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到底能走多遠?

拜登

文:金言

2021年1月20日,白宮「易主」,舉世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終於落下了帷幕。川普卸任美國總統,走出白宮,回到了佛州海湖莊園;拜登在國會山宣誓就任美國總統,走進白宮。人們不免要問,在一片質疑聲中上台的拜登究竟能夠走多遠?川普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嗎?

第一,作為神選之人,川普帶領美國吹響了「天滅中共」的號角。

雖然川普總統沒有按照其支持者事先所期盼的採取「雷霆行動」,奪回美國大選,但決不能以「一時成敗」和「成王敗寇」來論英雄。當歷史翻開新的一頁的時候,人們就可以看到,作為神選之人,川普的巨大的歷史功績是任何人都無法抹滅的。

眾所周知,中共是魔鬼,是當今世界一切動亂的總根源。今天在人間最大的天象,也可以說是天意,就是要剷除魔鬼中共,又叫「天滅中共」。

「Trump」的本意為「號角」,美國被稱為「上帝的國度」。川普上任四年來,已經帶領美國吹響了「天滅中共」的號角,並在全球範圍拉開了解體中共的序幕,從而終止了七十多年來美國對中共的綏靖主義政策,全面抑制了中共極權主義向全球擴張和滲透和企圖稱霸世界的野心。蓬佩奧國務卿也在主題為「共產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中呼籲,美國將帶領自由世界,堅定的與中國人民站在一起,共同擊潰中共的獨裁暴政。

曾在里根政府時期任職的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Clyde Prestowitz)表示,中共對美國的威脅,已超過二戰時希特勒領導的德國和冷戰時的蘇聯。而過去美國歷屆總統最大的失誤,就是把中共惡魔當成正常人類,把中共邪黨當成正常政黨,把共產中國當成正常國家。實際上,中共大多數黨徒都被用黨性取代了人性,由中華兒女變成了馬列子孫,中共政權實屬反人類的國家恐怖主義犯罪組織,共產中國已被西來共產邪靈所主宰,決非傳統意義上的中國。

美國歷屆政府習慣性地低估了中共的邪惡,以為中共可以理喻,可以被無害利用,甚而可以被文明所教化。以至於不惜放棄自由世界賴以生存的理念和價值觀,對邪惡作無原則是非的讓步。結果,直接導致中共邪惡勢力的膨脹和崛起,對美國國運以至整個自由世界造成持久傷害,而且付出的代價一次比一次更加沉重。

杜魯門、馬歇爾認敵為友,助共匪赤化中國大陸,摧毀中華文明;尼克松、基辛格媚共賣台,解圍中共,把紅禍引入國際社會;老布什、克林頓、奧巴馬等引狼入室,養虎為患,促成中共殭屍還魂的大裂變,其邪惡能量足以挑戰和赤化美國,禍亂全球。正如川普總統多次指出的,美國毀掉了自己,卻重建了中(共)國。

美國大選過後,在海外民運人士發起的「全球反共網路大會」上,加拿大時事評論家盛雪認為,前美國總統川普帶動了反共的勢頭,並建議把握時機建立全球反共大聯盟。前北京大學教授夏業良提到,雖然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大家原本樂觀期待共產黨會消亡,但左派透過社會主義移花接木到美國。

可以說,沒有川普的撥亂反正,作為自由世界龍頭的美國,很可能早就被紅魔赤化了,也就是全面徹底的走向社會主義化了。當年,里根總統也是不在位兩年後,蘇聯的旗幟才在克里姆林宮落幕。

第二,靠暗黑勢力上台,拜登將成為美國歷史上匆匆過客。

諺語云,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正是因為「天選之人」川普的橫空出世,主張回歸傳統:「在美國,我們不崇拜政府,崇拜神。」因此才遏制了美國全面滑向共產主義的可怕趨勢,才喚起了「沉默的大多數」民眾與各國的覺醒。也正因為如此,才激起了即將被歷史潮流所淘汰的殘餘勢力的拚命反抗和垂死掙扎。

旅美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先生表示,這些反對川普的暗黑勢力來自全世界,都是經濟全球化中的既得利益者,「大重構」計劃也出自這些人。具體表現為中共、美國和歐洲這三個跨國犯罪集團聯手對抗川普,將他拉下台,而美國犯罪集團的頭目就是奧巴馬。這是一場長期準備、精心策劃、非常有組織、有預謀、利用選票發動的社會主義政變。

而以佩洛西為首的民主黨人,則在前台上竄下跳。一方面,冒天下之大不韙,鋌而走險,處心積慮,明目張胆地幫助一個醜聞纏身的犯罪嫌疑人竊取總統的大位;另一方面,在川普平順過度交出總統大權後,仍不善罷甘休,繼續捏造事實來彈劾一個已經下台的總統,並喪心病狂地對川普進行窮追猛打,企圖將之趕盡殺絕、切斷後路、防止其東山再起。佩洛西等人為政治利益如此毫無底線的拋棄囯家利益,發洩私憤,說不定也是在作繭自縛,自掘墳墓。

其實,接過「庚子魔咒」的拜登,只不過是深層政府精挑細選出來的木偶人物,只因他相對溫和,世故油滑,比較容易操縱罷了。大家知道,奧巴馬和拜登過去執政的八年,自由主義泛濫、全美大麻合法化如火如荼、同性戀大行其道、允許變性人或性向認知不同的人自由選擇上男女廁所、允許同性人結婚、「自由主義」成了最高的「政治正確」……結果,留給美國老百姓的是一地雞毛。否則,美國的選民也就不會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挑選一個政治素人來當自己的總統。

這次美國大選與其說川普是敗在了拜登的手下,倒不如說是中共病毒打敗了川普。無數證據表明,拜登靠的是多貓膩投票機,靠的是郵寄選票竊取了大選。暗黑勢力正是以川普防疫不力為藉口,乘機舞弊,將拜登推上了總統的寶座。可以說,沒有中共病毒的助選,也就沒有拜登的當選。只不過,利用中共病毒贏得大選的拜登,也恨可能會被中共病毒趕下台。

大家看到,拜登等人上台後的措施,都是舊瓶裝新酒,穿新鞋走老路。也就是當年奧巴馬顛覆美國傳統的路線在今天的延續,也就是變種的社會主義在美國的復辟。通過這次美國大選,也讓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痛心疾首、目瞪口呆地看到,當今道德大面積下滑的美國,離《聖經》中被上帝所毀滅的罪惡之城——索多瑪與蛾摩拉還相差甚遠嗎?!因此那些良知尚存的美國人,絕不會允許拜登這種倒行逆施的路線長久維持下去。

此外,GMO聯合創始人近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預測,拜登的經濟刺激計劃會推動美股達到更加危險的新高,隨後就是無可避免的崩盤。崩盤可能會像1929那樣,也可能會像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時那樣,納斯達克在31個月的時間裡下跌了80%。

對沖基金大佬、億萬富翁Paul Singer日前也發出警告,上世紀70年代那樣的通脹將再次在美國發生,但是幾乎無人對此有所準備。拜登1.9萬億美元刺激,將進一步加重危機爆發力度。

第三,川普隱退,歷史將會給人類再次留下深刻的教訓。

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出埃及記》講述的神是如何選定摩西,通過顯示神跡,警示法老,把色列人從罪惡的埃及解救出來的歷史故事。該故事被改編成英語、阿拉伯語和希伯來語的電影,又名《法老與眾神》(Exodus: Gods and Kings),於2014年12月12日在北美上映。

約瑟死後,以色列人所處的遭遇就每況愈下,長期被埃及人虐待、奴役和迫害。蒙神垂聽,神派遣先知摩西去拯救備受奴役的猶太人,帶領他們出走埃及,但被法老拒絕了,並對猶太人展開了更為殘暴的迫害。於是,神要懲罰法老的惡行,並連續降下「十災」。

首先,是尼羅河和埃及全地的水都變成血;然後全地受蛙災蹂躪;第三災使人和牲畜身上長滿虱子。最初三災是埃及人和以色列人遭受同樣的打擊,但從第四災蠅災起,受打擊的僅限於埃及人。然後牲畜得了很重的瘟疫;接著人和牲畜身上都長滿起泡的瘡;隨後天降大冰雹;第八和第九災是風把蝗蟲從四面八方刮來。每當災難來臨時,法老就乞求摩西,謊稱要祭祀神,讓以色列人離開。可是一旦災難鬆緩,法老就食言了,所以災難越來越大,一年比一年更加難過。

直到逾越節,神降下最後一災,擊殺法老的長子,法老才不得不同意以色列人離開。十災過後,整個埃及陷入一片黑暗與混亂之中,摩西乘機率領六十萬猶太人逃離埃及。

以色列人前腳剛離開,法老就心生悔意,便派兵追擊。期間,色列人還遭受了種種不可思議的魔難,但都憑藉對神的虔誠信仰和堅定信念,走了過來。當色列人逃到紅海時,前面一望無際的海水擋住了去路。這時,上帝再一次顯示神跡,使海水分開,讓陷入絕望,已經走投無路的以色列人跨過了紅海。而等到法老的追兵趕到時,海水瞬間合攏,法老的人馬全軍覆沒。

歷史往往驚人的相似,在如今人類的傳統道德和正統信仰已經被現代觀念所變異的末法末劫時期,在表面是自由世界「民主燈塔」實質卻被改頭換面的社會主義帶入毀滅邊緣的危機關頭。

「神選之人」川普,捨棄個人利益,挺身而出,歷盡千辛萬苦,帶領「上帝的子民」,一直在想法設法,把美國人從共產主義的泥淖裡解救出來。

而從他上台之日起就遭到深層政府曠日持久、反覆多次的彈劾;早就被中共滲透、收買的左媒徹底淪為深層政府打擊異己的私器,公然封殺合法當選總統的所有正面聲音,直至封停他的個人社交帳號,毫無客觀、真實、公正可言;行政、司法和立法三權分立的國家機構,本該維護公平、正義,卻在關鍵時刻統統的不作為,甚至助紂為虐,落井下石;被魔鬼附體的政客們不惜超越一切人類道德底線、採用最卑鄙、最下流、最奸詐、最狡猾的伎倆和手段將川普趕出白宮。這一切也充分證明,一旦人失去道德的自我約束,再完美的政治制度,再完善的法律體系都等於白搭。

最可惜的是,喪失正義和良知的人們,往往總是不能從正面吸取歷史的慘痛教訓。就像《出埃及記》中的法老一樣,非要在遭受毀滅性的打擊之後,才能夠有所醒悟。筆者前面挺川的文章還舉過《西遊記》中的例子,唐僧也是等到被妖怪抓進魔窟,要煮食其肉之時,才想起一路為自己斬妖除魔的孫悟空,才後悔不該將一路替自己保駕護航的孫悟空趕回花果山。

正如一位網友所言:「從來,正義會有些許遲到,但未見缺席!川普連任似有懸念,但那絕不是懸崖。如果大選一馬平川,正義的價值就不會顯得彌足珍貴;如果邪惡不興風作浪,正邪的較量就難以觸及每一個人的心靈。不是神在退卻,是神在選擇。善惡分明後的拯救與喜悅將會給歷史帶來永久的見證。」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雖然川普已經離去,但川普的7,500萬支持者還在。也許他們相信還會有神跡出現,讓「王者再次歸來」 。

大紀元首發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