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星爾克,終於鹹魚翻身了,靠的是甚麼

文:華仔

鴻星爾克火了,這家在中國幾乎沒有存在感的企業,一夜之間火了。

這家企業,在2020年的營收額僅為28.43億元,淨利潤-2.2億,據說企業的官方微博都「沒錢」開通會員,就這麼一家寒酸的企業,卻在鄭州這次災情中捐了5000萬。

良心企業呀,必須支持呀。

於是有網友自發的送了該企業的官方微博幾個月的會員,鴻星爾克也乘機在官微宣稱:要把鴻星爾克打造成百年品牌,不然對不起網友送的會員。

在抖音直播間,獲得兩億多個贊,所有商品被網友一掃而空。

搞的企業老板都到直播間來,勸大家理性消費,結果本來只打算買一雙鞋的,被這句話刺激到了,「我偏要野性消費,你管我「,「叫你們老板少管閑事」,然後硬是多買了幾雙。

最後,因為沒貨,彈幕讓主播把原材料掛上去,大家自己拿回去縫。

還有人說,拍了就拍了,就沒想到收到貨,發不發無所謂。

你看看,現在的鴻星爾克有多火。

很多對自由市場有質疑的人,最常見的理由之一就是,自由市場沒法解決慈善問題。

鴻星爾克等眾多企業的捐款、捐物、出人恰恰說明了,市場自有其解決機制。

在自由市場中,慈善既可以是消費性,也可以是生產性的。

你路邊看到乞丐,看著可憐,給了幾塊錢,這大多就是消費性的,因為你從你的施舍當中獲得了滿足,滿足了你的同情心,這跟你吃一頓美食,獲得的滿足,在本質上是沒區別的,都是消費性的。

而企業的捐款,無論目的是甚麼,都會有一定的生產性的作用。

這裡的生產指的是廣義上的生產,一件產品在售出之前的所有過程都是廣義的生產過程。

從狹義的生產,到倉儲,到物流,到上門店銷售,還有廣告投入,公關,這些都是生產過程,在會計上都會被計入成本。

那麼鴻星爾克這次的捐款,無論其目的是甚麼,在客觀上都達到了廣告效果,而且非常好,這就是生產性的。

自由市場除了利潤機制,還有名譽機制,但其實名譽機制,本質就是長遠的利潤機制。

一家企業要想在市場中長期生存,必定要維護其名聲、信譽,就像鴻星爾克說的那樣,要做百年品牌,百年品牌的最重要的就是名譽,而不只是看重眼前的利潤。

從這一點來說,鴻星爾克老板是明白人。

可很多企業家就不懂了,非要跟消費者對著幹,與消費者的觀念對著幹,消費者雖然經常表現出巨嬰,但消費者主權呀,企業家可不能跟他們對著幹呀。

7月20日,河南鄭州遭遇特大暴雨襲擊,眾多人員被困市區,滯留在鄭州的網友表示,位於鄭州市金水區東站南路與心怡路交叉口升龍國際2號樓B座的希岸酒店,竟趁機大幅度漲價,一間房漲價到2888元一晚。

真是黑心的資本家呀,居然發國難財。這不,被人舉報了,據說要罰款50萬。

當然,我是不贊成罰款的,自願交易,這裡沒有強迫,不存在著侵權。

即使有關部門不罰款,這家酒店也會被口水淹沒呀,光這輿論就足以毀掉一個品牌,就如一個明星搞出一點有違大眾道德的桃色新聞,就足以毀這個明星的前程,根本不需要權力機構介入。

這不,西岸酒店總部趕緊發布聲明公關救火了,該聲明稱,此次事件是由於品牌總部在發出不得漲價、能接盡接的規定後,該加盟店不遵守有關規定導致的。

該聲明還稱,公司總部已經對相關管理人員進行了處罰,並要求該酒店免費為受災民眾提供住宿。

就應該這樣嘛!國難面前,共渡難關嘛。

雖然經濟學告訴我們,當你免費提供的時候,需求就會大增,無論迫切不迫切,占了房間再說,而那些真正需求的人可能得不到房間,價格往往是一個信號,可以甄別真正的需求。

在供給端,如果免費了,可能供給會減少,本來可以接待,我不接待了,沒利潤我為何接待?本來可以想辦法騰挪出一些空房來的,我現在不騰挪了,沒利潤,哪來動力?

雖然經濟規律始終在起作用,但企業家應該明白,在這種關鍵時候,寧願找借口關門,也不能漲價,不能跟消費者的觀念對抗,不然毀掉的是自己的企業。

企業家們都應該跟鴻星爾克老板學一學,別人要買自家產品的時候,不是誘導別人多買幾雙,而是勸別人要理性消費。

結果呢,你看,別人本來買一雙的,硬是多買了幾雙。

企業家們都應該學一學,長遠考慮,而不是簡單的著眼於眼前的利益,特別是為了點蠅頭小利,跟廣大民眾的觀念對抗,那樣你會死的很慘,切記。

這次,鴻星爾克,終於鹹魚翻身了,靠的是甚麼?你應該有答案了。

 

來源   一本正經的華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