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胎印度做頭牛,流浪四方不言愁

文: 楊清筠

如果投胎不能做人,那麼到某個國家做國寶也許是個不錯的主意。比如我就非常嚮往下輩子可以投胎到四川當大熊貓,不愁吃喝、有人伺候,而且光靠撒嬌賣萌就可以贏得無數好感。

由此同理可得,到印度做神牛大概也會收穫五星體驗,畢竟對於絕大多數印度教徒來說,牛是帶有神聖光環的美好生物,逢年過節還會有成群結隊的人前來祈禱,請求牛神賜福。所以,讓我們假設接下來的故事就發生在投胎印度做了神牛的人身上吧,做印度牛會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呢?

首先,你要確定你是一頭印度本地的白牛,最起碼是奶牛,要是水牛的話我們的故事就沒辦法進行下去了,因為哪怕在印度教徒眼中水牛都沒有什麼地位。

印度神牛

作為一頭印度教徒視為神靈的牛,你就不僅承擔著做牛的身份和義務,還代表著印度教本身。在南亞這片宗教和民族關係極其複雜的土地上,世俗主義推進的步伐格外艱難,政教分離和宗教寬容雖然一直是印度政府努力的方向,但直到今天還總有民粹主義者利用宗教問題生事,作為印度教象徵之一的神牛自然是生事者做文章的重點,雖然在歷史上,印度教對於牛的問題根本沒有現在這麼敏感,甚至在穆斯林統治時期,尊崇神牛的印度教徒和愛吃牛肉的穆斯林也能夠勉強共處。

但如今牛變成了政治博弈的符號,投胎成一頭白牛的你也早已不是傳說中濕婆的坐騎那樣簡單,而是變成了崇尚你的人所利用來打壓敵對者的工具。這對於你來說,既是好事也是壞事,好事是你的地位明顯要比之前還要提升,印度教徒但凡要拿你的「 高貴不可侵犯」 做文章,自己首先就得表現出足夠恭順的態度來,只要你長得形體還算端正,顏值還算入眼,就很有可能會被披紅掛彩,遊行四方,路過的虔誠教徒會向你行禮祈禱,你甩一甩尾巴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是行禮者知道,旁觀者知道,這就夠了。

盛裝之下的印度神牛

走過幾條街,已經有無數令牛眼花繚亂的人向你投來尊敬的目光,雙手合十的人,低頭默默自語的人,你並不想在意他們在做什麼,你只想快點走開然後吃上一口健齒又新鮮的草料。好不容易吃上了東西,還沒等你一次一次回味完這口濃郁清香的食物,走來了幾個極端的印度教徒,認認真真地等待你排出一股新鮮的糞便,你倒也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陣仗,因為在人類的電視上,有好幾個看起來很厲害的民族主義者信誓旦旦地向大家宣布「 牛尿和牛糞能夠強身健體,有意想不到的醫療功效」 ,從此以後就有絡繹不絕的人來你這裡求醫問藥,甚至有人將你的噓噓收集起來裝成瓶放到商店裡面去賣,雖然這對你來說並不算什麼為難事,但是噓噓和噗噗這種東西畢竟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來的人多了你不僅困惑而且厭煩,你並不知道他們這麼做的真正意圖是什麼,鼓吹牛尿具有保健功能的人當然不可能靠喝這個治病,他之所以這麼說是要把牛、神牛、印度教抬上一個更高的層次,從而把民族主義提升到比以前還要玄乎,達到他們自身的政治目的。


印度神飲,百毒不侵

如果膽敢有人傷害你,那麼至少要受到由印度教徒組成的「 神牛十字軍」 懲罰,這些「 神牛十字軍」 以維護印度教的神聖性為旗號,四處理直氣壯地毒打宰牛和吃牛肉者,儘管很多地方法律並沒有規定不能屠殺牛,儘管被毒打的人也可能並沒有對牛做什麼,但是「 十字軍」 就是法律,「 十字軍」就是判斷的依據,只要這些成員懷疑對方有傷害神牛的舉動,就會毫不猶豫地上前毆打一番,有時將人打死也沒人管。

在古吉拉特等特殊的地方,地方法還會規定屠殺牛要被罰款以及判刑,你要生存在這些地方,生命健康更是會得到法律的保障,就算有穆斯林想要從事販賣牛肉的職業,也大都會向牛中的「 表列族群」水牛下手,你這樣的神牛可以在農村,在街道上,在田野間閑庭信步,很少有人會來打擾你,而且不時還可能獲得尊敬的投餵。

不過,凡事有好就有壞,神牛不止你一頭,在印度教徒歇斯底里的保護之下,你們的數量一定會越來越多,而印度願意豁出命來給你們當「 十字軍」 的並不佔大多數,大多數的是對你們敬而遠之的普通人,這些人沒有那麼多錢財養活幾頭牛,又不能及時宰殺,所以吃得多又沒有用的牛隻能請出家門,比如失去產奶能力的奶牛,效率低下的公牛,顏值不足以成為神廟門面的白牛,這些牛漫無目的地走在印度的大街小巷,形成一道獨特的風景——流浪牛。


閒看車水馬龍

流浪牛,這是一個多麼拗口的詞,尤其對南方的同學惡意滿滿。流浪牛比流浪狗更讓政府頭大,牛體型龐大,飼養成本高,雖然印度已有幾千所流浪牛收容站,但是遠遠無法覆蓋氾濫成災的牛群,因為宗教的原因,它們不僅不能被宰殺,不能閹割,有時候連驅趕都要被「 神牛十字軍」逮住定義為「 虐牛」行為毒打一頓。這些流浪牛踐踏莊稼,引發交通事故,還經常攻擊路人,讓受害者叫苦不迭,可懾於護牛勢力的影響,又毫無辦法。

政府為了解決人牛之間日益尖銳的矛盾,也不得不撓破了腦袋,但是「 牛」 問題是小,背後的宗教勢力、政治博弈、政黨紛爭才是大,所以權宜之計只能繼續擴大流浪牛收容站的規模,有人說印度的大量貧民尚且要忍受茅屋為秋風所迫,政府此舉對人權不公,然而短期來看,這個問題的確是無解的,如果民粹主義風頭不減,這些被他們利用的工具、話題,熱度就不可能減退下去。

印度是一個深受輿論左右政府決策的國家,這一點繼承了英國殖民統治時的「 優良傳統」(比如,雖然當時甘地最擅長的非暴力看起來沒什麼卵用,但總是可以或多或少讓英國人有所收斂),當煽動民眾情緒達到一定規模時,煽動者就很容易能達到目的,至於煽動的內容往往不能太過高深,護牛與宰牛,吃葷與吃素,職業與團體,這些就剛好合適。

當然,如果投胎做了一頭牛的話,這些自然是你用不著考慮的,如果你是有主人飼養,那大概率不會被拋棄,因為故意遺棄牛隻已經被印度政府規定為嚴厲打擊的行為。就算不幸被主人遺棄,也可以自由地走在你看著順眼的路上,啃食、踩踏了農田也不必太過擔心,最壞的可能就是農田的所有者自掏腰包把你運走,讓你去另一個地方禍禍,若實在過得風餐露宿,就尋找一個面善的印度教徒相隨,他也會請附近的收容所將你收留,過上「 國家來養老」 的安穩日子。

這樣一想,投胎到印度做牛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來源     時拾史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