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悍匪「 恩仇錄 」

张子强

 文:萬小刀 

1959年,31歲的李嘉誠,在表妹莊月明幫助下成為「 塑膠花大王 」 ,正式介入地產市場時,他絕想不到,一個遠隔千里的幼童,日後竟會成為自己的噩夢。

那時,內地「 逃港潮 」 悄然興起,自然災害進一步加劇了逃港的步伐,4歲的廣西男孩張子強,跟隨身無分文的父母,逃到了香港。

兩手空空的張子強一家,憑藉著不多的中草藥經驗,在油麻地開了一家涼茶舖,艱苦度日。

張子強自小就對讀書不感興趣,他熱衷於油麻地三教九流的社會文化,因此小學沒上完就在涼茶舖當「 幫手 」 。

或許覺得這生意太小,沒勁,張子強就經常出去幹些偷雞摸狗、打架鬧事的勾當。

張父見兒子不走正道,就把他送去西裝店學裁縫。不久,發現他依然不務正業,惹是生非,便狠狠揍他。結果,棍棒底下非但沒出孝子,反而揍出了一個賊子。

一根筋要成為「 歪脖子樹 」 的張子強,12歲就經常被警察請去喝茶。因為留下的案底太多,16歲時就「 一進宮 」 ,被抓進監獄改造。

在監獄裡,張子強與其說是被「 改造 」 ,還不如說是在「 進修 」 ,他在裡面認真鑽研香港法律,並尋找裡面的漏洞用來保護自己。

同時,還在裡面廣結各路「 綠林好漢 」 ,共同探討作案技巧,提升「 段位 」 ,為日後犯下一樁樁驚天大案夯實基礎。

一年後的1972年,44歲的李嘉誠已經成為上市公司老總,長江實業的股票被超額認購65倍,他因此進入香港富豪之列。

那時51歲的何鴻燊,已經將賭聖葉漢擠出核心層,實際掌控了澳門賭場,成為了真正的「 賭王 」 。

他們在各自的金錢帝國里,過著神仙般的生活,壓根就沒想到,日後,竟然會成為張子強眼中的「 肥羊 」 。

1990年,在犯罪道路上打怪升級的張子強35歲之時,終於滿級,即將閃亮登場了。

前面都是小打小鬧,不成氣候,於是張子強策劃了幾個案子小試牛刀。

由於把心思全部用在研究作案上去了,張子強花多年積蓄開的金鋪虧損厲害。為了止虧,他眉頭一皺,計上心頭。

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張子強讓自己手下一幫馬仔,扮成劫匪,衝進自己家金鋪,演了一場打砸搶。

然後,他興致沖沖地拿著保單,找保險公司索賠。可能是作案技術尚未爐火純青,留下了漏洞,被保險公司識破。

騙保不成,居然還能全身而退,說明他也不完全是草包。

這次失敗之後,張子強就一定認真复盤過,從中吸取了不少教訓。

那時候,勞力士手錶是身份地位的象徵。無數成功人士覺得手戴勞力士,就跟頭頂金皇冠一樣霸氣側漏。

於是,勞力士手錶價格被炒到幾千甚至上幾十萬美元一隻,市場還供不應求。於是,張子強就打起了勞力士表的主意。

很快,他就找到了突破口。

他讓妻子羅艷芳打入勞力士手錶經銷公司,成為一名電腦資料輸入員,準確掌握了倉庫的進出貨核心信息。

張子強從羅艷芳那裡了解到,1990年2月22日,將有幾十箱勞力士手錶從瑞士運抵香港啟德機場。於是,他便精心策劃。

那一天,當押運車取出這批貨,準備離開機場時,張子強及其同夥,神出鬼沒突然襲擊。

將全部押運人員控制住後,他們大搖大擺押運著這批價值約3000萬港元的手錶出了戒備森嚴的機場,揚長而去。

作案時間之快,前後不過十分鐘。

張子強一夥猶如神兵天降,沒有留下任何線索,香港警方也很懵逼,就把這事列為「 懸案 」 。

那時,斬獲頗豐的張子強一定笑了。

得手後的張子強,迅速將分贓得到的錢款揮霍一空,又策劃了下一場搶劫案。

1991年,張子強夥同葉繼歡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香港觀塘協和街及深水埠大埔道的7間金鋪搶劫一空,劫走價值約750萬港幣的金銀飾品。

搶劫7間金鋪,還能全身而退,其策劃之周密,隊伍之強悍,可想可知。

這次,依然是「 懸案 」 。

可能,前面乾了一票大的,這票也就是打打牙祭,拉練一下隊伍而已。

被安插在香港衛安護衛公司的羅艷芳,再次提供情報:7月12日上午,某銀行要調配巨額現金到美國,由羅艷芳所在公司裝甲解款車運送現金到啟德機場,然後空運出境。

張子強獲悉後,立馬組織人馬,進行一番策劃,再次輕車熟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完成了搶劫。

膽子越來越大的張子強,後來居然都懶得蒙面,旁邊的押運員被槍指著腦袋,嚇得大汗直流,劫匪們給他帶著的眼罩,順著淋漓的大汗滑落一角。

在劫匪們轉移裝甲押運車上近2噸現金,即將離場時,這名押運員,無意之間看到了張子強的廬山真面目。

就是這戲劇性的一幕,導致了後面的故事更加離奇、更富戲劇性。

這次,張子強一夥共劫得美金1700萬,港幣3500萬,總值約港幣1.7億。

也許是張子強迷信,也許是為了挑戰警方,他故意留下一些蛛絲馬跡,兩次都在作案的路上丟下贓物——勞力士手錶和美鈔,「 以祭天地 」 。

可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夥人,兩次採取同樣的手法完成了驚天劫案後,香港警方還是一籌莫展,毫無頭緒。

這時,一個女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她連續多次向一個賬戶存入了41萬美金,而這筆錢正好就是啟德機場轉運時被劫走的那一批錢。

存錢的,是羅艷芳的代理人。

因為美鈔是嶄新連號的,只要劫匪使用,就能快速鎖定目標。

還有一筆美金,輾轉在奧地利交易,也是啟德機場的那筆錢。被國際刑警盯上,人贓俱獲,順藤摸瓜,發現這條線上的是張子強的同夥。

種種證據證實,驚天劫案的嫌疑人就是他們倆。於是,張子強和妻子羅艷芳被逮捕入獄。

如此驚天大案,引發了全世界的高度關注。 1992年11月,張子強案正式庭審,各路記者將法庭圍得水洩不通。

37歲的張子強百般狡辯,矢口否認參與搶劫。眼見張子強不肯伏法,法庭讓當日因眼罩滑落,瞧見了張子強面容的押解工作人員來指認犯罪嫌疑人。

押解人員陳述了搶劫當日經過,離場時,才忽然記起自己的使命是指認犯罪嫌疑人,於是,轉身指出了當日未戴蒙面的張子強。

面對人證物證,法庭判定案件成立,張子強被判入獄18年,而他的妻子羅艷芳則因證據不足,被當庭釋放。

如果劫匪張子強的人生就因這一紙判決一錘定音,那麼,就沒有後面那些更加驚人的故事了。

  

羅艷芳被釋放後,立馬花大價錢請了香港當時最牛的律師,積極策劃上訴,以營救丈夫張子強。

果然,大律師拿到錢,沒有辜負期待。他聯合羅艷芳上演了一曲好戲。

就在媒體高度關注此案時,他們召開了記者發布會。羅艷芳當著媒體的面說張子強是被冤枉的,罪名證據不足。

那唯一的一名證人,沒有立即認出張子強,而是在離去時才突然回頭指正,其中大有貓膩,不可信。

大律師說很有信心能打贏這場官司,還張子強清白。

就在大家感覺毫無新意時,美麗而神秘的羅艷芳突然掀開自己的長裙,露出雪白的大長腿,秀出大腿內側的傷痕,聲淚俱下地控訴香港警方刑訊逼供,製造冤案……

這下,媒體就像吃下了超劑量的興奮劑,瞬間就被吸引了!

第二天,香港警方刑訊逼供的消息鋪天蓋地,不乏香艷版本……

那一時期,香港治安本就混亂不已,許多大案要案成了無頭案,例如香港前女首富龔如心的丈夫曾兩度遭遇綁架,被勒索巨款,人財兩空,真相卻至今成謎……

而那時的香港影視劇中,香港警方的「 紅黑學 」 幾乎是標配,他們跟犯罪集團同流合污、蛇鼠一窩,經常暴力執法,刑訊逼供,名聲比長沙臭豆腐還多臭幾條街……             

羅艷芳的這一招成功地轉移了媒體視線,她從犯罪嫌疑人搖身一變,成為了被害人……

在媒體推波助瀾下,香港很多吃瓜群眾也被帶了節奏,不僅選擇性遺忘了張子強的罪與罰,還選擇對羅艷芳表示同情,更有甚者,把驚天大盜張子強當做英雄……

在大律師長達3年的持續上訴中,在媒體和吃瓜群眾的口水中,法庭那些「 主持正義 」 的大法官們,紛紛改變立場。

1995年6月,40歲的張子強一案終審宣判。早在法庭宣判前,吃瓜群眾就紛紛打賭,稱張子強贏定了。

果然,大法官們拿起錘子,一錘定音:張子強搶劫案證據不足,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就這樣,正義就被法官們的錘子砸得稀巴爛。

重獲自由的張子強在媒體的包圍下,滿面春風,如同一個打了大勝仗的將軍,在法院的門口高舉雙臂,比出一個大大的V,慶賀胜利。

那一刻,重見天日的張子強,顯然已經不把香港司法體系放在眼裡了。

或許他知道,那不是有牙齒的「 老虎 」 ,而是一隻張牙舞爪的病貓,嚇不倒他。這讓他更加迷信有錢能使鬼推磨。

而那個他擺出的大V,既是慶祝,也是宣戰!

出獄後,張子強一想,既然罪名不成立,那就證明自己是冤枉的了。於是,倒打一耙,把香港警方告上了法庭。

最終,在大律師的加持下,張子強毫無意外地獲勝了,還獲得800萬港元的賠償金。

大法官們的錘子一敲,香港納稅人的錢就這樣合理合法地跑進了張子強的口袋。

這麼逆轉乾坤的一招,讓張子強一戰封神,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大名人。

可是,一個驚世悍匪不宜當名人。於是,張子強一夥秘密轉入內地。

出獄後不到半年,張子強吃喝玩樂耍夠了之後,11月的一天,他和手下骨乾葉繼歡再度聯手,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槍在深圳街頭將香港黑社會成員蔡志雄擊斃,揚長而去。

這給內地警察留下一大串問號。

一個月後,廣東番禺銀行運鈔車大劫案發生,被劫走1500萬元現金,這是自新中國成立後,涉案金額最大的一起武裝劫鈔案。

因作案手法很「 張子強 」 ,警方最初懷疑與他有關。後經廣東省公安廳神探朱明健等人的努力,案件很快告破:是廣東清遠一批匪人受到張子強啟發,策劃的一場大案。

後來,很多的大劫案首犯往往都被冠以「 XXX張子強 」 頭銜,可見張子強在匪圈的影響力之大。

人怕出名豬怕壯,張子強發現自己被模仿後,頓感壓力山大,廣東暫時待不下去,那就回香港乾一票更大的,以防被超越。

回到香港後,因長期花天酒地,揮霍無度,手頭逐漸有些拮据的張子強又四處尋找獵物。

1996年的一天,41歲的張子強看到報紙上登出了香港十大富豪榜,赫然寫著上榜富豪的億萬身家……

一個激靈,張子強一道靈感彷彿尿崩:有錢人命比錢重,花錢買命一定會慷慨大方……

發現這個榜單的張子強,彷彿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大俠們發現藏寶圖……

很快,李嘉誠就成為張子強眼裡的「 肥羊 」 。

張子強召集手下得力干將,對李嘉誠一家進行了深入的調查,結果,他們發現從底層一路打拼上來的李嘉誠就是一個老狐狸,戒備森嚴,鐵桶一塊,不好下手……

就在張子強狗咬刺猬無處下嘴之際,他們發現,李超人也有弱點,那就是他的兒子們。

特別是被他下放基層鍛煉的大兒子李澤鉅,還是個羽翼未豐的雛,簡直就是一塊鮮嫩至極的肥羊肉……

經過長達幾個月的深入調研和精密策劃,李澤鉅的行踪規律被他們摸得一清二楚,作案的計劃精密到分分秒秒,天衣無縫……

他將武裝作案團伙的重任交給老搭檔葉繼歡,可是,由於此人作惡多端,案底太多,一不小心暴露了行踪,在行動前被香港警方抓捕,並送進了香港赤柱監獄……

眼見形勢不妙,張子強當機立斷,指揮手下馬仔立即行動,於當年5月,在李澤鉅回家的路上,將其劫持。

李澤鉅是李嘉誠和莊月明的愛情結晶,是李家「 太子 」 般的存在,被當做李家事業的繼承人培養。

於是,張子強利用李嘉誠舐犢情深的心理,開出了20億港元的天價,並且加了一句:要舊鈔,不連號的!

李嘉誠畢竟也是久經風浪的「 超人 」 ,他答應不報警、不洩露一個字,同意給贖金,但必須和張子強面談。

張子強也不是吃素的,綁著炸藥,拿著衝鋒槍就單刀赴會,在李嘉誠的豪宅里展開談判。

兩人喝著茶,聊著天,坦誠相見,很快就達成了一致。

李嘉誠表示不是不願出20億,而是短時間內,各大銀行很難兌現,特別是要拿出不連號的20億舊鈔,簡直比登天還難,如果是10億,自己努努力,還是可以滿足的……

為表誠意,李超人還將家裡的4千萬元現金悉數奉上,作為定金,給張子強個人。

張子強覺得李超人是爽快人,就同意了。

但他覺得4千萬這個數字不吉利,於是退回200萬,將剩餘3.8千萬揣進了自己的私囊。

接下來幾天,張子強在李家好吃好喝,10億現金交割完畢後,張子強全身而退,將李澤鉅完璧歸「 李 」 。

有意思的是,臨走前,張子強還問李嘉誠會不會恨他。

李超人大度地說:你放心,我經常教​​育孩子,要有獅子的力量,菩薩的心腸。用獅子的力量去奮鬥,用菩薩的心腸善待人。

菩薩心腸的李超人還勸張子強拿到錢後,改邪歸正,做點正經營生。

果真,雙方信守承諾。事後,李嘉誠不報警、不宣揚,就算是警方主動上門也拒不舉證,哪怕是事隔多年以後,依然守口如瓶。

直接分到了4.38億元的張子強,從此也不再找李家麻煩。

然而,輕鬆得手的張子強,並沒有把李超人菩薩心腸的話聽進去,反而朝著一條更加囂張的道路狂奔……

拿到李家的巨款後,張子強立馬跑到澳門賭場,玩了把大的,很快輸了兩三億元。

還不過癮,又跑到美國拉斯維加斯,賭了幾把,花天酒地,盡情享受一番後,就只剩下羅艷芳名下的一些物業了……

於是,他又沒錢了。加上他可能認為,如果只劫首富就不干,這對其他富豪不公平……思來想去,他又出手了。

1997年,香港回歸還不到兩個月,42歲的張子強又和同夥們一道,對香港二號富豪郭炳湘下手了。

這次,又是輕車熟路,郭炳湘也是在單獨駕車回家的路上被堵住劫走,但談判過程,就沒有李嘉誠那一票順利了。

 

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郭炳湘顯然不算好漢,面對這個真正「 要錢、不要命 」 的團伙,他認不清形勢,死犟死犟的。

家裡都籌好了錢,就是要在電話裡聽一聽他的聲音,確保不會人財兩空,可他就是不吭聲。

結果,被張子強手下揍了一頓後,郭炳湘又被關進一個比棺材還小的木箱子裡,在香港9月的悶熱中,他一聲不吭地挺了四五天。

最後,一身傲骨的郭老闆骨頭都被關軟了,這才哭爹喊娘地求饒。

張子強從首富那裡拿了10億,如果找第二富豪要多了,就打了首富的臉,如果要少了,也不利於今後的事業,於是,他要了6億港元。

一手交錢,一手交人,一切順利順暢無比絲滑。

郭家也有樣學樣,跟首富家一樣,不報警、不宣揚,就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但郭炳湘就沒那麼好過,經歷這場劫難後,一度患上了抑鬱症……

得手後,張子強還放出狠話,十大富豪一個都不能少,定會一個個地綁下去……

一時間,香港富豪們人心惶惶,紛紛花重金購買防彈車,請來武林高手當保鏢……

張子強分得3億港元後,再次急不可耐地跑到澳門賭場,豪賭一番。

這次,他手氣特別好,在澳門如日中天的黑社會「 崩牙駒 」 的賭廳裡,席捲1億港幣現金,揚長而去。

得意忘形的他沒把「 崩牙駒 」 放在眼裡,像打發乞丐一樣,只給「 崩牙駒 」 手下丟了幾千元的小費。

此時,他還正在策劃綁架賭王何鴻燊,結果被澳門警方提前發現,綁架未遂。

「 崩牙駒 」 氣不打一處來,讓自己手下馬仔衝到張子強在賭場的酒店房間內,搶回了1億多元現金,還打了他一個滿地找牙。

從來只有他張子強劫別人,還沒被別人打劫過的他,表示不服。

逃回香港後,他就組織了一群馬仔,想報復「 崩牙駒 」 的家人。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他派出去的馬仔被「 崩牙駒 」 手下14K的高手團滅。

最後,張子強不得不到澳門負荊請罪,跪地求饒。這一跪,也為兩人跪出了交情,畢竟兩人一個是香港的匪首、一個是澳門的土皇帝,還特麼一樣瘋狂囂張。

這個時候,為了保證港澳的順利回歸和長期繁榮,冥冥中,一張大網正在全力收緊,但凡有點眼力見的,都慌忙轉入地下,匆忙洗白……

然而,這倆貨不但不收手、不收斂,還企圖搞一波大的。

1997年底,香港警方「 飛虎隊 」 在直升機巡邏中,意外發現了張子強車輛行踪,繼而發現他們將大量泡沫箱囤積到一處偏僻的平房,以為他們在販毒……

香港警方收網,張子強一夥嗅覺靈敏,迅速逃到了內地,只留下那堆貨。

化驗後,警方差點被嚇尿,這傢伙已經囤積了800多公斤炸藥,還有無數雷管。據推測,他準備炸赤柱監獄營救葉繼歡……

1998年1月,在香港和大陸警方的密切配合下,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朱明健再次出馬,布下天羅地網,將張子強一夥要犯抓捕。

在長達10個多月的鬥智斗勇中,張子強終於認賭服輸,全部招供,低頭伏法,收穫了一份長達48頁的判決書。

張子強和其他5名主犯被判死刑。隨著幾聲清脆的槍響,世間再無悍匪張子強。

後來,在清理他的遺物時,人們發現在他的口袋裡,裝著家人請大師求的保命符籙和一包米粒,還有一張紙條。

上面寫著一句英語:Please God that I leave this prison safely as I did in 1995.

什麼意思呢?翻譯過來就是:請上帝保佑我像1995年那樣安全離開這座監獄!

無數次作死的張子強,在死到臨頭時,還充滿了求生欲,苦苦向上帝哀求,希望上帝像1995年那次一樣,保佑他平安地走出監獄……

然而,回歸後的香港,已經不再是港英治下的香港,大陸警方也不像港英的警方一樣好糊弄。

法律和正義發揮作用時,那道符籙和那些米粒,包括他的「 上帝 」 ,通通都不靈了。

令人不解的是,羅艷芳在老公張子強被捕後,也被香港警方逮捕,卻在幾個月後,再次毫髮無損地出來。

故技重施後,她再次獲得了一筆賠償款,並帶著張子強留下的巨額贓款,逍遙法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