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伊健離開銅鑼灣:香港《古惑仔》往事

鄭伊健

作者:叉少

1993年,王家衛拉著張國榮、林青霞等人籌拍《東邪西毒》,用全明星陣容「騙」了台灣投資商上千萬港幣,業界紛紛跟風。僅僅一年時間,大量台港合資片準備開拍,香港明星的片酬卻一路暴漲,台灣投資商入不敷出,逐漸退出香港市場。

沒了台商,香港電影人將目光放向了內地,文雋(《古惑仔》編劇)北上和姜文合拍《陽光燦爛的日子》。可惜1994年又發生件麻煩事,因為之前《藍風箏》、《誘僧》等合拍片違規操作,審核制度在這一年變得更加嚴格,香港導演的大陸之旅又被迫中止。

1996年,香港電影黃金十年早已落幕,影人們走投無路時,有部電影《古惑仔之人在江湖》卻橫空出世。

拍攝周期兩週,成本僅百萬港幣,沒有大明星,上映一週卻紅遍全港。緊接著,第二部《古惑仔之猛龍過江》開拍,投資更少,製作更粗糙,拍攝周期只有11天,主角鄭伊健因為有別的檔期只拍了兩天,配角陳小春出來頂了大梁。

但《古惑仔之猛龍過江》票房比第一部更高,達2250萬港幣。1996年,《古惑仔》成為最賺錢的系列電影之一。

那時候影人們都以為《古惑仔》將挽救香港電影的頹勢,紛紛架起攝影機大拍跟風之作,卻沒想到這部黑幫題材的電影,不但沒有再續輝煌,還給香港和大陸的青少年都帶來了不可逆的負面影響。

被選中的人

 

香港電影市場最繁榮的時候,一年要出3、400部電影,因為出產量太高,導致導演人手不夠。很多不是這行的人紛紛下海。劉偉強就是其中一個。

中學畢業後,劉偉強進了邵氏電影當攝影小工,他頗有天分,入行八年後就有了攝影代表作《旺角卡門》。90年代初期香港電影行當遍地是金,劉偉強聽說有投資商找不到人,就乾脆親自上陣,1990年指導了自己第一部電影《朋黨》。

<劉偉強 >

劉偉強自覺水平很爛,他找到了王晶,進了他的導演工作室,學怎麼拍電影。

導演不好當,劉偉強拍出來的電影時常被人痛罵,編劇文雋就經常在電台罵他的《廟街故事》,劉偉強知道了心情很不爽,要上門打文雋。人已經到了門口,就要敲門,王晶攔下了他,說:「先不要打,讓他來公司再說。」

文雋應邀來了公司,王晶為了平息兩人的怒火,隨口說了句:「不如我們三個合作,搞一家公司吧。」

<劉偉強、王晶和文雋 >

架沒打成,三個人反而合了伙,開了一家名叫「最佳拍檔」的公司。「最佳拍檔」第一部企劃,就是《古惑仔》。

《古惑仔》的故事來源是當時一本火爆的香港漫畫,漫畫策劃吳志雄正好是劉偉強的朋友,便幫他拿下了版權。

漫畫主要劇情就是社團之間打打殺殺。王晶對這個企劃並不是很上心,也沒指望賺錢。

洽談好劇本改編後,三人就開始選擇演員,最開始他們想找劉德華扮演主角陳浩南。

 

《古惑仔》漫畫的作者牛佬甚至已經默認主角是劉德華了,陳浩南漫畫裡的形象照搬了劉德華在《天若有情》裡的樣子,但當時劉德華卻因為出演了太多同質化角色,拒絕了這個提議。

王晶又想找何家勁,但何家勁那會剛在內地拍完《包青天》,太紅實在沒空。

選無可選時,王晶想到了一個人——鄭伊健。

1995年,鄭伊健正處在人生低谷。

他最開始想當歌手,羅文很看好他,收他當了徒弟。但唱了好幾年也沒唱火。

唱歌的同時,鄭伊健也演戲,他在TVB主演了《蜀山奇俠之仙侶奇緣》,也沒紅,台裡就把他調過去當兒童節目《430穿梭機》的主持人。

鄭伊健心情鬱悶,就留了長頭髮,結果又被公司抓著,一連罵了幾個月。

<鄭伊健 >

但他一頭長髮,眼神憂鬱的形象卻讓王晶印象深刻。

王晶看好鄭伊健,覺得他長得實在是正點,很符合90年代觀眾的審美。王晶說:「我一手一腳,一定要做到他紅為止。」

但可惜的是,王晶接連給鄭伊健拍了三部電影,還是沒捧紅他。

開了新企劃《古惑仔》後,王晶又想到了鄭伊健,鄭伊健一開始卻不想接。

鄭伊健本身和「古惑仔」沒有任何相似之處。他小時候上學,班上有女生喜歡他,他媽讓他別談戀愛,鄭伊健就老實聽話,看都不看女孩一眼。他做過唯一出格的事情,就是拿水槍射擊小夥伴的眼睛。

因為家裡窮,鄭伊健很早就出來打工,賺到第一筆工資後,他買了一個風筒給自己,買了一隻工藝小鳥給妹妹。

也是因為窮,鄭伊健才去拍廣告賺錢,順勢才進入了娛樂圈。

聽到王晶的建議時,鄭伊健很猶豫,他覺得陳浩南這個角色影響不好,他寧願選王晶的另一個少兒不宜的本子《不道德的禮物》。

但王晶當時和鄭伊健早有合約,要給他拍五部電影,《古惑仔》就是第五部。沒有辦法,鄭伊健只好答應出演。

勢不可擋

加上之前就被王晶、劉偉強看中的陳小春、謝天華、朱永棠等人,《古惑仔》的主角團基本到齊。《古惑仔之人在江湖》因為王晶並不看好,又沒有大明星,所以製作非常粗糙,總共拍攝時間只用了7天,加上後期剪輯也才15天。

第一部的劇情,簡單說就是陳浩南的上位史。陳浩南聯合山雞一眾兄弟,搞定了洪興叛徒靚坤,然後成為了銅鑼灣「渣Fit人」(大哥)。

當時類似的黑幫片數不勝數,為了拍出點新意,編劇文雋想了個法子,把整部電影的風格往青春片上靠,所以主角幾乎都是毛頭小子。導演劉偉強更是直接提出:這部電影的關鍵是「當人們看電影,是想模仿戲裡的人。」

<《古惑仔之人在江湖》 >

要拍得「青春、時尚、酷。」
 
劉偉強把自己在《旺角卡門》裡那一套獲了獎的攝影手法拿來拍《古惑仔》,創造了許多讓青少年心生嚮往的場景,比如有一場戲是陳浩南帶著眾兄弟在銅鑼灣氣勢沖沖地走路,這場戲因為太過逼真,把警察都引了過來。
 
《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上映時,是凌晨時分,王晶打電話到院線,對方說了票房,王晶當場嚇破膽。午夜場一場就收了130多萬,全香港火爆。
 
劇組高興壞了,慶功宴就開了十次。投資商立刻送錢上門,王晶馬上說要拍第二部,但劉偉強有些猶豫,他對王晶說:「第二部我不想拍,我要考慮一下。」
 
當時《古惑仔》的題材有很大的非議,很多人說這是教壞小孩子,話傳到劉偉強耳朵裡,他也有壓力。但是片商卻不管,他們紛紛說:「你要拍啊,你不拍也會有很多人拍。」
 
果然,《古惑仔人在江湖》剛出沒多久,跟風之作就全來了。劉偉強沒辦法,就決定還是自己拍,這個時候院線早就把檔期排好了,一個月內就要拍完第二部並且上映。鄭伊健因為別的戲約在身走不開。
 
為了把戲拍下去,劉偉強讓配角「山雞」上位,陳小春就成了第二部《古惑仔之猛龍過江》的主角。
 
第二部拍得更粗糙,前後只用了11天,鄭伊健只抽空來了兩天。
 
所有劇情幾乎都是編劇文雋在拍攝現場「飛紙」(現編)完成,拍到第二部,幾乎將原著的故事線全部打亂,人物關係也修改得一塌糊塗。但這一部上映後,票房更高了,達到了2250萬港幣,王晶馬不停蹄又把第三部的拍攝提上日程,想要在1997年之前再賺一筆。
< 《古惑仔》慶功宴 >
 
第三部名為《古惑仔之隻手遮天》。
 
鄭伊健重新回歸當主角,和張耀揚飾演的大反派「東星烏鴉」對決。一直到今天,「烏鴉掀桌子」都是很多人的童年陰影。
< 烏鴉 >

為了突出烏鴉的狠辣,一開場導演劉偉強就安排演員張耀揚把關公像砸了,但現實生活中,張耀揚是個非常老實的人,實在不敢對關公不敬,他央求劉偉強把這段戲刪除,劉偉強說不行。為了安撫他,劉偉強和王晶還打了個6萬6千港幣的紅包,張耀揚才勉強答應。

三部系列電影,在半年內拍完並且上映,最終一共取得了6300萬港幣的票房,堪稱奇蹟。

但拍到這一部,很多人都已經覺察到不對。

《古惑仔》對青少年的影響太大了。

鄭伊健走到哪裡,別人都叫他「銅鑼灣渣Fit人」,電影院門口,少年們把他圍起來叫「浩南哥」,陳小春那句「我叫山雞,雞x的雞」則成了中學生的口頭禪,飾演反派的張耀揚,他的車經常被小混混砸爛,飾演配角「大飛」的黃秋生有一次遇到了一個手指頭斷了的小混混和他打招呼,對方一臉崇拜······

在拍攝途中,鄭伊健不止一次向劉偉強提出過放棄,但都被一句話頂了回來。

「你永遠都要記住,我們是在拍戲,是拍電影!你紅了,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燈光師、攝影師、錄音室他們該怎麼辦?你不拍,他們就沒工作了。」

就算不考慮劇組,情況也已經很難控制。就如投資商所說,就算王晶、劉偉強不拍,也有的是公司搶著拍。一時之間,打上《古惑仔》標籤的電影充斥市場,很多原版中的配角,也有人願意出錢給他們開一部新戲。

這時候也出了些優秀的作品,比如銀河映像的《一個字頭的誕生》。但大部分都粗製濫造,比原版《古惑仔》更簡單直白,劇情除了打人殺人搶地盤,毫無新意。

很快,市場就被破壞了,人們也迅速審美疲勞,在大量跟風之作的影響下,原版《古惑仔》的票房受到影響,第四部《戰無不勝》的票房就已經下降到1580萬,遠不及前作。

1997年香港回歸之後,電影尺度收緊,片名如果再出現「古惑仔」三個字,將會被定成三級。所以第五部《龍爭虎鬥》,海報上已經看不到「古惑仔」。1998年,又遇上了亞洲金融風暴,嘉禾把電影片庫以2500萬美元全部賣給了美國華納,再想拍攝《古惑仔》,就牽扯到版權歸屬問題,所以到了第六部《勝者為王》時,編劇文雋就知道,拍不下去了。

而此時,鄭伊健也陷入了麻煩。

極速衰落

《古惑仔》幾乎讓鄭伊健一夜爆紅,王晶說那幾年的勢頭,鄭伊健已經壓過了劉德華。但是他自己卻開心不起來,一方面是不情不願地在拍《古惑仔》,另一方面,他也陷入了感情糾葛。

拍完劉偉強的《風雲之雄霸天下》後,鄭伊健和梁詠琪因為合作音樂劇《仲夏夜之夢》擦出火花,但當時鄭伊健還尚未和前任邵美琪分手。

媒體將鄭伊健打上了「負心漢」的標籤,並且戲稱邵美琪和梁詠琪,是「雙琪奪面」(鄭伊健綽號「伊面」)。

因為沒有處理好感情問題,鄭伊健風評極速下降。

同時那年電影院還有部叫《三五成群》的電影上映,這部電影本身票房不高,口碑也一般,但是卻是根據真實凶殺案改編。

《三五成群》說的是「童黨」街頭拉幫結夥,殺人埋屍的故事,電影1999年上映,改編自香港十大奇案之一的”秀茂坪童黨燒屍案”。

這件發生在1997年的凶殺案性質及其惡劣,十餘名少年將一名16歲學生毆打致死,並毀屍滅跡。在案件的審理過程中,香港大學心理學教授何友暉的報告指出,案中被告受漫畫和電影的暴力情節影響,以為案中各種虐打手法不會致命。而1997年,香港火爆的黑社會漫畫只有一本,就是《古惑仔》,火爆的青少年黑社會電影也只有一部,還是《古惑仔》。剩下的也是跟風之作。
 
後來鄭伊健、陳小春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特地出演了莊文強的《飛砂風中轉》,諷刺自己當年出演的角色,十多年後兩人同上節目《極速前進》,直言後悔拍攝《古惑仔》。
「我們是壞人,總是教壞人,帶來負能量。」
 
陳小春無奈地說:「但是要記得,我們只是個演員。」
 
演員並沒有什麼挑選的權力,他們被資本選中,也會被資本拋棄。
 
因為出演的「陳浩南」實在太過於深入人心,香港警察乾脆請鄭伊健本人去警察局當老師,勸黑社會少年從良。2000年,鄭伊健在出席TVB兒歌金曲頒獎禮時,自嘲:「為什麼你們老不請我上兒童節目做嘉賓,是不是因為我演了那些電影?」
 
2013年,鄭伊健又說到這件事情:「香港的政府會覺得你是拍《古惑仔》,我們不會找你工作,你的形象不好。」
 
在《古惑仔》系列徹底結束之後,鄭伊健再也沒有什麼深入人心的角色,很長一段時間他銷聲匿跡,搜索他的消息,都停留在了幾年前。即使二十年過去了,媒體寫到他的時候,還是離不開銅鑼灣、古惑仔和「陳浩南」。
 
同樣擺脫不了角色的,還有飾演「烏鴉」的張耀揚。當年他在片場砸了關公像,事後十分惶恐,花10萬元港幣為關公重塑金身,且一直吃素贖罪。可惜沒用,他走在大街上,經常被街坊大媽指著臉罵。後來他一直沒有結婚,2014年因為吸毒被拘留。
 
為了這個故事,觀眾和演員,都付出了代價。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後悔了。比如王晶。
除開《古惑仔》六部正傳,王晶還讓劉偉強拍了兩部外傳,一部是《洪興十三妹》,另外一部是《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王晶讓當時未成年的謝霆鋒出演少年陳浩南,電影上映後,因為分為三級片,謝霆鋒都不能進電影院觀看。
 
1999年,《勝者為王》結束後,王晶也和劉偉強、文雋分道揚鑣,但是《古惑仔》依然在繼續。一直到2013年,王晶又把這個IP拿出來炒作,說《古惑仔》新片絕對是「爆粗口、激情床戰、血性廝殺的場面不會少,要讓觀眾看個過癮。」
 
這部續作名為《古惑仔之江湖新秩序》,各種大膽床戲、裸露戲,該片最終在豆瓣上得分4.0。

黑社會

《古惑仔》漫畫是全世界連載期數最多的漫畫,一直到2020年5月,主編牛佬才將其完結。但他坦言:「其實我不喜歡黑社會,我很討厭。」
在漫畫的故事裡,並不像電影裡描述的那樣,社團混混之間有深厚的兄弟情。比如「山雞」,並不是陳浩南的兄弟,而是和他反目成仇,要爭地盤的死敵。最後陳浩南叫人殺了山雞,把他的屍體丟下樓去。
主角陳浩南也遠沒有電影中那麼「英雄主義」,當上老大後,他第一件事就是財色兼收,後來又染上毒癮。據說陳浩南的原型,是香港三合會新義安骨幹陳耀興,他早就在1993年就因為利益衝突,被人槍殺在車裡。

也許不得善終,才是古惑仔的結局。

 
結局
鄭伊健有一次去內地時,有個學生家長穿過人群,站在他面前說:「求求你,不拍了,這個電影會影響很多人。」
 
但那時他合約在身,能決定的事情實在有限。
 
一直到《勝者為王》結束後,鄭伊健才擺脫了《古惑仔》的合約。但這一年,他還是出演了一部黑社會題材的電影,叫《九龍冰室》。
 
只是這一部和之前古惑仔的故事都不太一樣。
 
鄭伊健不再扮演十幾歲的火拚少年,而是扮演一個年紀漸長、歷盡滄桑的江湖大哥九紋龍。

少年時期九紋龍和父親相互看不順眼,在加入黑社會後,父親將他趕出家門,罵道:

「你進了黑社會,現在還去砍人,你別回來了,滾。」

九紋龍不服,說:「有事我自己會扛,不行嗎?」

父親怒道:「你扛得起嗎?出了事還不是你朋友扛,你身邊的人扛,我們來扛?你扛不起的,你走吧。」

父親的話後來成了真。九紋龍被人打瘸了腿,逃亡過程中,女友、孩子他都顧不上,父親也在他東躲西藏的幾年中去世了。好多年後,九紋龍回到香港,成為了一個普通的茶餐廳侍應生,昔日的兄弟來看望他,說到父親的死,九紋龍眼睛濕潤,兄弟說:「被洋蔥嗆到了?」

九紋龍回答:「不是······我只是好後悔,好後悔啊。」

很多人都說,《九龍冰室》才是《古惑仔》系列真正的結局,對於鄭伊健來說也許也是如此。可能「後悔」兩個字,才是他一直想說的台詞。

 

部分參考資料:

[1]、《香港電影演義》,魏君子

[2]、《雙面英雄鄭伊健》,小魚兒 編

[3]、《牛佬專訪》

來源:往事叉燒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