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離我們並不遙遠

地獄離我們並不遙遠

文:曾穎

樓上的鄰居新裝了空調,空調的冷凝水管正好掛在我家的雨篷上方,安空調的小工這一小小的偷懶舉動,讓我吃盡了苦頭。空調一開,冷凝水便大珠小珠落玉盤般地擊打在鐵皮雨篷上,白天倒還不覺得刺耳,晚上夜靜之時,便有些驚心了。而我的床,恰好又非常尷尬地放在那扇窗戶下,每晚夢裡夢外軍鼓高奏號炮連天,也就自不在話下,我這個失眠專業戶,每天早上從床上起來,感覺不是在床上睡了一宿,而是床在我身上壓了一宿。

為了讓鄰居知道我的痛苦,並請人來將水管加長一尺,好讓水滴避開與雨篷的直接撞擊,我可沒有少動念頭。我想了很多條路徑,一是直接上樓,把自己的痛苦告訴他們,以求能得到他們的理解與支援。此法雖好,但架不住對方萬一是個不喜歡講道理的主兒,若是那樣,平時在電視新聞中看到的扯脖子抓臉的鏡頭,有可能就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第二種辦法,找門衛轉達。這樣雖是避免了直接衝突,但門衛卻認為這事不屬他的職權範圍,斷然拒絕了,叫我去找社區。

這本是我設想的第三種辦法。但這種辦法的最大弊病就是使兩家關係直接搞僵。

思來想去,我決定還是先試試第一種辦法,直接到樓上去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地試試,因為在床上翻煎餅睡不著的滋味確實非常難受,聽說有人就是因此而走上自殺之路的。

我可不想被幾滴空調水搞個「英年早逝」,於是就鼓足勇氣踏上多年都沒跨越過的四樓樓梯,敲開在我頭頂上生活了多年的那家人的門。

樓上住著一對老夫婦,慈眉善目。在聽完我的哀告之後,拍著腦門向我道歉,說想不到他們在半點知覺都沒有的情況下給我造成了這麼大的麻煩。之後,他們又和我一起,到了我家臥室裡察看災情。在聽了鐵皮鼓一樣的滴水聲之後,老人二話沒說,就回家打電話了。

很快,空調維修工來了,經過一番叮叮噹噹的折騰之後,空調滴水管被加長了一尺多,邁過我家雨篷,優雅而寧靜地滴到樓下的排水溝裡了。

想著今晚終於可以睡個安穩覺,我那份高興勁簡直沒法提了。我沖上四樓,向兩位可愛的老人深深地鞠了個89度左右的躬,感謝他們的理解。

兩位老人趕緊制止住我。隨後,又像有什麼話要對我說似的相互交換眼神。最終,老太太開口了,他說:小伙子,你別謝我們,我們也有事求您。

這次輪到我困惑了。老太太說:我想求您每晚上夜班回來時,別用腳步聲去開樓梯燈,你每次頓腳,都會把我們從夢中吵醒。你知道,人老了,睡眠質量不高,這幾個月,我們一直想對你說,但不好說,今天總算逮住個機會。這回輪到我鬧了個紅臉脖。

薩特說:「他人即地獄!」,想不到我在別人為我製造的地獄中痛不欲生的時候,卻在舉手投足中,一不小心成為別人的地獄!

來源 《曾穎眼中的世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