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富豪」的發家史

周正毅

上海前首富周公子,出獄後搞了個大新聞。

很多人並不了解周公子,今天就來寫一寫他,以及其他上海富豪們前仆後繼、充滿爭議的發家史。

一、

1991年,18歲的上海小伙江南春還在準備高考,11歲的杭州小學生黃崢也在準備奧數比賽時,30歲的周正毅已經自己開了一家娛樂會所。

這家店,是他靠著數年間往返日本走私101生髮水賺到的。他的紅顏知己毛玉萍,則還在香港打工,誰也想不到有一天他們會成為「上海首富夫婦。」

1991年,18歲的江南春帶著一摞紅色證書被保送到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一臉書生氣的他在這座校園裡如魚得水,發表了不少詩歌,成了遠近聞名的「詩人」。

寫詩一流,賺錢也是一流。

靠著賣賀卡、賣花、賣書,極具頭腦的他賺得不亦樂乎。倒也不是他家裡多缺錢,而是一向自負的他覺得會賺錢是種能力。

不過,賺到的錢都被江南春用來請客吃飯,用上海話說「吃光用光,身體健康」。

賺錢看水平,造勢更是江南春的本事。

大二時候,為了當選學生會主席,精心準備了演講稿的他還不放心,又憑藉一頓飯的成本串聯了全校16個系的學生會主席拉票,最終以159票成功碾壓所有參選者順利當選。

可當選後的江主席也因此欠下數百元的巨額債務,入不敷出的他痛徹感受到政治課上說的「資本主義的競選是靠金錢堆砌」的道理。

恰好此時有家上海本地廣告公司找到華師大學生會,希望請一些學生兼職拍廣告,每月底薪300元。喜出望外的江南春不僅找到了一圈學生,自己也靠著兼職把外債全部還上。

隨著商品大潮的不斷衝擊,寧靜的象牙塔內也沸騰起來,曾經光環纏繞的「詩人」已經成為「窮人」的象徵。深有體會的江南春開始將全部時間撲到賺錢上,早上7點起床,騎車5個小時去見客戶,談10分鐘,再騎5個小時回學校。但無論白天多忙多累,洗漱乾淨的江南春必定在晚上八點準時出現在學校舞廳,風度翩翩地和心儀的女神跳舞,之後還要和人家邊散步邊暢談一個多小時的文學。

雖然辛苦,心靈眼活的江南春卻看到了廣告的前景,課餘時間他幾乎四處撒網,尋找客戶。大三時,憑藉著華師大學生會主席和中文系高材生的身分,極富親和力的江南春在盧灣區商委的支持下,將淮海路的商廈形象工程幾乎全部承包下來,每月數萬的收入讓他在和學弟學妹談論理想和文學時中氣十足。

不久,在熟人介紹下,江南春又在為無錫市的一項市政工程戶外廣告中賺到了50萬元,籌資了100多萬的他成立了永怡傳媒,一夜之間成為「富豪」。

1995年,22歲的江南春從華東師大畢業。

也是在這一年,34歲的周正毅拉著剛回到上海的毛玉萍,在黃河路開了家「阿毛燉品」,挖到了第一桶金。

二、

因為「阿毛燉品」的菜價不菲,來吃的顧客非富即貴,這讓小學文化的周正毅,搭上了許多政商界與金融界的人脈。

據傳,鼎盛時期的「阿毛燉品」,是上海金融界不二選的「公關食堂」。

自古眼光和地位成正比,這群食客中就有高人悄悄點撥了周氏夫婦賺錢的門路。

當時很多國企都在排隊上市,員工手裡的股票還不能及時變現,大家都覺得這些股票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但誰也沒想到,好好開著飯店的周正毅忽然以2-3元的低價,把近60家公司的職工股全部收購,近百萬的投入讓人很懷疑周正毅是不是瘋了。

可結果是周正毅不但沒有瘋,還大賺特賺了一筆。隨著收購的公司慢慢上市,他手裡原來2元的職工股平均至少翻了十倍,回報率驚人。

與此同時,得到高人指點的周正毅以「阿毛燉品」為抵押,通過貸款大量收購上海的爛尾樓,隨即通過營銷公司包裝再轉手賣出,其中所得利潤高達數億。

空手套白狼的伎倆讓周氏夫婦徹底品嘗到資本的甜頭,狂喜不已的他們繼續在股票和房產市場不停倒騰,

僅憑這兩個行業的回報,一年後,35歲的周正毅已經在上海灘富甲一方。

這邊改革開放後的上海首富呼之欲出,那邊未來的上海首富還只是個愁眉苦臉的中學生。

14歲的黃崢進入杭州外國語學校學習,他是母校十八年來唯一一個考入該校的學生。

同一年,32歲的劉益謙正在上海國債期貨交易市場廝殺,在上海房價均價2000元/平的背景下,他的身家早超過上千萬,成為上海最早暴富的一批人。

九十年代中後期的上海已經掀起了改革的巨浪,所有人都意識到空談理想和主義遠不如一疊疊鈔票來得實在,爭先恐後撲騰在各種賺錢的機會上。

三、

2000年,37歲的劉益謙感覺自己一直孤軍奮戰,實在力不從心,次次靠機會起勢的他開始籌謀著新的生意。

早年的劉益謙開的是家「皮包公司」,真的是做皮包,做了十多年。

因為舅舅開了個皮具作坊,家裡並不富裕的劉益謙初中畢業就跟著舅舅學做皮具生意,開始闖蕩江湖。

1983年,20歲的劉益謙在豫園商城開店,因為經常外出進貨,回到上海總打不到車,心思活絡的他意識到上海出租奇缺,立即拉著哥哥買了兩部車,託人辦理了相關證件,一同干起了「差頭司機」。

在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中,劉益謙接觸到了很多新事物。

1990年,27歲的劉益謙在開出租時總碰到許多不差錢的炒股乘客,這讓他意識到又一個新的創富機會到來了。

當時很多人都想著去買股票,但精明的劉益謙盯上了股票認購證。作為計劃體制下特有的准入證制度,有認購證的人才有資格買股票。

「打樁模子」(黃牛)劉益謙默默計算後發現,股票認購證的中籤率為10%左右,而中籤後的價格回報率驚人。

於是,他勸說家人拿出開出租賺的錢大量囤積認購證,等價格上升後再拋出去,成本30元一張的股票認購證被他以差不多6000元價格賣出,前後翻了200倍,相比炒股穩賺不賠。

在上海的股票和期貨市場沉浮多年後,劉益謙認為自己都是在小打小鬧。見慣了風風雨雨的他明白,只有通過實力雄厚的資本運作才有機會攫取更大的利潤。

2000年,37歲的劉益謙帶著剛成立的「上海新理益投資」殺入資本市場,所向披靡,分別以受讓或競拍的方式先後進入北大車行、河北華玉、百科藥業 安琪酵母、威達醫械等上市公司的股東行列,將尚不被大眾熟知的法人股悉數收入囊中。

隨後,「新理益」又購入愛使股份普通股1500.65萬股,劉益謙也從資本市場的觀望者搖身一變成為資本玩家。

此時,剛滿20歲的黃崢在浙江大學埋頭學習,和江南春一樣,他也因學業優秀直接從杭州外國語學校保送到了浙江大學。

四、

進入大學之後的黃崢經常在專業論壇上發表自己關於計算機技術的看法,因為見識獨到,不僅擁得同學們的欣賞,還引起了一個IT大佬的關注。

這一天,黃崢收到一個陌生人私信,對方很客氣地一口一個老師向他請教專業問題。

黃崢也很認真地回復,一來二去才知道對方居然是網易的丁磊。

隨後,丁磊特意從北京趕來浙大尋找黃崢,邀請他加盟網易。這讓黃崢很感動,也很意外,可還是以未完成學業婉拒了對方。

此時的黃崢已經打定主意要出國深造,希望繼續自己喜歡的計算機技術研究。

這一年,41歲的周正毅已經擁有4家上市公司,他和毛玉萍早在香港回歸時就將家搬到價值數千萬的香港渣甸山別墅,成為了劉鑾雄的鄰居。

哥也是有錢人了!站在山頂豪宅的周正毅環視四周很是得意。

不過,當《福布斯》年底估算周正毅的身價為0.66億美元時,他很生氣。感覺受到傷害的周正毅找來媒體說:《福布斯》是在扯淡,我的資產超過了150億!

這番話讓香港的吃瓜群眾,一夜之間認識了這對從天而降的「內地土豪夫婦」,而二人也熱衷結識名流,觥籌交錯間拍照留影,好不熱鬧。

很快,周正毅和毛玉萍來香港的真正目的顯現。

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香港股市和房地產一片低迷,周正毅夫婦憑藉從中國銀行香港分行順利貸出的21億港元,通過旗下「新農凱」一頭扎進香港股市,大量購買了長江實業、和記黃埔等李嘉誠旗下的藍籌股,等到股市反彈拋出後,獲利數億港幣。

有錢還有緋聞,那段時間的周正毅是香港坊間八卦的重要主角,相繼和章小慧、楊恭如等女星傳出緋聞。

特別是正和周正毅吃飯的楊小姐,被聞迅趕來的毛玉萍掌摑的新聞傳遍全港時,整個港澳娛樂圈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

自知理虧的周正毅很清楚誰只是玩友,誰才是財富路上的「黃金搭檔」,事後又與毛玉萍和好如初,繼續進軍資本市場。

五、

此時的江南春,在新年到來之際,正如沐春風,旗下的永怡傳媒已經一腳踏入了國內IT業熱火朝天的「燒錢」的時代。

那些剛剛拿到投資的IT金主爸爸們各種不差錢,比的就是誰燒錢多燒錢快。

此時的上海廣告行業雖然有了4A等國際廣告公司入駐,可江南春的永怡傳媒還是憑藉廣泛的校友資源以及先聲奪人的業內名頭從許多IT公司拿下海量的訂單,實實在在從互聯網的大潮中分了一杯羹。

2001年,成立六年的永怡傳媒以95%的份額稱霸上海IT廣告代理市場,營業額達到1.5億元。

四處演講授業的江南春很是得意,但可惜花無百日紅的道理很快應驗。

2002年,隨著互聯網投資熱潮的消退,中國互聯網市場像是猛然間被踩了剎車,大批的IT公司倒閉。

28歲的江南春慌了,公司業務一直依靠IT廣告,大批行業公司的倒閉使得很多尾款收不回,資金鍊驟然緊張起來。

焦頭爛額的江南春嘗試聯絡了一些投資人希望伸出援手,可對方認為永怡傳媒既無核心競爭力,也沒有獨特的商業模式,紛紛婉拒。

不過,江南春還是找到了出路。在拜訪客戶時,等電梯的他百無聊賴地將貼在電梯口的小廣告細細閱讀了一遍,突然靈光一閃。

讓他眼前一亮的並不是小廣告的內容,而是樓宇電梯口這個特定地點的廣告價值。小廣告的出現,說明這裡每天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和收入不菲的白領,他們都是潛在的消費者。

按照這樣的模式,占據了樓宇廣告,也就等於搶奪了一個特定的高端消費人群市場。但高端人群自然不屑於看小廣告,能吸引他們的只有時興的新媒體廣告。

看到機會但心裡沒底的江南春找到了好友陳天橋,對方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2003年5月,30歲的江南春孤注一擲,連拼帶湊拿出2000萬鎖定上海最頂級的50幢商業樓宇安裝液晶顯示屏,免費製作了許多公司的視頻廣告循環播放,同時將公司更名為「分眾傳媒」重出江湖。

可能這種模式實在太新了,許多傳統的廣告客戶雖覺得新奇,卻沒有一個人肯真正掏腰包嘗試。

沒有客戶,50棟商業樓裡的廣告投放只能是白白燒錢,而且是以秒為時間單位燒錢。

燒了大半年毫無結果,江南春整個人幾乎崩潰,茶飯不思。

不過,就在江南春燒錢到絕望的時候,「軟銀中國」負責人余蔚突然造訪,提出以1000萬美金注資分眾傳媒,條件是占有一定比例的股權。

醒過神來的江南春堅持只接受軟銀50萬美金的融資,他心裡很清楚軟銀能主動登門,說明這個模式沒有錯,也會有更多投資人找上門,自己不能將股權白白稀釋。

最後雙方愉快地達成了協議。2004年,在資本的加持下,分眾傳媒開始發力,繼續加大投入商業樓宇安裝液晶顯示屏,從50幢到100幢再到150幢,總計400多台廣告液晶屏,讓更多人開始注意到這個新興廣告形式。

江南春的生意正式開張,業務逐漸走向正軌。不久,眾傳媒再次獲得注資,與鼎輝國際投資、華盈投資、德豐傑投資等國際知名風險投資機構簽署第二輪1250萬美元的融資協議。

同年11月,分眾傳媒完成第三輪融資,再次拿到美國高盛公司、維眾中國共同投資的3000萬美元入股。

到2004年底,分眾傳媒總營業收入已經達到2.4億,超過1.5萬塊液晶屏懸掛在全國各大重要寫字樓的電梯旁。

有了如此輝煌的成績,創立僅僅兩年的分眾傳媒在美國納斯達克順利上市,IPO融資1.72億美元。 33歲的江南春一炮打響。

六、

就在江南春風生水起的時候,周正毅卻陷入了麻煩。

2003年,周正毅的父親去世,一直找機會期待揚眉吐氣的他,一口氣找來了300輛奔馳為父親的靈柩開道,在引起諸多關注的同時,也為自己帶來了許多非議。

不過,周正毅不在乎,那時上海房地產界有一大半都是他在操盤,甚至還在一年之前以「零價格」拿到了上海最好的房地產改建項目—「東八塊」,風頭無二。

葬禮後不久,財富榜預估周正毅的資產為25.8億,再次受傷的周正毅又站出來公開澄清,說自己的資產已達到400億,妥妥的上海首富。

不管大家信不信,監管單位是信了。

就在周正毅自稱有400億資產的第二天,他和毛玉萍就被有關部門進行了傳喚審訊。雖然後來毛玉萍獲准以1000萬港元保釋,但周正毅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不久,周正毅因涉嫌操縱證券交易、虛擬註冊資本被正式逮捕,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根據公布出的罪行,周正毅憑藉旗下4家上市公司,構建了一條證券行業和房地產行業的資金鍊;同時利用銀行抵押貸款收購爛尾樓,通過上市公司套現並將風險轉嫁給銀行。

2005年,44歲的周正毅在被放出來不到半年,又因涉及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案件再次被捕入獄,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16年。

不義的財富像一陣風,吹完它就走。

改革開放後上海出現的第一位首富就這樣黯然落幕。同一年,上海的未來首富正在升騰而起。

25歲的黃崢一夜之間就擁有了數百萬美金的財富。

在從浙大畢業後,黃崢考入了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由於讀書時走讀,租住在校區附近的他認識了一位鄰居,兩人經常一起談天說地。

這位鄰居叫段永平,作為營銷界的「教父」,小霸王學習機、步步高等品牌都是他的作品。

當黃崢拿到計算機碩士學位之後,同時接到了微軟和谷歌的邀請,有些猶豫不決的他去請教了段永平。

憑著黃崢的熟悉以及對IT行業的敏銳判斷,段永平推薦黃崢加入了剛剛起步的谷歌。

黃崢很聽話,乖乖選擇了去谷歌做技術。2004年,谷歌上市,估值200多億美元,黃崢就這樣稀裡糊塗地被實現了財務自由。

2006年,一直對他青睞有加的段永平帶著黃崢參加了著名的巴菲特午餐,堅定了黃崢回國創業的想法。這一年,黃崢在上海創辦了電商網站—歐酷網。

這其中自然離不開段永平的指點,此時的電商正是一個極其廣闊的藍海,黃崢也自稱是段永平的第四個徒弟。

他很清楚,在江湖上能拜個有分量的師父,比拿到數千萬的投資更有價值。

看看他的三位師兄:陳永明、沈煒、金志江,分別是OPPO、vivo和步步高的CEO。

有這麼好的資源,靠山吃山的歐酷網主營步步高和OPPO等3C產品,就連網站域名聯繫人都是OPPO的總機。

不過,相比於黃崢的少年有為,已經拿到數筆投資的江南春才真正算得上春風得意。

七、

分眾傳媒上市後,35歲的江南春一路買買買,不差錢的他高歌猛進地開始多項收購。

先是完成對框架媒介的收購,接著又以3.25億美元合併聚眾傳媒等競爭對手,解決後顧之憂的分眾傳媒在業務量上迅速位居全國樓宇視頻傳播媒體第一名。

緊接著,分眾傳媒又收購影院廣告公司ACL,進軍院線廣告業務,並花費2.99億美元收購好耶,此舉被視作是分眾進軍互聯網的信號。

一時間,分眾傳媒股價高升,前途一片光明。

但江南春很快便遇到了麻煩。2008年,由於次貸危機,美股出現大範圍震盪,分眾傳媒受到直接衝擊,市值一度跌至原有的10%。

就在此時,新浪忽然出手,提出以增發4700萬股普通股的方式收眾傳媒旗下主要戶外廣告資產,而這就意味著分眾傳媒一旦出售,那麼賴以生存的廣告業務基本就被新浪控制。

一直依靠資本力量順風順水的江南春嘗到了被資本反噬的苦水。

此時,外界已經對分眾傳媒的資金鍊產生質疑,被逼無奈的江南春只好和新浪完成合併,交出了CEO的位置。

但就在此時,劇情突然反轉,商務部以反壟斷名義介入此次併購,中止了交易,窩心許久的江南春總算舒了一口氣。

也是在這一年,上海收藏市場上一位被稱為「毛毛」的藏家正在大手筆地購進各種藝術品。

知情人都知道,「毛毛」其實正是45歲的劉益謙。

此時的劉益謙旗下的「新理益」在多次參與上市公司定增之後,持倉市值早過了百億,是地地道道的資本大佬。

在完成財富的初始積累之後,劉益謙開始涉足藝術品收藏。

1997年,劉益謙和資深藏家張宗憲同時看中了一副拍賣價為120萬的吳湖帆作品,本來張宗憲志在必得,可劉益謙卻持續出手最後以214萬的高價收入囊中。

張宗憲氣得說劉益謙瘋了,這件作品100年也解不了套。可不到幾年,這幅畫已經升值到數千萬。

於是自稱不懂收藏的劉益謙此後買藝術品,就只有一個字「貴」!

看看劉益謙的藏品:王羲之的《平安帖》、宋徽宗的《寫生珍禽圖》、吳彬的《十八應真圖卷》、齊白石的《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劉益謙已然成為圈內有名的收藏大家。

上海知名收藏家的頭銜讓讀書不多的劉益謙很受用,也刻意隱藏自己資本運作者的身分,更願在藝術品收藏的領域大展拳腳。

2012年5月,在新財富500富人榜中,劉益謙以150億元的身家位列中國內地富豪榜第三十位,不過這份榜單並沒有計算他的藏品價值。

八、

有人借著資本勢力悠閒地到處收藏藝術品,也有人咬著牙苦苦支撐。

28歲的黃崢在創業一段時間後,發現歐酷網經營的3C領域被耕耘多年的京東幾乎碾壓,毫無出頭希望。

不識進退是狗,隱忍待發為狼。

意識到沒有出頭之日的黃崢,轉手就把歐酷網賣給了蘭亭集市的老闆郭去疾。

網站賣了,可團隊還在,黃崢開始尋找新的創業機會。很快,他瞅准了網遊。不過,新成立的上海尋夢遊戲公司沒有盯著國內,而是做一些外網十八禁的類型遊戲。

黃崢很清楚,自己做的網遊既拼不過騰訊,也干不掉網易,他索性將目光轉向海外,開發出如《夜夜三國》《我的學妹不可能那麼萌》等在東南亞發行的有些情色內容的遊戲。

海外審核寬鬆,同樣有一大群寂寞無聊的網民需要好玩的遊戲消磨時間。

事實證明,黃崢的眼光很準,他的幾款遊戲迅速登頂東南亞的遊戲市場,甚至一款名為《黑道風雲》的遊戲更是被日本玩家推崇,賺得盆滿缽豐。

黃崢懂遊戲,也懂人性,他很清楚如何利用普通人的弱點「斂財」。這些遊戲盈利的關鍵是內容中埋伏了消費環節,讓玩家沉迷從而充值,僅憑此一項,上海尋夢遊戲公司已經營收過億。

掙錢對黃崢來說已經不是難事,但他心裡真正想要的,是像師傅段永平那樣的可以拿得出手的商業版圖。

九、

2015年,42歲的江南春臉上再次露出久違的笑容。

重歸分眾傳媒的江南春將主營業務依舊放在樓宇電梯廣告以及影院媒體業務,收縮了許多不相干的投資業務。他將從美國退市的分眾傳媒再次借殼七喜控股上市,成為「中國傳媒第一股」,在當年便營收86.27億元,同比增長40.35%。

江南春以近300億的身價再次榮登胡潤百富榜。

也是在這一年,52歲的劉益謙在旗下的上海龍美術館展出了當初花2.8億港元買下的成化雞缸杯,觀者如雲。

就在一年之前,劉益謙斥巨資買下雞缸杯,並當即倒上茶水美美喝了一口的新聞燃遍全網。

可沒想到半年後,劉益謙又狂刷10多億,買下了一張著名畫家莫迪里安尼的作品《側臥的裸女》。

劉益謙的身家到底有多少,成為一個謎。

還是在這一年,一款名為「拼好貨」的APP上線,很快就以低價參團的模式火遍微信群。這款軟件的開發者正是35歲的黃崢。

2013年,黃崢因病在家休養了整整一年。此時的微信已經成為國內重要的社交平台,每天註冊用戶幾乎是海量的激增。

黃崢敏銳地發現,如此巨大的市場除了一些沒有章法的微商流行其中,卻沒有人真正能形成一套完整的商業模式,這讓黃崢感到很興奮。

做過電商的他思索著以「社交+電商」的模式進行「病毒式營銷」,以遊戲模式做入口,以拼團形式切入到熟人圈。

因為價格確實誘人,無數的消費者迅速被吸引其中,短短幾個月裡「拼好貨」流水就突破億元。

業務的激增,使得以直營模式為主的黃崢團隊手忙腳亂,各種問題層出不窮,團隊好不容易解決所有問題後,在是否把這種模式做成平台的問題上,各種意見又吵得不可開交。

黃崢說了句「讓我靜靜」,轉身打了個越洋長途電話。

不久,黃崢再次得到段永平的相助,帶著團隊成立了拼多多。

吸取了拼好貨的教訓,拼多多雖然還是在微信上採取拼單模式,但已經平台化,供應鏈全部由供應商解決,物流也是選擇第三方合作,省力很多。

背靠微信強大的用戶數量,拼多多只用一年的時間,用戶便超1億,交易額破10億,同時拿到了來自騰訊和新天域等投資機構的1.1億美元融資。

2018年7月,拼多多在美國敲鐘上市。

誰也沒想到,僅僅依靠紙巾和農產品就獲得了大量客戶群的拼多多,居然成立兩年就能和淘寶、京東叫板。

各家風水輪流轉,可以想像,原本根本沒把拼多多這種看似山寨又廉價的商品集合平台放在眼裡的東哥和傑克馬,此時心裡必定是萬馬奔騰,說不出的苦悶。

互聯網暴富的故事再次上演,因為擁有拼多多一半的股份,38歲的黃崢身價已超過師父段永平,以950億的身家排在全國富豪榜第13位,成為上海的新首富。

而前首富周正毅,則因入獄錯過了一個大時代。

2021年4月,出獄半年多以後,這位周公子,忽然廣發「英雄帖」,搞了個60大壽大場面,現場高朋滿座,勝友雲集,不乏娛樂界名流。

很快,當晚的照片、視頻,就在網上流傳,只見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美女笑靨如花,帥哥排隊祝壽,猶如上了慶功宴。後來,就傳有人被禁出鏡了……

在風起雲湧的上海灘,資本和財富每天都在升騰翻湧,每朵浪花都有可能掀起滔天巨浪。但有的人喜歡佇立潮頭,有的人習慣深藏水底。

有的人來去如過眼雲煙,有的人卻紮根屹立不倒。

不過,當歷史的洪流遠去,留下來的都只能是,一粒粒隨風飄遠的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