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為什麼那麼多網紅?

杭州網紅
不知道你有沒有我一樣的感覺,日常關注的很多網紅博主,不論他們以前在哪裡,最後都會選擇去到杭州。薇婭在杭州九堡起家,初代淘女郎張大奕和雪梨誕生於杭州,李子柒也在杭州,今年羅永浩交個朋友直播間落戶杭州濱江高新區,選擇和薇婭、雪梨成為鄰居…

說到這,還是忍不住插播一則花邊新聞,王思聰第 N 個緋聞女友孫一寧曝光,同樣和前幾任一樣,是位 杭州網紅。

看看孫一寧曝光後首場直播,漲粉近 200 萬,打賞人數 10 多萬,收入 705 萬。

直播兩個小時就是別人一輩子的收入,這些現象和數據都在告訴我們,一個屬於網紅的時代,已經到來。

這些產值極高的人,選擇用腳投票的時候,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同一座城市: 杭州。

這到底是為什麼?

01

網紅不論剛開始在哪裡,最後都會選擇杭州。

就如段子所言的那般:杭州湖濱銀泰一塊板磚拍下去,都能砸到一群網紅、全中國的網紅,差不多有一半在杭州…

後來發現這些段子一點也不誇張。

真正去到杭州,你會發現這座城市到處都有直播電商的影子,也到處都有網紅小姐姐的身影。

地鐵裡都是穿著淘寶網紅款的時尚達人,網紅咖啡店門口隨時能夠聚自信滿滿凹造型的杭妹,晚上逛西湖的時候,路邊幾個主播立起手機架子就變身博主。

不僅如此,越來越多的大網紅,還在往杭州跑。

比如傳說已經在杭州看大平層,想要定居杭州的羅永浩。

還有大碼女裝代言人楊天真,正式宣布告別 14 年藝人經紀生涯,成立了杭州壹毫不苟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本人也正式加入杭州網紅電商圈。

還有我個人關注的一些美妝網紅,或者原本在家鄉純做內容的短視頻博主,個人定位從某一天開始,從原來的成都變成了杭州。

之所以會往杭州跑,因為目前這裡已經聚集了全國大部分的頭部網紅和 MCN 機構,可以提供專業的孵化運營操作。

2020 年中國 MCN 機構一舉突破 20000 + 家,近乎兩年翻了四倍。

而根據去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公布的數字: 杭州作為全國第一電商之都,隨著直播電商的興起,60% 以上的 MCN 機構都聚集在杭州。

說到全國頭部的網紅 MCN 公司,就不得不提到杭州的以下幾家了。

杭州微念,第一大網紅當屬李子柒莫屬,除此之外還有創造營的林小宅、天王嫂方媛、阿沁。

杭州如涵,中國網紅電商 MCN 上市的第一股,依託於淘寶直播,孵化 200 + 網紅,包括其一姐和老闆張大奕,還有抖音曾經的頂流網紅溫婉,可以說是網紅直播的天花板。

而帶貨一姐薇婭,背後是杭州謙尋文化,團隊大約 200 人,薇婭現在一個月直播 20 多場,每場四小時,有兩千多萬的觀看量,成交額破億也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有些網紅是會被機構邀請到杭州創業,比如當初的李子柒,還有小網紅會前往杭州尋找更多機會。

02

為什麼偏偏是杭州,能夠孕育出一片如此適合網紅創業發展的土壤。

杭州,一個名副其實的電商之都,全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阿里巴巴在 1999 年誕生於這裡,從此中國開始進入淘寶時代,現如今的網紅時代,就是由當初的淘寶時代演變而來。

第一代淘女郎誕生於杭州。

網紅經濟其實是從 2016 年第一批以張大奕、雪梨、林珊珊,她們全都是從經營一家淘寶店開始,成為初代淘寶網紅的。

然後開始慢慢變成了網紅,不論是電商,還是淘女郎,都是阿里巴巴給予杭州的基因和底蘊,這群人也開始成為這一行的元老,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一片藍海。

隨著淘寶之後的內容平台開始豐富起來,尤其是抖音、快手、B 站、小紅書等內容種草平台的出現,豐富了網紅群體的呈現方式: 直播帶貨和短視頻帶貨。

直播帶貨就是李佳琦和薇婭,更多的穿搭達人、美妝博主在 B 站上分享日常,在抖音上拍短視頻,小紅書上做穿搭筆記,能夠觸達的人群越來越廣,網紅這個群體也日益龐大。

當他們想要更長遠的發展,會考慮簽約 MCN 機構、會考慮自己成立公司、會考慮和供應商的距離、人和貨還有場地以及如何高效的運轉。

而對於一家公司來說,除了考慮成本的控制,還有政策的扶持,包括營商環境、供應鏈和人才的招聘等等。

考慮到生活和人力成本、貨物供應鏈、營商環境、快遞服務,全國來說,恐怕沒有比杭州更加適合發展網紅經濟的城市了

03

杭州電商直播的人才豐富,且成本更低。

在處於一個急速上升期,且市場前景非常龐大的市場裡,任何資源都沒有人才緊缺,很多公司都面臨補充人才庫的時期,此時搬到杭州,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舉一個例子,羅永浩交個朋友直播間,從北京到杭州的第一件事,就是開始籌備團隊人才的擴充。

僅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內, 交個朋友在杭州招聘了 300 人,團隊擴充到 600 人,是原來的兩倍。

這事不論放在北京或者上海,都是不可能完成的,即便完成了成本至少需要多付出一倍。

這就不得不說到,全國網紅也好 MCN 機構也好,選擇杭州的最重要原因: 直播電商人才。

這些年,在一些專業 MCN 的操作下,在杭州這片土地上誕生了更多的小張大奕和小雪梨,也就是小網紅們。

頭部主播公司發展壯大,往往會發展成為一個 MCN 機構,這樣由頭部網紅帶領的公司,慢慢培育出這個行業更多的專業人才。

這樣的人才不僅僅是人多、齊全、精準,並且比一線城市成本低出一大截。

直播電商作為一個短暫興起的行業,並且在快速膨脹的階段,人才的稀缺是必然的,且電商從業人口為年輕人居多。

我身邊就有幾位同學,在畢業了之後,選擇在杭州從事電商行業,有做會計的,有做平面設計的,也有做 MCN 運營的。

而這些年輕人選擇一座城市的背後,離不開政府為了留住年輕人給出各種各樣的就業補貼,住房補貼。

在杭州市政府人才扶持的激勵制度下,不僅帶來了更多的直播人才,且 成為年輕人口流入最多的城市之一。

今年 2 月 3 日的杭州市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2020 年杭州新引進 35 歲以下大學生 43.6 萬人,人才淨流入率繼續全國第一。

不僅如此,杭州市政府對於直播電商產業的補貼和扶持,甚至每個區都形成了不同的獎勵制度,對於那些銷售額排名靠前的主播或者 MCN 機構,給予最高 500 萬的獎勵。

去年,杭州市商務局發布《關於加快杭州市直播電商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到 2022 年,杭州的目標是要挖掘 1000 個直播電商品牌,推動 100 名頭部主播落戶杭州,培育 10000 名直播達人。

可以看到,杭州為了發展直播電商行業,為了留住更多直播人才,不論是補貼上,還是政策上,都真的是 傾囊而出。

04

網紅直播帶貨,要搬到距離貨源更近的地方。

相比其他地方,杭州這個城市,物流和配貨都更有優勢,原因也很簡單,大批電商和供應商的公司和倉庫都在杭州

杭州發展直播電商,還有兩個絕對不可替代的優勢: 供應鏈和物流快遞。

浙江下轄縣市區的塊狀經濟產業集群是杭州網紅經濟主要貨源地,縣域經濟發達的專業市場提供了豐厚土壤。

比如杭州四季青的中國女裝第一街、海寧的皮革、溫州的鞋革、諸暨的襪子、嵊州的領帶、義烏的小商品市場,圍繞這些縣市塊狀經濟的,還有桐廬縣強大的快遞公司。

一件發全國,且全國包郵,提供強大而齊全的供應鏈,同時提供低廉又方便的快遞成本。

解決了人才的問題,解決了供應鏈和物流的問題,杭州在直播電商第一城的路上,形成了自己不可替代的優勢,同時甩開其他城市越來越遠。

05

杭州由網紅經濟帶來的產業鏈,還會不斷延伸。

回過頭來看,杭州在我眼裡就是吃到互聯網紅利最大的城市,從阿里巴巴開始,到如今的網紅經濟。

網紅內卷有多厲害,配套這些網紅服務的產業也會發展得同樣迅猛,比如杭州的醫美產業和夜店經濟,都在這兩年強勢崛起。

整座城市就這樣在中國電商第一城、醫美之都、娛樂之都,城市定位慢慢朝著多元化疊代發展中。

而這些的前提是,杭州同樣沒有失去強大的科技產業、高新產業。

就拿獨角獸企業來說,也是名列全國前茅,杭州共有丁香園、網易嚴選、曹操出行、釘釘、口碑等獨角獸企業 31 家,准獨角獸企業 142 家,所有企業總估值超 3100 億美元。

卓越的企業競爭優勢與營商環境,自由的創業環境,這座城市給了年輕人更多的就業機會和想像空間。

網紅們用腳投票的背後,因為直播電商行業,杭州最近幾年的年輕人口淨流入可以說是無出其右者。

長此以往,杭州不僅對電商人才和網紅的吸引力越來越強,會有越來越多的高素質人才。

不是已經在杭州,就是正在前往杭州的路上.。

來源:真叫盧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