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竟然能看繁體字?

繁體字

前些天貓貓的臺灣同學來家裡玩,其母也跟著來了。看見我們暑假上的繁體字書,吃了一驚:「你們竟然能看繁體字。」

我也吃了一驚,畢竟是人生第一次,被人在這個領域上仰視了一下。

可惜沒有自豪的感覺。甚麼時候認識繁體字,也是一項才能了?

記得我們小學生時代,喜歡看三國演義的小人書,因此很喜歡查新華字典,學寫繁體字。越煩瑣的寫法,我越來勁。後來又流行港臺的一切流行物,那個坐在我後面女生,有一次拿出一張寫著繁體字的港臺算命的畫片問我,這個「護士」是甚麼職業?我說就是護士,她死活不相信「護」就是「護」,很鄙視地看著我:「不認識別裝。」說明她還有點繁體字知識,認為言字旁不可能簡化成提手旁,但是事情總是有例外的嘛。不過,看多了的話,她也知道,那確實是護字。所以,至少認識繁體字,我認為對我們那個年代的中學生來說,都不是難事。

但看來並非如此。前天,偶然在某個語言學者群,看到大家在議論,說現在很多文獻學、語言學的博士生看不懂繁體字。裡面有一些是海外華裔語言學者,其中一個說,上次在馬裡蘭開會,碰到幾個博士生:「她們很坦率地說繁體字的文獻都看不懂,所以不看。」另一位學者說:「我們現在招的研究生也普遍面臨兩個問題:一是繁體字看不懂,二是古文讀不通。」

於是聯想到那位臺灣媽媽的表現,也許她也有上面學者那樣的類似經历。讓她自然認為,繁簡體的使用者,是無法互相辨認對方文字的。

但我在高校教書也二十年,沒碰到過這樣的碩士生,別說博士生了。因為會寫繁體字都不是算基本素養,是天經地義應該會的。本科生的教材,很多都是純繁體字排印,怎麼會不認識?

不過我一位同行說不奇怪:「我一同學九十年代末在北大讀研,讀中華標點本的《史記》,周圍同學都表示驚奇。」驚奇的原因是覺得很厲害,還能讀繁體字的《史記》。可是,我想起我九十年代中期讀研究生,周圍的同學都在讀繁體字的書啊,沒有誰覺得奇怪啊。

有一位江西某中學的語文老師告訴我:「史先生:你可能對現在的高考不太了解,很多孩子是考書,而不是讀書。只懂考點考綱。根本不看考試以外的任何書,所以,即使讀到211.985大學,但是,中學課本以外的文言文,典故啥的都讀不懂,更不要說繁體字了,相當一部分老師也是自己不讀書,只每天折磨學生練·練·練。我還看過一個《岳陽樓記》都可以讀出十幾個錯別字的老師還是語文特級教師吶。」

另有一位在美國工作的朋友說:「四年前,我幫學校編輯一個到中國播放的、介紹學校的視頻,英文解說,中文字幕。我想當然地認為,不論學生老師,看繁體字肯定沒問題,所以用了繁體字。結果校長從中國回來後很不滿,他說那些老師和學生根本看不懂繁體字,效果很不好。最後我們這邊隨團有一個懂中文的,又口譯了一遍。我當時不相信,也很好奇,就兩千多繁體字,識別有那麼困難嗎?現在我信了。」

還有一位在日本的中國朋友回覆說:「還是時代不一樣了吧,環境漸漸變了。我是80後,印象中小時候家裡的很多也就是當時出版的書,都還是繁體字的,爺爺奶奶寫字,也習慣是繁體。我從沒意識過繁簡之間有多不同,讀書從沒感受到障礙。我一直以為只要識漢字,繁簡自然就認識。後來出來,港臺的朋友說他們看不懂簡體字,我很意外;更意外他們竟然吃驚我認識繁體字。」

看了這些回覆,我還是茫然,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不過我由此誤到,你認為理所當然不用區別的事情,在別人看來,其實相隔著天塹。

來源:風流天下聞     梁惠王的雲夢之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