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懷念書信年代

夏小強:懷念書信年代

不再用紙筆寫信,大概已經有二十多年的時間。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我從江南軍營回到中原的家鄉之後,一直到今天,就幾乎再也沒有提筆在紙上寫過書信。

夏小強:懷念書信年代
電話的普及,特別是之後電腦和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特別是近十年通訊工具手機相關工具的普及,使得延續了一千多年的書信這種傳統聯繫方式,幾乎走到了盡頭。如今,拿起紙筆,向遠方的親朋好友寫一封家書的人,還有幾個?「家書抵萬金」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但是,我還是懷念鴻雁傳書的時代。在向親朋好友發出一封書信之後,等待回信的期待,成為生活中的重要內容。從郵差手中接過來信,急切撕開信封,可以聞到紙墨的味道,看著親朋好友熟悉的字跡,等於看到他們的面貌,聽到他們的話語。這種感覺,甚至比如今輕易就可以與遠在千里之外的家人視頻通話,更加真切。

我懷念書信傳遞的時代。在那個時代,與好友故交相聚,可以圍爐夜話,可以在街邊地攤上杯酒言歡,可以通過眼神的交流來傳遞友情與愛意,但是如今,每一個人都在拿著手機發短信或是拍照。

在書信年代,我可以孤燈長夜,捧卷夜讀,聞著書香體味著讀書的樂趣。如今,我只能白天黑夜與電腦相伴。書信年代,海闊天空,天涯遙遠,世界很大,對親人與好友的思念遙遠悠久甜蜜,重逢的喜悅與感動得之不易,彌足珍貴。如今的世界,現代通訊和互聯網把世界壓縮的很小,同時也使我們的人生感受變得麻木,重逢的喜悅快樂淡之又淡。

我想,我是不是找一個時間,在書桌前坐下,拿出久違的紙筆,給遠在天涯的父母寫上一封家書,給多年未曾謀面的好友寫封信,一吐衷腸呢?

2014年10月24日發表於大紀元,署名「余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