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世紀最後的香港樂壇「女俠」

謝安琪

同樣藏在紀念幣背面的那位歌手,亦用自己最入刑入格的態度與作品,自帶反骨唱腔,唱出了港樂犀利一面,腔調醒目,特立獨行,唱得港樂正面反面都動聽。

她就是讓黃偉文和麥浚龍上癮多年的香港最別致女聲。

——謝安琪

黃偉文希望她永遠不要紅,只想將她的聲音好好珍藏。

謝安琪把聲裡的乾淨和伶俐美得很私人,質感極高貴,絕對不會爛大街亦聽不出一絲的討好和俗艷。她的流行與熱度剛剛好,唱到盡處總有絲絲冷感殺出風格。

她應該是香港樂壇少有的,不靠唱大眾情歌走紅的歌手。

2005年1月5日,以歌曲《姿色份子》出道,2006年推出歌曲《愁人節》嶄露頭角,2008年以一首《喜帖街》紅透樂壇,成為名副其實的DIVA。

《姿色份子》聲聲諷刺時下整容風潮,嗆聲這個不知美為何物,人人追求一張標準臉,衰得千篇一律,悶得無可救藥的大時代。

其他的天后剛剛出道的時候都是以討好的姿態尋求與聽眾之間的共鳴,所以選歌以情歌或勵志歌曲為準。

像謝安琪這種,一開唱就懟的,祖兒,千嬅,陳奕迅都不敢。

所以,「剛」成了謝安琪最優美的標籤來著。

其實,香港幾大天后,個個都」剛「,只是千嬅「剛」在感情,祖兒覬覦名利和掌聲,KELLY貪玩搞怪,何菇專為酷兒正名,而剩下一個謝安琪專挑別人不敢玩的,越敏感越小眾她越帶勁。

情話少說,只說真話。

《山林道》《祝英台》名詞新解,標新立異,力撐男女平權,也誓要憑歌為香港的新生殺出一條血路。

都是天后,人家風風光光上舞台,她只求玩到盡,和聽眾吹水,開國際玩笑,不怕上斷頭台。

以「十惡」與「十誡」為主題詞做專輯,她《KONTINUE》這張專輯,至今仍是樂迷的聖經。

歌頌情懷,信仰自由,追求最愛,以歌犯禁。

不口水,不矯情,裡面十一首歌,每一首都有一種打破常規,破舊立新的氣勢與格局。

《勢不兩立》辛辣入骨,拿這世間所有的對立面出來說事,用以表達對民主的呼喚以及對人與人之間相互尊重的提醒。搖滾范兒十足,酷帥有型,震耳欲聾。

《篋神》陰陽怪氣,嘲諷香港流行人人拖住旅行箱在街上走的莫名其妙,拿腔拿調,好有趣味。  

大寶藏來自黃偉文的《家明》和林夕的《獨家村》。

不想再妥協的黃偉文借著謝安琪把聲找到了「世上唯一那隻白馬」和「時代遍地磚瓦,唯獨欠的這份優雅」。以及自由最可貴,強權亦無畏的骨氣。

假如讓他說下去就成了謝安琪的《獨家村》。

當然沒有會想到,這位香港天后居然和大陸的反串達人李玉剛合唱過一首歌。

謝安琪的獨樹一幟,還在於她一反到底,她連情歌都是反著唱的。

一般我們聽到的情歌都在控訴情人的薄倖,愛而不得,要生要死,永遠是渴愛到卑微。而出自謝安琪的情歌則是為了天荒地老,成就一次絕戀把愛人推開的淒絕《羅生門》。

她要愛,更要理解同懂得。

她唱的情歌裡面不需要過多的索愛,而是有一種遇到愛便深愛,願意做人家妻子,但不愛了便會抽身離開,回歸自我,找個女伴為她舔汗水。

於是,近年來,麥浚龍為她量身定做的浦銘心。以她為主角創作出來的反情歌成為了港樂的新經典。

2018年11月,樂壇最佳cp麥浚龍和謝安琪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拉闊音樂會。

這場音樂會極短,極簡,布景和舞美都省了,直接是一男一女,一個樂隊加一枚王雙駿以《羅生門》為開頭開門見山講述著一對男女的故事。

它沒有紅館的轟烈和華麗,所以不算傳奇,它更像是一場私密且走心的約會,只和回憶有關,全是私情與難言之隱。

闕歌幾首,一半給前任,一半敬孤獨。

在舊愛布下的《羅生門》裡沉溺,自慰,提取溫暖度嚴寒,占用一個暗夜的溫柔與曖昧,一邊在回不去的最動人時光裡享受,一邊破析愛情這宗迷惑人的懸案。

在麥浚龍決定和謝安琪在聲音上做一對愛侶,借著董折與浦銘心的身分,像楊過小龍女那樣痛愛時,黃偉文先以倒敘設下古龍式的懸念,林夕學著金庸的細思恐極填充著血肉,周耀輝來添上迷幻的修辭

這場戲屬於董折與浦銘心,同樣在說這世間每一對曾經深愛卻沒福氣愛到最後一秒的飲食男女。

真實,刺痛,放肆,細膩,讓人避無可避,正視愛情。

在天不怕地不怕的十七歲,一見鍾情,炙熱相愛。愛了十年,到了28歲懷疑愛錯,孩兒都有了,卻成了一對煙火避免吵架的爛藉口。

時而雌雄同體歌頌那美得驚天動地愛的要生要死的《漩渦》,時而點支煙做起那立地成佛的《酷兒》繼續《念念不忘》,有反骨有情有義。

《喜帖街》當然要從她嘴裡唱出來才有種向死而生的瑰麗,配得上那條承包香港所有喜事的繁華舊街。

一貫身分曖昧,嗓音迷離,態度不明,同在歌壇這個偌大的修羅場廝殺,可她卻殺氣全無,不似容祖兒那樣死死盯著天后寶座,也沒有陳慧琳太過完美無瑕事事無意外,而是有喜歡的歌就唱,沒有則躲起來做一個幸福的人妻和媽媽。

總是以退休的神奇女俠狀態去做天后,有能力卻無心戀戰,自有一種散漫脫俗,至純粹乾淨,俗與不俗,永遠剛剛好。

於是,林夕在《鍾無豔》結尾傷人至深卻悽美無比的「未有開封的汽水讓我抱在懷內吻下去」被她低吟淺唱方入化境。

這十年,他們未算互相了解就墜入愛情漩渦,曾經她孕婦裝宿舍裡示眾,嘩聲四起,哪一對踏上這步似這種年紀。

有過享受,被歲月背叛,承受感情的欺騙,從勇悍無比變做溫存困獸。直到寧願去吹吹風似流浪狗,臨插入去才害怕開門無話,想請先抽幾根煙看馬路轉燈真耐看。

接著一別兩寬,最後墜入無間地獄,在愛與不愛,愛而不得,談不上恨,但一世如鯁在喉耿耿於懷。

害怕又迷戀,相親卻沒法接近,如此循環往復,永不超生。

試過婚姻,但依舊孤獨,不希望愛人走,卻又束手無策,不懂得如何再去擁有。

眼睜睜看著愛情已死,愛人成為他人的妻子,好像落在手裡的一片雪花,再喜歡也要放任他轉手融化,而當第二次落雪再來,卻再也找不回來那片摯愛。

愛之恨之念茲在茲正是忘記美不美詩日記不說道理

並非情侶,也不流行,說不清道不明戒不掉一呼一吸緊貼皮膚。

不同於在香港樂壇這枚硬幣正面的容祖兒陳奕迅,安守背面的麥浚龍和謝安琪,曖昧一場,妖孽半世,拈花唱歌發樣子真美。

獨立,乾脆,性感,酷到戀愛還是離婚都緊握自主權。

自此,性感不再要靠豔骨,自主就得。

謝安琪復活了浦銘心,浦銘心解放了新港女。

港大中文系畢業,嫁給自己喜歡的男人,有再多錢都好,只租一間屋住在從小就住習慣的大浦。

每一個明星都做大娛樂家,取悅別人,只剩下一個謝安琪沒事就回自己家,討好自己。

做天后,做媽媽,做人妻最舒服不過謝安琪。

謝謝她用自己特有的方式將港樂的一畝三分地經營成暗色天堂。

生日快樂,Kay!

作者:伶小姐  三嬸看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