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才能得抑鬱症?

怎麼才能得抑鬱症?

文:三稜鏡

讓自己得上抑鬱症,正在不知不覺中跟去阿那亞蹦迪、養死多肉植物一樣,變成這兩年最新的流行趨勢。

安定醫院已經悄然代替了Dada和ZhaoDai,成為千禧一代酷女孩兒的必去打卡點。

抑鬱症是當代生活的免死金牌。當前女友向你追討欠了兩年的五百塊時,一句「我抑鬱了」,會讓她由盛怒迅速轉為同情,甚至再給你轉二百塊錢,告訴你前面的恩怨一筆勾銷,好好治病就行。

在職場中,一張抑鬱症確診單,不僅能為你接下來請假翹班遲到早退找到藉口,還能讓你的東北老闆在開大會時對你提出表彰:「你看小X工作多努力,都給自己整抑鬱了!」

在眾多的網抑雲深夜傷心評論中,一張北醫六院的確診報告會讓你立刻脫穎而出。所有的未成年emo少女都會頓時肅然起敬:原來她們只是無病呻吟的小確喪,只有你,才是比正宗老北京布鞋還要正宗的抑鬱。

是時候讓自己得上抑鬱症了!

對時尚趨勢嗅覺靈敏的人們已經開始了行動。你可能才隱隱約約意識到朋友圈裡晒出的微信小程序「重度抑鬱」自測結果越來越多,「如何才能得抑鬱症」早已經悄悄登上了百度知道搜索聯想詞條。

但抑鬱症並不是季節性感冒和躥稀那樣唾手可得的疾病,得上抑鬱症是一場堪比考駕照的修行。

要從醫院那搞到一張熱騰騰的抑鬱症確診單, 你需要通過自評量表、體檢和面診三個科目,並在每個環節都表現得滴水不漏。

首先是自評量表。你絕對在各種平台見過「一分鐘測出你是不是抑鬱症」之類的野雞測試,但那頂多算是軍訓,醫院自評量表才是真槍真彈的實操作戰。

選擇「我絕大多數時間覺得悶悶不樂」、「我很少對未來抱有希望」、「我認為如果我死了別人生活會好些「自不必說,重點在於不要用力過度。畢竟這也不是小學解奧數題,沒有必要每一題都盡力做對,教科書般百分百貼合抑鬱症狀的答案只會在面診時勾起醫生的疑心。

稍微選一點A和B會更加真實可信

千萬不要以為走進醫院,成功交出重度抑鬱的自測表答卷,並向醫生背誦你在深夜網抑雲時發布的朋友圈就萬事大吉,在這之前你需要留出至少一個月的時間做出充足準備。

在這一個月期間,儘量不要換衣服和洗澡。伍德斯托克草坪上的嬉皮們聞起來什麼味兒,你就得是什麼味兒。努力酗酒,直到你的大腦皮質在這個月長期處於麻醉狀態。只有喝到掏鑰匙都費勁,才能順利混過腦電圖和抽血檢查。

面診是重頭戲,要記住,在今年醫生已經見多了像你這樣想得抑鬱症的人。

在候診室先用白酒漱口,打濕領口和袖口,讓方圓五米的人都能感受到你身上的頭油味remix酒氣。在候診室就要提前做好嚴格的心理建設,記得打開網易雲連聽三十遍華晨宇的《好想愛這個世界啊》。多想想前女友,多想想銀行卡餘額,多想想上司,多想想甲方。再想想銀行卡餘額。

千萬要自己一個人去,千萬不要讓你最能胡逼的朋友陪同,以防他不慎把你逗笑,毀了你那天精心準備的壞心情,這是我們的好朋友小吳的慘痛教訓。

她帶了一位天津朋友去看安定醫院看抑鬱,在來的路上被各種段子逗得嘎嘎直樂。醫生問話的時候她正在痛訴原生家庭對她的pua,含著淚弗洛伊德式分析自己的童年創傷,突然腦袋裡閃回五分鐘前聽到的笑話,忍不住噗呲一下樂出了聲,差點被直接架去精神分裂科。

醫生拋出「這種狀況持續多久了」的問題之後,真正的抑鬱症老炮才不會急不可耐地展現祥林嫂般的哀怨。此時該應之以長長的沉默,並在結尾茫然抬起眼皮,舉起手攏攏一月未梳的亂髮,露出手腕處用口紅和膚臘製作的自殘傷口,輕描淡寫來一句,「你剛……說了什麼?」

而如果要進階到更加高級的雙相情感障礙,則需要層次更豐富的表演。記得出醫院之後多去深夜大排檔,看看社會大哥喝醉砸攤子的樣子,有條件的話自己也砸一次。在下次複診的時候模仿這種狀態,把醫院砸了即可。

但要放機靈點,在工作人員取電擊棒和拘束衣的時候及時收手,畢竟我們只想騙個確診診斷書,進局子上社會新聞或者被關進精神病院確實不太值當。

與心理科醫生的纏鬥通常特別複雜,他們見過太多裝病的套路,你隨時有可能不慎露餡。對此我們的建議是無招勝有招。只要你的思維足夠飛,連醫生也沒法用正常的邏輯框住你。如果你將自己的抑鬱歸因於黃燜雞米飯的流行,誰還能說你不是一個神經病呢?

如果你覺得上述一切實在太折騰,而你只想擁有一張抑鬱症兄弟會的入場券,百度上還有很多抑鬱確診單照片。不同地區、不同程度、不同年份、高清low-fi,任君選擇,歡迎自取。

以上就是我們的全部建議。但很遺憾,我們只能教會你如何裝抑鬱症,卻不能教會你如何真的得上抑鬱症。 因為真正患有抑鬱症的人,只會假裝自己是個正常人。

來源:公路商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