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自殺,大佬賣豪宅,這個行業還能撐多久……

文: 今綸 

黃巍的去世讓大家把目光聚焦到影視行業,我們才發現原來國內外的影視從業者都不容易。

影視產業鏈相互之間銜接緊密,只要一個製作環節停頓,就會引發多米諾效應。

觀眾如果為了尋找安全感犧牲掉所謂的儀式感,對於100多萬影院人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6月10日,博納的副總裁黃巍從北京市悠唐購物中心墜樓身亡。昨天據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官方微博通報,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

黃巍的去世讓大家把目光聚焦到影視行業,我們才發現原來國內外的影視從業者都不容易。比如在印度,因為沒有工作、沒有收入而自殺的演員就有美塔、曼梅特·格魯瓦爾,維斯瓦·沙蒂……

疫情就是惡魔,有網友說得很準確,對於印度的演員們來說:「 出門可能會病死,不出門會餓死。」

另外,國內有網友發現華誼兄弟傳媒總裁王中磊與妻子王曉蓉已悄悄清空微博,目前兩人的主頁一片空白,沒有任何內容顯示,引發了眾多猜測。據悉,華誼兄弟業績最近處於虧損狀態,華誼兄弟傳媒集團董事長王中軍賣掉了2.2億豪宅。

王中軍曾公開表示,只要是為了公司的安全,自己什麼都可以賣掉

對於普通的影視從業人員來說,吃飯是剛需,而這種剛需是需要錢來支撐的。可是影視業真沒錢了,放眼全世界都一樣。

那麼,這個行業還能撐多久?

一、影視業迎來至暗時刻

博納影業是民營電影發行的大佬級公司,曾在納斯達克上市,後來退市,2017年又準備在A股上市,這一準備就是好幾年。本以為2020年博納有希望上市,結果疫情來了,陷入困境。

黃巍在電影發行行業的地位很高,不過,近幾個月來,他的朋友圈確實充滿了對行業的焦慮和無奈。

據媒體報導,黃巍生前的朋友圈,幾乎都與影院相關。

4月3日,他說,「 別等了,都散了吧!我也考慮做做家庭影院吧」。 4月10日,黃巍轉發「 如果不是想逼死影院,總該做點什麼吧」。 4月13日,他轉發電影家協會報告,「 雖然現在院線的複工還遙遙無期,有72%的觀眾對院線觀影抱有期待」……

6月10日,傳說中的影院復工沒有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黃巍墜樓身亡。

導演賈樟柯轉發消息的時候加了四個字「 行業之悲」,是啊,100多萬一線影院工作人員收入劇降,相當一部分只拿最低工資,影視公司、院線天天虧損,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公開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4月底,全國5328家影視公司註銷,是2019年全年註銷或吊銷數量的1.78倍。 4月29日,國家電影局公佈數據,全年票房損失將超過300億元。

A股24家上市影視企業一季報顯示,18家處於虧損,萬達電影虧損6億,橫店影視虧損1.38億。

日本影視業也是一片哀嚎。疫情連櫻桃小丸子都沒有「 放過」:截至6月1日,日本已有45部電視及電影動畫推遲或停止播放,其中就有連續播出了30年的《櫻桃小丸子》。具體原因之一是產業鏈結合緊密,而員工在家辦公工作效率很低,只能停更。

據統計,日本動畫產業規模超過2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300億元。影視產業鏈相互之間銜接緊密,只要一個製作環節停頓,就會引發多米諾效應。未來的日子,日本影視業還會有多少人失業?完全不敢想。

這是世界影視業的「 至暗時刻」。

二、美國最大院線公司險破產

影視業自救一直在進行中,降工資、發最低工資已經是行業的幸運兒,最慘的是沒工資或者直接被裁員。萬達影城在外賣平台賣哈根達斯冰淇淋,大地影院在直播中推廣自家的電影周邊,金逸影城說只要你來開卡充值,我就送爆米花……

只是,這些努力雖然顯示了影院人的自救姿態,但說到底只是杯水車薪。

眾所周知,在橫店有十幾萬群眾演員。他們有的已經告別這個行業,直接去做外賣快遞員,收入居然比原來漲了好幾倍;有的人轉型做微商、淘寶店主,可他們心裡還存了一個演藝夢。少數苦苦支撐的群演們甚至就在橫店的廣場睡覺,行李、被子隨意散落,到底還要撐多久?沒有人知道。

橫店群演轉型外賣員

整個橫店幾乎沒有新開機的機組,投資者瞪大了眼睛,緊張地註視著影視圈的任何政策解凍的信息,因為成本每時每刻都在產生。

美國影視行業同樣一片肅殺。

美國最大院線AMC娛樂控股公司的CEO亞當-艾倫(Adam Aron)在周二的財報電話會議上向一位分析師道歉。這位分析師在2月份該公司上次財報會上曾對疫情影響表示擔憂,但當時艾倫不以為然,認為疫情的經濟影響將「 微乎其微」,而結果是AMC在疫情中差點破產。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爆發,AMC被迫關閉了旗下幾乎所有影院,導致其一季度虧損了近22億美元。

三、中國影視業完全有條件復工

不過,中國的情況和美國完全不同,中國已經有效控制住了疫情:在很多城市,人們已經可以自由出入餐廳、購物中心。像深圳、廣州這樣的城市,一些熱門餐廳已經需要排隊等待了。另外,除了少數地區之外,很多城市的中小學已經開學,甚至脫下了口罩。以廣州為例,幼兒園、兒童培訓機構都已經在6月逐步復工。

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不可以加速影視業的複工復業?畢竟影視業的從業人員也是要吃飯的。

其實,早在3月中旬時國內曾有小規模電影院線開放,但月底就被叫停;5月份,國務院發文稱,影院可以預約式開放,但沒有進一步的消息。目前根據國家電影局最新通知,全國電影院的開業必須執行統一的時間安排。

希望行業相關部門盡快確認一個清晰準確的複工時間,並給出複工指引。

拿國外來說,據外媒報導,美國第一大院線AMC計劃在7月份重開旗下影院,以迎接諾蘭的《信條》、迪士尼的《花木蘭》等大片的上映。美國加州政府已經宣布6月12日起影院可以復工,雖然目前計劃復工的主要是一些獨立影院。

中國的電影院可否在嚴控疫情、做足措施的前提下有序復工?畢竟時間越來越緊迫,有院線龍頭公司一天損失幾百萬,裁員20%,這樣的現狀還能維持多久?

對於院線來說,最可怕的是:如果電影加速擁抱視頻平台,而且觀眾在疫情的恐懼之下不敢走進影院,這種觀影習慣一旦形成,將對行業造成不可逆的損失。觀眾如果為了尋找安全感犧牲掉所謂的儀式感,對於100多萬影院人來說,就是滅頂之災,因為飯碗徹底沒了,只能集體轉行。

那些逝去的人已經永遠等不到影視行業的春天了,但是苦苦煎熬的影視人還是需要活下去。所以,盡快讓影視業包括影院復工吧,因為救的不止是一個行業,還有這個行業背後幾百萬受影響的家庭。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