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共在香港的內鬥將繼續

香港

文:鍾原

中共在香港拚命打壓民主派,剝奪香港人的自由,不顧國際社會的譴責,並試圖淡化美國的制裁,但中共高層的壓力實際相當大。儘管如此,中共高層仍然在加速香港的大陸化,試圖把香港變成直轄市,當然害怕香港的民主抗爭延燒內地。

此外,中共在香港還有另一大心病,即中共內部一直有人把香港作為內鬥的基地,或者說,是反習派的一個關鍵據點,習近平一直難以掌控。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反習派一直在推波助瀾,令習近平騎虎難下,最後不得不祕密讓王岐山前往救火,正式撤回了「送中條例」。2020年,習近平卻不得不鋌而走險,不惜徹底搞亂香港,也試圖真正掌控。

習近平沒有真正掌控香港官方機構

2020年1月6日,習近平的親信駱惠寧才正式接管了中聯辦。被撤職的前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曾長期在港澳領域工作,表面上也對習近平表忠心,但實際仍然是江曾派系人馬。習近平2012年上台,8年後,中聯辦的一把手才換成習近平的親信。再之前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更是江曾派系色彩更濃的一員,2017年明昇暗降為中共港澳辦公室主任,2020年2月13日,他被降職為副主任。

香港特首林正月娥到底是否真的聽命於習近平,也需要畫問號。她2017年上任,當時中共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還是張德江,林正月娥應該是江曾派大員張德江認可的。如今,中共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換成了韓正,他是典型的上海幫成員,依舊試圖延續江曾派的政策,維護所在派別在香港的利益。韓正被調離上海後,習近平不斷外調親信進駐上海,一直在打散韓正苦心經營的上海幫,韓正不可能與習近平一條心。

林正月娥在兩者之間最多就是搞平衡而已。習近平可以換中聯辦主任,但副主任及以下人員的清洗尚需時日,中共港澳辦的清洗同樣沒有徹底完成。習近平可能也想換掉林正月娥,但並非易事,不僅是任期問題,接續的可靠人選也沒譜,目前香港還不是直轄市,無法從大陸空降市長,更不能設置市委書記。

接替林正月娥的人選,只能在香港產生,但香港的地下黨中,習近平實際都無法真正信任,或者說都可能是清洗的對象。

習近平難以掌控香港地下黨組織

目前,習近平還沒能完全掌控在香港的官方機構,更難掌控香港的地下黨組織。過去23年中,從大陸移居香港人口超過100多萬,不難想像這些人的大多數應該都不是普通背景,有多少人肩負特殊使命更不得而知。香港回歸前,通過各種渠道進入香港的中共地下當成員,以及逐漸滲透、發展的本地成員,香港的地下黨人數恐怕已經接近中共現役軍隊200萬人的編制。

這些人本應是中共蠶食香港的最大本錢,如今卻成了中共高層的心病。這些人中,到底都聽命於誰,至今可能仍然是個謎。如果這些人並未聽命於中共高層,甚至現任中共高層都沒有人員清單,更沒有指揮的渠道,他們不但不是可支配的力量,反倒可能是中共內部政治對手的資本。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曾發生了元朗黑社會白衣人惡性打人事件,警察故意提前撤離,報警電話無人接聽。這起事件,更像是習近平的政治對手幹的,而不是習近平或其親信下令,其目的表面上是恐嚇香港示威者,實質是為了挑起更大爭端,令局面無法收拾,讓習近平難堪。

2020年最後一天,長期破壞、騷擾香港法輪功真相點的青關會忽然全部撤離,據稱正式解散。傳聞是習近平親自下令,難知是否屬實,但顯然中共高層並不信任青關會。青關會不只針對法輪功,2019年7月19日,深水埗區議會討論《逃犯條例》修訂事件,數十人手持標語在會議室公眾席不斷叫囂和辱罵議員,其中就包括多名青關會頭目和成員,但這樣好用的打手卻被中共高層棄用了。

2012年,前香港特首梁振英上台的同時,青關會突然出現在香港法輪功的各個真相點,拿喇叭對著法輪功學員大聲辱罵、遮擋真相點展板、橫幅,還有吐口水、打人、破壞展板等,一直持續了8年。但一夜之間,青關會卻消失了,這個青關會實際聽命於誰,也就水落石出了。現任中共高層並未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應該也不想替江曾背黑鍋,但直到2020年的最後一天,青關會才被解散,可見現任中共高層對香港地下黨組織並無多大的控制力。這樣的組織還有多少,到底為誰服務,中共高層恐怕都還沒有理清。

香港是中共各派官員的理財之地

中共各級官員在海外的資產,從中國大陸直接進出顯然不便,香港自然成為理想的中轉之地。2020年8月北戴河會議期間,習近平、栗戰書、汪洋三人家族成員在香港的豪宅被忽然曝光,顯然是政治對手在關鍵時刻放料。這也再次表明,反習派仍然在香港有相當的根基,能夠掌握如此詳盡的信息。

2019年11月,正值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據稱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僱了一架私人飛機把其在香港的財產轉移到柬埔寨。2017年1月27日除夕之夜,明天系老闆肖建華從香港被綁架回中共大陸,成為中共權鬥的犧牲品。

如今,川普取消了香港的特殊地位,大量資金從香港外逃;有多少屬於香港本地商人,又有多少屬於中共各級貪官,不得而知;香港股市投入的資金中,有多少是香港市民的錢,又有多少是中共貪官的錢,同樣難以分清;以香港外資名義,在中國大陸開辦的各類企業,有多少是真正的外資,又有多少是貪官們的錢回流,更難以計數。

動用香港黑社會,或者支配青關會這樣的地下黨組織,當然需要大量資金,自然是誰出錢就聽命於誰。中共每年的財政支出,比如國安部、公安部、統戰部、中宣部、港澳辦、中聯辦等,應該有一部分用於維持香港地下黨運作,但恐怕更多組織的運作,依賴於自成體系的資金來源,相信很多就來自於香港的合法產業,現任中共高層到底掌握了多少?

中共高層急需徹底掌控香港,壓制香港的民主、自由是一方面,全面掌握這些地下資產同樣是目的之一。這些龐大的資金不但支撐著大量香港地下組織的運作,也在支撐中共內部派系爭鬥的運作。

中共公安部部長孫力軍落馬前,就一直在指揮香港的行動,他動用了多少資金支撐香港的運作,又有多少在香港的資金支撐了他及他的手下在大陸的運作,這個謎團恐怕也是他被迅速端掉的原因之一。他的背後的那些人,或許才是真正的老闆,這些人應該大多是習近平的對立面。

馬雲等人畢竟在中國大陸,2020年末遭遇的打擊顯然也是派系鬥爭白熱化的表現,但中共高層對彈丸之地的香港卻似乎還是鞭長莫及。

面對美國的制裁和西方各國的譴責,中共高層繼續毫無理智地在香港硬幹,表面上在與西方對抗,實際還有內鬥的難言之隱,中共高層的權力隱憂,遠比外界看到的更加脆弱。

香港作為中共內鬥的延續之地,在2021年可能還會掀起高潮,這樣的爭鬥又加劇了外部的困局,應該也就決定了中共最終的命運。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