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如是如何退出「瑪麗蘇教」的?

林心如

文:凡尔赛王子

還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等瓊瑤阿姨的劇,無疑是80後、90後集體的童年記憶。

但隨著金鎖與小燕子連續打入「劣跡」冷宮,這兩部劇也逐漸淡出大家每年必看的暑期檔列表。

最初,林心如作為「還珠」三人組唯一的臺灣藝人,因為周傑舌吻門、綜藝迷惑言論、「紮小人」等諸多事件再被立場一慮一攪和,曾是三人組裡被罵最多的那一位。

誰知時移勢易,她現在似乎才成了那個笑到最後的女人。

正如《還珠格格》最後的結局一樣,金鎖出了宮做老板娘,小燕子在雲南種茶,只有紫薇繼續在宮裡美美地做公主。

而現在,《還珠格格》的豆瓣海報,也變成了「明珠格格」的單封。

林心如的成名與爆紅基本上是隨《還珠格格》的播出而起,在成為瓊瑤女郎之前,她基本沒怎麼主演過影視作品,且因為曾經在學校的「太妹」表現與廣告糢特經歷並沒有太好的風評。

《校園敢死隊》

在《還珠格格》的籌備期,林心如本來僅僅是「塞婭」一角的候選,而隨著原定「小燕子」演員離開劇組,原定的「紫薇」補位「小燕子」,林心如則意外地升任「紫薇」。

本來不被看好的《還珠格格》兩部曲一炮紅遍亞洲文化圈,林心如扮演的溫柔善良的「紫薇」也深入人心,為她打開了一條順暢的演藝圈道路。

《還珠格格》之後,林心如的片約不斷,又是登上央視春晚,又是發行個人專輯,一時間風頭十足。

2000年春晚演唱《溜溜的她》

然而「紫薇」以外,那個時候的林心如卻沒有再塑造出第二個深入人心的角色,無論是主演的電影還是出演的電視劇,都沒有掀起更多的水花,反而因為《還珠》的熱度不減,讓「紫薇」的印象更加凸顯。

即便是她又接演了類似「小燕子」性格的《小寶與康熙》中「建寧公主」一角,也並未超過該角色的經典前任形象。

直到《情深深雨蒙蒙》再掀熱浪,林心如出演的「如萍」方才躍升「紫薇」的同等地位。

正如同「紫薇」永遠在「小燕子」的保護中,「如萍」一直做著「依萍」的備胎,林心如那時出名的劇集與角色幾乎都是為人作配,屈居女二。

即便是同「瓊瑤女郎」前輩蔣勤勤合作的《半生緣》,她所出演的女主角「顧曼楨」,風採也被蔣勤勤突破形象扮演的「顧曼璐」蓋去大半,而她在劇中的表現一直為人詬病。

似乎只有同陸毅合作的都市情感劇《男才女貌》,才幫她在女主角職位上扳回一局。

這部劇集作為霸道總裁題材的先鋒,實際上討論的是職場、學歷、性別、地區、貧富等種種差異因素,拿到現在來看也不過時。

後「瓊瑤」時代的林心如,嘗試了各種豐富的角色,俠女、魔術師、少民公主、盲女、自閉女孩、臺灣原住民、鋼琴家演了個遍,甚至還接了前丫鬟金鎖的班,在《封神榜2》裡演了一次九尾狐妲己。

然而,直到自己成立工作室開始擔任制作人,林心如才找到新時期她最想走的路:

「瑪麗蘇」

2009年,林心如與彼時仍只是「金牌編劇」的於正攜手,齊齊加入「丫頭教」,先上車後買票式地改編網文《未央·沉浮》,推出了以漢文帝皇後竇漪房人生傳奇為主線的大女主宮鬥戲《美人心計》。

《美人心計》一開播便一炮而紅,於正走上人生巔峰,林心如重返一線舞臺,連帶著劇中的配角王麗坤、楊幂、何晟銘、羅晉、馮紹峰、戚薇、蘇青、張檬、孫菲菲集體加入新一代娛樂圈人氣大混戰。

當時林心如33歲,本是一般女演員考慮脫離偶像劇,走向家庭劇、嚴肅劇集和深度作品的時機,而好不容易證明了自己也能「獨自抗劇」的林心如,則決心要在新戲路上大幹一場。

從此,林心如逐漸走上「單純無辜白蓮花,萬人朝鳳瑪麗蘇」的黑路。

《美人心計》中的竇漪房,可以說全劇下來都清清白白,不作惡不黑化,睜眼看著女二號聶慎兒從自家姐妹走到殘害皇嗣,再最後出來把人一頓「收拾」,於是美美當上本屆宮鬥冠軍。

而竇漪房的女主情感金手指,也是開得非常神奇。

變個魔術,就成了皇後的心腹,在皇後身邊待著,就被皇帝癡癡愛上,而皇帝為了保護她,甚至決定不寵幸她。

一貫皇帝看上誰就要殺誰的呂後,也直接放過竇漪房,還派竇漪房去代國做間諜。結果到了代國之後,呂後的殺手雪鳶也成了竇漪房的心腹,呂後派去的間諜前代王後也心甘情願為竇漪房赴死。

而竇漪房本人,則看上了代王,直接帶著呂後的殺手倒戈了代王。

這或許就是於正與林心如理解的「靠別人(的指揮)你只能當公主,靠自己(的眼緣)你就是皇後、皇太後、太皇太後」。

可和於正聯手打下瑪麗蘇江山沒多久,兩人就傳出鬧掰的消息。

而在此之後,林心如則自己出品了《傾世皇妃》一劇,這部劇集在當年還收獲了多個收視率第一的好成績。

然而點開第一集,映入眼簾的客串演員則是杜海濤、吳昕。憑借著「快樂家族」參演必屬爛片的定律,《傾世皇妃》的「絕世」程度也絕沒有逃離「快樂家族」的成績單。

劇集設定在「五代十國」時期,林心如的角色「馬馥雅」則是經典的瑪麗蘇標配亡國公主人設,在劇情簡介中如此介紹道:馬馥雅身為楚國最受寵愛的公主,卻是個妙手仁心,懸壺濟世的醫者。

這個動蕩的年代,所有人都在殺人,只有我們女主馥雅一直在救人。

因為仁德之心,她得到了北漢皇帝連城的關註,更是在大殿上以一支《鳳舞九天》讓連城驚為天人,當場便要求和親。一股清新脫俗、甜美怡人的蓮花氣息撲面而來。

隨著劇情的展開,「馬馥雅」的表現並未讓觀眾失望。被皇叔篡權後,這位公主投奔了當年被她拒婚的連城,卻被代替她嫁給連城的表姐謀害,於是她流落蜀國。

因為長相與已故的蜀帝梅妃相似,馬馥雅又先後被蜀國的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和皇帝愛上,父子四人甚至為她上演了一場朝堂爭妃的人倫大戲。

之後,馬馥雅又被卷入蜀國、北漢的爭鬥中,為了保護馬馥雅,兩個國家先後滅亡,而她為了給愛人複仇,最後又殺了自己的親弟弟,導致自己的楚國滅亡,而一直叫她「雅雅姐姐」的趙匡胤在她的幫助下,最終完成了大宋一統。

武媚娘見了都要求饒,甄嬛看了直呼本宮活不過三集,如懿來了直接找口井了結了自己。

而林心如扮演的這些角色,似乎只要在重要角色下線的時候表演一番「心如刀割」,就可以成功通關。

這種程度的人設,已經堪稱古代大戰核級武器了。仿佛趙匡胤建立宋朝的方式就是:趙匡胤派出了我方大神「馬馥雅」,馬馥雅對×國使出絕招【傾世】,×國Game Over,馬馥雅已成為戰場主宰。

在《傾世皇妃》之後,林心如又搞了一出《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甚至找來當年尚未成老仇人的於正手下的王牌「魏姐」來做自己的手下敗將之一。

這部戲與前幾部林心如的古裝大女主戲一致,同樣的配方,同樣的人設,同樣的所有男人都愛我,我勸他們雨露均沾,可他們偏是不聽呢。

不僅是古裝劇,在現代都市劇《姐姐立正向前走》中,同樣是汪東城演的偶像、林更新演的網頁設計師、胡兵演的畫廊老板,無論年紀、身份、經歷,全部對海報上林心如扮演的這位看起來花癡又邋遢的輕熟女「姐姐」愛之入骨。

或許是林心如在《秀麗江山》長期的審核、延檔且播出效果不佳後終於想擺脫「丫頭教教主」的代號,也或許是在結婚生子、重修學業之後,林心如終於想開拓職業生涯的道路。

林心如近幾年的作品裡,終於不再「瑪麗蘇」了。

放過觀眾 放過自己

林心如生完孩子複出後的首部劇集是《我的男孩》。

這部劇雖然還是有臺偶一貫的套路成分,但相比從前的盛大瑪麗蘇與《姐姐立正向前走》這種基本脫離生活的故事設定,還是逐漸有了生活化的味道,也在臺灣地區收獲了相當不錯的成績。

2020年,林心如正式回歸,連著幾部劇集和一部電影,她都在貢獻著與從前的自己完全不同的形象。

由林心如參與制片的電影《迷失安狄》,關註異裝癖、非法勞工等等邊緣人士的生存狀態,林心如在其中出演了一位越南勞工母親。

而Netflix出品的《誰是被害者》中,林心如則挑戰了受家暴後精神創傷嚴重的護工,是一個因為面對家庭暴力與虐待無能為力後厭世、討厭活著的複雜角色。

在《她們創業的那些事》裡,林心如則又回歸了都市女強人的角色,卻遠比她從前的那些純粹偶像劇的角色更為立體與現實化。

其實早在2015年,林心如出品的《16個夏天》,就足以見得林心如在作品創作上仍頗有想法。

這部跨越了十六年時空的劇集,通過大事件串聯起小人物的情感與悲歡,將年代與懷舊融入人生主題,還獲得了當年金鐘獎的「最佳戲劇節目」。

本月底,林心如擔任制片,Netflix出品,由楊祐寧、楊謹華、謝欣穎、劉品言、霍建華、鳳小岳、鄭元暢等聯合出演的劇集《華燈初上》,即將正式上線第一季。

這部劇集的背景設定在臺北的歡場地帶,林心如挑戰了媽媽桑的角色。

預告中所展示的懸疑色彩、人物之間錯綜複雜的愛恨糾葛、充滿魅力的色調與影像看起來十分有質感。

今年,Netflix在環大陸地區猛著勁地發力,這部號稱是Netflix在臺地區投資最大的作品,當然備受關註。

種種消息都令人期待著林心如是又一次滑鐵盧,還是真的要塑造出自己在嚴肅題材上的「人生角色」。

林心如曾經作為「中年瑪麗蘇」代表人物的時代即將遠去,然而一代又一代的女星在《大明宮詞》《上陽賦》裡繼續頑強證明自己還能「少女」。

觀眾們也逐漸從嫌棄「老少女」到開始疑慮,為甚麼女演員們一到某個歲數,要麼像西門無恨劉曉慶一樣加入「丫頭教」,要麼像潘虹何賽飛劉曉華一樣在退居配角為主角母為主角祖母,要麼像王祖賢林青霞一樣基本拋棄臺前工作。

在過去的價值觀念裡,女人們必須要年輕要貌美,才能擁有價值。「林心如們」或許也曾經坐在鏡子前惋惜自己歲月必得的痕跡,同時在鏡頭前呼喚自己遠行的青春歲月,才慢慢地陷入「中年瑪麗蘇」中,在電視劇的虛構世界裡還一個珍珠年代的夢,以免徹底打入魚目的行列。

當然至少,在童年記憶裡,在那些雖然俗套、狗血但不乏一看的電視劇裡,她永遠年輕,永遠心如刀割。

不演丫頭的她改走口碑路線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