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對外傳播史 歐美版梁山好漢定妝照

水滸傳
 《水滸傳》成書於元末明初,17世紀時已經傳入朝鮮半島和日本。

  其中最早、譯本最多的,首推日本,有二十幾種翻譯文本。很多日本人對《水滸》中的108條好漢的故事如數家珍,熟悉的程度就像熟悉他們民族的英雄人物一樣。

  據考證,早在1776年期間,就有一位日本山村教師花了9年的時間,用鋼筆抄寫完了《水滸傳》全書,毅力不是一般的堅強。

  由於朝鮮文、日文和漢語具有親緣關係,所以書的名字沒有變,仍是沿襲中國的書名。

  後來,《水滸傳》有了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等版本,書名開始變得千奇百怪。

  在西歐國家,最早翻譯《水滸傳》的是法國漢學家巴贊。他用的題目為《水滸傳摘譯》,當時發表在巴黎1850年第57期《亞洲雜誌》上,引起法國人的廣泛注意。

  一年之後,在整個歐洲引起轟動。

  1883年,大興文藝復新運動的意大利在米蘭出版《佛牙記》。這本書的譯者是意大利著名翻譯家安德拉斯。

  在這本書中,安德拉斯截取了《水滸》中關於魯智深的故事來編譯成書,並標明《佛牙記》是「水滸的故事」。

  1904年,德國出版了一本名叫《魯達上山始末記》的書,譯者是客爾因,內容和《佛牙記》差不多,大概是從意大利的譯本轉譯過去。

  從整本書來看,當時他們對《水滸》感興趣的只是魯智深的故事,因此,歐洲國家翻譯最早的版本只是魯智深的故事。

  應該說,這個「花和尚」是我國最先「走」向歐洲文壇的一個小說人物。

  到了1927年,德國柏林出版了西方最早的70回全書譯本,名叫《強盜與士兵》,譯者是愛因斯坦(PS:不是科學家愛因斯坦的啦)。

  在這個譯本裡,主人公被換成了武松。

  但是這個武松,卻是個大雜燴。

  因為譯者完全不懂中文。

  為了翻譯好《水滸傳》,這個愛因斯坦花巨款請了一位中國留學生給他講故事,接連講了三個月。

  「必記本」記得,水滸傳的前面都是一個人一個人的故事,又是上百段的零碎故事,可愛因斯坦以為原書沒有統一的結構,於是就大膽地進行了「創作」。他把別人的一些言行,都放在武松身上。結果書中的武松,便變成了一個莫名其妙的人物。例如,他把李逵的言行放在武松身上,於是戴宗施法捉弄的不是李逵而是武松!

  你要讀到這本書的話,肯定會笑掉大牙。

  德文譯名有點牽強,是:《強盜與士兵》,另有一些德文節譯本,關於楊雄和潘巧雲的故事,譯名是《聖潔的寺院》;關於武大郎和潘金蓮的故事,譯名是《賣餅武大郎的不忠實婦人的故事》;關於智取生辰綱的故事,譯名是《強盜們設計的圈套》。

  在法文中,《水滸傳》被譯作《中國的勇士》或《沼澤地區的英雄們》,另有一個比較搞笑,居然是《一百零五個男人和三個女人在山上的故事》;英譯本也是直譯,為《水邊》(《Water Margin》)和《沼澤裡的歹徒》(《Outlaws of the Marsh》)。

  關於魯智深的英譯本名為《魯智深的故事》或《一個中國巨人歷險記》。

  關於林沖的英譯本,書名是《一個中國英雄的悲情故事》。

  美國翻譯本則為《四海之內皆兄弟——獵豹的血》(《All Men are Brothers——Blood of the Leopard》),譯者是1938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美國女作家布克夫人。

  布克夫人自幼隨父來到中國,跟中國老師讀中文經書,精通中國文字,熟悉中國社會。

  布克夫人還取了個中國名字,叫賽珍珠。

  後來,她根據金聖歎七十回本翻譯了《水滸傳》,翻譯名稱雖然有點長,但畢竟譯出了「聚義」的意思,「獵豹」點出了梁山好漢的不馴服不合作(金聖歎本不包括後來的接受招安),「血」則直接賦予了《水滸傳》悲劇的意味,所以相對來說,她翻譯的還算最為準確、生動、忠於原著。

  但是,「水滸」的真意,卻並未準確表達。

  因為「水滸」兩字和中國的許多古詩詞一樣,屬於用典,是有出處的,最早出於《詩經·大雅·緜》中的「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於岐下」。

  說的是周先祖亶父的故事。

  商朝時期,「周」部族生活在黃土高原的西北邊陲上,比較弱小,而且周邊全是彪悍的戎狄民族,故周部族每日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後來,周部族在周的先祖亶父的率領下,歷經艱險,遷徙到了周原(今陝西省寶雞市)——擺脫了戎狄侵擾的周部族開始穩定發展,最終建立了在中國歷史上影響深遠的周王朝。

  《詩經·大雅·緜》就是周人用來紀念和歌頌亶父對周部族發展貢獻的詩歌,詩中的「水滸」一詞指的就是後來供周部族居住發展的周原。

  因此,「水滸」一詞的含義就是「出路」、「安身之地」的意思。

  知道了這個意思,再來理解《水滸傳》,就恍然大悟了:一眾英雄好漢由於種種原因無法繼續在正常的社會中生活,人生的出路被生生截斷,「八百里水泊」中的「梁山」便成了這些好漢唯一的出路與安身之地。而當「一百零八將」成功聚首梁山之後,接下來如何發展又成為新問題,遂又在宋江的帶領下尋找新的出路……

  但最後的結果是原以為陽光大道,卻是無路可走的獨木橋!

  一聲嘆息!

  嘆息歸嘆息,不過可以看看老外塑造的「水滸傳」人物定妝照。

  

  

  

  

  

  

  還在假期裡,還是愉快吧!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