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大師們是如何錘鍊「編劇技術」的?

怎麼才能算是一個職業的編劇人。一直在寫劇本的幕僚們可能深知,我們往往是同時編寫兩部劇的劇本,有時候甚至更多,上午在開這個劇的討論會,下午便要寫另外一部劇的劇本。在初學者看來這事讓人難以置信,不錯,開始我寫劇本的時候也是這樣,但在我寫過幾年之後,我漸漸發現,所有題材所有劇情都大同小異,使用的手段往往就是這幾種。

如果當你寫過幾部戲以後(投資大小且先不論),你會發現,原來編劇並非是想像的那麼藝術,文學概念也並非很高,用文字能表達明白劇情就可以了,這原來是個技術型的熟練工種。你只需要掌握一些戲劇的通常邏輯便可去操作一部劇本,對於理論知識我個人用到的很少,在寫劇本的時候從未去想過。

我把要說的話題分為戲劇邏輯,創作技巧,流水作業這三個部分;

1

戲劇邏輯

在我們編寫一個故事的時候,往往被不知道劇情該怎麼發展下去所困擾。我在接到某一個稿子編寫之前,很少去醞釀整個細節的發展。通常我如果找到劇情的源泉,就開始想結果,中間大致發生一個什麼過程即可。

我們在創造這個故事的時候,時時刻刻的要對自己說,符合邏輯,何為邏輯?文字上講正常的事件發生事態,通話說,你寫的這個故事別人看了會不會相信。

你的戲,觀眾看後不會感覺飄,不能讓人感覺太不符合常理。用前幾年比較火的電視劇《青盲》來說,作為一部被譽為中國版越獄的片子,抓住觀眾的心懸這點做的不錯,一環扣一環的手段高明,添加了一些廢線,讓觀眾有失望感,預想不到後面的劇情這是我們編劇人時刻要謹記的,如果你的戲沒演到後面就被人猜到後面的事,那就太失敗。

但這部戲的細節是否符合了常理呢?在我看來主人公在這所監獄裡更像是度假,故事背景塑造的脫離真實讓看客缺少代入感,沒有代入感就無法展開想像的翅膀,想像如果我是戲裡的主人公我做怎麼做,沒有遐想的空間就單純的是個故事。

很讓我費解的是;他的餐食,住所,看守們對他的舉止態度,太節奏,好像有板有眼,所有的都像是不變的模塊,戲裡我看到這個人進了關押政治犯的白山館,他每天只是固定時間吃飯,放風,簡單的勞動就回到牢房中睡覺。對於他個人的審訊,以及審訊的手段絲毫未提。

說到這裡我就想問了,他到白山館是幹嘛的?主人公看來他是去救人的,但在整部戲裡他在白山館的位置是坐監,坐監的細節又去那裡了呢?沒有這些細節的表達,會被人誤以為是”度假”。監獄就只成了一個道具,單純提供給他越獄的一個道具,說的再簡單的,監獄只是為了讓他越獄用的,白山館這所監獄裡面的生活沒有延續到細節,既然他在監獄生活的細節沒有,這樣在人看完以後,這個監獄就毫無靈魂。一旦監獄沒有了靈魂,那這個故事的背景毫無意義。

戲劇邏輯一詞用通俗的話就是故事的發展常理,只要抓住一點,符合常理即可,但什麼是常理?

常理便是我上段說的那個例子,事件的背景要表達明白,落實到細節,既然《青盲》已越獄為中心,白山館這所監獄是事件的背景,他的目的雖然是越獄,越獄的過程雖然是最重要的,但你首先要把監獄的氣氛塑造出來,除了看守們每天的巡視,吃飯這些表面的東西,國民黨監獄裡重要的審問,思想腐化這樣的細節竟然一點沒有。

難道是主創者以為這些無關緊要可以省略掉,如果真的這些細節都可以省略掉,我真想知道劇本到底是寫什麼的,一個事件的背景要落實到行動上面去,沒有這些,那你的越獄手段,你越獄進行的過程也就失去了意義,原因是監獄是個沒有靈魂的道具。

2

創作技巧

技巧分很多種,台詞表達,事件設計,人物關係,人物性格等等這些都是創作的技巧,下面我將分類來說;

人物性格

人物性格事關重要,一部戲,一篇故事,你的人物是否鮮活關係到整個劇情的靈魂,這是大家都懂得的理論,但做到這點確實很難,與其說難,倒不如說做到的很少,中國年產電視劇萬集,為什麼大部分都是垃圾呢?歸根結底人物是否鮮活占了很大方面。是這個問題容易被人忽略,還是太難做到呢?我們又該怎麼去表達一個人物的血肉?

我繼續用電視劇《青盲》說一些關於人物性格的一些細節。

至於《青盲》這部戲的人物性格做的確實不成功,我個人認為是人性性格挖掘的太差,但不可否認的是除了主要人物性格表達的迷糊,那些次要角色挺多特點能讓人記憶猶新:

比如牢房裡的看守隊長馮彪,孫監獄長。

馮彪為了升官可以跟犯人交換條件,為了錢財為犯人的越獄行動做要挾錢財的由頭,這些細節對於這個人物的表達非常到位。看到這些,我們就知道馮彪把升官發財看的最重。

孫監獄長則就是一個表面對所有人都很客氣,內心卻陰險的很,琢磨所有人的心思,萬事不得罪任何人,包括犯人,但私下又做出一些動作來制止他們。比如,主人公在遭到行良科長的毒打,孫監獄長發現了先是當庭怒止,其後把行良叫到一邊客氣的詢問。這些細節把孫監獄長這個次要角色的人物表達的很明白,看了這些戲以後大家知道他是一個兩張皮的人,什麼人都不去得罪,最在意的是自己不受到傷害。

對於主角,他一直在忙什麼呢?做各種猜測,神一樣的推理,一直在地下通道裡各種勘探各種假設,但他性格的表現我確實沒有看到,整部戲看了一半,我也沒弄明白主角是個什麼人,只知道他是中共的特工,肩負了特別的任務,對於執行任務不打折扣,可以犧牲一切。但這些只是他對待這個任務的態度,他個人性格在那裡呢?當然,在戲裡我們還看到一些他與醫生的你情我愛,但他到底愛不愛那個醫生?不愛是為什麼?愛又有什麼表達事件或者表達的心態動作呢?

台詞

台詞是編劇首要掌握的基本功,你的台詞表達邏輯,這話該怎麼說。延伸到你每一句台詞要結合你戲中人的人物性格,加以思考,如果這話甲說也行,乙說也行,那這句話就沒有結合到人物性格。如果有句話甲說可以,乙的性格不能這樣說,那這句台詞就是成功的,成功的目的是你的戲是否有靈魂。歸言,台詞是表達人物性格很重要的手段之一。

那作為編劇我平時去學習台詞的方式,我個人學習的方式很簡單,看不同的片子,古裝,現代,喜劇,懸疑,國內,國外,等等吧,在看這各式各類的片子的時候,你聽著戲裡的人說話,要思考,思考他們說這話的目的,以及說話的方式,遇到一些自我感覺不錯的台詞,就記錄在自己的讀書筆記上。

旁白

讀旁白,在我看來是最愚蠢的方式,我在寫劇本的時候,一般遇到一些線索,或者想告訴觀眾的一些內心活動,沒有表達方式了才用到旁白。換言之,我有任何辦法都不會使用讀旁白這種方式講故事。

當然,用旁白講故事的方式並非是不行,戲劇中有一種表述方式叫第三視角,俗話說是旁觀者的角度,比如我隔壁住了兩夫妻,我要說的故事就是隔壁夫妻,他們是整部戲的主要人物,作為我是他們的鄰居,我用鄰居的角度進行旁觀,這樣的方式也可以。還有一種第三視角是攝像機的角度,這樣的手法使用普遍的是一些欄目,攝像機就是主持人,攝像機的角度是主持人的解說。

作為旁白,在我看來,是戲劇當中不科學的手段,如果靠讀白來說劇情那觀眾可以直接聽評書,聽廣播了,熒屏可以省略。在聽收音機的時候,我們不需要看畫面也可以知道一個故事的發展,但影視講的是活人,是畫面,我們一直在做的是用畫面去講故事,並非是旁白與對話。

大綱與工作筆記

好腦子不如爛筆頭,這是我們文字工作者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寫故事之前先先梗概,寫自己可以看得懂的大綱,遇到再詳細點的人,會連分場大綱都寫出來才開始劇本創作。歸言,寫大綱是戲劇創作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這個大綱不是給別人寫的,是給自己構思,給自己稍後創作用的。

工作筆記說的是,書桌上永遠有一本筆記本,它主要的用途是記錄你的創作過程,在你構思一部戲的時候會想到一些重要的事件,細節的變化,還有一些比較經典的對話台詞,這些都要記錄下來,很多東西是在腦子中萌生後,一閃既失的,如果記錄下來這些創作過程的細節,那你看到這些文字會回憶起你構思時候的想法。

專業知識的查詢

你戲裡的人物無論在那個區域如何專業,說話如何有內涵,或者講話無論如何風趣,他的思想到底多超群,這些都要編劇者去創作,在我們缺少某個區域了解的時候就要查找資料,首先自己要變成戲裡那個專業的人。用我身邊同事常說的一句話:

“編劇對各行各業都要了解,這是一個雜工” 。

怎樣去鍛鍊自己的文字表達能力 ?

多看書,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多看片,拉片,反覆拉,當這些內容在你心中紮下根以後就變成了自己的東西。

其次就是要多寫,這點我就不詳細說了。只有足夠的文字表達能力,你才能將自己要說的故事表達明白。這就是很多人滿腦子都是故事卻寫不出來。一是沒有掌握技巧,二是缺少文字表達能力。

自問法

自問法是戲劇創作最創建也是任何人不可擺脫的手段,所謂自問法就是自己問自己,假如你是戲中人你該怎麼做,戲裡的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說了一句話假如你是那個人你該怎麼回答,你這麼回答想表達什麼,你的目的又是什麼。

其意便是,設計情節與對話的時候,先把自己放到戲裡去體驗一把。不止要體驗主角,你要把你戲裡出現的所有人全都扮演一次。編劇是最好的導演與演員,這話便是從此說起。只要你都扮演過的角色,他們才生動。

3

流水作業

流水作業說的是一個編劇團隊集體創作一部戲,通常流水作業一般分為三個部分,三個人分為三部分,同樣三十個人編寫一部劇也是分三個部分分工。

在詳細寫劇本之前,首先是所有編劇班子成員開討論會,討論這部戲的血肉,直至所有編劇都明白這是個什麼故事,所有人物的性格特點,主線支線大事件的串聯。

第一部分往往是這個劇本的最重要環節,通常作為一個編劇班子這個位置屬於總編劇,他會撰寫劇情梗概,撰寫人物簡傳,設計主線支線,以及主線支線的相互搭配,設計戲中人物,設計主要事件。

第二部分是根據第一部分撰寫分集細綱,這份大綱詳細到細節,有的詳細到分場大綱。把這一集的劇情發展,以及多少場次說完,甚至有的詳細到每一場說什麼事情。這部分最主要的創作是事件,根據劇情大線的發展設計好這一集的細節。

第三部分是根據前兩部分開始撰寫劇本,有劇情梗概,有分集分場的大綱在手裡,這一部分雖然工作量大,但是創作最多的便是台詞,幾乎所有台詞都在是這一部分完成。當然你只能根據分集大綱去把劇情說下來,如果一旦這部分變動,那你跟寫後面劇本的人劇情就穿插不上。

這三個環節之後,劇本會回到總編劇這裡審批,這位掌控全局的領頭羊會看看你的活有沒有偏離他的遐想,如果那裡跟他想的不一樣,或者不合理,就會改稿,我經歷最多的一次是一篇稿子改了九次。

如果劇本沒問題了,總編劇會把前後劇本稍加修改,劇情看起來相當串聯,就像一個人寫的一樣。過申以後你就可以領稿費了,那是你勞動的結晶,知識是無價的,通常一個字一元,好的時候會兩元,多大部分是一個字低於一元。稿酬是根據製作費用以及編劇的聲望個人水平進行核定。

可能有的同學會想,既然劇本可以流水作業,那我是不是能專攻一部分。在我認識的大部分編劇當中,他們都是什麼稿子都寫的,什麼都寫的前提是具備能獨立完成一部戲的所有部分的能力。

這樣便於自己的生存,發展,作為總編劇的人,他雖然只寫梗概設計主線支線,如果把他放在任何一部分他都會做的很精采,精采到比其他編劇寫出來的更好,那為什麼還要流水作業呢?原因就一條,節省時間,大部分項目都是確定投資,立項以後開始撰寫劇本,籌備時間很短,一個人無法完成這麼龐大的工作量。

來源:半鏡先生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