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4 日

四川政府號召「藏糧於民」,你準備好了嗎?

文:南洋富商

01

9月27日下午,「四川省糧食安全保障條例」提請審議,官方明確提倡「藏糧於民」,鼓勵餐飲企業、食堂和居民家庭儲備一定數量的口糧。

封城期間,某些地區曾經出現民眾哄搶囤積糧食的情況。儘管主流媒體一再強調糧食充足,國家儲備糧很多,大家不需要搶購囤積糧食。

但是今年夏天中國產糧區的大面積水災,發生在非洲和巴基斯坦等地的蝗災,意外跑到東北去的幾次颱風,增加了糧食的憂患。聯合國警告說今年是五十年來全球缺糧最嚴重的年份。

值得慶幸的是,前幾年中國的糧食一直沒有問題,這得益於18億畝紅線的政策,以及越來越多的進口糧食。中國已經超過日本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糧食進口國。

北京、成都做出更切實可行的辦法,宣傳應急物資推薦清單,要求每個家庭準備至少十五天的應急糧食。

北京、成都官方應急儲備清單,你準備好了嗎?

如今,四川省政府又再次強調藏糧於民,這或許是因為歷史上四川曾是遭受過飢餓苦難的。

 02

三年困難時期,四川餓死一千多萬人。

從1959年到1961年,四川糧食連年減產,1961年的糧食產量是231億斤,比1958年的449億斤下降了218億斤,甚至比1949年還少收30億斤。

當局者為了政績,不僅沒有「藏糧於民」,反而挨家挨戶搜查基層私藏的糧食,還大量往省外調糧,1959年至1960年三年就外調157億斤。

省領導驕傲地宣稱四川外調糧食「居全國之冠」。而四川人卻餓死無數。1961年初到1962年,全國的形勢逐漸有所好轉,可是四川餓死人的事卻還在繼續。

曾任四川省政協主席的廖伯康在回憶文章中談到當初冒險向中央辦公廳主任匯報四川餓死人數的情況。

民政部的報告數字是400萬。中央不信這個數字,找公安部。公安部是管戶口的,糧票、布票、油票、肥皂、火柴等一切生活用品都同戶口掛鈎,死一個人就抹掉一個人。

公安部的數據來自四川省公安廳,說是800萬。中央依然不相信,覺得還是少報。

但究竟死了多少人,中央不清楚。

廖伯康舉起一個指頭,說:「死了1000萬。四川省委下發的一份文件注釋表明,1960年底的四川人口總數是6236萬,而國家統計局中國人口統計年鑑上1957年的四川人口是7215.7萬,兩數相減正好約為一千萬。這只是從文件上推算出的數字,實際上恐怕不止。」

廖伯康說:「從1961年到1962年上半年,全國形勢都好轉了,四川卻還在餓死人。1961年底,江北縣還有人餓死;涪陵地區先後餓死了200多萬;1962年3月省委傳達「七千人大會」精神的時候,雅安地區滎經縣委書記說他那個縣的人餓死了一半,前任縣委書記姚青到任不到半年,就因為全縣餓死人太多被捕判刑。這份簡報剛剛發出就被收回去了,別說中央,就連四川的同志也不完全知道。雅安地委宣傳部副部長劉恩,早在1959年就到滎經調查餓死人的情況,並寫成報告上報,結果被打成「三反分子」。根據這些情況估計,四川餓死的人,起碼比我推算的還要多出250萬!但我正式反映只說死了1000萬。」

 03

現在的老人大多數還保留那個時代的饑荒記憶。甚至在接下來幾十年富足的年代也一直保持為家庭屯糧的習慣,就是那些年留下來的憂患意識。

回首往事,不忘歷史。四川政府做出的「藏糧於民」的決策,是非常正確而有效的。

三年困難時期,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曾經寫十萬言書,說青藏高原餓死人的事。而歷史上的青藏高原,千年歷史幾乎不會大規模餓死人。因為有一種獨特的存糧方式:民眾捐獻大量土地給寺院,寺院就是大地主。農民租寺院的土地,給寺院交租,寺院儲存大量的糧食,足以應對三五年的饑荒。一旦遭遇饑荒,寺院就開倉施捨,避免饑民餓死。

在中國古代,某些地區有民間自治傳統,基層互助活動很好,有一種「義倉」,就是用來救急饑民的。

所以,藏糧於民,就是最好的辦法。

 04

作為個人,我們踐行藏糧於民,不僅讓自己的家人有一份安穩,在缺糧的年代還可以為鄰裡和饑民提供一些援助,這是最好的為國分憂。

在糧食富足的年代,慢慢積累一些可以長期儲存的食物,在饑荒年代,就能派上大用處。

有人說,糧食放久了會長蟲子,或者發霉。如果你了解一些糧食的正確儲存方法,用現代的真空包裝袋、脫氧劑之類材料封裝糧食,大多數糧食都可以儲存十幾年。

即便味道不如新米好,在饑荒年代,在饑民嘴裡,沒有任何糧食會味道不好。

如果你經濟條件許可,可以儲存更好的成品食物,比如壓縮餅乾和罐頭,這些食物的儲存期限都可以遠遠超過保質期,也就是說,即便過期好幾年了,大多少也還是可以吃的,尤其是食物緊缺的年代。

有人說現在城裡人房子貴,家裡面積小,沒地方儲存。

如果你計算一下體積,就知道普通人家裡一個衣櫃就可以儲存2000斤糧食。如果存400斤真空包裝的糧食,只需要一個大衣櫃20%的空間。

再計算一下儲存糧食的價格,400斤真空糧也只需要一千元左右的價格,不到大多數地區0.1個平方米房價的價格,就能給一家人帶來安心。哪怕換算成壓縮餅乾和各類肉罐頭,也是微不足道的一筆錢。

還有人說他喜歡極簡主義,覺得生存主義者提倡的囤積糧食和極簡主義理念不符合。我對他說:如果你真心喜歡極簡主義,把廚房裡的所有東西都去掉,用這些面積放一些壓縮餅乾和午餐肉,每天吃壓縮餅乾、午餐肉和方便麵,就是對極簡主義最好的踐行,也是生存主義最好的訓練。

或許你有無數的理由拒絕在自己家裡存放食物。但是當政府建議藏糧於民的時候,你還不囤一些可以長期保存的食物,那就有點反應遲鈍。

即便在四川和重慶,也有年輕人覺得現在在家裡存糧有點杞人憂天。他們覺得每天那麼多吃不了的食物都倒掉也沒啥可惜,何必囤糧。

在食物充足的年代,浪費一些食物甚至是一種美德,因為你的浪費可以提高食物價格,促進產能儲備。但是這不是你不囤糧的理由。只要回顧一下1959到1962年,餓死的一千多萬四川人,你就會理解四川政府的苦心。

餓死人的1959到1962年,氣候不算太惡劣,甚至都沒有戰爭,也沒有內亂。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