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變集團大圖謀,隱藏在病毒大流行的背後

病毒

文:如松 

病毒大流行已經持續約三個季度了,每日的病毒感染數字和死亡數字讓人觸目驚心,但這就是病毒所帶來的全部損失嗎?肯定不是,瘟疫的表現真的像外在表現的那麼簡單嗎?也不是。

瘟疫大流行剛剛開啟的數月內(歐美社會主要集中在三、四、五這幾個月),世界各國幾乎都採取了不同程度的封鎖措施,差別在於有些國家的封鎖措施帶有強制性,有些國家則只是號召,希望居民居家盡量不要外出。這一時期的禁足措施看來是合理的,根源在於當時的醫學界對新冠病毒的認識很少,也沒有摸索出比較合理的治療方案,對居民進行適當的封鎖措施應該是必要的。目的是讓醫學界摸索出病毒的特性、總結出比較合理的治療方案、緩解病毒大流行對各國醫療體系的衝擊,等等。

大約從5月之後,各國對待病毒大流行的政策開始分化,某些國家內部的不同黨派(主要是美國)對待病毒大流行的措施也出現了嚴重的分化。

在美國,民主黨和民主黨主政的州傾向於繼續執行嚴厲的封鎖措施,即便到了現在拜登依舊聲明,一旦自己就職美國總統,就會立即對全國進行6-8週嚴厲的封鎖措施。但共和黨明顯不再支持通過封鎖的手段來對抗疫情,這背後的含義是什麼?

一旦一個國家進入全面的封鎖狀態時,就必須以增加政府負債的形式加大對居民的基本生活補助,否則很多家庭的基本生活就斷了來源,釀成社會騷亂;同時,當整個國家進入封鎖狀態之後,那些零售的小攤、小販、小店都會關門停業,飲食行業、娛樂行業等都會完全關閉,幾乎全社會所有的小企業都會受到嚴重的衝擊,出現大量的倒閉,而只有像沃爾瑪這樣的大企業、互聯網巨頭等才能繼續營業(雖然它們的營業過程中也會造成病毒傳播),最終的結果就相當於政府通過增加負債的方式向大企業輸送了巨額利益。所以,在對社會進行封鎖期間,你看到無數的中小企業被關閉了,無數中下層人士因失去了工作和儲蓄陷入了深度貧困,但沃爾瑪、互聯網等大企業每天都會照常營業,甚至還在加速壯大,這些企業所有人的財富水平在今年的病毒全球大流行過程中還出現了快速的飆升。如果是平等對待大、中、小企業,應該制定統一的規則,符合規則的就可以營業,不符合規則的自動關閉,這才是平等。

這就是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之間關於抗疫政策的核心差別。

先回到蘇聯時期,控制蘇聯社會的是一個「 機構」——「 政府+國有企業」。國有企業控制了國民經濟的所有行業,它們都是完全壟斷的,這個合起來的「 機構」(即「 政府+國有企業」)就控制了整個社會的政治、軍事和經濟、財政。在瘟疫大流行過程中一旦對社會進行長期的、嚴厲的封鎖,美國的無數中小企業就會被清洗出市場,「 美國政府+壟斷企業」(這就是那個「 機構」)就徹底控制了美國社會的政治、軍事和經濟、財政,此時,民主黨組建的大政府就可以通過龐大的國家機器對美國社會進行強力管制,一個新的「 美國」就建立起來了。

所以就看到在本次大選的過程中,幾乎所有的壟斷性企業都支持拜登,因為他們已經獲得了巨額的利益,未來的利益更大。當新的「 美國」建立起來之後,美國祇有一個黨派——民主黨,媒體是屬於民主黨的御用媒體,所以,現在的主流媒體就成了民主黨的口舌,說明它們很清楚自己在未來的角色。

隨之而來的就是,2020年美國大選就是美國最後一次憲政選舉。未來的選舉是南非式或委內瑞拉式。

這帶來的必然後果是,小企業大量倒閉,無數在小企業就業的人會失去工作,長期的封鎖將導致中產、一般家庭的儲蓄耗盡,讓社會的貧富差距迅速達到極致狀態。我們知道書本中有「 無產階級」的概念,一個社會的財富是一種客觀存在,因為全社會的人們在從事勞動,就會創造財富,無論人們創造出什麼樣的概念,這些財富都不會消失。但是,當一般民眾成為「 無產階級」之後,社會財富到了哪裡?當然是在統治階層手中,此時,政府(包括國企等壟斷企業)掌握了全部的社會財富,就具有對社會最強的掌控力,這就是貧富差距達到極致的一種狀態。這就是美國民主黨所追求的那種狀態,將中產和一般勞動者洗劫到赤貧(即「 無產階級」),當他們失去了物質財富之後失去個人的政治權力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由自己和壟斷企業掌握美國社會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上述對社會財富和個人政治權力的掠奪,都可以在「 疫情大流行期間必須以保護生命為第一位」的掩蓋下完成,這就是人性之惡。

移民和非法移民,在美國社會的生存能力比較差,他們願意讓渡自己的一些個人權利以換取更多的生活補助,他們就希望有一個大政府作為自己的「 保姆」,所以,拜登獲得了這部分人的支持。

有些家庭婦女希望疫情能夠盡快得到控制,以免去自己對配偶和孩子們的擔憂,緣於配偶和孩子必須出門工作和學習,就會面臨感染的風險,就會對拜登的抗疫措施抱有希望。她們並不會考慮這些嚴厲的封鎖措施到底對疫情的傳播有多少阻滯作用,更不會考慮這種抗疫措施在未來會導致什麼樣的社會後果。

由此也就可以理解了部分病毒學家的行為。有人研究了美國公佈的、因新冠導致的死亡病例總人數,發現其中只有6%是純粹死於新冠病毒,其它人的死因主要是原有的慢性病。按一般的理解,這種說法有一定合理性,感染病毒之後,原有的慢性病因各種原因(包括情緒)而惡化,一旦出現死亡,其致死原因應該是綜合性的,完全歸結於新冠病毒就不合理,這是實事求是的態度。但包括福奇等人在內,卻立即對上述說法進行了否認,有擴大新冠病毒致死率的嫌疑(如果因此導致人們的恐懼情緒加劇提高了致死率,病毒學家就與殺人犯無異) ,也有配合民主黨執行更強硬的封鎖措施的嫌疑,所以,現在的一些病毒學家本質上是「 政治活動家」。這在歷史上也是屢見不鮮,任何時代都不缺乏寵物型專家。

其實,民主黨在今天所推廣的政策以及在瘟疫大流行期間所採取的對策,與曼德拉主政後的南非、查韋斯主政後的委內瑞拉在本質上沒有差別,都是通過包括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在內的一系列政策對一般民眾進行洗劫,最終的結局就在那裡,也就不必等待未來去檢驗。

今天在民主黨身上依稀可以看到蓄奴時期美國的樣子,當時的大小莊園主和政府控制了美國的全部政治、軍事與經濟、財政,奴隸(黑奴)沒有絲毫的權益與財產(是典型的「 無產階級」),這或許就是民主黨的的「 理想」。

恰恰,拜登的副手卡馬拉(卡馬拉才是真正的老大,拜登只是木偶)就是極左分子,似乎就是美國版的「 曼德拉」「 查韋斯」。

但共和黨的主張則完全不同。

共和黨主張的是小政府、大社會、低稅收,目的是推動自由經濟,此時,經濟政策的核心就是如何保護中小企業,只有中小企業不斷發展,才能不斷湧現更先進、競爭力更強的大企業,才能不斷推動生產力發展水平。在共和黨的理念下,不僅要保護中小企業,還要不斷對已經建立了壟斷地位的大企業進行拆分,只有如此才能讓大、中、小企業之間進行公平競爭,推動經濟發展。

與這樣的經濟政策相匹配的就是維護每個人公平的權益,包括擁槍權、鹽論自由、平等的受教育權、投票權、自由選擇居住地、自由就業等權益,建立人與人之間公平的競爭環境,推動競爭水平的不斷提高,避免政府和壟斷企業對公平的競爭環境所帶來的破壞作用。

所以,共和黨和川普總統極力反對在疫情期間對居民進行強制封鎖,因為這會導緻小企業大量倒閉,大企業借助不平等的競爭環境快速壯大,對自由競爭的社會環境形成根本性的破壞,也會損害個人的基本權益。

與之相對應的就是,傳統的、有自由精神的選民就是川普的支持者,他們最珍視的是個人的權利,努力保護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自由競爭的社會環境。如果因疫情繼續對他們進行強制封鎖,最終必然會導致騷亂甚至暴亂,因為對他們來說,自由的權益才是至高無上的。

所以,民主黨與共和黨對待病毒大流行的措施截然不同,反應的是價值觀的根本差別,是美國社會要向何處去的問題,這也就是美國大選爭奪的焦點。一旦在瘟疫大流行的過程中中產和一般勞動者被徹底洗劫之後,個人政治地位就會隨之喪失,傳統的美國將不復存在,一個新的「 委內瑞拉」就會出現在北美大陸。

美國正站在歷史的岔路口上!由美國人自己去選擇。

世界也站在歷史的岔路口上,德國、法國、加拿大都已經是白左當道,一旦美國也加速向左,世界這趟列車將開往何處?

馬克思笑醒了。

來源     如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