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2 日

桑扈裸行,九子奪嫡,露才揚己,賀電平安

文:朱達志  

吉林省公安廳原副廳長賀電同志,雖然下課了,但網間奚落挖苦他的文章仍然不少,且還在傳播。

賀前副廳長的名著《平安經》,其內容確實挺傻的;而他本人看上去則比他的著作更傻。身為中高級領導幹部,還是博導,還出了那麼多的書,怎麼能傻到寫什麼勞什子「 平安經 」 的程度,實在是吃飽了撐的。

所以大家一個勁地挖苦他,對他而言並不冤枉。

但我覺得事情也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你說他傻,言外之意就是你比他聰明,那麼你也去弄個副廳長干幹?一介平民,沒什麼背景,能做到廳級,而且是公安廳這樣的關鍵崗位,沒有一點過人的智慧肯定不行。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為他非但不傻,還很聰明。

但他為什麼要做那樣的傻事呢?

是啊,這確實是個問題。不管它,先講幾個古人的故事吧。

春秋時期有個狂人叫接輿,還有個隱士叫桑扈。屈原在他的《涉江》中有這麼一句:接輿髡首兮,桑扈裸行。意思是接輿自剃光頭,避世不仕;桑扈去衣裸體,憤世嫉俗。

屈原的本意是將接輿、桑扈與伍子胥、比干等人放在一起謳歌,認為他們堅持真理、反抗黑暗、剛正不阿,具有崇高的品行,而這些品行也正是導致他們不幸遭遇的重要原因。

屈原所說有些道理。而他自己在某些方面其實也是因類似品行吃了大虧的。比如班固就這樣評價他:「 露才揚己,責數懷王,怨惡椒蘭,愁神苦思,強非其人,忿懟不容,沉江而死。 」

這段話的大意是說,屈原愛國倒是愛國,但此君生性恃才傲物,常常會有意無意地貶低同僚抬高自己,一言不合就懟人,甚至對楚懷王也常常苛責……最後落得個兩度流放,投江自盡的下場。

其實有關「 接輿髡首,桑扈裸行 」 的意義,我的理解跟大文豪屈原有些不同。接輿和桑扈之所以「 避世不仕 」 ,也不一定就是多麼的高潔,或許他倆天生的性格就決定了自己根本當不了官,於是就愈發的特立獨行、驚世駭俗了。

而另一方面,剃個光頭招搖過市,一絲不掛行走江湖,這多少有點裝瘋賣傻的意思。一個裝瘋賣傻的人,尤其是原本就有些本事和學問的人,給人的感覺一定是「 童叟無欺 」 ,對他人尤其是仕途中人絕不會構成威脅。於是裝​​瘋賣傻的文人和官員,基本上都能善終——除非他又同時具有如屈原那樣的「 露才揚己 」 之類愛好。

這點,官場和宮闈中人做得就比文人好。當然,三閭大夫屈原也至少是個部級幹部,同時也是宮中要人。不過他是特例,就不說了。

那就簡單說一點滿清王朝的一些個破事吧。

康熙帝晚年,做了幾十年太子的愛新覺羅·胤礽日益驕橫,這就導致了康熙其他幾個兒子對他的強烈不滿,並開始挑戰他的儲君之位。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 九子奪嫡 」 。而在這輪角逐中,四阿哥愛新覺羅·胤禛最終勝出並順利繼位,他就是雍正。

雍正帝只生了10個兒子,而嫡皇子只有6個,6皇子中長大成人的則只有弘時、弘曆、弘晝、弘曕四兄弟。

由於大哥二哥早夭,三阿哥愛新覺羅·弘時就自然成了雍正帝的順位繼承人。但由於這個弘時過於張狂,甚至跟他父皇的死對頭——當年的八阿哥(即他八叔)走得很近,致使雍正一怒之下削除了他的宗籍,並與他斷絕父子關係,才24歲就掛了。

這樣一來,皇位自然而然地輪到了四阿哥弘曆(很巧啊,又是老四)。

但是,弘曆做了順位繼承人,並不一定就天下太平了。五阿哥弘晝也是知道「 九子奪嫡 」 這個前朝往事的。他明白自己的四哥縱然做了儲君後來更是當了皇帝(乾隆),也仍然不會放心於他。於是,弘晝開始裝瘋賣傻。

影視劇中荒唐不經的弘晝

弘晝所做荒唐事真的不少,比如讓下人們給活著的自己哭喪——他坐在擺滿祭物的台子上,聽任王府上下各色人等號啕大哭,他則一邊吃喝一邊「 享受 」 大家的哭鬧,不亦樂乎。

他還將一些冥器、象鼎、彝盤盂等物品堆放在自己的床上,相當的嚇人。有人看不下去了去勸他,他卻笑著說:「 人沒有一百年還不死的,有什麼好避諱的? 」 玩世不恭得要命。

弘晝就這樣裝瘋賣傻了大半輩子,終於讓雍正對他徹底放下了戒心,而他也得以平平安安地花天酒地頤養天年,整整活了60歲。這個歲數在古代,算是高壽了。

而他父皇雍正才活了58歲。當然不能跟他四哥乾隆比,後者活了88歲;但是卻比他那些哥哥幸運多了——大阿哥二阿哥早夭,三阿哥弘時也才活了24歲,而他弟弟弘曕也因「 御前失儀 」 而備受打擊,33歲就病故了。

說這些跟賀電同誌有什麼關係呢?

自然是有關係的。我瞎猜賀副廳長可能緣於種種考慮,還是感覺官場上盡量韜光養晦比較好。身為副職,最好夾起尾巴做人,工作之餘搞點無關緊要的「 業餘愛好 」 ,寫寫書,寫寫書法什麼的,讓人感覺這位同志「 沒有野心 」 ,值得信賴,對誰也不構成威脅,更不會去僭越誰……

至於為什麼最後還是搞砸了。這個我真說不上來。或許還是得罪了什麼人吧。或許他也有點「 露才揚己 」 ?當然我這樣說絕沒有拿他更屈原比的意思。他倆差距太大了,絕對是判若云泥。但得罪人的事可能性還是有的。

或許在官場上,過分清高或者看上去頗有文化(比如出了很多書,內容不咋的卻還被很多人追捧),其實也是大忌……這個就不多說了。

回到前面的話題上,賀前副廳長真的很傻很草包嗎?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他跟弘晝親王一樣聰明,只是沒他運氣好而已。其實古今中外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賀電同志這位文人副廳長,應該是知道的,而且肯定比我知道的多。

至於他自己為何終於沒能如願平安,想來想去,我覺得只能怪他在那本《平安經》裡寫了那麼多某某平安,就沒有寫一句「 賀電平安 」 !

來源  聞道不分朝夕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