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6 日

陳松伶和鍾麗緹,折射出90年代香港娛樂圈的餘暉

文:唐令

今天想來說說《乘風破浪的姐姐》裡的陳松伶和鍾麗緹。

之所以把她們放到一起來講,是因為她們年齡相近,陳松伶1971年出生,鍾麗緹1970年出生。陳松伶雖然小一點,但出道更早。

不過兩人都是在1990年代最紅,差不多能算是同代藝人,在這批姐姐裡也屬於同一個段位,見證了兩岸娛樂圈的黃金期和變化期,搭檔的都是那個時期最紅的男藝人,但卻很少有人提到她們倆的歷史。

先來說說陳松伶。雖然陳松伶的初舞台表現算不上太讓人滿意,但還是能看出她身上那種感染力。

畢竟是給張學友音樂劇做女主角的人啊!在第二期的vocal演出裡,我們也能聽到她的唱功,在姐姐中明顯是拔尖的。

 

唱歌出道的陳松伶,可不止唱功好。要知道她16歲就成了TVB一姐,在《天地男兒》裡,可是古天樂和張智霖都喜歡的女人。

陳松伶進演藝圈是在1985年,那會兒她才14歲,靠一首《零時十分》在模仿葉倩文的歌唱大賽中拿到了冠軍。

之後,便在1987年演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校園點將錄》,還演唱了電影的主題曲《月球在轉》,陳松伶在裡面的舞會上穿著白裙的一段唱跳帥氣又嫵媚,太迷人了。

這是部典型的港式喜劇,裡面有不少青春性喜劇的暗示鏡頭,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陳松伶在這次演出後並不喜歡演電影,此後幾年都以學業為主,唱歌為輔。

但這段經歷也給她留下很大陰影,當時陳松伶的母親更希望她進演藝圈給家裡掙錢,甚至還為此家暴她,這也導致母女多年不和。

你會發現陳松伶真的是很喜歡唱歌,演戲事業的一個轉機在1989年,她演了電視劇版本的《天涯歌女》中的周璇,也是和唱歌相關。

她演的周璇唱功和音樂底子那是沒得說了,在這段和嚴子華相遇的戲裡,她那種少女的嬌憨和純真,很打動人。

1994年,她在無線台慶劇《笑看風雲》中演一個性格異常孤僻的女生,給觀眾留下難忘印象,尤其是她和鄭伊健的悲劇愛情更引無數人落淚。

結合陳松伶的演藝經歷,你會發現她幾乎「打撈」了香港各個時代的黃金男藝人。

《天地男兒》估計是陳松伶最被內地觀眾熟知的劇之一,那時候,古天樂還是「白古」。

作為戚其義「天地三部曲」的第一部,《天地男兒》可以說是香港家族劇中的代表作,集齊了鄭少秋、羅嘉良、古天樂、張智霖,女主角除了陳松伶,也還有宣萱、伍詠薇、張可頤,堪稱無線最大手筆之一。

劇中古天樂飾演的葉承康,張智霖飾演的羅子建都喜歡陳松伶飾演的方巧蓉,所以後來大家也開玩笑說,陳松伶是連古天樂都苦追不成的女人。

在這之後的第二年,陳松伶又演了《新上海灘》中的馮程程。

接連幾年,她拿到的都是TVB最好的資源,這就是「TVB一姐」。與此同時,她也沒落下自己的唱歌事業。

1995年,她成了台灣音樂人劉家昌在香港收的第一個學生,也才在這時候改名為陳松伶,開了個人演唱會,然後就被張學友看中,在他的音樂劇《雪狼湖》裡,接了林憶蓮的棒,演了女主角寧靜雪。

能跟歌神合作,本身就已經是對她唱功的最大肯定了,而音樂劇,比起單純的唱歌來又有更高的難度,不僅要唱功好,還要有舞台感染力。

一直演戲的陳松伶,在幾個版本的女主中也展現出了她最不一樣的優勢。

陳松伶在九十年代有多火,她那被人不停八卦的經歷,就顯得有多傳奇。

2005年前後,陳松伶認識了一位新加坡女孩Eeli,並讓對方做了自己的助理,兩人關係很好,一度還傳出同性戀傳聞。

 當時陳松伶的經紀人BoBo是她乾媽的女兒,陳松伶非常信任對方,大部分財產都直接放在BoBo名下,連買衣服買手錶都要問經紀人拿錢。

但BoBo不喜歡陳松伶和Eeli密交,居然直接捲走了陳松伶這些年賺的上千萬積蓄,當時的港媒還報道說,陳松伶只能帶著內衣褲被掃地出門。

後來陳松伶提到此事情時一度大哭,「我當時走的時候,只帶了點衣服加上身上穿的衣服就走了,當時覺得自己要崩潰了,除了在十字架面前大哭什麼都不知道做。」

2005年前後,確實是陳松伶最黑暗的一年,她父親也在這年去世,自己也被抑鬱症困擾,最難的時候,想過自殺。

但壞運氣還沒完,同期內陳松伶還查出子宮肌瘤,但根本沒錢治病,只能一邊拍戲一邊掙錢,延後手術。

這也對她的身體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後來她遇上張鐸也曾一度想要懷孕,但最終還是因為身體原因作罷。不過張鐸倒是很支持她丁克,兩人現在也很幸福。

後來劉家昌在香港開了「往事只能回味」個人音樂會,陳松伶也登台演唱助陣。

在她上場之前,劉家昌說,「我這個學生特別不走運……」

事實或許的確如此。但當我們看到陳松伶在《乘風破浪的姐姐》中跳起勁歌熱舞的時候,便會知道,她自己,絕對沒有用「不走運」來定義自己。

相比之下,鍾麗緹更像是個幸運兒。

 混血讓鍾麗緹有著一眼就能讓人記住的樣貌,國外長大的經歷也讓她整個人都顯得很西化。

這種「西化」不僅僅是外貌氣質上的,更是一種談吐中流露出來的自然感。比如她其實算女明星中比較豐腴的了(這當然也很美),但她一點也沒有為此有任何「需要瘦」的負擔。

 即便是穿著水鑽舞衣和高跟鞋,她也能直接就躺倒在休息區睡覺,這種一點都沒有偶像包袱和身體包袱的自然,被網友們調侃成鍾麗蹄·瑪利亞,基本是國內女藝人難有的心態。

你也能看到她始終在保持健身,但沒有刻意去追求瘦,這種健康和力量也很美啊。

鍾麗緹的入行,和那個時候許多女星的入行經歷類似,選美。

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有點鎖定了她的形象:性感、康健、大氣。她的影視作品,也基本和這種性感綁定。1994年,鍾麗緹就和鄭伊健搭檔演了《人魚傳說》。

同年她還有周星馳的《破壞之王》,直接以女神形象出現。

相信很多人都還記得《晚娘》和《色戒》,這兩部影片一前一後緊挨著,在當年可是引起了很大的轟動,也算是鍾麗緹的轉型之作。

因為之前鍾麗緹的電影作品雖然也是性感形象,但總的來說還是比較清純向和花瓶的,在製作上也屬本土。

《晚娘》和《色戒》的國際製作讓鍾麗緹邁出了新的一步,但最引人關注的,還是這兩部影片的大膽尺度和對女性慾望的直視,根本就不是當時正紅的香港女星敢接的那種作品。

但鍾麗緹敢。這可能也正是因為她清楚性感對自己的限制,才選擇用這種方式打破它。她說自己那時候拿到的劇本都是那種性感的花瓶劇本。

但她也說這種性感其實是種誤解,自己平時的性格很男孩子,也不是那種隨時隨地都會穿高跟鞋的性感女神。

回想起為鍾麗緹打開知名度的《人魚傳說》,這影片簡直將鍾麗緹在身體上那種肉慾的美發揮到了極致,但在故事上又走的是純愛路線,某種程度上也和鍾麗緹本人形成了呼應。

光是從《乘風破浪的姐姐》中,你就能看出來,鍾麗緹是個很單純的人,她真的是種小女孩心性,那句「狀態二十二歲,心理年齡十八歲」並不是追求少女感審美,而是她本來就是天生的單純心態。

在最紅的時候,反而選擇了淡出演藝圈,結婚生子,她說自己那個時候就是突然特別想要一個家,然後就去執行了。

兩段婚姻,最終都以分開結束,留下三個女兒。

鍾麗緹是真的很喜歡孩子,她說自己每次生孩子都會胖上50斤,但遇上張倫碩的時候,還是很想跟他有個愛情的結晶,看過她上的綜藝你就會知道,她的這種想確實是發自內心的。

她還在節目上說,自己其實是更需要孩子的。之所以選擇那麼早結婚,也跟這個有關。

那時候在香港,雖然大家都覺得鍾麗緹是女神,卻沒有人追她,因為家在加拿大,所以在香港她也沒有什麼朋友,就覺得很孤單,所以想「平衡自己的生活」,結婚要小孩,也是給自己一個動力。

印象很深的是鍾麗緹在《康熙來了》上,小S問她比較認真地走在婚姻的道路上之後,有沒有後悔過當時應該更拼事業的?

鍾麗緹說她想這個問題想過很久,但是後來覺得,「但是你的人生很短暫的,你不可以後悔。」

從她的婚戀史你也能看出來她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從來沒有放棄過愛情,一直以來都是很浪漫的很追求愛情的女人。

承認自己需要愛,渴望愛,追求浪漫,在一個慕強和慕理性,追求某種「大女子」文化的整體語境下,並不太容易。

從這點上來說,鍾麗緹其實和伊能靜有點像,都是那種特別渴望愛,同時又能勇敢承認這一點的人。

採訪的時候,不論蔡康永這種最會套話的人怎麼套她前兩段婚姻的事情,她都很小心地不說前夫的壞話。

然後她說了這麼一句話:「我覺得大家不是完美的」,所以在生活中也會有正面和負面的東西,那就讓我們把負面的刪掉吧,只留正面。

這種理想又積極的觀念,真的很像十八歲的少女對生活的那種想像和期待,這和年齡或者外貌上的年齡無關,而說的是一種對世界永遠滿懷期待的狀態。

要說,鍾麗緹來參加女團也算是有「底子」的,她一直很喜歡唱歌,早年還和戴愛玲做過唱歌組合,但這個組合只是參加了幾個活動,並沒有出過專輯,戴愛玲也很想再有自己的個人專輯,就不了了之了。

現在,鍾麗緹有了續上「團夢」的機會。

《乘風破浪的姐姐》,提供的是一種中生代女性的群像面面觀,她們大不一樣,但在成功或者說美好女性的層面上,又成為某種共同體。

「姐姐」這個詞的女性指向,有著很大的彈性空間,這個彈性不僅在生活方式選擇的多元化上,年齡從30+到50+的廣度上,也反映著某種狀態和經歷。

平心而論,陳松伶和鍾麗緹不算是九十年代香港娛樂圈最耀眼的明星,但她們確實親歷了那個最輝煌的時代,隨著這黃金時代餘暉遠去,她們身上的光暈一度黯淡,在殘酷的娛樂圈,說她們「過氣了」也是可以的,但只要給一個合適的舞台,她們依然可以光芒四射。

所以,那真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啊。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