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南愛國有多深?公廁代表他的心

司馬南

文:邱開冒  

這次奇襲聯想,是一家以「愛國」為主業的民營公司對一家以PC為主業的股份公司的襲擊,司馬南只是頭牌選手,他身後東家是「北京中易網天資訊技術有限公司」「南京聆思科技有限公司」的老闆饒瑾。

福建人饒謹是個商業奇才,他感覺敏銳,最早發現愛國的巨大商機,並把「反美愛國」產業化。從2008年辦愛國網站「四月網」開始,一直到「中易網天」「南京聆思」,主打產品是刺激「愛國情緒」的各種話術,相當於虛擬矽膠情趣用品。

廣大青年的愛國情慾無處發洩,能用U型鎖砸日系車主的機會畢竟可遇不可求。性慾和情慾都是一種天然的需求,滿足性慾的行業被整治取締,供給側被端掉了;滿足情慾的行業方興未艾,饒老闆是最早把莞式服務的理念創造性地運用到情慾領域的人,把性交轉化為情交,開拓出一片情性交融的新天地。那些情慾濃烈的底層青年,在饒謹團隊提供的腦部虛擬大保健的呵護下,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當然,饒謹團隊也賺了大把的服務費。賣淫違法,但賣意淫不違法,還天然自帶紅頂子。如果說某些官商是紅頂商人的話,饒老闆就是紅頂老鴇子,滿足性慾的場所叫青樓,滿足情慾的場子就叫紅樓吧。

饒謹

饒謹係紅樓裡人才濟濟,原來的頭牌是色藝俱佳的「政委燦榮」,還有那個「死了4000人等於沒死」的李毅,「在中國一月收入2000元,比在美國一月收入3000美元還過得舒服」的陳平都在坐檯。

但在2021年夏天,當河南水災肆虐時,金燦榮在其微博上宣稱河南水災源自美國氣象武器,這種突破常識和底線的指控引發輿論嘲笑,金燦榮不得不通過朋友闢謠,稱相關內容為饒謹團隊操作,其微博和微信公眾號等也由饒謹團隊運營,並宣布要更換合作團隊。

金頭牌雖未從良但不能再為饒瑾係出條子叫局了,陳平、李毅骨骼過於清奇,色衰活糙,難勝頭牌重任。這時,司馬南橫空到位,當了頭牌。

很多網友對饒老闆有意見:既然做愛國生意,要滿足群眾的情慾,就不能用幾個濃眉大眼的正面人物出臺?不怕這幾個歪瓜裂棗的糙貨壞了大家的胃口,影響了愛國的形象?這幾塊貨去抗日神劇裡扮演漢姦都不用化妝了,總不能用中分頭賈隊長當愛國形像大使吧?

這些網友是沒做過市場調查就亂質疑。現在是初級階段的市場,情慾需求強烈而來不及挑剔供給端,是妥妥的賣方市場,不必重金養揚州瘦馬,這幾塊貨的性價比正合適。再說,饒老鴇子手下這些貨都有個共同特點,就是臉皮厚度跟T34坦克前甲板有一拼,紅樓跟青樓的審美是有差別的,前者的「花容月貌」是以臉皮厚度為指標的。皮厚,更有操皮肉生意的即視感。

這裡有個嚴肅的問題,國營壟斷企業之所以不對民營開放,理由就是涉及國計民生及國家命脈,必須國營。愛國如果可以當生意來做,這算不算「涉及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經營愛國生意更事關「國家命脈」吧,咋能讓饒謹的民營公司來經營?

司馬南這次撕聯想,就是要從聯想撕開突破口,打擊民營企業,鼓吹回歸計劃體制和國營體制。司馬南以「國有資產流失」的藉口找茬,為國營化鳴鑼開道。但饒瑾團隊經營的「愛國生意」才更該收歸國有吧?民營愛國生意才造成「國有資源」流失呢,把年輕人的愛國熱情化做饒瑾係紅樓團隊的分紅,「愛國熱情」更是寶貴的「國有資源」哦。

據方家透露,饒謹系「中易網天」「聆思」的背後,都有國際資本的身影。另一個愛國生意大佬李世默的「觀察者網」更是與華爾街的國際資本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愛國生意並不是純民營的,還有國際資本的介入。

愛國生意,至少應該是純正的國貨吧?有國際資本操縱的愛國生意,到底愛的是哪門子國?從內部搞垮民營企業,應該符合國際資本的願望吧?饒瑾系口口聲聲給民營企業扣資本家的帽子,有種國際資本看不起民營資本的優越感吧?龜田一次郎資助的「抗日游擊隊」指責國軍不抗日,把水攪渾了,太君最高興。

1936年,陳濟棠和李宗仁搞的「兩廣事變」,就打著「反蔣抗日」的旗幟。而給陳濟棠李宗仁出主意打出「抗日」招牌的,正是日本人。只要反蔣破壞中央威信,日本人就資助陳李反蔣「抗日」。日軍大佬土肥原賢二、松井石根,及華北駐屯軍參謀和知鷹二等都是陳濟棠李宗仁的座上客,日本人積極策劃如何使用「抗日」招牌 ,帶勁不?

當年有日本人策劃資助的「抗日」運動,今天有國際資本介入的「愛國」生意。有個大名人說過:一切歷史事實與人物都出現兩次,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

饒謹系的頭牌司馬南,身居南銅鑼巷8號公廁,放眼世界胸懷祖國,具備把一切生意搞臭的潛力,是個鬧劇大師。

要問司馬夾愛國有多深,公廁代表他的心。

 

 來源  一丘萬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