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名媛整容去世:花600萬,手術33次

香港名媛整容去世:花600萬,手術33次,整容後的她們過得怎麼樣?

文:度公子  

香港富三代名媛,在韓國整形時意外身亡。

9個月前,香港針織大王、堡獅龍創始人羅定邦的孫女羅貝兒,飛往韓國首爾一家診所進行抽脂隆胸。

在抽取手臂脂肪填充到胸部時,對所使用的藥物丙泊酚產生嚴重不良反應。

藥物感染,直接導致缺氧,34歲的羅貝兒命喪手術台,再也沒能離開整形診所。

香港名媛整容去世:花600萬,手術33次

經過調查,該診所存在嚴重操作漏洞。

在進行抽脂手術時,現場壓根沒有麻醉師,僅憑儀器操作,或者直接使用各類強度鎮靜劑麻醉病人。

而造成羅貝兒感染死亡的丙泊酚,便是診所違規使用的一種強度鎮靜劑。

堂堂豪門千金,為何也會踩坑到整容黑診所?

訴訟書上說,她在結識診所業務員Shim Bok-hwa後,才決定抽脂隆胸,順便慶祝將要到來的35歲生日。

只是熟人也不能輕易信任,否則意外發生,生日過成了冥誕

羅貝兒丈夫憤而起訴黑診所,理由也讓人心涼三分。妻子意外離世,他失去了年度收入,未來也將損失三分之一的岳父遺產,因而需要高額賠款。

追溯到羅家第一代掌門人羅定邦,他開拓了香港針織帝國,又是堡獅龍創始人,去世時給後人留下幾十億遺產。

香港名媛整容去世:花600萬,手術33次

羅貝兒的父親身為第五個兒子,分到的遺產自然也不可估量。

都說豪門深似海,籠罩在羅家上空的喪女之痛正濃,冰冷現實的夫妻情緣卻率先浮出水面。

近些年整容出意外的例子不少,但還是抵擋不住逐年低齡化、大眾化的趨勢。

作為「 東方四大邪術」之一的韓國整容業,著實給偶像行業輸送了不少精緻美人。

可換頭之後,真的能更換人生嗎?

這名長相清甜的日本偶像,名叫竹內桃子。

香港名媛整容去世:花600萬,手術33次

五官精緻,皮膚無暇。隨便發張照片到推特,就能收穫大量點贊,桃子喜歡現在備受矚目的生活。

因為以前的她,長得平平無奇。

你能想像嗎,這個90後女孩為了整容,付出十年時間,花費600多萬日元,把臉上能動的地方幾乎全整了一遍。

每一處精緻的五官之下,都有整形手術的刀口,她的美麗是一場踩在刀尖上的冒險。

桃子的原生長相並不算醜,但她的理想是成一名靠顏值吃飯的偶像。後來如願,以地下偶像的身份站在舞台上時,卻頻頻被潑冷水。

觀眾在底下大喊「 醜女」,辱罵性的語言層出不窮,桃子看遍所有時尚雜誌,都找不出讓自己變得更美的妝容。

為什麼我沒有擁有像母親一樣漂亮的雙眼?直到母親告訴她,自己的雙眼皮也是多年前割的,這件事就連父親也不知情。

絕望中的桃子看到了一束光,她想整容。

香港名媛整容去世:花600萬,手術33次

彼時父母多病,家境並不富裕,可母親為了幫助女兒找回自信,還是支持她去做了人生第一場整容手術——雙眼皮埋線。

當桃子如願以償地擺脫單眼皮後,父母卻雙雙離世。遭受人生重大打擊的桃子,開始陷入強迫性整容的怪圈。

為了讓眼睛更大,花了19萬日元開眼角。

為了擁有完美的雙眼皮,花了6萬日元進行埋線手術。

為了讓鼻樑高聳,注射了每毫升5萬日元的玻尿酸。

為了讓鼻頭精緻,花了60萬日元調整鼻尖。

為了使嘴唇豐盈,又注射了每毫升4萬日元的玻尿酸。

還進行了約15萬日元的臉部提拉手術、溶脂注射,桃子才終於蛻變成大美人。

她前後做了33場整形手術,直到玻尿酸把山根撐得越來越寬,朋友們都叫她「 阿凡桃」。

醫生也警告她,這張臉已經到了整容的上限,再做下去,臉就徹底垮了。

桃子很聽勸地收手了,還把自己的整容經歷整理出書,拿了版稅之餘,也圓了作家夢。

然而在日本像桃子這樣,能夠真正走到整容終點線,藉由蛻變走向成功的女孩並不多。

人們以為整容能夠找回外貌自信,但變美的邊際效用逐步遞減,感染的風險步步攀升。

當事者卻飲鴆止渴,往往已經無法回頭。

另一位日本偶像高嶋美,是日本cos圈內女神級別的大人物。

她在漫展上的一顰一動,都宛若從二次元穿越而來。

這樣一位出塵絕豔的coser,最近卻為了還債,下海拍起了AV,畫風陡變。

高嶋美的故事還要從被霸凌的童年說起。

她因下半張臉凸出,一直被同學叫猿人、大猩猩,孤獨而自卑的青春期,讓高嶋美對外貌極其敏感。

她渴望穿漂亮的製服,跟同學坐在咖啡廳自拍,而不是一次次被排擠在鏡頭之外。

後來她用打工賺到的零用錢,背著家人進行了人生第一次整容,2萬日元的雙眼皮手術,讓她告別了多年的腫眼泡。

容貌的改變,似乎讓她找回一點自信的力量,高嶋美鼓起勇氣去應聘心儀的公司,還是被拒絕了。

她把這次失敗歸咎於外形不夠好看,於是想再次整容,提升個人魅力。

隨後她繼續打工攢錢,想進行第二次整容手術,只為再一次沖擊夢想的公司。

這一回,她花費了189萬日元,做了削骨和下頜內推手術。

手術效果立竿見影,起碼她外凸的下頜消失了,甚至擁有了完美的側臉。

高嶋美驚喜又忐忑地,再次去應聘工作,這一次她拿到了offer。如果故事到這裡,高嶋美的故事也算圓滿。

然而這時候,整容就像一個巨型沼澤,令她深陷其中。每每失落、不快之餘,她都想重溫一把,整形找回自信的感覺。

一個想法充斥在她耳邊,整容能使我更完美、更自信。

終於,高嶋美給自己制定了一個終極計劃,要達到理想的外形,她要去韓國大換臉,整個手術總花費約700萬日元。

普通女白領如何最快攢夠700萬日元(約合44萬人民幣),她想到了風俗店。

從此,高嶋美的另一重身份是風俗店中的夜場兼職,在這裡,只用2個小時,她就能賺到10萬日元(6300元人民幣)。

在她的不懈努力下,700萬很快攢夠了。

高嶋美飛往韓國,做了人中縮短、V-line、開眼尾、牙齒矯正、鼻綜合、去淚袋、去黑眼圈等一系列手術。

變美的代價除了高昂的醫藥費,還有難以承受的恢復之痛。

有些手術不能全麻,她只有咬牙堅持,術後疼痛,食不下嚥,高嶋美生生餓瘦了26斤,整個過程堪稱非人折磨。

但結果足以高嶋美忘記這一切的痛苦,鏡子裡全然陌生的美貌,是她多年夢寐以求的那張臉。

然而她歡喜地回到日本老家後,父母卻根本不能接受她的新外形。

雪上加霜的是,高嶋美在風俗店接待的一名熟客,竟然把表白信寄到了父母手裡。

看到女兒冒死整容,竟然還委身過風俗店,父親勃然大怒,當即斷絕關係,把她趕出了家門。

高嶋美一如浮萍,又漂回了東京。她以為的重新開始,不過是重蹈覆轍。

高嶋美已經回不到原來的生活,只在東京找了一家動漫店,乾脆做起了店員。

因為工作需要,偶爾也會把cosplay的照片上傳網絡。

高嶋美的完美五官,簡直像從漫畫中走出的美少女。很快在cos圈走紅,成為各大動漫節的紅人,甚至擁有了一批追隨的粉絲。

如果這時高嶋美懂得如何收手,她仍舊能找回失落的價值感。

然而她遇到了一位花言巧語的男公關,更要命的是,為了博得男公關的關注,高嶋美不惜跟其他女顧客比拼財力。

短短兩年時間,她花在這個男公關身上24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54萬元,比她整容的全部花銷還多。

而其中大部分錢都是藉的高利貸,債台高築的高嶋美最慘的時候,只剩下1200日元。

走投無路,她又想起最後一個出路:下海拍AV。

然而一旦有錢到賬,她還是忍不住去奢侈品店內掃貨,抑制不住地高消費,令她痛苦。

而層出不窮的整容後遺症,還得不時飛往韓國做修復。

她失控的生活早已像個金錢無底洞,如今高嶋美美則美矣,卻毫無靈魂香氣。

整容填補了美貌的缺憾,卻填不了慾望的溝壑。

她依舊是自卑的高嶋美,需要不斷地用整容和高消費來尋找存在感,縱情聲色來麻痺自己。

這張漂亮臉蛋,就像惡魔開出的終身支票,在高嶋美伸手接過的那一刻,她便無可救藥地向深淵滑落。

我並不反對整容,也理解容貌的改變,會提升一部分自信。

但把自信全都建立在容貌上,就是對的嗎?

以前說過陶虹教育女兒的例子,她女兒哭著回家,說同學罵她醜。

可是陶虹正色告訴孩子:你不醜,也不漂亮,但你是獨一無二的。別人覺得你醜或者漂亮,這都是他們的看法。

我們覺得容貌會影響人生進程,無非是想走顏值這條捷徑,卻發現行不通。

高嶋美的童年很不幸,但成年後,她仍舊有很多次重新選擇人生的機會,而無疑每一次,她都把希望壓在了容貌上。

她有驚人的意志抵抗整形手術的痛苦,卻無力面對真實混亂的生活。因為手術往往立竿見影,而生活顯然沒有這麼多一蹴而就的好事。

可人生之漫長,誰不是上下求索,才得真理。習慣了走捷徑的人,哪裡顧得上這些。

然而歸根結底,整容與否都是個人選擇。但保障手術安全、形成自己的美商,無疑比容貌更重要。

我們該如何過好這一生,聽從別人的聲音,遠不如相信自己。

來源      一日一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