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戰即終戰,蘇萊曼尼之死成就伊美一團和氣的現實

伊朗

作者:橡樹

1月8日,遍地網絡都在瘋傳伊朗動手了。

其實,如果閱讀過我在之前寫的《開戰即終戰——由精準刺殺蘇萊曼尼漫談智能化戰爭》,《終戰——精準襲殺蘇萊曼尼的極限智能化戰爭後面的博弈》,基本無需考慮便得到結論:

類似新聞,完全屬於摯愛伊朗的網友們自嗨款式的謠傳

當然,如是村頭高音喇叭音量足夠大,又有人扯直嗓門唱一段樣板戲,那麼,坐在伊朗的田埂上的熱心觀眾們,腦子再來一個簡單,肯定就會信以為真那段傳說中激昂清越的楊子榮打虎上山了。

穿林海,跨雪原,氣沖霄漢……

——這話,還是從伊朗國的第一猛將蘇萊曼尼說起。

蘇萊曼尼通常容易被理解為伊朗軍人。

初戰即終戰,蘇萊曼尼之死成就伊美一團和氣的現實蘇萊曼尼葬禮上狂熱的民眾。

然而,在目前伊朗頂層權力三角裡,蘇萊曼尼和伊朗總統魯哈尼可謂比肩為哈梅內伊膝下的哼哈二將。

作為伊朗國第一猛將,蘇萊曼尼主掌哈梅內伊麾下那支由極端忠誠的教徒組織的聖城旅。

聖城旅不是一個國家軍事機構或單位。

作為伊朗革命衛隊最有權勢和最具威脅的特種作戰機關,聖城旅專為哈梅內伊服務的,為職業進行境外潛伏、滲透、以及特種作戰的特別機構。

亂局之下,聖城旅擅長渾水摸魚。

近來多年,蘇萊曼尼主掌的聖城旅尤其擅長在鄰近的敘利亞、伊拉克等中東諸國的泥水潭裡渾水摸魚。

這種肆無忌憚的摸法,摸得踩進敘利亞、伊拉克的泥潭而無法自拔的美帝的毛乎乎的兩條大腿一陣酥軟……

——看著蘇萊曼尼黑乎乎雙手伸來,不止一次,特朗普渾身雞皮疙瘩,卻又束手無策。

於是,可以想像,特朗普也好,美軍也罷,目睹蘇萊曼尼從容往來,當然在恨得咬牙之餘,難免也就會對伊朗國的這位猛將兄心生殺意。

然而,這些年來,蘇萊曼尼冰雪聰明,每次摸完美帝的大腿,總是拔腿就跑藏身安全地帶。

等到美軍反應過來,蘇萊曼尼早就與中東諸國各位反美小英雄手拉手站成一副團結的陣容。

美軍情急之下,每每難於得手。

蘇萊曼尼葬禮上迷茫的兒童。

蘇萊曼尼玩得自然開心,最近,伊朗方面將美軍價值四億美元天價無人機打下來了,正在準備新一輪選舉的特朗普看似無暇分身,只得忍氣吞聲忍畫出一道對伊外交的底線:

渾水摸魚可以,但是,千萬不要摸出美國人的人命。

那天,估計蘇萊曼尼看完新聞哈哈大笑。

猛將兄果然猛將,猛將兄絕不會把特朗普的預警教導放在心底。

就像中東亂局讓美帝頭疼一般,長期在中東亂局裡渾水摸魚的蘇萊曼尼同樣難免摸了一手的漿糊。

在伊拉克方面,對蘇萊曼尼而言,遜尼派天然敵視伊朗。

同時,在信仰伊朗的阿亞圖拉哈梅內伊和信仰伊拉克的阿亞圖拉西斯塔尼之間,早已迷失自我的伊拉克什葉派人心撕裂,看似利於蘇萊曼尼勢力滲透,實則就像信仰伊朗的阿亞圖拉哈梅內伊敵視美國一樣,信仰伊拉克的阿亞圖拉西斯塔尼的什葉派對蘇萊曼尼同樣咬牙切齒。

可見,伊拉克這個泥潭,對美帝踩進來的大腿,對蘇萊曼尼伸進來的黑手,同樣隱藏著不可預估的風險。

此外,蘇萊曼尼伸手敘利亞危機,看似專摸美軍,其實每每摸得心花怒放,蘇萊曼尼自然也會渾水摸了敘利亞最高權力者巴沙爾的不少墨魚。

蘇萊曼尼太上皇一樣的存在。巴沙爾只能心裡嘀咕,滿臉堆笑,一嘴緘默。

同樣,蘇萊曼尼也在黎巴嫩摸魚。

蘇萊曼尼數次斷絕黎巴嫩人自立宗教領袖的企圖,以伊朗的阿亞圖拉哈梅內伊來領袖黎巴嫩人,既名正言順地狠、穩、准地摸了黎巴嫩真主黨,更摸得真主黨魁納斯魯拉不得不強作歡顏,不得不規規矩矩站成巴沙爾一般的低眉順眼的姿勢。

可見,諸多看似志同道合的盟友,早就被蘇萊曼尼摸得人心凌亂七上八下。

摸得兩手漿糊,蘇萊曼尼自然就要在中東摸出更大的動靜,一則為了服眾盟友,二者為了搶在哈梅內伊晚年,力爭由外而內,在中東和伊朗,摸出一條屬於自己人生的大鹹魚。

蘇萊曼尼葬禮上狂熱的民眾。

是以,蘇萊曼尼決意針對特朗普的聲明,在伊拉克搞出更大的動作。

通過在伊拉克發起武裝襲擊,開啟碰瓷模式,繼續摸底美國底線,挑動美國報復,既可刺激美軍自亂陣腳誤傷伊拉克民眾,更可以順勢通過激化美伊矛盾來緩解伊拉克什葉派內部的矛盾。

猶如特朗普急於脫身應付國內新一輪選舉一般。在哈梅內伊抱病的非常時期,蘇萊曼尼同樣也希望伊拉克的什葉派能夠成為他的外援,助力他與魯哈尼競跑奪得伊朗最高權力,以期賺得人生的一條大鹹魚。

伊朗軍援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等均不是伊朗魯哈尼總統負責,而是由伊朗革命衛隊全面控制。

——沒有國家理念,只有宗教領袖意識。

這使得分布主動各地的什葉派們,自上而下,在蘇萊曼尼眼裡,不過籌碼。

所以,邏輯上,坐在伊朗總統皮沙發上,魯哈尼憋氣無語,縱算裝出一團和氣,心底小算盤不免滴滴答答計算著關於蘇萊曼尼的餿主意。

所以,在新聞看到,2020年1月3日,蘇萊曼尼出現在伊拉克機場,隨即被美軍當場稀裡嘩啦打成渣渣,固然有美軍智能極限作戰因素,在特定角度其實不難看到,蘇萊曼尼必須死掉,這真的是一種事實。

蘇萊曼尼必須死掉不是意外,這正是一款必然的、經典的東方傳說。

姑且不論美軍與伊朗軍隊的實際戰力存在的代差、懸殊,僅僅蘇萊曼尼必須死掉這一現實,就使得我們可以在美軍與伊朗劍拔弩張的表象下,不難看到美國政府與包括伊朗政府在內的中東各派勢力,甚至俄羅斯、英國等國的妥協。

可見,社會確實複雜。

滿心把別人當籌碼的蘇萊曼尼,不幸,因為別人的妥協,自己走向絕境當了籌碼。

相信不是一個人看出其中詭異機關。

於是,新聞報道這才有了哈梅內伊和總統魯哈尼到蘇萊曼尼家中慰問,傳說中蘇萊曼尼的女兒澤納布鬱悶發問:

誰為我報父親的血仇

總統魯哈尼當即回答:

所有人都會報復

實則,這個回答不過搪塞。讀者自然明白,所謂所有人都會負責,便是沒有人會去負責

懷念蘇萊曼尼會不會想起無人機?不得而知。

而後,環環相扣,這才有了1月8日伊朗軍隊為蘇萊曼尼復仇行動的故事。

——伊朗大規模武裝報復美軍的網絡鬧劇如是一管雞血,刺激了摯愛蘇萊曼尼的媒體與自媒體們。

其實,所謂伊朗大規模武裝報復美軍事件,還是在蘇萊曼尼必須死掉的現實下,在美軍與伊朗劍拔弩張的表象下,美國政府與包括伊朗政府在內的中東各派勢力,甚至俄羅斯、英國等國的一次妥協下的政治表演秀。

在美軍新的,戰略層面的智能化戰爭形態、交戰機制和決勝原則已經完成預設後,伊朗軍方以導彈猛烈襲擊美軍棄用基地。

這場雙方心領神會的無傷亡戰爭猶如紀念蘇萊曼尼的煙花。

於是,伊朗方面關門自嗨,播報了喜劇般的伊軍大勝,美軍傷亡近百的震撼新聞。

隨後,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發表聲明,既表示伊朗為蘇萊曼尼的報復行動已經結束,更是尤其強調:

伊朗不尋求局勢升級或戰爭

緊接著,相關這一事件的特朗普、哈梅內伊和美防長埃斯珀等等權威人士相繼登台亮相,紛紛就伊朗襲擊美軍事基地事件發表聲明。

一團和氣間,方方面面的聲明洋溢著理解和信任,美伊各方都在異口同聲地表示不再糾纏喊打喊殺。

焚燒美國旗是伊朗上下最安全的反美行動。

眾所周知,美軍將伊朗的猛將兄轟成了渣渣,贏得了戰略的主動。

同樣,伊朗的哈梅內伊和魯哈尼也在囉囉嗦嗦間,反覆向民眾宣講伊朗為猛將兄復仇勝利。如此一來,哈梅內伊和魯哈尼以外交申明和新聞報道不斷地打斷了美軍在中東的大腿之後,哈梅內伊和魯哈尼當然也就對伊朗,對中東各國、各地的各地什葉派群眾理所當然地贏得了愛戴,贏得了口碑。

既然一場心照不宣的雙贏。

雙邊何苦互相耿耿於懷?

於是,在《終戰——精準襲殺蘇萊曼尼的極限智能化戰爭後面的博弈》設定的初戰即終戰的框架下,美軍與伊朗更是由劍拔弩張的頻道,迅速轉向熱辣、通俗的,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東北二人轉娛樂風格轉換。

可見,我在之前在1月4日、5日的兩篇文章預言的初戰即終戰,確實成了現實。

文章來源:流浪的橡樹 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