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中國未來的希望,寄託在老人們的身上

肖申克的救贖

文 :告非

一、老人有常識

都說年輕人是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世界歸根到底是年輕人的。可為什麼說中國的未來要靠老人呢?

中國青少年近視率70%,世界第一。7-19歲兒童青少年的身高超過日本,但在50米跑、立定跳遠和握力等運動素質測試中,遠遠落後於日本。

身體素質問題只是冰山一角。更嚴重的是相當多的青少年不關心他人,不關心未來,甚至不關心自己。結婚意願下降,離婚比例升高,生育平均數持續走低。與此同步的是精神方面的頹喪。腹黑、矮化、娛樂至死的生存方式大行其道,生活在自己厚厚的繭中。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年輕人身未高,志未立,腦已殘!調查表明,粉紅群體多為年輕人,他們搞出了「帝吧出征」、「戰狼」、「肖戰粉」等令人哭笑不得的網絡現象,同時大部分人要麼沒有討論問題的能力,要麼沒有討論問題的態度。

還有些人,兩者都沒。

這些人永遠嘲諷外國,看不起韓日,嘲諷歐美,對國內發生的一切都無條件無底線吹捧有加。看到外國人夸中國的內容,不管是不是說對了,馬上認可,喜形於色;而任何稍微批評一下中國的內容,即便人家講得中肯、理性、委婉,依然滿屏幕問候人家高堂大人,聽不進任何不是讚美的話。

今天,我回顧前不久剛發生的飛踹色狼反被拘留事件,看到很多年輕人在下面留言,說當事人小胡確實不是正當防衛。這種死守條文卻不知何為常識的現象,是壓垮我對年輕人的希望的最後一根稻草。

為什麼我對老人反而有信心?因為老人有常識。

在美國和很多法治比較健全的國家,法學院只招本科生,法律專業不在本科階段開設。

為什麼?

因為錯綜複雜的法律問題,需要常識來幫助判斷。沒有社會閱歷的人,無法勝任。一位法律人在向我解釋這件事的時候,舉過一個例子,他說離婚官司,如何判斷夫妻兩人情感破裂與否?要知道單純的笑、鬧、哭、叫都並非情感破裂的決定依據。如何判斷,還是需要社會常識。

中國古代建立了中央集權的政府,但是只到縣一級。村鎮則由鄉紳耆老自治。老也是一種優勢,老人見多識廣,比較理性,老人通曉社會常識,才能較為公正地調解仲裁。

很多人常把中國歷史悠久掛在嘴上,頗有「祖上曾經闊過」式的自豪。殊不知中國歷史多次被打斷。中國人太敢於打破一些東西,繼承的東西並不多。上世紀中期以來,在很短的時間內整個社會格局被顛倒。雖說不破不立,為了立而破是應該的,但是破的東西太多,帶來了混亂。

王小波曾寫過《關於崇高》,展示了那個時代的荒誕。生產隊的電線杆被水沖走,知青奮不顧身下去搶救,不幸殞命。

對此,王小波這樣問道:我們的一條命,到底抵不抵得上一根木頭?

顯然,根據常識判斷,結論一目了然:為了木頭,無論如何也不值得讓人拿生命去冒險。但生產隊長卻說出了這樣的話:哪怕國家的一根稻草,也得跳下水去撈!

可見,缺乏常識的後果是更多人的性命會被白白犧牲。

就連知青本身也是缺乏常識導致的產物:初中都沒念完,根本沒有掌握足夠的知識和技能,算得上哪門子「知識青年」?

這些半大小子到了農村,不要說教育農民、幫助農民了。我已去世的父親告訴我們,當年上山下鄉,正好長身體的時候。半夜太餓就去偷老鄉家養的雞,攪得四鄰不安。

缺乏常識的後果:整整一代人的青春虛度,國家則在混亂和動盪中飄搖。

二、老人有記憶

其實,常識很多人本來也有。我就不信一個人非得要到50多歲才能明白一根稻草並不比一條人命更加珍貴。

但是老話說,吃一塹長一智。沒有切膚之痛的知識,終究只是一句輕飄飄的話語。自己經歷過的事情,才是刻骨銘心的知識,才會真的尊重它。

老人一定還記得那段荒蕪的青春,還記得糧票、布票、肉票、蛋票、自行車票。那個物質匱乏的時代,哪個老人願意再去經歷一遍?

可是年輕人不一樣。今天還有人為那段荒蕪叫好、翻案,說那是什麼「艱辛探索」。

我真特麼想問候持這種觀點的人的令堂大人。

面對數字貨幣,老人們保持了足夠的警惕。這是歲月教給老人的智慧。被移動支付的便利寵壞了的年輕人,哪會往深處想?

人老了,也會對誰是敵人,誰是朋友,有更深的理解。

有些「朋友」說著甜言蜜語,關鍵時刻用圈圈套蘋果比大小。這樣的朋友,年輕人分辨不出來真假。但是經歷過飢餓歲月的人,一眼就能看出。

判斷朋友和敵人不能用兩套標準。江東六十四屯,老人們記憶猶新;誰侵占了我們最多的土地,老人們心中有數。誰退還賠款幫我們培養學生,誰幫助我們打贏了日本鬼子,老人們也不會忘記。

老人們的記憶,是寶貴的財富。有了記憶,就不是隨便什麼人用「雙標」來忽悠我們一下,就會上當的。

三、老人不衝動

年輕人說話快,行動快。我年輕時也是。但是現在回想,是因為計算量小,所以脫口而出,說干就干,其實並沒有過腦子。

釣魚島的時候,有人因為衝動,U型鎖砸了同胞的頭。這有助於兩國關係嗎?並沒有。

衝動解決不了問題。

有一位金旅長想成就自己的偉大,一衝動就跨過了三八線。他最後成功了嗎?沒有。他自己反而成了問題。

德川家康為什麼能統一戰國?因為他理解社會運轉的規律。他的僕人曾問他:外面的烏鴉叫得人心煩,要不要把烏鴉趕走或者弄死?家康說不用,讓它們叫,叫累了自然就停了。

有這樣智慧的人,不會貿然發動戰爭征服對手,而是合縱聯合達到目的,並能延續265年的繁榮。

他們深刻理解任何社會現象都有背後的成因。「人定勝天」是不對的。違背規律的做法是要失敗的。

那些年,打土豪,分田地。分到田地的人當然高興,以為自己窮是因為沒有土地。結果三年一過,就有很多貧農經營不善,只能把土地賣了。後來公私合營,很多工廠架空了老闆,趕走了技師,發動車間工人搞技改,搞發明。結果怎麼樣?管理混亂,質量下降。

解放牌汽車,是北面國家傳授的技術,為什麼一生產就是30年?為什麼那麼多年經濟徘徊在崩潰的邊緣,科技沒有發展?老話早已預言了:不尊重經濟規律,經濟回過頭來當然也不尊重你。

三、老人不感情用事

中美關係很重要。95年使館被炸,01年王海撞機,兩國關係經受了空前考驗。當時不是沒有年輕人在衝動之下喊出了相當狂熱的口號。但那時的老人有定力,沒有被民族感情壓倒,而是服從了理性。兩國關係經歷波折後迅速回到正軌。

如今回頭看看,正是因為抓住了那個來之不易的窗口時期,我們今天的發展才有了基礎。

被情感壓倒,追悔莫及;服從理性,不吃眼前虧。

倘若當時頭腦一熱,做出火上澆油之舉,將會怎樣?看看西邊的波斯國,再看看東面的鄰居家,就知道了。

順應人性,凡事都變得容易。違拗人性,一片混亂。

尊重人性,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極難。什麼叫做人性?先己後人就是人性,而且是很普遍的人性。

違背人性而為,提倡先人後己,會產生什麼結果?人類不是沒有進行過嘗試。上個世紀,我們北面的鄰居曾經大搞集體農莊,讓農民整天苦幹大幹,到了週末還要參加義務勞動,然後平均分配。

這聽起來很美:每個人都有食物,沒人會被餓死。

但是成功了嗎?跑冒滴漏和謊報產量是普遍現象,平常的年份還能湊活,一遇到災害,馬上糧食不夠。跑到農場一看,說好的產量全是空空的糧倉。富庶的烏克蘭都餓死了幾百萬人。

改開之初,中國推廣小崗村經驗,包產到戶。說穿了並不高尚,就是認可人性中存在私慾的那部分,沒想到一舉解放了生產力。不用集體增加投入,也不用公社宣傳激勵,竟然幾年時間就基本解決了全國主糧供應問題。

兩相對比,你說,要不要尊重人性?

四、老人有智慧,有眼界

李嘉誠說過:一個項目,若和黃賺7分合理,賺8分也可以,那麼和黃就一定拿6分。所以,李家的朋友越來越多,敵人越來越少。

朋友多了,財源廣進;敵人少了,跟頭少摔。

同樣是李家,別人覺得一個行業好,要衝進來的時候,李家已經覺得這個行業到頭了,悄無聲息就把它賣掉了。2017年起,長實逐步沽清在大陸拿的地塊,把資金轉投英國。當時大部分人看不懂,現在呢?都說他看得准。

這說明,人到了一定境界,就不因小利而糾結,不被細節所困擾。看問題一定要看大勢才能看清,看成敗無非看潮流趨向。只有這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俗話說「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其實沒有人願意站在危牆之下。但能不能看出那個牆是危牆,不是每個人都有眼光。能看出牆是不是危牆,就具備了一條成為君子的資格。

人一定要有眼光,這一點極為重要。有時候甚至是生死之辨。

300萬年前,因為氣候和大陸架的演變,現代人的祖先「智人」和當時地球上人數最多的「尼安德特人」相遇了。尼安德特人平均身高一米八,比智人高;肌肉發達,比智人有力;關鍵是他們的腦容量還比智人高100-200毫升,比智人還要聰明。

但是尼安德特人為什麼最終消失在歷史中了呢?

人類學家研究發現,尼安德特人的基因有某種問題,導致他們比較短壽,大部分是年輕人,很少有超過30歲的「老人」。這就是智人勝出的關鍵:老人經歷了風雨,積累了經驗和智慧,並能傳承下去。所以雖然尼安德特人聰明,有力,精力充沛,可最終卻是具備智慧的一方贏得了生存競爭。

智慧的昇華,叫做眼界。「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這就是著名的「錢學森之問」。答案也簡單:

民國是中國從前近代社會演進到近代社會的關鍵時期,也是科學技術和社會文明陸續從西方傳入的重要時期。

那時候的大師絕大多數有過留洋開眼界的經歷,回國後又多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成為了某一方面開宗立派的角色。比如遊學歐洲16年的陳寅恪35歲回國,立刻成了清華國學研究院的四大導師之一。

由於他們中西合璧,且在盛年時就站在四面八方信息滾滾而來的路口,並不斷成長,所以他們的眼界總是比別人更高、更遠。

後世的年輕人往往迷失在具體的學問中不可自拔,成不了大師。

那麼最高的眼界是什麼?就是看清人類文明的歷史從何而來,又往何處去。

社科院李慎之曾問:為什麼要重視中美關係?現在大家都知道答案了: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

我想那個回答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看到了未來。他之所以這樣回答,因為這是難以迴避的核心事實。他沒有跟李討論那些紛繁複雜的細節,因為在趨勢和潮流面前,細節一點也不重要。

望遠能知風浪小,凌空始覺海波平,這正是歲月磨礪後的老人才能具備的眼界。

五、老人心中明亮

前面說到眼界。為什麼老人有眼界,年輕人沒有呢?

因為老人有經歷,有順境也有逆境;

老人有思考,成是經驗,敗則教訓;

老人有辯證,八面來風、四方客人,各種知識、各種思潮,匯總到一起,老人已經提煉出了精華,表面的東西忽悠不了他。

這種積累,年輕人一時半會兒還不具備。他們的大腦溝回還不夠發達,他們的見聞閱歷,稍顯單薄。他們的心性脾氣,還略為浮躁。

老人則不會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他什麼沒見過?自然有自己獨立的判斷,所以有定力,不會被一些虛頭八腦的說法迷惑,也不會想要走什麼捷徑。

一個人最大的幸運是深刻認識這個世界,明白其運轉的規律。這樣才能不走彎路。不走彎路就是一個人最大的捷徑。一個不走彎路的的人,你如何彎道超他的車?他當然是第一個走到勝利終點的人。

國家也同理。

一個國家最大的幸福是人盡其才。可是究竟如何做到這一點,古往今來無數騷人墨客、帝王將相,都有自己的理解。

但是答案其實早就已經得出了:通過保障個人權益來保護每個人天性中的自由,來最大化每個人的創造力;

通過促進社會進步,形成公平公正的環境,使每個人願意努力、奮進。先有樹,才有林。如果每個人好了,國家當然就好了。如果每個人不好了,國家肯定也好不了。

除此之外,沒有它途。

六、最關鍵的是:老人有正義感!

歲月摧殘,是一種不幸;歷經歲月,形成自己的判斷,是一種可貴的能力;但最寶貴的是穿過歷史的迷霧,堅定自己的信念。

史可法去獄中探望左光斗,發現老師已被打得不成人形。可是左光斗不是抱著得意門生悲傷哭泣,也不是哀求他念在師生情誼上設法營救,而是用鐵鏈驅趕,讓其快走,並說:你來幹嘛?國家如此,我已經完了,但你再不顧死活,將來的事靠誰干?

史可法日後想起,總是落淚說:「吾師肝肺,真乃鐵鑄!」

華夏歷史上魑魅魍魎出沒的年代很多,妄人奸佞當道的朝代也不少。但是總有一些中國人,不知死活,不問好歹,一徑求索,即便殺身,也要求仁。

因為他們,民族才延綿不絕。

我知道,很多壞人變老了,但我也相信,本質純良的人仍是多數。經歷青年和中年後,他們從容有智慧,且明白自己真正的信念。

未來會不會好?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好人的數量比壞人多。

雖然明天依然陰雲密布,但是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的規律是不會改變的,人類文明的總體趨勢是不會逆轉的。這一點,老人們在心中是相信的。有些年輕人還看不清,但不要緊,慢慢會改變。

我之所以有這個信心是因為每個人都有變老成熟的那一天。正如秋風吹過山谷,帶來果實纍纍。

人生的歷練和積累,正如一顆普通的沙礫,經歷多年的孕育而成了珍珠一樣,散發出溫潤柔和的光芒,這是掩蓋不住的光輝,是屬於人性的光輝。

所以,我看好老人們。今天年輕人暫時還指望不上,需要老人們堅守道義。

等現在的年輕人經歷多了,變老了,知道智慧的重要性,知道理性的重要性,知道規律和趨勢為何物,中國就好起來了。

未來,總還是光明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