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窮FISC現,川普還有多少牌可以打?

川普

文:薛靖中

最近的消息是川普律師團隊在賓州的上訴,被聯邦第三巡迴上訴法庭給駁回了,挺川的可能有些喪氣,反川的則開心的不得了,覺得川普訴訟就是一場鬧劇。在我看來,屬於意料之中,因為這只是中間的一個步驟,無關痛癢,川普的目標是去最高院,最高院判決之前,這些輸贏都不重要,儘快了結對川普是好事,可以快一點上訴到最高法院去,時間不多,耗費不起。

那麼,走到今天這一步,除了最高院,川普還有哪些牌可以打?我們稍微梳理一下:

1、搖擺州議會否決計票結果,改變選舉人票投向;如果改變結果的搖擺州數量足夠多,那麼12月14日的選舉人團投票川普就可能會贏。

2、國會一州一票選總統;如果12月14日選舉人團投票,雙方都不能獲得足夠的票數,那麼,根據憲法第12修正案,將由眾議院一州一票選舉總統。目前共和黨控制了27個州的議會,對川普有利。

3、如果12月14日川普投票輸了,那麼他還可以等待最高法的判決,看最高法最後的判決結果。

如果以上三步都輸了,川普還有機會翻盤嗎?有!FISC。而且,這很可能是川普手裡真正的殺手鐧。

FISC美國外國情報監控法院(United States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縮寫為FISC),是根據美國1978年外國情報監控法建立的聯邦法院,主要任務是審查聯邦執法機構關於監控外國情報機構的請求。此類請求通常是由美國國家安全局和聯邦調查局提出的。在成立後,其權力不斷拓展,甚至被稱為「幾乎與最高法院平行的法院」。

美國外國情報監控法庭(FISC)稱得上是美國最祕密的法庭。FISC由於其地位的特殊性,權力極大,而且FISC的判決為終審判決,也就是一錘定音。從FISC的歷史看,由於其面對的對象非常特殊,因此,FISC的判決都是對當時的政府有利,對政府幾乎是有求必應。

關於FISC,大家有興趣的可以自行去搜索看一下,這裡就不做詳細的介紹了。只說一下,為什麼FISC是川普手裡真正的殺手鐧。

道理很簡單,因為以上1、2、3步,全部都要受制於人,這三步沒有任何一步是川普可以百分百確定拿下的。即使是在保守派大法官數量占優的最高法院,川普也不是百分百就確定能拿下的,法官的裁決會受很多東西的影響。川普講了多次華盛頓沼澤、深層政府,誰知道這些人裡面誰是深層政府的人?誰又是華盛頓沼澤裡的大鱷魚?平時根本看不出來,但是關鍵時刻,涉及到群體和個體的生死存亡的時候,說不定就會撕下偽裝,跳出來吃人了。

所以,川普真正能夠自己掌控命運的,只有FISC一條渠道。而且,他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曾經在多年前直接推動了FISC的設立,並且在做紐約市長期間消滅紐約黑幫的過程中,利用了和FISC配套的FISA法案(外國情報監視法),最後達成了目的。所以說,朱利安尼對這套體系是非常熟悉的。

川普律師團隊和鮑威爾律師、林伍德律師已經多次公開表示,Domino計票系統有問題,偷了川普的選票,虛增了選票給拜登,並且Domino系統的後台聯網,服務器可能在國外,還有多個外國政府監視、甚至操控了選舉計票過程。

因此,只要川普律師團隊和關聯律師如鮑威爾等人能拿出確鑿的證人、證據證明Domino計票系統確實有問題,並且選舉過程中有外國政府聯網介入了系統,不管這個過程中外國政府到底有沒有操控選舉,川普都贏定了。因為不要說什麼服務器放在國外,外國政府聯入選舉服務器了,美國法律規定大選計票服務器聯網都是不被允許的。那麼,只要能讓FISC的法官相信確實有外國政府、勢力干擾了本次大選,法官就一定會判本次大選非法,川普不戰而勝。

問題來了,如果最高法和FISC的判決不一致怎麼辦?

好辦!如果最高法在FISC之前判決,會以FISC的判決為準。如果FISC的判決在最高法之前,那麼不影響最高法的判決。

事實上,FISC的法官是最高法首席大法官任命的,所以,FISC在判決過程中,一定會和最高法溝通。

現在,留給川普的問題似乎只有一個:到底有沒有Domino的實錘證據、證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