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男人如何變得不普通?

文:貝小戎 

楊笠頻頻受到攻擊和抵制,就因為她說「 男人為什麼那麼普通,卻又那麼自信? 」真是「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 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怎麼還急了呢?

楊笠只是提出了一個疑問,而且這種現像也不是她最先發現的。 《洞見》一書中說,我們都會自欺欺人,身處兩種幻覺中。一種是覺得我們自己對事物的掌控力比實際情況要強。另一種是覺得自己的品德沒問題。 「 第一種幻覺幫助我們說服世界認同我們是統一、始終如一的行為者:我們不會毫無來由地做一件事,而且我們做一件事的理由是講得通的;如果我們的行為應該得到讚揚或遭受責備,那麼得到這些評價的應該是一個內在的我。第二種幻覺幫助我們說服世界認同我們應該得到讚揚,不應遭受責備;我們的道德水平比一般人的更高,效率也比一般團隊成員更強——我們有益效。 」


《洞見》書封

1980年,心理學家安東尼·格林沃爾德提出了「 益效 」這個概念,用它描述人類自然而然地向世界展現自我的方式——帶來益處且對他人造成影響。 「 自那以後,很多實驗顯示,人們不僅會自我美化,而且對此深信不疑。 」

作者接著寫道,世上確實有許多能帶來益處且能對他人造成影響的人。但是,這裡有一個問題,大多數人在這方面都高於平均水平是不可能的。然而,一項又一項的研究表明,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在運動能力和社交技能等各個層面都要高於平均水平。有一項研究調查了五十個人,結果發現,他們都認為自己的駕駛技術高於平均水平——可惜這五十個人在參與調查之前不久都遭遇過車禍,其中三分之二的人被警察認定是事故的主要責任方。除了宣揚自己的能力,我們做得更誇張的是美化個人的道德品質。在諸多研究中,有一項可以很好地證明這一點:一般人都認為自己比正常人做了更多的好事,犯了更少的壞事。

人們不僅會認為自己在假想的人群中高於平均水平,在一個很小的團隊裡,我們也會認為自己比一般的團隊成員更有價值。在一項研究中,共同發表論文的科研人員被問及各自在團隊中的貢獻。在平均四個人的小組中,所有成員自稱的功勞比例總值為140%。

我們都把自己描述得比較正常,這在進化上是合理的。在狩獵—採集時代有這樣兩個鄰居,你會選哪一個一同去打獵?你想要和哪一個成為朋友?如果你被認作不值得合作、不適合做朋友的人,你的基因就會陷入窘境。簡而言之,從自然選擇的角度來看,把自己描述成一個始終如一、理性、有自知之明的行動者,對你是有好處的。

承認自己普通並不該讓人感到難堪,80%的人應該都是普通人。很多人在學識、知識水平、生活技能上都會有盲點。美國學者約瑟夫·愛潑斯坦說:「 對於博學,認識論還沒有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需要具備什麼才算有學識、有文化、有知識、受過教育,都還不清楚。不懂古希臘語、拉丁語能不能算有學問?不懂音樂算有文化嗎?不了解中國歷史能算有知識嗎?至於說受過教育,鑑於當代大學在科學院係以外的現狀,學院或大學畢業的也不能說自己受過教育。還有信息與知識、知識和智慧的區別問題。 」


《紳士的準則》書封

從GQ英國版主編迪倫·瓊斯所著《紳士的準則》一書來看,君子或者紳士要掌握的技能很多,在職場上要敢於要求老闆給自己加薪,要會做一個好上司,會建資產投資表,知道如何在派對中應酬,能體面地進入30歲、40歲,會給女士買花、買內衣、知道如何在酒店拿到最好的房間,會打領結、定做西裝,會保持口氣清新、保養皮膚、倒時差,會掛畫框、換輪胎,會開香檳,會做完美的意大利面……總之,紳士要把自己收拾得乾乾淨淨、儀表堂堂,也會照顧別人;會享受生活,也有一定的文化修養。

作者說:「 永遠不要面試一個自稱從來不讀書的人。愛讀什麼也很重要。讀垃圾書還不如不讀。第一次去一個朋友家,一定要去看他的書架,比聽他胡扯能對他了解更多。 」紳士知道怎樣讀《經濟學人》、《金融時報》,知道《經濟學人》科技方面的報導並不比專業的互聯網媒體差。

來源      貝書單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