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我配不配擁有自由?

自由

文:漫天雪

一旦我們放棄了不允許國家機器干涉任何私人生活的原則立場,那麼,國家勢必會對個人生活的每個細節制定規則,實行限制。個人自由就會因此被剝奪,個人就會變成集體的奴隸,成為多數人的奴僕。人們不難想像,如此之大的權力,一旦它被居心不良的當權者濫用,會導致多麼惡劣的後果。這種權力即使被那些品德高尚的人掌握,也會使世界變成一個鬼神的墓地。

——路德維希·馮·米塞斯

1907年,生於澳洲的游泳世界冠軍,後來的輕歌舞劇明星、好萊塢首位裸星安妮特·凱勒曼在波士頓利威爾海岸被美國警察拘捕。原因是她穿著露出手臂、腿部和脖子的連體緊身泳衣有傷風化。

美國政府為女性如何穿泳衣操碎了心。一方面這種新型泳衣被禁止銷售;另一方面,很多州先後頒布法令,對女性如何穿泳衣作出規定。佛羅里達州規定女性泳衣下擺不得超過膝蓋以上6英寸。現在已經左得無敵的加利福尼亞更「純潔」,在1933年,根據《雷東多海灘條例》,把這一標準提高到3英寸;男性在海灘上也不能隨意露出胸部。

於是美國民眾看到了荒誕而又滑稽的一幕:在每個海灘上都出現了「泳衣風紀警察」,他們像鷹隼一樣環顧四周搜索目標,手裡拿著量尺,在海灘上一個個量女士泳衣的裙擺長度,一旦違反了相關規例,就會被罰款、逮捕和驅逐出海灘!

那個時代的美國,有美國政府這個道德警察管著,又是禁酒,又是風紀,真是純潔得一逼!

一部服裝史,就是一部人類追求自由的鬥爭史。

無獨有偶,100多年後,我們某地為了「提高市民文明素養」,曝光了一批穿睡衣上街的「不文明市民」。區別僅在於,沒有風紀警察,只有一個個令人恐懼的攝像頭——技術進步了!

隔天,他們道歉了。但是儘管如此,今後市民們穿什麼衣服上街還是要三思而後行。能曝光、也能道歉,哪天心血來潮再來一波,誰又能說得准呢?畢竟,那一個個攝像頭,似乎在提醒市民們:老大哥在看著你!

法治的基本要義,對於執法機關,是法無授權不可為;對於公民,是法無禁止即可為。我們要問問:哪部法律寫了執法機關可以曝光市民穿睡衣上街?又是哪一個法條寫了禁止市民穿睡衣上街?

如果有這樣的法令,那它是惡法,因為這是人自由行動的領域,由不得權力干涉。如果沒有,執法機關就是濫用職權,應該被追究責任。

我們有一個成語叫「防微杜漸」。只要允許他們曝光我們穿什麼衣服,那麼有朝一日,男人留長髮就是地痞流氓,女人穿吊帶裙就是有傷風化;男士穿西裝打領帶就是崇洋媚外,女士染頭髮描口紅就是喪失勞動人民本色。到那時,四個兜的藏藍色勞動服就是我們的慣常裝束,某些遜尼派國家婦女穿黑袍、只露出眼睛也可能是你的標配。

不要以為這是危言聳聽。這樣的事情曾經真實發生,改地名、改商標事件也言猶在耳。全看人家的心情。你說你時時處處小心謹慎還不行?放心,總有一款適合你!

因為這裡面有它的邏輯啊!社會工程師們每天想的就是改造社會、改造人,消滅所有的小惡,讓每個人都規規矩矩聽從指令。不要太高看自己,也不要把自己當人看,他們與你的關係,不過是制陶工與黏土、牧羊人與羊群的關係。

什麼是美、什麼是丑,什麼是文明、什麼是不文明,什麼是道德、什麼是不道德,不是由一個高高在上的權威來界定,由它來告訴我們應該怎樣才符合他們心目中的標準。恰恰相反,它來自於自然演化和自發秩序形成的我們的共同心智。它不是靠強制來推行的,在我們在自由意志下,才能彰顯出美、文明和道德的力量。

如果我們將衡量的標尺交給利維坦,那麼三寸金蓮最美,腦袋後面一個豬尾巴最美,武裝當然也比紅裝更美。權力就能把美醜扭曲到這種程度!

因此,應該是我們用普遍的道德準則來衡量和評價他們,而不是相反。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應該安裝攝像頭監控他們,這才是正確的。

有人說,只是曝光,讓他以後注意,並沒有處罰。同學,你歷史是體育老師教的吧?你是不是忘記了程朱理學,他們說要「存天理,滅人慾」,寡婦不能改嫁,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繁衍後代是天理、床笫之歡是人欲,吃飽是天理、饕餮珍饈是人欲……他們禁錮自由、戕害人性、扭曲道德,當其成為主導的意識形態時,培養出一代代變態知識分子和偽君子,然後用它來「以理殺人」!

不要總是「權利在受損,卻有著統治階級的思維」。誰都希望國人像紳士和淑女一樣儀表端莊知書達理,但是在衣冠不整、有礙觀瞻和權力的肆意妄為之間,哪一個危害更大,難道不是顯而易見嗎?

當我們連這一點警惕性都沒有的時候,真的應該問問自己:我到底配不配擁有自由?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