守的競選者,會在社交媒體上發出一大堆手臂被挖出大量息肉的恐怖照片,宣稱這就是跨性別女性 「再造丁丁」 所付出的代價。

他們還從論文庫裡,找出一個叫速發型性別焦躁(ROGD)的高深詞兒,從學術的角度證明,跨性別是一種社會性的,會互相影嚮的 「精神傳染病」。

而偏開放的政治家,則運作出一系列有利於跨性別群體的政策,譬如給變性群體提供專門的醫療保險,給美利堅的護照,印上一個名叫 「X」 的第三性別,甚至不惜以犧牲傳統的男女性別者為代價,來給跨性別者謀福利……

在這樣的政治角力下,美國被兩種愈發極端的觀念,硬生生地撕扯成了兩半,所有人都被迫要站隊,被迫要投票,被迫要去玩一場只能二選一的選舉游戲。

・跨性別人也是人 VS 男人就別進女廁所

在這個國家,性別從二元走向了多元,而選擇卻從多元回歸到了二元。

這也讓跨性別,這個原本很難談對錯的議題,現在只剩下標簽化的簡單對立:或者,你就在?TikTok 裡喊著空洞的 「驕傲」,或者,你就在推特裡發著刻板的 「惡心」。

沒人再關心 ta 究竟是男是女,一切最終還是淪落成了黨同伐異。

來源:X 博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