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球運動員打起人來有多狠?

冰球運動員打起人來有多狠?

坦率來講,在北京冬奧會諸多的冰雪項目裡,冰球,應該是畫風最清奇的那一個。

說起自由式滑雪,我們會想起穀愛淩在雪上的身姿;說起短道速滑,我們會想起奧運健兒的奪金時刻。

而說起冰球,我們想到的卻是中國女隊那霸氣的「龍紋虎頭護具」。

以及在各國冰球隊比賽時,通過放歌來瘋狂「拱火」的DJ。

中國VS日本,DJ放一曲《保衞黃河》,俄羅斯(ROC)VS美國,DJ來一曲《喀秋莎》。

更有趣的是,在觀看這項以「把球打進對方球門」為勝負的賽事時,許多觀眾在心中所想和期待的,卻只有兩個字:

幹架。

是的,提起冰球,許多人腦海裡最先浮現的,既不是冰,也不是球,而是一群冰球運動員在冰場上愉快地互毆。

在視頻網站中搜尋「冰球」,點擊量最高的從來就不是甚麼精彩射門集錦,而是兩隊掄拳實錄。

在這些實錄裡,身著沉重護具的兩隊球員,互相用拳頭招呼著對方的軀幹。

想拉架但不知怎麼拉架的裁判們則站在一旁,顯得弱小可憐又無助。

一仗打完,裁判開始幹活,打架的人「刷刷」地被罰下場,以至於罰到最後,連比賽的人都不夠了。

WiKi上記載,在2010年1月的一場KHL(大陸冰球聯盟)的比賽中,兩隊開場僅4分鐘就爆發群毆,場面火爆,裁判不得不連續罰下了33人。

最後,這場比賽被迫取消。


而那些現場的觀眾,則在冰球運動員們「激戰正酣」時,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仿佛用球桿打球和比分都是其次的,用上勾拳痛擊對方的下巴,才是這項運動的本體。

感受一下

也因此,在有關冰球的紀錄片《Ice Guardians》裡,許多老外觀眾都表示,我們買票到現場,主要是為了看幹架。

截圖來自紀錄片《Ice Guardians》,B站@typacm

有老外甚至還專門做了一個名叫Hockey Fights的網站,專門用來記錄各大冰球比賽的鬥毆戰報。


而如果你稍微了解一點冰球,便會知道其實在冰場上,群毆只是個例,單挑才是常態。

在隊友的圍觀下,賽場上的兩隊各出一人,二人揪住對方的衣服,一邊在冰上旋轉,一邊互相爆錘。


在這種戰鬥中,不但打斷鼻梁、鮮血飛濺這樣的場面屢見不鮮,


鬥毆者的一方被擊暈在地,讓擔架抬出去也是常有的事兒。

當然,畢竟從名義上,賽場上進行的還是那個名叫冰球的比賽,所以單挑有時在對峙階段就會不了了之。


差不多得了

此外,由於這些鬥毆者,偶爾也會因沉湎於單挑,而忘記自己穿的是冰鞋,進而犯一些比較低級的失誤,活躍了賽場的空氣。

並且,在冰球場單挑這個事兒,不分年齡大小。

仿佛只要穿上冰球衣,就人人都會打拳擊。

也難怪,國外還曾一度出現過「少兒冰球搏擊班」。

充分體現了甚麼叫「冰球暴力要從娃娃抓起」。

動圖來源:推特@Держи передачу

正如一句俗語所說:

「人們來鬥毆,然後形成了冰球賽。」

所以在2005年,冰球強國加拿大索性還真搞出一檔名叫「Battle of the Hockey Enforcers」的綜藝。


直接把冰球那些「無用」的東西都去掉,就讓兩個冰球選手在冰場上打站立搏擊。

選手介紹,完全看不出來跟冰球有關

比賽是這樣的

而與之類似,行動電話平臺上也出過一個名叫「Hockey Fight Pro」的游戲,看封面,你以為它是個操縱隊伍打冰球的體育游戲。

而點進去,你則會發現他是個只有「打」的格鬥游戲。

也難怪,人們習慣把冰球稱為「最野蠻的體育運動」。

但野蠻,卻並不意味著無腦。

雖然你經常能看見冰球球員在比賽裡大打出手,但引用某知名武術喜劇人的話,「他(們)可不是亂打的」。

在冰球場上,打架不但要遵循章法,還需要遵守武德。

首先,並不是所有冰球比賽都允許運動員動手。

像北京冬奧會這種國際性的,鼓勵合理競技的賽事,就嚴禁出現打架行為,大家在賽場上只比技藝,不比武藝。

北京冬奧會女子冰球,美國VS俄羅斯(ROC),收斂很多了

而像NHL(國家冰球聯盟)這樣的北美聯賽,則娛樂性更強了一些,也為冰球格鬥集錦視頻貢獻了大量的素材。

如果一場比賽允許鬥毆,也並不意味著選手就可以肆意用冰刀踹臉,拿冰球棍擊劍,相反,所有人都要「戴著鐐銬跳舞」,在極其嚴格的規則下,相對「文明」地互相毆打。

比如,2020~2021賽季NHL規則書的第46條,便是專門講如何在冰場上打架的。

這一條裡有足足21項規定,對選手的整個鬥毆流程的每一步都進行了規範,包括:打鬥開始前要清出一片場地,每一場打鬥都要一對一公平進行,打鬥時需要扔掉冰球棍和手套,但不能摘下頭盔,比賽最後五分鐘挑事兒打架要被制裁等等。

最重要的是,規則允許打架,但絕不鼓勵打架。

你不可以「來騙,來偷襲」,並且如果有一方選手摔倒,那麼鬥毆就要立刻停止,不能落井下石,同時,任何過激的行為都會被處以禁賽和罰款的懲罰。

而在冰球場上,負責代表兩隊出戰單挑的,也不是等閑之輩,人們稱之為「執行者」(enforcer)。

就像《冰球壞小子》這部電影所呈現的那樣

執行者算是一類特殊的冰球運動員,他們的球技大多一般,但生得膀大腰圓,且頗會打架,所以便被球隊簽過來,專門負責賽場單挑。

20世紀下半葉,在一些拳擊經紀人(是的,拳擊經紀人)的炒作下,執行者成了NHL每支隊伍的必備戰力。

而在比賽中,這群「冰上打手」也確實有其特殊的「戰略作用」。

第一,執行者相當於一名威懾守衞。

在賽場上,一旦我方明星球員或進攻手被敵方所針對,被惡意沖撞和襲擊,執行者就會在事態進一步惡化前發動單挑,用暴力來威懾敵方球隊不要得寸進尺。

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幾乎每一個NHL明星球員的背後都有一個專門負責罩著他的執行者,有球員甚至在轉會的時候也不忘帶著他們。

第二,執行者則相當於一個全隊的士氣BUFF。

你可以將其類比於一些電子游戲裡的武將單挑系統。

當一支球隊陷入劣勢,士氣低迷時,執行者就可能會主動發動鬥毆,如果他獲得勝利,那麼全隊便會至少在心理上建立起優勢。

相反,如果是執行者自己挑的事兒,還打輸了,那麼全隊氣勢便會跟著下降。

而一旦單挑開始,執行者之間也不是互掄王八拳。

這些家夥基本都接受過嚴格的搏擊訓練,並會在比賽前對自己可能會遇到的對手進行分析,了解對方的出拳習慣、慣用手、身體狀況等等。

截圖來自紀錄片Ice Guardians,B站@typacm

在開戰後,執行者通常會採用「一只手抓住對方衣服,另一只手連續出拳」這樣的經典戰術——既能保證輸出,又不會讓自己輕易摔倒。

在此基礎上,有的執行者會選擇反擊流,自己先挨上幾拳,在對方沒勁後反戈一擊。

有的則會選擇脫衣流,上來就把護具都脫了,讓對手因沒東西可抓而重心不穩。

這招現在不好用了

當然,不論你是哪種「流派」,都要show some respect,遵守賽場上那些不成文的潛規則。

比如,如果對手身上帶傷,那麼你就不能趁人之危,而是應該等他痊愈後再來一戰。

在十幾二十年前,執行者們可是冰球賽場上當仁不讓的明星。

就像紀錄片《Ice Guardians》裡所說,冰球觀眾們只會因兩件事兒而起立鼓掌,一是明星進球,二是執行者鬥毆。

而一次次歡呼的背後,則是一具具執行者傷痕累累的軀體。

在互毆中,有人的鼻梁被打折四五次,有人生生打斷了自己的手肌腱,甚至有人的臉內被植入了一塊塊鋼板。

截圖來自紀錄片《Ice Guardians》,B站@typacm

截圖來自紀錄片《Ice Guardians》,B站@typacm

不僅如此,作為全隊的士氣擔當和威懾力,執行者在每次上場時,都早讓自己陷入到打鬥的狂熱當中,而下了場,他們又要立刻回歸到正常的文明世界。

這樣的割裂,便讓很多執行者都在常年累月的鬥毆中,罹患上心理疾病,就像《Ice Guardians》裡所採訪的這位老哥一樣。

截圖來自紀錄片《Ice Guardians》,B站@typacm

因此,尤其在過去的20年間,冰球賽場上的鬥毆規則被一再修正縮緊,場均的鬥毆次數開始回落,而專門用來打架的執行者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少。

但歸根結底,問題在於:

冰球比賽,就一定要打架嗎?就不能按照嚴格的規則文明打球嗎?

為啥火氣這麼大

或許,還真不能。

因為對於許多冰球運動員而言,打架,似乎是冰球這項運動的必需品。

試想一下,當一群人高馬大的家夥穿上堅硬的護具,雙腳踩著利刃,手裡拿著「棍棒」,以每小時四五十公裡的移動速度,在一個不大的空間裡來回亂竄時,一次無意的沖撞,就有可能會斷送一名選手的職業生涯。

這種氛圍所產生的壓迫感,自然是常人所難以承受的。

因而,在高速緊湊的對抗裡,適當地穿插一些拳頭與鮮血,對運動員緊繃的神經,可以說是一種特別的緩解。

所以,在紀錄片《Ice Guardians》的調查裡,有98%的NHL運動員都不同意取消冰球比賽中的鬥毆環節。

比起理性規則所帶來的束縛,他們更願意擁抱感性暴力所帶來的沖擊。

而對於場外的觀眾而言,看冰球球員互毆的原因,則相當直接——人人都喜歡圍觀打架,不論打架的人是在拳臺上還是在冰面上,也不論打架的原因到底是啥。

所以,盡管野蠻且飽受爭議,但時至今日,在比賽裡可以「合法鬥毆」也依然是冰球這項運動最吸引人的看點之一。

畢竟,看著兩個大漢在冰面上互砸對方面門,其所帶來的腎上腺素刺激,從來就不弱於一次精彩的團隊配合射門。

就像下面這位執行者自己所總結的那樣:

截圖來自紀錄片《Ice Guardians》,B站@typacm

設計/視覺Elaine

來源:X博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