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女諜方芳色誘美議員 佩羅西幫忙解套

中共女諜方芳

文:鮑光

2020年有兩個轟動美國乃至世界的頭條新聞,一個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2020年11月28日公開發表的一段演講視頻,這段演講公開告訴百萬中共國聽眾,中共搞不定美國總統川普,但已經搞定了前美國副總統拜登及其畜生兒子亨特。翟東升明言,亨特在世界上的眾多基金會都是中共幫忙搞起來的。美國華爾街有中共的老朋友,這些人可以幫忙中共搞定美國總統,除了川普。

儘管美國主要下流媒體都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但川普、美國知名律師鮑威爾等人都對此視頻進行了轉發。引起千層巨浪。

兩個貨真價實的賣國賊,左為拜登,右為眾議員斯沃韋爾。

◎ 翟東升火了另一個是中共女間諜方芳(Christina Fang)通過政治捐款和色相引誘了眾多加州民主黨官員,其中一個年輕的市議員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與她交往甚深,長達數年,直到他被推進國會當眾議員,並被任命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委員,掌握著美國的高級機密。後來,當斯沃韋爾被FBI通知這個方芳是中共間諜,正在被調查時,他立刻通知這位床上知己趕快逃命。於是,非常活躍的方芳立刻不辭而別,逃回中共國。

現在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代,由於互聯網的發達,一個不為人知的傢伙,瞬間就可能全世界成名。翟東升就是最典型的一位,他甚至驚動了美國總統川普,把他講話的一部份拿出來轉發。

翟東升是中共政府高層的一名智囊。根據他在人民大學的個人簡歷頁面上的信息,他經常為中共黨政機關提供顧問服務,這些部門包括國家發改委、中央外辦、外交部、中聯部、外宣辦、統戰部、工信部、海洋局、中央黨校、團中央、軍科院等。

翟東升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中共對外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國際貨幣所特聘研究員等職,又被稱作是「習近平的智囊團成員之一」。我們把翟東升在一個論壇上的演講片段聽打下來,是為了讓人民報的讀者看看為什麼中共搞不定川普,但卻可以搞定拜登。

◎ 翟東升的部份演講內容


 

左為翟東升,右為那位大鼻子老太太。

意思是什麼?這邊我(老太太)罩得住。(部份與會者笑)翟東升說:那麼我們為什麼搞不定特朗普(川普)政府,為什麼以前1992年到2016年之間,中美之間各種問題都能搞得定,是不是?大家都知道,所有的危機,不管是銀河號事件,還是炸大使館還是撞了飛機,所有事情全部是床頭吵架床尾和,兩個月之內搞定。就是因為咱們(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上邊有人。(與會者大笑)我們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我們有我們的老朋友,啥意思呢?天下沒有美元搞不定的事情,是吧?!如果一沓美元搞不定,那我就兩沓,(與會者哄堂大笑)當然,這是我的工作方式了,是吧。今天我們之所以能夠按照我方原計劃得以順利執行,就是因為我們今天這位功臣,他介紹了一位大鼻子老太太,一看就是猶太人。然後我很驚訝,我說您這個中文比我講的還棒。我永遠改不了我的江蘇口音,您一點口音都沒有啊。老太太聽我誇她的口音,好得意: 「我告訴你啊,我不但會講中文,我還有中國國籍,我不但有中國國籍,我還有北京市戶口,(與會者大笑)長安街邊上東城區有一套四合院。(聽者鼓掌)等你回來北京過來喝茶。這一年你在這有啥事記得找我。」

老太太身份是什麼?就剛才我們講到的華爾街某著名金融機構、頂級金融機構的亞洲區的總裁。其實呢,就過去30年、40年,我們在美國利用它的核心圈,我前面講過華爾街在1970年代開始對美國它的內政外交有非常強的影響力。所以我們有路徑依賴,華爾街搞不定川普,為什麼?雙方有矛盾,當然這個細節我就不多說了。那麼,中美貿易戰過程中,他們也試圖幫忙,據我所知美方的朋友跟我講,試圖幫忙。但是力有不逮。但現在呢,我們看到,(口氣神秘且得意)拜登上臺了。(聽者大笑)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大家看到吧,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嗎?這裏邊都有(我們與拜登之間的)買賣!(與會者們鼓掌)。

◎ 中共女間諜鬼混美國眾議員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新聞在美國高層迅速發酵、蔓延。是什麼呢?中共女間諜方芳(Christina Fang)已經滲透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跟她上床達數年之久的民主黨眾議員斯沃韋爾在2013年進入國會,之後又被任命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委員,還擔任中央情報局監督小組委員會的首席民主黨人,掌握著美國的高級機密。

根據Axios媒體報導,方芳通過政治捐款和色相引誘了眾多加州民主黨人,還「培養」了當時的地方市議員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方芳通過籌款助選幫他迅速崛起。斯沃韋爾作為回報,就成了給總統川普造謠誣陷的排頭兵。

2020年12月8日,美媒Axios報導了方芳(又名Christine Fang,克里斯汀·方)於2011年至2015年期間,在加州的政界活躍異常,專門搜羅灣區乃至全美有前途的政界新秀。美國反情報官員說,他們認為方的上級是中共國安部(MSS)。

Axios在長達一年的調查中,採訪了4名美國情報官員,並對22名當選官員、政界人物和親自接觸過方芳的人進行調查。

2011年,方進入加州州立大學東灣分校就讀,她擔任學校的中國學生會主席和亞太公共事務聯盟(APAPA)在該校分會的主席。在此期間,方與中共駐舊金山領事館保持著異常密切的聯繫。

方的朋友和熟人回憶,她大概是二十多歲或三十歲出頭的樣子。美國情報官員說,方通過競選籌款、廣泛的聯絡和「個人魅力」,並跟至少兩個中西部市長髮生過曖昧或性關係,這讓她迅速接近權力中心。

在2011年至2015年之間,方結識了灣區許多最有名的政治人物,經常與加州的許多政客一起合影,其中包括卡納(Ro Khanna)、斯沃威爾(Eric Swalwell)、加州眾議員趙美心(Judy Chu),和當時的眾議員Mike Honda。

Axios的幾位政界線人回憶說,方具有「魅力」並「惹人喜愛」,但也有人稱她舉止秘密,甚至是「可疑的」。

弗裡蒙特市現任議員拉吉·薩爾萬(Raj Salwan)說:「她無處不在。」「她如此活躍,並認識許多政治家,令我感到驚訝。」其他幾位官員也同意他的看法。

Axios分析,任何有關美國政府官員的私人信息,如他們的習慣、偏好、日程表、社交網絡,甚至關於他們的謠言,都屬於敵國的「政治情報」。一位美國高級情報官說,此案「意義重大,一些非常非常敏感的人涉入其中」。

◎ 經濟拉攏 美色誘惑 跟多位政客曖昧

方很快成為灣區政治圈的「核心人物之一」後,經常活躍地幫助當地官員進行競選籌款,並且「有本事」帶來捐助者。她還經常邀請政治人物、企業高管和中共領事官員參加自己組織的一系列高調活動。

美國情報官員認為,她還監督其他中共特工,曾把「手下人」安置在政治人物當地和國會辦公室當實習生。

之後,方芳通過參加針對美國市長的「區域會議」,迅速打入全美範圍的政客網絡。她還跟至少兩名美國市長髮展了歷時三年的性關係。

聯邦調查局對方芳進行了電子監控,發現她至少有兩次與官員有性關係,其中包括一名中西部城市市長。

加州的庫比蒂諾市(Cupertino)前市長黃少雄(Gilbert Wong)透露,在2014年華盛頓舉行的一次會議上,美國中西部城市一名年齡大的市長親口告訴他,方芳是自己的「女朋友」,並堅稱儘管兩人年齡差距大,但這種男女朋友關係是「真實的」。

一位現任美國官員說,方芳還曾在汽車上與俄亥俄州一名市長髮生性關係,而這一切都在聯邦調查局電子監控中。當俄亥俄州這名市長問她為何看上自己,方芳說因為想「提高英文水平」。

黃少雄說,自己是從加州的籌款活動和中國文化活動中認識方芳的,但是他2014年兩次參加中共駐美大使館在華盛頓DC舉辦的美國市政官員活動時,都看到方芳赫然在場,他感到「非常震驚」,方芳還將黃介紹給了深圳市市長,為二人牽線搭橋,幫助翻譯。

◎「放長線釣大魚」的故事

Axios分析,該案說明了中共努力滲透美國政界,有的時候甚至不惜花費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才能培養出「成果」,可謂放長線釣大魚。因為「中共知道今天的市長和市議會議員,可能成為明天的州長和國會議員」。

由此我想起50年代初期的一個故事,1954年11月,小科長江澤民調往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因為需要學會控制全廠供電系統,要去莫斯科培訓,江首先在長春進行了四個月俄語訓練,1955年3月與12名技術員同赴莫斯科。

有婦之夫的江澤民在留學蘇聯期間為搞好各方面關係而使出渾身解數,到處吹拉彈唱、講笑話,出風頭。蘇聯情報部門看在眼裡,記在心頭,覺得中共治下會彈鋼琴、拉二胡、懂外語的幹部必定曾經家世顯赫、財大氣粗,又是南京人士,說不定是社會名流,甚至是漢奸。於是去檔案館查看是否有江澤民的檔案。一查之下,發現江果然是大名鼎鼎的漢奸江冠千的兒子,於是派出一位色情間諜克拉娃引誘江澤民上床。

正床震之際,克拉娃在江耳邊輕聲說出漢奸「李士群」三個字,嚇得江六神無主。克格勃乘虛而入,給了江一筆錢,除了保證不泄漏他的漢奸歷史,還保證他回國前可以與克拉娃風流快活,唯一的條件是加入克格勃遠東局,成為特工。江簽字同意。

1991年5月,江澤民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身份出訪蘇聯。克格勃40多年的長線終於在此刻釣到了大魚。在江訪問原來的利加喬夫汽車製造廠時,《人民日報》曾載文說江澤民見到當年和他在一起的職工和他們的子女時,如何熱淚盈眶,但實際上一位知情人透露說,就在江澤民參觀工廠時,路過某宿舍,「正好」走出一個女人,見到江澤民就叫:「親愛的江啊!」江澤民一見到這個女人,立即流出眼淚。這個女人就是當年讓江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克拉娃。當晚,倆人同室共眠。

大家明白了吧?這是克格勃提醒江澤民:你是我們的人!

於是,江回國就簽署了中國和俄羅斯勘分東段邊界的敘述議定書,無償割讓領土上百萬平方公里,相當於40個臺灣島的面積。

◎ 中共特工方芳撒網捕魚

FBI在2019年5月專門成立了一個部門,負責打擊北京在美國州和地方層面的間諜活動。美國國家安全官員認為,中共構成的威脅只會隨著時間越演越烈,現任美國高級情報官員說:「方芳只是(眾多)特工中的一員。」

方芳當年最努力接近的目標之一,就是一位年輕的市議員埃瑞克·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方芳幾年的睡功(睡斯沃韋爾,還睡能幫助斯沃韋爾晉級的中外人士)再加中共的財力,斯沃韋爾就迅速被推到了加州國會眾議員的地位。

在斯沃韋爾2014年連任競選活動中,方芳代表斯沃韋爾辦公室進行籌款活動。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的記錄未表明方本人也進行了捐款。這不等於中共沒資助!

知情人說,方芳在斯沃韋爾的辦公室裡安置了至少一名手下,即所謂的「實習生」,她本人並在數年的時間裡與斯沃韋爾進行了多次「互動」。


斯沃韋爾和他的辦公室工作人員瑞奇-樂(Ricky Le) 和 凱莉-諾布利特(Karly Noblitt)。瑞奇一看就是中國大陸出來的。
 

蹊蹺的是,當時方芳原計劃前往華盛頓特區參加2015年6月的活動,但出乎意料地改變主意,表示要返回中國。灣區的許多政治人物對這位在政界非常活躍的女人突然離開美國感到「驚訝和困惑」。FBI在對方芳的反情報調查中,對她的行為和活動感到震驚,於是在2015年左右向斯沃韋爾進行了通報。時年34歲的斯沃爾韋爾是民主黨國會議員,代表加州第15區,是眾議院中央情報局情報小組委員會的高級民主黨黨員。斯沃韋爾一看事情敗露,就立即切斷了與方芳的一切聯繫。

加州庫比蒂諾(Cupertino)前市長黃少雄回憶說,「她從所有事物中消失了。」有消息透露,方芳及時安全的逃回中國大陸是斯沃韋爾通風報信的結果。

◎ 斯沃爾韋爾的兩次婚姻中間夾著中共女諜


眾議員斯沃韋爾現在的全家照。

方芳逃回中共國3個月後,2015年9月,離婚三年但並沒閑著的斯沃韋爾這才考慮再婚。與現任妻子布列塔尼-安-沃茨(Brittany Ann Watts)由共同的朋友介紹而相識。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mail.co.uk)2020年12月12日的報導,斯沃爾韋爾的第一次婚姻在2012年結束。而他與方芳開始來往正是2012年至2015年。是因為方芳的介入而導致婚姻破裂?他與方芳鬼混到2015年,直到被FBI警告才斷絕關係。他是否想娶方芳?媒體沒有報導。屆時斯沃爾韋爾是民主黨國會議員,代表加州第15區,是眾議院中央情報局情報小組委員會的高級民主黨黨員。

據紐約時報2016年10月16日的報導,相識一年後,2016年10月14日,時年35歲的斯沃韋爾與時年32歲的沃茨在加州奧克蘭的Rene C. Davidson法院舉行了婚禮。沃茨是加州半月灣麗思卡爾頓度假村的銷售總監。她畢業於俄亥俄州牛津市的邁阿密大學。她的父母Kathryn L. Watts博士和H. William Watts III博士都是牙醫,在印第安納州的哥倫布市居住並執業。

據報導,斯沃韋爾的母親Vicky J. Swalwell是加州聖拉蒙市雪佛龍公司的行政助理。他的父親Eric N. Swalwell是愛荷華州阿爾戈納市的退休警察局長,後來在北加州的零售公司擔任獨立的威脅評估和欺詐顧問。

目前,美國大選膠著之時,突然傳出美國這位資深民主黨眾議員埃裡克·斯沃韋爾幾年前跟中共女間諜方芳有染的消息,應該是為了轉移視線而放出來的,說明美國黑暗沼澤的驚慌與恐懼。

◎ 這小子確實是桿「黑槍」

2020年12月8日(周二),福克斯新聞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節目中說,美國情報機構相信斯沃韋爾與中共間諜方芳之間存在「性關係」。

當卡爾森的團隊跟斯沃韋爾辦公室聯繫,想進一步查實斯沃韋爾與方芳的關係時,斯沃韋爾的辦公室卻拒絕回答兩人是否有性關係,而是說這可能涉及到國家安全,需要保密,因而拒絕回答。

這種回答簡直是笑話!正因為這涉及到國家安全,才必須要回答。所以,拒絕回答就等於變相默認。

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發推文說,「眾議員斯沃韋爾長期不具備擔任情報委員會委員的資格。多年來,他為了政治利益一直兜售有關俄羅斯的虛假信息。現在根據報導,我們發現他為中共間諜收集信息。斯沃韋爾是國家安全的負資產。」

白宮社群媒體公關主任丹史卡比諾(Dan Scavino)寫道:「斯沃韋爾是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成員,獲知美國最機密的秘密。他100%的(向中共)妥協了,他竭盡全力詆毀任何為川普工作的人,在過去的4年中不斷地撒謊、撒謊、撒謊,因為中共收買了他!」

由此看來,斯沃韋爾這小子確實是桿「黑槍」,不但在床上與中共女諜鬼混,還借助自己在國會裡的身份頻頻誣陷美國的偉大總統川普。

◎ 斯沃韋爾專給川普造謠的原因

斯沃韋爾幾年來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他確信川普總統就是「俄羅斯間諜」,他並在「通俄門」中上竄下跳、網羅罪名來誣陷川普,他還在負責川普彈劾案的眾院情報與司法兩個委員會都擔任要角。

2020年12月9日,白宮新聞發言人麥肯納尼(Kayleigh McEnany)談到此案時,抨擊民主黨被中共收買,處於「外國勢力的控制之下」,實在是虛偽至極。

麥肯納尼在週三的聲明中說:「四年來,川普(特朗普)總統被指控是俄羅斯特工。」「受外國勢力控制的其實是包括斯沃韋爾在內的民主黨人,這絕對令人屏息驚嘆。」「民主黨人一直把他們做的(醜)事栽贓到我們頭上(賊喊捉賊)。」

她補充說,從來沒有俄羅斯與共和黨之間的勾兌,只有民主黨和中共之間的勾兌。

川普的長子小川普憤怒發帖說,「花了數年時間說我是俄羅斯特工的斯沃韋爾眾議員,當時卻在跟中共間諜上床!」「你無法編造這些東西(報導),這個(向中共)妥協的人、白癡如何繼續擔任情報委員會的成員?」

12月8日,斯沃韋爾本人對媒體表示,是川普總統團隊在背後揭露他,但是仍拒絕回答自己是否跟中共間諜上床。為什麼他不敢否認呢?因為他不知道情報系統是否有他的錄音、錄像。如果做假證,那他是要坐牢的。

據Axios報導,方的最努力收買目標之一就是斯沃韋爾,為了放長線釣大魚,在斯沃韋爾還是加州都柏林市的市議員時,兩人就開始交往了。

之後斯沃韋爾在政壇迅速崛起,成為政壇新星,2015年1月斯沃韋爾被任命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委員,並擔任中央情報局(CIA)監督小組委員會的首席民主黨人。

一位美國前情報官員告訴福克斯新聞,中共多年來就在實行這樣的計劃:派間諜色誘美國國會的低階議員和工作人員,如果這些人有朝一日飛黃騰達,就會有實錘的證據被中共抓住。斯沃韋爾就是其中很典型的一個。

斯沃韋爾的醜聞泄漏後,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表示,斯沃韋爾應該被開除出眾議員情報委員會和眾議院。

但是,12月9日,美國眾議院民主黨籍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她對斯沃韋爾「充滿信心」,將支持他留在情報委員會裡。

佩洛西當然堅決要把賣國的斯沃韋爾留在眾議員情報委員會裡,因為這老妖婆本身就是該被清除的沼澤的一部份。斯沃韋爾被開除了,誰來竊取國家情報給中共呢?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