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唐娛樂圈,遍地日薪百萬

在一個戲子可以隨隨便便當官、發財的時代,日薪百萬不過如此。但這樣的時代,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時代。

最近,娛樂圈又有新瓜了。

無才無德之人,日薪二百零八萬;勞心勞力之人,卻只能一卷再卷。

多麼諷刺的一件事。

圖| 網絡

其實自古至今,在娛樂圈廝混的人,都很難有一個好名聲。

人們甚至給了這群人一個蔑稱——戲子,將其排在了下九流第七的位置。

可另一方面,我們也確實能看到,有人默默地捐了上百所的希望小學,有人潛心打磨演技貢獻作品。

他們實實在在地充當著人們生活的調劑品,也對這個社會有所貢獻。

單純的褒貶,往往都是片面的。

我們該警惕的是,對「戲子」的無底線追捧。

後唐開國皇帝李存勖(xù),就曾犯下了這樣不可饒恕的錯誤。

在五代十國這樣一個混亂的時代,他被稱作戰神,北拒契丹,南據漢地,「三箭定天下」。

只可惜,他被伶人迷昏了頭腦,最終身死國滅,成為了千古的笑柄。

圖| 李存勖

公元926年,洛陽城,皇帝李存勖正與大臣們開會。

立國不足數年的後唐,本已滅掉了篡唐的後梁國,又連續兩次擊敗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機的大軍,成為了中原地區唯一的王朝。

南方諸侯瑟瑟發抖,生怕「戰神」李存勖心血來潮,就要兵臨城下。

後唐卻在此時,面臨一個天大的難題——沒錢了。

數年的征戰,國庫早已一乾二淨,國內竟然又遭遇到了旱災,朝廷已經窮到連軍隊的糧餉都發不出來了。

近日,軍中更是人心惶惶,不斷有士兵的親屬餓死,還活著的人,也只能靠著啃樹皮草根熬下去。

多少百姓,活著,都成了一個問題。

再這樣下去,軍隊遲早就要譁變了!

恰逢此時,天空有彗星划過,這往往被視為不詳之兆。

以宰相為首的百官趁機進言:

上天預兆,戰事將近,現在務必要穩定軍心,懇請陛下帶頭,將宮中內庫的金銀,撥為糧餉!

在古代,皇帝專用的內庫通常是和國庫分開的,朝廷再難,宮中奢靡照舊。

李存勖也不是個昏庸無能之輩,知道情況緊急,本已打算點頭應下。

龍椅旁邊,卻傳來了一個反對的聲音。

圖| 劉玉娘

發聲的人,本名劉玉娘,她是李存勖最寵愛的女人,當今母儀天下的皇后。

同時,也是一個伶人——她曾在街上賣唱為生,後來又半道學戲,李存勖就是她的小迷弟。

她也掌管著後宮的錢袋子。

只見她在簾後,搬出了兩口梳妝用的銀盆,還有一位年幼的皇子,對著群臣說:

大家平時進貢的東西,早就花的一乾二淨了,現在就剩這兩口盆,要你們就拿去吧!

看到皇后的態度,李存勖沉默不語,宰相也只能帶著百官倉皇離開。

圖| 劉玉娘

劉玉娘其實是在「演戲」。

她並非沒錢,甚至可以說是全天下最富有的人。

這些年各地進貢宮中的金銀財寶,一半交由宮中用度,一半全由劉玉娘保管。

她甚至親自派人以自己的名義在全國各地經商,只要是賺錢的生意,哪怕賣的是蔬菜水果,她都要摻一手。

區區百姓,又有何能力與當今皇后爭利呢,劉玉娘就此賺了個盆滿缽滿。

杜甫有詩云,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百姓易子相食又如何,士兵斷糧斷水又如何,後唐危在旦夕又如何?

放在劉玉娘眼裡,一切與己無干。

圖|微風吹淡的藍©

劉玉娘的胡作非為,都是李存勖「慣」出來的。

在戰場上,他稱得上無往不勝。

可回到現實,他卻太愛「戲」了。

自幼通曉音律的他,喜歡聽戲,甚至自己親自上場演出,還給自己起了一個藝名叫「李天下」。

如果只是自娛自樂,那也就罷了。

他卻愛屋及烏,在他身前演戲的人,動不動便許以高官厚祿。

長此以往,這後唐的天下,竟成了「戲子」的天下。

有一個叫景進的伶人,是李存勖身前的紅人。

身為「戲子」的頭領,景進官至銀青光祿大夫、上柱國。

這兩個官職有多牛呢——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的虞世南也是銀青光祿大夫,而上柱國是當時十二級授勳裡面的最高榮譽。

作為天字第一號紅人,朝堂上的文武百官紛紛以錢財巴結,地方上的將官進京,也少不得送上一份禮物。

景進甚至膨脹到,曾將軍營裡士兵們的數千妻女搶到了後宮送給李存勖,只為拍一個馬屁。

猖狂至此,卻沒有人敢多說半句。

這一切,都離不開李存勖的縱容。

在他眼中,彷彿沒有事情,比得過一個伶人。

有一次,李存勖寵愛的伶人周匝失散,被另外兩個伶人保護下來。

看到周匝回來,李存勖不勝歡喜,問周匝想要什麼。

周匝回答說:讓救我的那兩個人找個刺史當吧。

李存勖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這可是一座城市的行政長官,關係著數萬人的身家性命,就這樣託付到了兩個從來沒當過官的伶人手上。

要知道,他還是有過前車之鑑的——登基之前,他就曾因為封一個伶人為刺史,打過一場敗仗。

百官也不服氣,長跪不起,向李存勖進諫:

陛下,多少浴血奮戰的將士,用命都還換不來一官半職啊!

圖|李存勖是從死人堆裡鑽出來的

軍中的士兵,放下家人,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臨死都可能只是個大頭兵。

天下的讀書人,日夜苦讀只是為了一介功名,熬到白頭也未必能當上一個刺史。

憑什麼兩個伶人,卻能驟得高位?

這個天下,哪還有公平可言?

可李存勖卻給出了一個可笑的理由:

我已經答應了周匝,要是沒做好這件事,我就沒臉見人了。

原來如此。

一個「戲子」,比苟活的百姓重要,比埋首紙筆的讀書人重要,比浴血奮戰的士兵重要。

這便是如今的後唐。

圖|李存勖喜歡遊獵,因此荒廢政事

把「戲子」看得比天高的李存勖,終究遭到了報應。

他當上皇帝的第四年,帶兵平叛,卻兵敗而歸。

路上,士兵們紛紛逃跑。

李存勖心知理虧,卻還是努力挽留:

大家可都知道,我兒子早已攻下了蜀國,大批金銀財寶就在路上了。

只要諸位對我不離不棄,來日必有厚賞!

可事到如今,話已太遲。

士兵的回答,彷彿在李存勖的臉上狠狠地颳了一巴掌:

陛下,我們的妻兒早已餓死街頭,還要您的錢能幹嘛呢?

李存勖無言以對,竟忽然就流起淚來。

李存勖帶著殘存的士兵,回到了洛陽。

那一天,他正在吃早飯的時候,聽到了一陣喊殺之聲,遠處的宮門,火光沖天。

他拿起武器,率士卒衝出,數百亂軍被砍於馬下。

突然一箭射來,李存勖倒下了。

恍惚之間,他看到了一個身影——他親手任命的將領郭從謙,曾經也是個戲子。

他記得,自己曾為郭從謙的演出,拍手稱好。

原來,這場突如其來的叛亂,正是郭從謙發起的。

郭從謙有一個同姓卻非親生的叔父,向來感情很好。叔父進攻蜀國成功,卻被進言私吞大批的金銀財寶。

李存勖本已決意殺之,卻被大臣攔下。

可沒想到的是,他的皇后劉玉娘,卻是心狠手辣,偷偷派人殺掉了郭從謙的叔父。

或許,就是為了那批傳聞中被私吞的財寶。

郭從謙眼見李存勖兵敗歸來,便生起了為叔父報仇的心思,將刀揮向了自己的「粉絲」——李存勖。

這彷彿就是一個死循環。

戲子,又是戲子。

戲子,總是戲子。

一生追捧戲子的李存勖,終究還是栽在了戲子的手上。

李存勖死後,宮人將他曾經最愛的樂器,堆在了李存勖的屍體之上。

然後一把火,燒了個乾淨。

臨死前,那些曾在李存勖身前獻媚的戲子,一個不剩地走了。

他該傷心嗎,好像該,又好像不該。

只是不知道他死前,會不會想起哪一個人,哪一齣戲。

李存勖死後,後唐很快走向了衰落。

不得不說,這是一場盛大的鬧劇,也是一出落寞的悲劇。

歐陽修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評價李存勖:

他是一代英傑——故方其盛也,舉天下之豪傑莫能與之爭。

他也是千古笑柄——及其衰也,數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國滅,為天下笑。

一個強大的國家,一個「戰神」,竟然在數年間,便毀在了「戲子」的手上。

又或者說,毀在了李存勖自己的手上。

實在可笑又可惜。

從古至今,「戲子」作為蔑稱,已慢慢很少再被提起。

娛樂圈的明星們,也往往名利雙收,賺個盆滿缽滿。

有些人,是值得的。

將演員的職業素養保持了數十年的劉德華,默默做好事的古天樂,更別說打磨演技數十年的張頌文……

只是在更多時候,進入娛樂圈的門檻,實在是太低了。

我們對於藝人的要求,也實在太低了。

有時候,甚至不需要演技,也不要學會做人,僅憑一張臉,就能成為巨星。

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健康的。

要知道,今時今日的藝人,一舉一動,都有無數的人關注著。

尤其是,那群涉世未深的年輕粉絲們。

圖| 辛夷鍍眉 ©

唱歌好、演戲好,本應當是對藝人的基本要求。

想當明星,先學做人,才是娛樂圈藝人們該有的樣子。

可能到那一天,「戲子」這個蔑稱,也才會徹底消失。

來源:國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