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天後數到她,不敢說空前,竟然絕後

香港的天後數到她,不敢說空前,竟然絕後

文:黃小米

天後鄭秀文今年即將步入五十,她自開始經營社交網路賬號以來從不諱言自己的病痛經历,小到感冒發燒,大到2019年相繼為濕疹、胃酸倒流所苦,她都不吝分享與各種頑疾共存的經历。那些在病房的素顏照和各種藥罐的照片讓人心疼,但她的態度就像分享運動後大汗淋灕的自拍,或養生食譜、健身心得一樣坦率。

前輩巨星如張國榮和梅豔芳曾經對身心疾病諱莫如深,鄭秀文則明明白白地讓我們看到天王天後都有泥土腳。以美好健康的色相肉身為招牌的娛樂圈背後是一部痛史,與其說鄭秀文屢次「戰勝病魔」 ,不如說她不斷示範如何與自身的局限共處。如果說從前的鄭秀文以身心狀態失衡為代價創造著銷量和票房奇跡,現在的她雖然依舊是那個追求完美的工作狂,但最常傳達的人生觀是:世間沒有奇跡,只有一日複一日地面對殘缺,才有希望「從時間中找到出口」。

如今看來,鄭秀文是沒有爭議的華語樂壇最後一代天後,也是香港影壇最後的票房靈藥 。那句流傳甚廣的「香港人人都愛鄭秀文」出處不明,她早年在TVB拍戲時因為脾氣火爆被封「臭四」的黑历史倒是被記錄在案。不過除此之外她的負面新聞非常有限。她的正面形象和積極態度,以及歌壇影壇的成績讓人想起前輩劉德華,於是人稱「女版劉德華」。

他們都對身材外形的管理十分嚴苛,至今都有體力在舞臺上挑戰高難度舞蹈動作,他們在銀幕上共同創造了港式愛情小品的基本範式,在2005年左右兩人還相繼加盟林建岳成立的東亞唱片,成為一哥一姐,在唱片業花果凋零的當下還時有新的音樂作品問世。

而在兩位驕人成就的另一面,他們也都曾經遭受重大身心困境,鄭秀文一度因抑鬱癥停工,劉德華前幾年拍廣告發生墜馬意外,他們也都曾在演唱會上因失聲而落淚致歉。

2012年拍攝《盲探》期間,鄭秀文在微博上這樣寫自己和劉德華:「我倆雖都很瘦但我感覺我們都屬意志堅定的人,還有,我們雖各自擁有仰賴的信仰,但我們彼此尊重、彼此分享心中的信念。」

《盲探》(2013)

幸運的大多數人無從揣測身患抑鬱癥意味著甚麼,而沒有信仰的人也無法想象宗教帶來的影嚮。劉德華於九十年代已皈依佛教,而鄭秀文成為基督徒和她罹患抑鬱癥有很大關系。那次長達三年的暫別娛樂圈也是她演藝生涯的分水嶺,基本上以關錦鵬的電影《長恨歌》和鄭秀文2007複出演唱會為起始和終止標志。

《長恨歌》(2005)

出道以來,鄭秀文的走紅比劉德華順遂很多,年少進入歌壇,沒過多久就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快歌路線,一度被譽為「快歌第一人」:《獨一無二》和《眉飛色舞》至今讓人想跟著搖擺,她的抒情慢歌如《舍得》、《值得》、影視主題曲《真命天子》、《快樂不快樂》、《終身美麗》,慵懶的《808》等都有資格進入時代金曲的行列。

舞臺上,鄭秀文被譽為百變天後,從頭髮顏色到眉毛的畫法多到可以出目錄。她的多款經典造型包括「耐克眉」出自香港最天馬行空的化妝師阿Zing,他也是王菲的禦用化妝師。鄭秀文和王菲都是衣架身材,因此她們當年的演唱會和唱片造型都值得期待。樂迷也許會選邊站,但時裝迷不分伯仲都同樣關註。鄭秀文除了長期同「香港演唱會服裝之父」Thomas Chan一起出新出奇之外,2015年的世界巡演和印尼新晉設計師Tex Saverio合作,留下了黃金鬥篷等新經典造型。

和舞臺上大膽有力的形象不同,鄭秀文最深入人心的銀幕形象都是平凡市井的小女子,從這些角色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不那麼嚴肅。她在世紀初接演的一系列都會戀愛小品隨著時間過去顯得越來越同質化。《孤男寡女》裡的Kinki,《夏日的麼麼茶》裡的Summer ,《瘦身男女》裡的Mini如果還算讓人印象深刻,其他如《嫁個有錢人》裡的咪咪,《同居密友》、《戀上你的牀》等在觀眾記憶中恐怕就比較容易張冠李戴了。

《瘦身男女》(2001)

這些角色大多有點神經質,對容貌身材、個人能力沒有信心,另一方面對愛情又充滿天真的幻想,金錢顯然會在愛情面前落敗。從爆冷大熱的《孤男寡女》開始,鄭秀文就被定位為「港女」代言人,這個詞語從早年形容「擁有不良特質的香港女性」或眼高手低的「拜金女」變得沒那麼負面,變成表面堅強內心脆弱的意思。在後來的詮釋裡甚至帶有夢想不大、甘心平凡的含義,尤其是到了楊千嬅演繹的餘春嬌更加如此。

《孤男寡女》(2000)

可見「港女」的含義在不斷變化,也記錄了香港這座城市在历史進程中形成的極端保守與開放並存的特質,「港女」們不斷在兩種截然相反的價值體系之間進退。粉絲喜歡鄭秀文的瘦削身形,以出道以來從沒吃飽的偶像為榮,另一方面,她的身形也一直遭到無情的嘲弄,以至於她一有機會就自嘲身材平板。

有人欣賞她的酷和前衞,也有人希望她在現實中上演和戀人分分合合多年之後終成眷屬的故事。而當她遭遇丈夫出軌,似乎也符合了有些人對「美強慘」人設的期待,至於她選擇原諒對方,更成了爭議的焦點,反對者想不到看似先鋒的她會做出這個決定。

沒人能揣摩鄭秀文對整件事的感受,但顯然她願意站在更抽離的角度來看待,就像她總是在社交媒體上以第三人稱Mi自稱,刻意和屬於公眾的那個鄭秀文保持健康的距離。她在出軌事件後的回應文中引用了《新約》中《哥林多前書》裡的著名訓誡:「凡事包容 , 凡事相信 , 凡事盼望,凡事忍耐」。這段話的出處曾於2010年出現在鄭秀文和rapper陳奐仁合作的《一步一步愛》裡:「哥林多前書十三章第七節,應允我,相信一步一步愛。」這首歌屬於鄭秀文擁有信仰之後演繹的一系列具有宗教意味的歌曲之一。

鄭秀文如火如荼的演藝生涯在《長恨歌》之後進入了休眠期,拍攝過程已經傳出她哮喘複發並精神不穩的消息,電影上映後有關她身心情況惡化的新聞和對電影本身的批評夾雜在一起。其實以她當時的情況,恐怕就算電影獲得巨大成功也幫助有限。此後她淡出公眾視野良久。正如她後來在《無人島》中所唱:「躲一躲,承諾會再生。」

對再度「複出」的鄭秀文來說,教徒身份不能不提,她除了發行了福音意味濃厚的《信者得愛》專輯之外,去年的新歌《萬物有時》歌名也取自《傳道書》。我們看到了一個更願意分享,也更願意放過自己的鄭秀文。2016年她抱恙開演唱會,連續兩晚失聲,當場痛哭道歉,但幾年後她分享走音視頻自我調侃,寫下一句「人生,不過是「關關難過關關過」」。

音樂方面,她在2019年達到了在「紅館」開唱100場的記錄,十年來多次舉辦世界巡演,她的歌迷除了懷舊,也期待看到她幾十年如一日穩坐時尚女王寶座的新造型。電影方面,鄭秀文在採訪中說不會因為過去的票房口碑失利喪失信心,仍舊願意挑戰。複出之後很快以《大搜查之女》證明演技仍在,此後再度和伯樂杜琪峰合作了《高海拔之戀2》和《盲探》,尤其是後者讓人重溫了港產喜劇帶來的快樂。

《高海拔之戀2》(2012)

今年之前她已經拍完了了好幾部尚未公映的新片。其中有老牌港樂詞人潘源良導演的《聖何塞謀殺案》,講舞臺劇演員的《八個女人一臺戲》(來自《長恨歌》的導演),和旅法導演戴思傑的《午夜慢車》。其中最讓人期待的可能是張艾嘉執導的疫情題材電影《世間有她》中的段落,這個以很多人的苦難為背景的故事由鄭秀文演來也許相當合適。她給電影寫的宣傳語是:「你比想象中更堅強」。

《午夜慢車》(2020)

身心的病痛本來就是人之為人的基本處境,娛樂業承諾的快樂從某種程度上對此視而不見,因為每一場被公之於眾的病痛消息都是對生命有限的提醒,是一個極想讓人忽略的不和諧音符。不過越來越多的藝人明星都更願意袒露自己跟病痛、心魔纏鬥的經历,希望在困境中的人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華語娛樂圈中,鄭秀文絕對算得上表率,她對待脆弱生命的謙卑態度是年近半百的她魅力只增不減的原因之一。她最近的歌曲《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有這樣幾句歌詞:「患病這刻才發現極渺小」 ,「年年適應年年老去,而智慧是沉澱精髓」。

來源:虹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