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2 日

三英怎麼戰呂布

文:南郭劉勃 

歷史上,三英戰呂布是不存在的,這首先是因為這場打鬥的大背景,十八路諸侯討董卓是不存在的。

《三國志·武帝紀》裡,列出了初平元年春天,討伐董卓的名單:

後將軍袁術、冀州牧韓馥、豫州刺史孔伷、兗州刺史劉岱、河內太守王匡、勃海太守袁紹、陳留太守張邈、東郡太守橋瑁、山陽太守袁遺、濟北相鮑信。

這十個人名前的官職,都是東漢朝廷正式任命的。除了袁術的後將軍是位次上卿的武職,其餘都是州、郡一級長官。

曹操當時只有一個「 行奮武將軍」的頭銜,「 行」表示非正式任命,奮武將軍屬於雜號將軍,所以他的名字只有附在後面的資格,不能和這些人並列。

這個名單裡,並沒有公孫瓚,所以討董大業裡,並沒有當時在公孫瓚手下的劉備什麼事。

當然,這些人也沒有展開聯合軍事行動。聽說董卓把持了朝政,作為地方官,有人心裡只怕是暗暗高興的。宣布被董卓把持的朝廷是邪惡的,好處很明顯:原來要上繳中央財政的稅收,從此就不用上繳了;我要組織討董的軍隊,還可以藉機向本地百姓再加一筆稅。

為什麼東郡太守橋瑁偽造了一封朝中三公呼籲大家討伐董卓的信,所有人就立刻都信了呢?這麼既有正義感又有好處的事,當然是值得相信的。為什麼袁紹他們在酸棗結盟之後,天天在那裡「 置酒高會」呢?這些日子裡錢包鼓鼓的,那是真開心。

董卓決定把國都從洛陽遷到長安,經濟方面的考慮恐怕也大於軍事方面的:失去了關東地區的大部分稅收,要維持龐大的朝廷正常運轉,就還要從貧困的西部把資源運過來倒貼,那是真養不起。董卓還做過一個深刻影響了中國貨幣史的改革:他把能找來的銅器(包括秦始皇鑄的銅人)都融化了,又廢了漢朝的五銖錢,改發行一種小錢,結果造成物價飛漲,最終貨幣體系崩潰。中國的經濟以後很長時間裡,都被打回了以物易物的階段。

這個瘋狂的舉動,當然也是失去了東部地區的財源之後才做出的。

至於軍事上,反董同盟所做的事情其實非常有限。 「 卓兵強,紹等莫敢先進」,生活在富庶和平的東部平原上的人們,不是強悍的西北軍團的對手,大家心裡都門清得很。

對董卓發起有效進攻的,只有一個半人。

半個是曹操。那時他還相當有理想和激情,率領自己剛剛散家財招募來「 義兵」向西方挺進,結果遭遇了董卓的部將徐榮,被擊敗。曹操自己中了一箭,要不是族弟曹洪捨命相救,幾乎不能脫身。

儘管《武帝紀》宣稱:「 榮見太祖所將兵少,力戰盡日,謂酸棗未易攻也,亦引兵還。」但這很可能只是為了保全曹操的面子說得雖敗猶榮。徐榮是遼東人,在西北軍團中屬於被排擠受壓制的人物,他可能只是隨便把曹操打敗,然後就不想多為董卓出力了而已。

一個則是孫堅,這是袁術撿到寶了。

孫堅是吳郡富春人,東漢的富春縣治在今天的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當時是民風剽悍的邊疆。孫堅出身寒微,他的仕途一路走來都是金戈鐵馬,他的部隊也形成了極其強悍的戰鬥力。

孫堅本來是長沙太守,在東漢名士看來,長沙這種僻遠蠻荒的邊郡,一個寒門武士被丟到那裡任職,是合理不過的安排。但孫堅不滿足於此,關東群豪討伐董卓的消息在天下傳播,孫堅覺得機會來了,他立刻響應這面正義的大纛,率領自己的部下向著財富和權力的方向移動。

孫堅來到南陽郡,並殺死了南陽太守接管這裡,剛巧袁術也到了南陽,兩個人一拍即合。袁術有高貴的名分,但麾下缺少有戰鬥力的軍隊;而在重視門第、血統的東漢,孫堅最痛苦的,則就是沒有一個名分。

於是孫堅成了袁術的部下,並向洛陽發起攻擊。

袁術和孫堅遠遠談不上上下同心其利斷金,但比起此時西北軍團內部的狀況,他們之間的矛盾倒還算不上嚴重。經歷了一開始的失敗後,孫堅重整旗鼓,斬殺了都督華雄,然後一路挺進,直到攻克洛陽。

孫堅看著殘破的帝都,惆悵流涕。後來,江東地區的史書講述了一個細節:一口井裡,白天冒出五色的光氣。孫堅派人到井裡,探得漢朝的傳國玉璽。

這是真實事件,還是後來東吳政權為了論證自己的合法性編造的故事?自然引發了許多爭論,以及又派生出無數傳說。當然,那都是後話了。

喜愛劉備的民間藝人態度很明確:我們對孫堅的英雄業績沒興趣,既然這是一段沒有劉備的歷史,那我們就創造一段以劉備為中心的傳奇。 ——當然,主要是張飛的傳奇。

孫堅這個名字我們也記下來,會根據劇情需要使用。

虎牢關三英戰呂布的故事元代無疑非常流行。除了《三國志平話》之外,幾部元雜劇都以此為主題,其中一部,作者是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鄭光祖。

鄭光祖還有出更有名的三國戲《醉思鄉王粲登樓》,在劇中,漢朝有科舉考試,頂級高乾子弟王粲變成了寒士,蔡邕倒做了宰相,曹植是翰林學士,三個人之間還有非常複雜狗血的關係……總之,鄭光祖大筆一揮,是騁才使氣,視歷史事實如無物的。

《三戰呂布》也是一個架空的故事:呂布率領八健將威鎮在虎牢關下,袁紹率領十八路諸侯前來挑戰。 ——袁紹的頭銜是「 冀王」,在元雜劇裡封個王爺並不怎麼值錢,劉表是「 荊王」,呂布也是王,叫「 交遼王」。至於十八路諸侯的官職和名字,寫得也都很任性。

呂布神勇無敵,日不移影,打敗了十七路諸侯,只剩下一個孫堅,還沒有和呂布交戰。

和歷史相反,戲裡孫堅是個活寶:

我做將軍世稀有,無人與我做敵手,聽得臨陣肚裡疼,吃上幾鐘熱燒酒。某長沙太守孫堅是也,自幼而讀了本百家姓,長而念了幾句千字文,為某能騎疥狗,善拽軟弓、射又不遠,則賴頂風對南牆、箭箭不空。雖然我為大將,全無寸箭之功。 [1]

孫堅派擔任隨軍參謀的曹操去青州督運糧食,曹操途經平原縣,發現這里莊稼長得特別好,這自然是地方官治理有方。一想,平原縣令不是大破黃巾的劉備嘛,於是就去搬請劉備出山。

劉關張相繼登場,三個人都是「 末」(成年男性),劉備、關羽註明是劉末、關末,只有張飛是正末,他是主角,唱詞都是他的。

劉備還有點扭扭捏捏,但張飛是真積極,對擊敗呂布信心滿滿。關羽說呂布有方天畫桿戟,張飛不如我的丈八矛;關羽說呂布騎捲毛赤兔馬,張飛唱:「 跨下這匹豹月烏,不剌刺把赤兔馬來當翻。」

於是兄弟三人帶著曹操的介紹信出發了,曹操要押糧,落在後面。

接下來,進入了孫堅耍寶時間。孫堅瞧不起三人地位卑微,張飛發怒,打罵了孫堅的卒子,被孫堅罰在營門外打躬。這時孫堅聽說呂布挑戰,嚇得拉肚子,張飛扮醫生給他看病,狠狠挖苦了他一通,孫堅發怒要斬張飛,剛巧這時曹操趕到,對孫堅說你就帶他們見一陣吧。

孫堅面對呂布的那段,大玩倫理哏,演出現場一定效果絕佳:

(淨孫堅領卒子上,雲)某孫堅是也。大小三軍,擺開陣勢,依著我,先擺個胡同陣。

(卒子云)元帥,怎麼叫做胡同陣?

(孫堅雲)把這馬軍擺在一邊,把步軍擺在一邊,中間裡留一條大路,我若輸了好跑。擺開陣勢,塵土起處,呂布敢待來也。

(呂布領卒子上,雲)某乃呂布是也。領著本部下人馬,與孫堅相持廝殺,走一遭去。大小三軍,擺開陣勢,兀那塵土起處,敢是孫堅來了也。

(孫堅雲)你來者何人?

(呂布雲)你聽者:呂奉先是你的爹爹。

(孫堅應科,雲)哦!風大,聽不見。

(呂布雲)我是你爹爹。

(孫堅雲)哦!風大,聽不見。

(呂布雲)呂布是你爹爹。

(孫堅雲)哦!你怎生是我爹爹?

(呂布雲)你來者何人?

(卒子云)元帥,他罵陣哩。你還他大著些。

(孫堅雲)某乃長沙太守孫堅,是你孫子哩。

(卒子云)你怎麼不做大,怎麼與他做孫子?

(孫堅雲)你那裡知道,常贏了便好,若輸了呵,拿住要殺,他便饒了,道:「 是我孫子哩!」

(卒子云)他也殺了。

(做調陣子科)

(孫堅雲)我近不的他,走了罷,走、走、走! (下)

(呂布雲)孫堅走了也。這廝合死,不往本陣中去,他落荒的走了也。有你走處,有我趕處,走到天涯,趕到海角,不問那裡趕將去。 (下)

(孫堅上,雲)走、走、走!被呂布殺的我魂靈兒也無了。近不的他,兀的一所密林,我入的這密林來,一棵枯樹,我脫下這衣甲頭盔來,拴在這樹上,按孫武子兵書曰:是脫殼金蟬計。呂布趕將來,則道是我,搠上一戟,寸鐵入木,九牛難拔,投到他拔出戟來,我走過蘆溝橋去也。 (下)

等孫堅洋相出盡了,終於輪到張飛發威。張飛與呂布大戰,打著打著,呂布要求休息,張飛很痛快地答應了。關羽卻看出了問題,原來呂布有個特殊的恢復技能,「 他靴尖點地,有九牛二虎之力」。張飛說加速回血回藍,我也會啊,「 我喊叫三聲,有九牛二虎之力也」。

於是再戰,劉備怕呂布再耍詐,雙股劍冷颼颼地上了,關羽也跟上,呂布就敗了。

為了表彰打敗呂布的偉大功績,袁紹宣讀聖旨:劉備為越殿襄王,關雲長加你為蕩寇將軍,張飛為車騎將軍。

曹操舉薦三兄弟有功,也有點小回報,加封「 左丞相之職,整朝綱執掌兵權」,曹參謀從此就變成曹丞相了。

鄭光祖這齣戲裡,雖然處處提示張飛比呂布強,但畢竟是三個人一起上才打敗了呂布。有的編劇許是怕引起誤會,還會再加一段戲。

有一出無名氏撰的《張翼德單戰呂布》,前面的情節和鄭光祖這齣差不多,多出來的內容是:身為監軍副使的孫堅斷言劉關張出陣必敗,用自己的牌印來和劉關張打賭,結果三英戰呂布得勝而歸,孫堅不肯認輸,說你們三個打一個不算。於是第二天張飛和呂佈單挑,把呂布殺敗,呂布手下的八健將上來圍毆張飛,劉備、關羽再次出手,三打九大獲全勝,孫堅這才只得認栽輸了牌印。

元代作家似乎很喜歡寫張飛打呂布的情節。還有一部劇叫《張翼德三出小沛》,講張飛打死呂布的手下,呂布把劉關張圍困在小沛。劉備想和呂布議和,張飛火了,說我去找曹操搬救兵!

張飛單槍匹馬,打敗呂布,殺出重圍,到了丞相府。曹操很願意救劉備,但不相信張飛能一個人殺出來,說你回去跟劉備要封信,我就相信你,然後出兵。張飛於是殺回小沛,要了書信再殺出城去,結果走了一半發現信丟了,只好又殺回去跟劉備再要一封,然後再闖呂布大營。呂布已經被張飛殺怕了,以旗掩面,放開一條道路,讓張飛出去。

這一次,張飛終於借到了曹兵,回來再虐了一遍呂布。這齣戲裡,呂布是被按在地上反复摩擦了。

照例,《三國演義》是在正史和民間故事之間,走了一條中間路線。

十幾個地方官打起反董旗號,基本在原地不動的歷史,太沒有戲劇性了,所以十八路諸侯討董卓這個設定,《三國演義》採納了。

但十八路的諸侯的名號,《三國演義》改得比較貼近了歷史:雜劇里橋瑁寫作喬梅,劉虞寫作劉羽,這種亂用同音字的現象,《演義》基本杜絕。冀王之類誇張的頭銜,也都拿掉了。 ——這種改動是好是壞,卻有點難說。元雜劇明顯是胡編,也就沒人會當真;《三國演義》用心修改了但並沒完全改對,卻容易發生誤導了,所以魯迅說《演義》有「 易滋混淆」的毛病。

《演義》還把公孫瓚拉進了討董的隊伍,這當然是為了方便讓劉備也加入。同樣是虛構歷史,羅貫中大概是覺得這樣低調一點。讓曹操去搬請劉備出山,雜劇的作者和觀眾可能都覺得過癮,歷史知識多一點的讀者,卻可能覺得過分。 《演義》裡曹操仍然明顯對劉關張比別的諸侯好:一來是延續民間故事的傳統人設,二來也是彰顯曹老闆識人的慧眼,顯得人物層次更豐富。

孫堅的名譽得到了恢復。孫堅的功勞,只有斬華雄讓給了關羽,——但斬華雄在史書上就是一句話,那麼精彩的溫酒斬華雄故事,都是小說家原創的,所以也不能說關羽佔了孫堅太大便宜。別的如孫堅是討董大軍的先鋒,孫堅的軍隊率先攻入洛陽,這些主要功績,統統都還給了孫堅。

但民間那個猥瑣版孫堅寫得那麼精彩,浪費掉也可惜,這些屎盆子,就都扣到袁術的頭上了。

所以,各方面的素材,《三國演義》倒是一點都沒浪費。

這一段裡,受惠於《三國演義》最多的人物,無疑是呂布。

看《三國志》呂布和關羽、張飛都是猛將,也說不上誰高誰低。但之後不久,關羽、張飛的名氣,就遠遠超過了呂布。

兩晉南北朝時期,誇人勇猛,經常就誇說這人彷彿是關羽、張飛。清代學者趙翼的《廿二史札記》裡,就蒐集了很多這方面的材料,並總結說:「 可見二公之名,不惟同時之人望而畏之,身後數百年,亦無人不震而驚之。威聲所垂,至今不朽,天生神勇,固不虛也!」

吹呂布的就很少了。

前面介紹了,在元代的平話和雜劇裡,呂布是打不過張飛的。還有出叫《關雲長刀劈四寇》的戲,講呂布殺了董卓後,李傕、郭汜等人造反,呂布和他們交戰,打著打著流鼻血,只得敗陣,帶著貂蟬跑掉了。 ——雖然有客觀原因,但這個客觀原因也找得很不給呂布面子了。

《三國演義》卻採用一山還有一山高的手法,突出了呂布的神勇蓋世,天下無敵。

討董戰爭開始,首先是董卓方的胡軫,對陣孫堅手下的程普,結果「 鬥不數合,程普刺中胡軫咽喉,死於馬下」。可見孫堅實非等閒之輩,不愧江東猛虎之名。

然後華雄發威,先打敗孫堅,然後又打了一連串勝仗,其中就包括現在被網友玩壞的無雙上將潘鳳。這才讓關老爺出馬:

眾諸侯聽得關外鼓聲大振,喊聲大舉,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眾皆失驚。正欲探聽,鸞鈴響處,馬到中軍,雲長提華雄之頭,擲於地上。其酒尚溫。

毛宗崗批語:「 亦用虛寫,寫得百倍聲勢。」第一流的文學手法,奠定了關羽超一流的武將的地位。

然後呂布才姍姍出場,虐遍諸侯帳下的名將之後,與張飛大戰。據比較早的嘉靖本,是五十個回合之後,殺得張飛槍法散亂,毛批本雖然刪去了這個太不給張三爺面子的說法,但關張聯手,「 戰到三十合,戰不倒呂布」,總是鐵一般的事實。呂布《三國演義》第一戰將的地位,一舉奠定。

從民間傳統講,最受不了《三國演義》的肯定是張飛,幾百年來,呂布明明是自己手裡的菜,怎麼反而壓到自己頭上去。後文張飛動不動大叫要與呂布大戰三百回合,是真咽不下這口氣。

要結合史書,則有個人比張飛更憋屈,——那就是一開始被孫堅的手下隨便乾掉的胡軫。

《演義》裡,他是醬油得不能再醬油的人物,比呂布不知道差著多少級,但按照史書記錄:為了迎擊孫堅,董卓任命胡軫為「 大督」,就是這支部隊的總指揮,又任命呂布做「 騎督」,就是這支部隊裡騎兵的指揮。

也就是說,在董卓手下,胡軫的地位比呂布是要高的。而且胡軫非常不喜歡呂布,出兵時放了一句話:「 這次出兵,我殺一個銀印青綬的官,就可以整肅我軍的軍紀了。」

當時呂布的行政級別,是比二千石,剛巧就是銀印青綬。

當然,這句話實際上是壞事了,呂布很生氣,就在大家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安排人大吼:「 賊兵來了!」驚得一片大亂,這支軍隊就敗了。

這裡我們可以看出,呂佈在董卓手下,其實地位也不是很重要。並且呂布和董卓手下的其他將領們,關係似乎很尷尬。

其實,後來呂布要殺董卓,最重要的原因,也就埋藏於此。

[1]《全元戲曲》第四卷,P406

[2]現在通行的唱詞,這句改成了「 鞭打督郵氣沖牛斗」,為什麼會有這種改變,那是另外一個複雜的故事了。

來源   不是東西劉老師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