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囤不囤糧?

糧食危機

文: 閒看奇書

前段時間,和一同學聊天,他問我家裡有多少米?我說上次買了10斤,吃了一半,大約還剩5斤吧。他告訴我自己剛買了200斤大米在家囤著。

他真是過慮,有關權威部門,不是一再申明我們的糧食安全有保證嗎?而且,發布了最近5年的糧食產量:每年產量達到了1.3萬億斤。再加上近幾年,我們一直進口了大量糧食,國家也是“手中有糧,心中不慌”。

我們是一個地大物博的國家。雖然,以我個人觀感,在我們老家,鎮上很少看到有人種稻穀了,而我們那個村,完全沒有一家人種田了,原因是我們那是山區,出門爬坡,且都是梯田,每坵田的面積,大的兩分,小的估計3塊田加起來都沒一分。什麼機械化作業都是虛的,一切都得靠人工。農民一算賬,種田比不上打工,慢慢地將農田荒蕪了。

不過我們那是山區,我不能以自己淺顯的見聞來推斷全國的情況。平原地區,隨著技術的進步,種子的優化,畝產量也從以前的數百斤到現在的2000斤,所以,我們得相信有關部門的統計。

但是,我們也得翻翻以前的新聞,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在這則題為《安徽原副省長倪發科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的新聞裡,後來網上多以《朱鎔基談南陵糧庫造假:連我都敢騙真膽大包天》出現,說了這樣的一件事——1998年5月,時任國務總理的朱鎔基前往南陵縣視察該縣落實國家糧食收購政策的情況。公開報導顯示,為了應對朱鎔基的視察,當地政府從外地調運1031噸糧食到總理將要視察的南陵縣峨嶺糧站,連駕駛員在內前後二百餘人通宵大干了四天,“人造”出糧食滿倉的景象。

造假揭穿後,朱鎔基大怒。據《朱鎔基講話實錄》一書記載,1999年2月朱鎔基談信訪工作時候的一段講話為:“不久前我到安徽省南陵縣去察看糧食倉庫,在我沒去之前糧庫都是空的,後來他們把一些糧站的糧都搬過來,擺得整整齊齊。連我都敢騙,真是膽大包天!”

同年9月,央視《焦點訪談》播出關於安徽南陵縣鵝嶺糧庫調糧補倉欺騙朱總理的報導。經曝光後,該事件震驚全國。

除了這個新聞外,還有糧庫著火的新聞讓我印像很深。網上查查,第一個新聞標題是《黑龍江:中儲糧一糧庫發生火災4.7萬噸糧食過火》,內容是“記者1日從中儲糧林甸直屬庫火災事故應急指揮部了解到,5月31日下午發生的火災事故共有78個儲糧囤表面過火,儲量4.7萬噸。其中玉米囤60個,儲量3.4萬噸;水稻囤18個,儲量1.3萬噸。目前火災已經被撲滅,無人員傷亡,經濟損失和火災原因正在調查中。”

如果我們在網上搜索糧庫著火,這樣的新聞層出不窮。當然,原因不明。不過,我們可以從一些相似點去分析,然後得出自己的結論。他們的共同點有二,一、每次著火前,監控都恰好壞了;二,每次著火的時機,都是檢查組來檢查前。

 

這樣靈異事件多了,檢查組也不敢去檢查了啊。畢竟,每次只放出風聲,就有大火,多不好。

本來呢,我曾寫過一篇文章《牛人李三妹》,這老太太很成功,且她有自己對世事的理解和洞察。比如,國家強調調控房價,她就逼著子女買房,她的理由是國家調控房價,是因為房價要上漲才控制啊。有人提倡素質教育,她就認為現在考上好大學才能有好平台,其他都是假大空,因此她強硬地要求兒子兒媳給孫女課外補課。她兒子猶豫,現在國內發展得更好,更有前途,該不該讓孫子留學,她就說你看看有錢人待在哪,向有錢人學習……一切似乎逆流而動,可事後證明她的想法無比正確。

具體到糧食,這次國外的蝗災是真的。國外糧食減產,應該也是鐵定的事實了。只不過,會不會影響到國內糧價,我覺得就應該聽權威部門的。

可我雖然想向李三妹學習,但這囤糧的事情,學不來啊?去買200斤米?大米這玩意容易生蟲子不說,200斤又能撐多久?哪怕是每斤漲10元,也不多啊。米囤不了,其他蔬菜更囤不了。

想想,囤兩個月的米麵油。反正要買,就一次性採購回家,本來在疫情期間就得減少外出,不管缺不缺糧,都應該這樣操作。對吧。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