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異事】荒謬恐怖的「民辦死刑」

文革殺人

聽說過民辦教師,見過民辦學校,但你很可能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荒唐「民辦槍斃」人奇葩事。

那時有點亂。

江西瑞金縣發明了一個令人恐怖的名詞:「民辦槍斃」,就是把殺人的權力下放到大隊幹部一級。如此一來,瑞金縣各公社僅從1968年9月23日起至10月7日,就殺了177人,年齡最大的70歲,最小的只有11歲。

殺人權力下放到村裡,但是要找反革命,流氓之類的罪犯對於一個村來說似乎太複雜了。

那乾脆抓個賭博的來殺吧,照片中這名叫周才光的倒楣蛋就這樣被帶上了刑場,罪名是聚眾賭博。

1967年夏季,江西武鬥愈演愈烈。8月10日,中共中央作出《關於處理江西問題的決定》,緊急調時任濟南軍區二十六軍政委的程世清帶領26軍76師和坦克團到江西制止「武鬥」。

當時的決定是這樣說的:

一、江西省軍區及部隊軍分區的某些領導人,在支左工作中犯了嚴重的方向路線錯誤,支持了保守派鎮壓了革命派。在南昌,軍分區某些人給保守派(聯絡總站)發了大批槍彈,打死打傷了大批革命造反派(大聯合籌委會)。在贛州,軍分區個別領導人支持了保守派,對革命造反派和紅衛兵小將進行了武裝鎮壓。為此,中央決定改組江西軍區,任命程世清為福州軍區副政委兼江西省軍區政委,楊棟梁為江西省軍區司令員,並調溫道宏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原江西省軍區司令員吳瑞山等應對所犯錯誤作認真的檢查。

二、中國人民解放軍支左部隊正陸續進駐江西各地。中央號召江西省的革命造反派支持進駐江西的支左部隊。軍區及軍分區廣大指戰員,要主動地同進駐江西的兄弟部隊緊密合作。高度警惕一小撮壞人挑動宗派情緒,挑動部隊之間的鬥爭、製造事件的陰謀。

三、中央決定成立以程世清為主要負責人的「三結合」的江西省革命委員會籌備備小組。

四、鬥爭的大方向是把矛頭對準中國的赫魯曉夫等黨內最大的一小撮走資派,對準省內方志純等走資派。

由上可見,當時的江西非常混亂,各類群眾組織擁有大批槍枝彈藥,省軍區軍隊幹部又深深地捲入到了江西地方兩派爭鬥之中,局面基本已經失控,因此程世清可謂是「臨危授命」。

程世清一到江西就遭遇了極大的挑戰。8月23日,江西撫州發生了大規模的武鬥流血事件。

這一事件以後被毛澤東、周恩來定性為「軍事叛亂」。

當時,程世清等人派26軍76師部分部隊組成「支左」解放軍宣傳隊進駐撫州,目的是收繳被搶去的槍枝彈藥。誰知撫州軍分區負責人夏紹林拒絕「支左」部隊進入撫州,竟指揮軍分區部分軍人和基幹民兵武裝伏擊了「支左」部隊,當場打死五人,打傷五十七人。在程世清的命令下,「支左」部隊表現出來極大的克制,沒有反擊。

程世清請示周恩來後,又派飛機去散發《中共中央關於處理江西問題的若干決定》的傳單。撫州軍分區的軍人竟向飛機開火,居然將飛機的機身打了兩個洞。受到撫州軍分區負責人夏紹林支持的一派群眾組織還公開宣布他們控制了臨川、金溪、資溪、南城、南豐、黎川、宜黃、崇仁、樂安等九個縣,不經允許任何部隊不准進入。

面對這樣的局面,程世清仍然冷靜以對,沒有以「武力」強行開進撫州地區,而是專門把毛澤東在《中共中央關於處理江西問題的若干決定》上的批示:「此件看過照辦。」當作「最高指示」通過各種渠道向撫州地區人民宣傳。

撫州軍分區政委王玉義在聽到毛主席的批示後立刻「反水」,表示一定要聽毛主席的話,過去自己受騙了。他在緊急關頭堅決反對再向「支左」部隊開槍。

王玉義站出來後,撫州地區對抗「支左」部隊的的力量開始分崩離析。以後,毛澤東還專門表揚了王玉義。

程世清對撫州地區對抗「支左」部隊的群眾組織沒有報復,而且還特別注意了「一碗水端平」。

從1967年9月開始,翻了身的造反派(大聯合籌委會)要大舉報復,從南昌去贛州串聯的五個紅衛兵頭頭,煽動贛州「造反派」的人抓捕了一批各單位的保守派頭頭(聯絡總站)遊街。極為惡劣的是,他們竟然當場槍斃了一個廠的武裝部長,並聲言還要槍斃一大批。

如何處理這五個紅衛兵頭頭?當時贛州「支左」部隊有些畏難情緒,害怕背上打擊「造反派」的「罪名」。

程世清則毫不手軟,他說:「這有什麼可怕的呢?他們(指殺人的紅衛兵頭頭)就像紙老虎,你軟他就硬,你硬他就軟……我命令立即把那幾個槍斃人的紅衛兵頭頭拘留起來,不得有誤。」

程世清這樣的做法在當時是得人心的。從8月到10月,短短兩個月內,江西「支左」部隊在程世清領導下,收繳上來了五萬多條槍,初步穩定住了江西的局勢。

然而,程世清這樣理智穩妥的做法並沒有維持多久。時間進入到1968年,程世清已經在江西站穩了腳跟。

隨著文革進入到了最高潮,程世清緊跟形勢,在江西也以「階級鬥爭」開路。

1968年8月5日,程世清召開會議,決定在全省開展「三查運動」(查叛徒、查特務、查現行反革命),積極貫徹「中央文革」以「群眾專政」的形式「清理階級隊伍」的指示,掀起一個「階級鬥爭的新高潮。」

開展「三查」運動才一兩個星期,全省「自殺」的人數就超過5000人。更恐怖的是瑞金縣發明了一個新名詞:「民辦槍斃」,就是把殺人的權力下放到大隊幹部一級。

時年9月22日,瑞金縣召開了各公社專案組長會議,強調深入開展「三查」,大反右傾,學習全國其他一些地方的「經驗」,權力下放,搞「民辦槍斃」,拿出成績來向國慶節獻禮。

會議結束後第二天上午,律陽公社就殺了7個人。殺戒一開,公社、大隊幹部可以隨便殺人。他們想殺誰就殺誰,不要立案,不要證據,不要審批。

如此一來,瑞金縣各公社僅從9月23日起至10月7日,就殺了177人,年齡最大的70歲,最小的只有11歲。其中有40多人是地主富農的子女,50多人是貧下中農出身,其他都是所謂「四類分子」。他們都是以「現行反革命」或「組織反革命集團」的名義,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被殺的。殺人的方法除了槍斃外,還有用石頭砸、木棒打、刀子捅的。有的把人殺死後,推到懸崖下,連屍體都找不到。

說來令人痛惜的是,被殺的這個11歲小孩,偷了生產隊地裡一個蘿蔔。隊長罵他不聽毛主席的話,做賊。小孩回了一句「毛主席也管不住我」。小孩立即被大隊幹部定性為現行反革命,拉出去用刀抹了脖子。

村裡一位70歲的老先生痛罵殺人者,說「國民黨也不會這樣亂殺小孩」。結果,被定性為國民黨特務,被亂棍打死。

後來根據可靠統計,各地開展「民辦槍斃」以來,僅興國縣就殺了270多人,瑞金縣殺死了300多人,于都縣殺了500多人。

直到此時,程世清感到局面有些不好收拾了,才下命令禁止亂殺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